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想要就扔掉/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真是糊涂。

想也知道云泪不会做美容养颜这档事,就他那容貌,再怎么护理保养也不会有人去多瞅一眼,她起初问他这碗里的东西是什么,他用勺子做出涂抹的动作,她竟然以为是面膜……

她还真是天真了一回。

“水,水在哪儿?”颜天真扫了一眼周围,在窗台边的小凳上正有一盆清水,她便冲了上前。

正要将脸埋进去洗,云泪又走到了她的身侧,递给她一个小瓶。

“这又是什么玩意?”颜天真拿过那瓶子,不解。

云泪指了指水盆。

颜天真问,“倒进去么?”

云泪点头。

颜天真没有多想,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入了清水里,埋头洗脸。

洗了好一会儿才把脸给洗干净,颜天真将头抬起的那一刻,神清气爽。

她抹的是易容药膏,既然是换脸用的东西,想必很服帖,用一般清水洗不下来,云泪刚才给她的小瓶,里头装的是卸易容膏的药水吧。

“这易容膏与面膜泥还真是相似,也难怪我会认错……”

未说完的话,在抬头的那一瞬间,顿住。

她方才洗脸用了不少时间,确保洗得干干净净,而就在这段时间里,云泪竟然已经换了一张容颜。

他坐得笔挺,桌子上搁着一台陈旧的铜镜,一双莹白而修长的手在脸上缓缓按压轻揉,将薄薄的一层易容膏按揉到贴合为止,此刻脸上的斑斑点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平凡的容颜。

这张新脸,勉强能算是端正吧。

看惯了他丑陋的模样,忽然变了张脸,还真是有点儿不大习惯呢。

“这样好看多了。”颜天真轻挑眉头。

易容过程结束了,云泪便将易容膏等物品收了起来。

“云泪,一直以来,都不曾过问你的身份,今日想找你谈谈。”颜天真走到了桌边坐下,双手托腮,望着他,“你虽然不曾说话,但举手投足间,总有几分贵气,撇开你的容貌不谈,委实不像个平凡人,你且别多心,我不是想从你这儿打探什么,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的家世背景够不够大?我需要一个有背景且有能力的人助我离开皇宫,光凭我自身,恐怕不易。”

云泪闻言,略一思索,提笔在纸上写:

我亦在等待时机出宫,你若想走,需等待些时日。

颜天真连忙道:“等待什么时机?你要何时走?”

云泪写:下月初三,混入采购宫人当中,借此出宫。

“这方法适用你,但不适用我。”颜天真微微蹙眉,“在宁子初看来,你只是个溜走的窃贼,逮不到你,他也并不会因此郁结,而我却是他手底下的人,我若悄无声息地逃了,在他看来就成了背叛,他最恨背叛,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放过我,我不想面临无休止的追捕,也不想试图挑衅他帝王的尊严,所以,我要光明正大地离开他,让他主动舍弃我。贸然逃跑,实属下策。”

云泪闻言,笔尖在白纸上稍稍停顿一会儿,这才继续写道:怎的忽然生出离宫的想法,看你原先似乎悠然自得。

“在所有人眼中,我都是悠然自得的。但其实我的日子不比外人想象得惬意。”颜天真笑了笑,“若小皇帝不是如此心狠手辣喜怒无常,我或许还会考虑再帮他做几年事,毕竟帮他做事的奖励是很丰厚的,不过,我终归是不喜欢这种居于人下的生活,我原本就不是他亲手培养的心腹,只是在大街上冒犯了他,被他揪到宫里给他办事,他这人不太好伺候,你可有听过一句话,伴君如伴虎?”

云泪微一挑眉,写道:你对宁子初没有丝毫留恋?

“留恋个屁。”颜天真嘀咕一句,“他若不是皇帝,本姑娘又何必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了话,总是要揣摩他的心思,我也会烦,不过虽然我这个人胆子大,弑君的事儿却是万万不敢做的,小皇帝虽然待我不薄,但我离开他的想法却很是坚定。”

云泪写道:既然如此,那便等我离宫后再助你,你还需熬一小段日子。

颜天真唇角扬起,“你有办法?”

云泪写:有。

颜天真追问,“有何办法?”

云泪回:无可奉告。

“你这不是吊我胃口么?你有办法为何不能说?又或者你只是敷衍我,离宫之后,你就会忘了宫中还有一个女子心心念念地等着你去助她。”颜天真说到这儿,朝他眨巴了一下凤眼,“说说嘛。”

云泪写:正经些。

颜天真见云泪不吃撒娇这套,瞬间敛起了笑脸,正儿八经地起了身,从衣袖中掏出一物,递给云泪。

那是一个小小的锦盒。

云泪虽疑惑不解,还是接过了,打开锦盒的那一瞬间,微微一怔。

盒子里的,正是他先前给颜天真的项链,九龙窟的钥匙。

那会儿身负重伤,只能求助于颜天真,以项链作为酬劳。

他知道,但凡是女子,都不会拒绝‘星华’,没有几个女子不爱稀世之宝。

哪怕她并不知道此物的用处,光是此物的外表,便足够收买人心了。

可她现在是何意?还给他?

“这东西对你应该极为重要,初见你时,与你发生了点儿矛盾,以我的性格,是不想管你死活的,但你掏出了这条项链,的确是把我迷住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俗人,这种金灿灿亮闪闪的玩意深得我心,我便二话不说救了你,在我看来,救一个人,能得到这样的酬劳。很公平。”

颜天真说到这儿,淡淡一笑,“起初我看你不太顺眼,不过,你我短短相识几日,我却发现整个宫里只有跟你才能说得了心里话,因为你我之间是不存在阴谋诡计的,且算是朋友了吧,故而,我救你,就不要你的报酬了,这东西还你,你若是觉得自己欠了我人情,就帮我想个法子摆脱了小皇帝,便算是两两相抵,谁也不欠谁。”

云泪望着锦盒中的东西,将颜天真的话听在耳中,面上虽无表情,心中却有些波澜。

万万没想到颜天真会将此物归还。

她看出了此物对他的重要性,不想占为己有。

平时倒看不出她有多好心。

云泪将项链从锦盒中拾起,望着颜天真,上前一步,伸出手,修长的指尖拂过她散落在肩上的长发,全拂到她背后,露出她那光滑白皙的脖颈。

他忽然的靠近,让颜天真下意识要后退。

可他的手掌扣住她的肩,不让她退。

“云泪,你……”

颜天真话才出口,他的双手已经牵着那项链饶过她的脖子。

玫瑰金色的链条头尾相扣,项链就这么戴在了她的脖子上,宝石吊坠自然垂落在锁骨中央。

颜天真愣住。

云泪收回了手,走到桌旁,提笔写道:我送出的东西,绝不拿回。

颜天真回过神,道:“还是还给你吧,总觉得太贵重了些,原先收了它不觉得有什么,如今你我是朋友,我倒真不太好意思……”

她的话音未落,云泪又迅速写好一行字。

不想要就扔掉。

“扔掉?那怎么行!”颜天真当即反对,“你这人也太任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