第23章 敷面膜怎能不叫上我/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

比起折磨人的身躯,折磨人的心更有意思?这便是小皇帝固有的思想。

这位城府高深的少年君王,竟如此擅长玩弄人心。

颜天真望着他,忽然笑了,“陛下罚人果然很有一套,天真不得不服。陛下这般惩罚皇后娘娘,她是吃了教训了,但同时,对我的憎恨想必也更上一层楼了。”

“那又如何,你又不惧怕她。”宁子初悠悠道,“再说了,有朕在,她们也不敢将你如何。你素来就是个胆大如虎的性格,还怕她们对付你么。”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在朕看来,天真能躲明枪,也能防暗箭。”

“陛下真是抬举我了……”

“你少谦虚。”

颜天真呵呵一笑,“陛下若是没有其他事,我便回去了。”

“你与那和尚最近有何进展?”

“算是有了那么一点儿进展,天真忘了禀报一件事,前两日出宫闲逛,遭到行刺,说来也巧,那和尚路过帮着解决了敌人,之后却说了些不太像样的话,被我一阵反驳,回宫之后我这心中气愤,那和尚竟然也正儿八经地来致歉,我故意不去搭理他,他自知错怪了我,心中想必有些内疚,对我也另眼相看。”

宁子初闻言,好奇道:“他说了什么?竟能让你恼火。”

宁子初神色虽是疑惑,但已经心知肚明。

那日淑妃派人暗杀颜天真,原本他安排了梅无枝前去搭救,借此将梅无枝安插在颜天真身旁,哪知半路杀出个花无心,动作竟比梅无枝快,迅速结束了一场打斗,梅无枝自知出现太迟,便回宫请罪。

顺道也将当时的情形全讲述了一遍。

那和尚是这么形容颜天真的:姑娘你这般艳压群芳,难怪陛下专宠,如今又能办事又能暖床还不添乱的女子可是不多了。

此话一出,无疑踩了颜天真的雷区。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颜天真的洁身自好。

虽然她的武器是美色,她也一贯喜爱卖弄风情,可她却从未真正吃过亏。

“陛下你是不知道,那和尚是个人精,猜出了我并不是纯粹的歌女,他已经察觉到我暗地里为陛下做事,这也就罢了,他说如我这般的女子不多,是个有能耐的暖床女婢,这句话是夸奖还是贬低?”颜天真冷哼了一声,“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爬上您那张龙榻了。”

“这和尚,外人都说他是高僧,却没想到如此轻浮。”宁子初冷笑一声,随即道,“男女情事,朕不感兴趣,不过……”

说到这儿,他忽然盯着颜天真的脸庞,“若是天真想与朕更亲近些,朕不介意将龙榻分你一半。”

颜天真打了个寒颤,“陛下,男女情事,我也不是很感兴趣……陛下,我如今是心里有阴影了啊。”

宁子初眯了眯眼,“有何阴影?”

“引诱人的事儿做多了,没来由的心虚,许多时候,分不清男人的真心或是假意,总觉得他们中意我全是看的这张皮囊,陛下你说,我若是丑得惨绝人寰,您还会如此赞赏我么?”

宁子初正儿八经地回答,“还真不会。”

“以色侍人者,能得几时好?唉,看遍了人情冷暖,便不想沾染情爱这档子事了。”颜天真叹息一声,“若是我长得丑陋,还有男子愿意为我掏心掏肺,我便相信他的真心,其实,愈是貌美的女子,愈是不自信,男子究竟是爱这个女子,还是爱那张脸皮?”

宁子初淡淡道:“这种问题就不要问朕了,朕从来不浪费心思在女人身上。”

“陛下,我身子不舒服,先行告退了。”

“要不要让御医瞧一瞧?”

“不用了,女子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会……”

“朕知道了。”

颜天真借口溜出御书房后,松了口气。

有时候跟小皇帝说话还真是累,他太难以捉摸。

她虽与楚皇后没有半点儿交情,这会儿却不禁有些同情楚皇后,以小皇帝的性格,楚皇后这一生想必都悲凉哀婉。

若是楚皇后无情也就罢了,可她看得出,楚皇后对小皇帝是有情的,若是无情,又怎会被打击?

颜天真一路走回仙乐宫,都在思索一个问题。

之前没想过要离开皇宫,是觉得这地方还算是个不错的栖身之所,至少皇帝不曾亏待过她,皇帝就如同她的上司,指挥她做这做那,赏金没少给,福利也颇多。

但是……

居于人下,她终归是不甘心的。

更何况这位上司脾气难以捉摸,喜怒无常,心狠手辣。盼着他把自己炒鱿鱼,都盼不来。

颜天真忽然便是生出了一个想法。

能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离开此地,不必处于宁子初掌控之中。

颜天真一路想着,不知不觉竟然走回了仙乐宫。

望着偏殿的方向,忽然生出一种找云泪聊天的冲动。

放眼整个宫中,能信得过的似乎真的只有那丑男,与他萍水相逢,无任何利益牵扯,有些话说给他听倒是放心。

这般想着,颜天真奔向偏殿楼上,云泪的屋子房门敞着,她便直接进去了。

云泪正拿着个碗捣鼓什么东西,用一根勺子搅啊搅的。

颜天真走上前,好奇道:“这什么玩意?”

云泪手上的动作一顿,拿起勺子,往自己的脸上比划着涂抹的动作,意思是:易容。

颜天真眸光一亮,“面膜?”

云泪不解地望着她。

面膜……

意思是脸上糊一层膜?

跟易容的意思似乎差不多。

国与国之间存在文化差异,莫非北昱国将人皮面具称为面膜?这个词汇倒也新鲜。

“云泪,敷面膜怎能不叫上我呢,我先敷。”颜天真呵呵一笑,从云泪手中夺过了勺子,从碗里那堆黏糊糊的玩意里掏了一勺,抹在了脸颊上。

唔,冰冰凉凉,还蛮舒服。

云泪见次,微一挑眉。

这女子懂易容术?之前没听她说过。

她是要展示一番易容术给他看?

他拭目以待。

然而,接下来颜天真的动作却让他惊诧了——

她把碗里挖出的东西均匀地抹在了脸上,用勺子摊平了,嘀咕道:“你这面膜配方都有哪些?以后你不在了,我自己也能敷,夜里睡前敷,第二日起来,脸孔必定水嫩。”

云泪:“……”

她在说什么?

蓦地,他想到了什么,急忙擒住颜天真的手,不让她继续。

颜天真被打断,顿时疑惑,“作甚?”

云泪一手夺过她手中的勺子,另一手提笔,迅速写下两行字——

此物不是养颜之用,乃是易容之用,涂抹过多不利于透气,兴许会出现肌肤问题。

颜天真瞪眼,“易容用的?”

------题外话------

天真:特么不早说。

云泪:我特么能说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