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疑心/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我当真是怕他那丑样吓到您,我现在都还没缓过来呢。”颜天真埋怨道,“天真身份虽不高贵,但也是有尊严的,若有人见色起意,欲对我图谋不轨,我一定要弄死!弄死!”

“你不是已经将他弄死了么。”宁子初迈到了书案之后坐下,道,“那窃贼功夫何等高强,你是怎么得手的?”

“对付色狼,最好的法子,不就是女色么。”颜天真撩起自个儿一缕头发,悠悠道,“当初在青楼刺杀那杨家公子也是顺利得很,若是单打独斗拼蛮力,天真怎么打得过?今夜这窃贼也是,那身法实在快得很,陛下该知道,我的杀手锏是什么。”

宁子初沉吟片刻,道:“你可有吃亏?”

“有啊,被看光了。”颜天真撇了撇嘴,“跟那窃贼过了几招,发现实在不是对手,硬拼实属下策,一狠心,就把衣裳脱了,他愣了一瞬,眼都直了,我瞅准机会,一下子戳了他的双眼!占我便宜的代价便是如此。”

颜天真说着,双手交握,左手轻抚过右手食指与中指,漫不经心道:“天真这双手沾染不少血腥,还是头一次接触到眼珠子,有点儿滑,有点儿硬。”

宁子初听闻此话,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墨眸中划过一丝笑意。

他最欣赏她的,就是她取人性命时的云淡风轻,吐出血腥话语时的漫不经心。

这一点,与他像。

干净、利落、不留情。

听着她叙说动手的经过,竟让他血液里有些许沸腾的感觉。

那窃贼……死得很惨。

他清楚颜天真的性格,睚眦必报,骨子里十分高傲,她最恨被人轻贱。

“陛下,戳眼这一招,是迅速制敌的好法子。”颜天真道,“此招,可令对方瞬间失去大半战斗力,便可轻松制敌,且对方还手成功的可能性极低,适用于你下定决心要杀、且武力值不高于你的人身上。”

顿了顿,她又道:“若对方武力值高,便不好轻易使用,除非,能瞅准时机,在对方注意力不集中时瞬间出击,一击必杀。天真不才,这张绝色的皮囊,恰好能发挥点儿分散敌人注意力的效果。”

“果然应了那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宁子初笑了笑,道,“你诛杀窃贼,是有功劳的,不过,你可曾去搜他的身?找寻那株火芝?”

“搜啦!什么也没有啊。”颜天真撇了撇嘴,“我知道自个儿是有功劳的,若是能将火芝再找到,那便是一下子记了两个功劳!可他全身上下也没几样东西,我把他衣裳全扒下来抖了抖,这才发现他身上好几处伤,想必是之前侍卫们留下的,他原本就是带伤之身,也难怪那么轻易被我取了性命,也不知那火芝是被他吃了还是藏到什么地方去,陛下,不如咱们把他肚子剖开看看?”

宁子初面无表情道:“若是被他吃了,剖开他肚子也无用。”

“那不一定啊。”颜天真道,“也许还没消化完?”

宁子初冷静的面容上出现一丝龟裂,“你不觉得这样很恶心么。”

“陛下,话不能这么说,那么贵重的药材,但凡是还有一点儿能用,就不能浪费呐。”颜天真笑道。

宁子初觉得胃里有些翻涌,道:“找不到便罢了,既然窃贼已死,那禁卫军总算也能轻松一些,晚些朕派人去你宫里将尸首带走。”

“陛下,天真杀了窃贼这事儿,陛下可别往外说啊,陛下随便找哪个侍卫顶了这功劳吧。”

“这个无需你提醒,朕自会处理,你是朕的杀手锏,你的本领自然不能暴露人前,这功劳会有其他人顶的,不过,朕会记得这功劳真正是属于你的,晚些,会有赏赐给你。”

“谢陛下!”颜天真粲然一笑。

颜天真转身离开之后,宁子初将大太监林总管招到了身前。

“派两人去仙乐宫将窃贼尸首带走,另,子时过后,趁着天真入睡,你再去给她闻上一味迷香,让她睡得沉一些,命人秘密搜查仙乐宫,一个角落也不能放过,问问仙乐宫那六个下人,天真平日里喜欢将东西藏在什么地方。”

林总管应了声是,随即道:“陛下怀疑颜姑娘她藏私?”

“她的想法是朕无法掌控的,虽然她至今没有做过让朕失望的事,但你也知火芝是怎样珍贵的东西,若是那窃贼藏在身上,天真杀了他,难免不会生出独占火芝的想法,毕竟不是朕一手培养的心腹。”宁子初顿了顿,道,“此事你要办妥当,莫要被她察觉到。”

……

夜深人静。

颜天真眼见着林总管派了两人将‘窃贼’的尸首抬走,送别了他们,这才回到了寝殿内歇息。

然而,她并不知,林总管出了仙乐宫之后,吩咐那抬尸首的二人先走,自己则是走到了一旁的树影之下,等待着宁子初派来会合的人。

子时过后,会有一批宁子初的心腹暗卫前来,协助搜查。

……

寝殿之内,颜天真才有了睡意,忽听‘咚’的一声,是有人在轻轻敲打窗子。

颜天真顿时睡意全无,起身下榻,有些警惕地走到了窗台之后。

将纱窗打开一道缝,看清外头的人,这才放下了戒备。

“云泪,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做甚?”

窗户外递来一张纸。

颜天真接了过来,阅览纸上的内容——

方才在偏殿楼上,正要关窗歇息,无意间瞥到三道人影出了仙乐宫,却只有两人离开,一人留守,离开的二人抬着尸首,是小太监,留守那人便是总管太监,这太监乃宁子初忠实心腹,他留守宫外迟迟不离,必定是宁子初交代了任务,我猜测,约莫是宁子初不信你那番说辞,怀疑你私藏了火芝,这才让那太监等你熟睡之后搜你这仙乐宫,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你只需记得,他们想如何随他们,你睡你的觉便好,不要有任何动作,若是我猜错了,也无妨,只当我是小人之心罢,总之,你只需睡着,什么也不用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