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暴晒三日,鞭笞百下/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将纸上的内容浏览完,悠悠叹息一声,“果然,伴君如伴虎,你之前还说,他想必会信我呢,看来,你是高估了我在他心中的可信程度了。”

云泪微一挑眉。

他说,宁子初想必会信她。

想必,是偏于肯定的推断,却不是绝对的。

他并未说,宁子初绝对信她。

宁子初对那具尸首没有起疑,只因他将重点放在了失窃的火芝上,窃贼死不死,只是小事,找不找得到火芝,才最为重要。

“好了,我知道了。多谢你的提醒。”颜天真冲云泪微微一笑,“我会安心地睡,管他们想干什么。”

云泪转身离开,身影若鬼魅一般,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颜天真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心中感叹一句这厮功夫还真厉害。

伤才好了一半,就能这般上蹿下跳。

他特意来提醒她,目的是帮她消除了宁子初的戒心。

这偌大的皇宫中,纯粹愿意帮她且不图利益的,大概只有他了吧。

萍水相逢,互帮互助,再过段时间,他会离开,就见不到他了。

不过他说,他承诺的事不会忘,他会助她脱离宁子初的掌控。

颜天真唇角轻扬,伸手关上了窗户。

回到榻边躺下,才闭上眼没多久,听得窗子外有异响,她动了动耳朵,却不睁眼。

正如云泪所言,她只要负责睡觉便好。

纱窗被人从外头捅了一个孔,一根竹管伸了进来。

竹管口,有一缕轻烟缓缓逸出。

不多时,颜天真察觉到眼皮子愈来愈沉重,有了浓烈的睡衣。

她颇为安心地睡着了。

这一夜,数十名暗卫连同仙乐宫内的六人将整个仙乐宫几乎翻了个底朝天。

一无所获。

偏殿外的大树上,茂密的树叶之下,一道修长的身影倚靠在树干上,双手环胸闭目养神。

他的身旁,交纵错杂的枝干上,搁着一个箱子,里头是他的日常用品。

他将他所住的屋子也‘打理’了一番,总共也没几样东西,该收的都收了,为了营造出无人居住的现象,偏殿一直不曾打理,他的屋内也是尘土遍地,只有一张床榻最是干净,拿把扫帚一挥,尘埃飘扬,将床榻也弄脏了,搜查的人自然看不住有人住过的痕迹。

真是一群麻烦精。

明日又要重新收拾一下床榻了。

……

长央殿。

“陛下,仵作验过尸了,窃贼双眼破碎,不是利刃所伤,而是被软硬适中的物体所伤,人的手指的确很符合这样的条件。致命伤在于喉管处,喉上的血痕乃是利器割开所致,且那伤口很细,说明那兵器薄而锋利。胸膛之上有几道旧伤,锁骨下方有一处新伤,是刀剑所致,后背有几道较重伤痕。”

宁子初听着宫人的回禀,淡淡‘嗯’了一声。

是那窃贼不错,那窃贼盗取火芝,先是被机关所伤,之后被侍卫一剑刺了锁骨,几日的时间,机关造成的伤痕差不多能得到缓解,锁骨下方的伤口却较为严重,难以愈合。再之后又被颜天真戳瞎双眼,那喉管处的致命伤痕,凶器想必是颜天真日常所用的那把羽扇中的暗钩。

“陛下,这窃贼尸首要如何处置?”

宫人的问话才出,忽听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转头一看,是林总管领着一众暗卫上前来。

“陛下,我等将仙乐宫翻了好几趟,毫无收获。”

听闻林总管的话,宁子初静默片刻,道:“没有那便没有,都退下吧,至于这窃贼尸首,暴晒三日,鞭笞百下,抛尸乱葬岗。”

……

一夜过去。

第二日,颜天真从榻上醒来,伸了个懒腰。

睡了一夜好觉。

昨夜吸着迷魂香入睡,睡得比平日沉了些,此刻看外头的天色,俨然日晒三竿了。

颜天真穿衣洗漱用过饭后,不经意听到宫人的议论,说是那盗窃火芝的窃贼如何如何惨,被鞭尸暴晒。

呵呵。

恶有恶报罢了。

对了,昨夜小皇帝派了人搜查仙乐宫,偏殿想必是没有放过,那些人应该没有发现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吧?

云泪那般谨慎,想来是避开了那些人。

颜天真如此想着,趁着宫人不注意,溜到了偏殿楼上。

云泪的房门半敞着,她走了过去,往里看,云泪正拧着抹布在……洗床榻。

颜天真见此,没忍住笑。

看云泪平日里的行为举止,就知道出身不平凡,果然,洗个床榻都不会,把水弄得一地,抹布毫无章法地乱擦一通,脸上都有些灰尘。

“云泪啊,你平日里看上去那么机灵,洗个床能把自己搞成花猫。”颜天真踏进屋内,从他手中夺过抹布,“你比我还不会做扫除,我看不下去了,擦个床多简单的事儿。”

云泪手中的抹布被忽然夺去,手还保持着半举着的动作。

颜天真不经意间看见他的手,目光往上游移过手肘,啧啧道:“你这手够白嫩的啊,指若青葱,修长细腻,多好的日子才能养出这样一双玉手?似乎比我的还要好看。”

云泪收回了手,将挽起的衣袖放下。

“你故意把屋子搞得这么脏,是为了掩人耳目吧?”颜天真拿手中的抹布擦着床,道,“你倒是个人才,活生生的一个人在这楼上住了好几天,愣是没让人捕捉到一丝影子,小皇帝身边的高手也完全察觉不到你的存在。”

云泪闻言,唇角微挑。

颜天真背对着他,没看到他唇角的笑意,又道:“皇后那堂弟倒真是倒了血霉,背了黑锅不说,死后先是被你虐尸,在他身上制造了一堆的伤痕,之后转手小皇帝,又被他虐了一次,听说先暴晒再鞭尸,呵呵,大快人心。”

颜天真说着,起了身,道:“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他这样的色狼就是该得此报应,奸淫妇女实属不可饶恕的大罪,只可惜国之律法不够完善,对于男子的奸淫罪,判得不够重,且这国法在贵族面前更是形同空气,最悲催的当属卑微民女,落在这样的恶棍手中,有冤无处诉。”

颜天真说着,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抹布狠狠甩到水盆中。

云泪见她忽然有了怨气,写道:那你认为,该如何判?

“如何判?阉割!”颜天真道,“奸淫之罪,理应阉割,如此一来,这世间男子方能管好下半身,奸淫妇女,一来对不起受害女子,二来对不起青楼女子,有需求,上青楼啊!人家开大门做生意,不去找她们,反而找良家女,这不该阉割?哦,我忘了,跟你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你也是男人,必定觉得我很可笑,觉得我口中这种判罚,重了?”

云泪微一挑眉,写道:轻了。

颜天真怔住。

阉割……轻了?

云泪手中的笔墨还在继续挥洒:太监在做太监之前,未必犯过罪,只因生活所迫才受了阉割做太监,若奸淫妇女只判阉割,岂不也便宜了他们?被阉割之人还能入宫做太监,皇宫,是收容被阉者的容身之处,若真要判,就要彻底断他们的后路。

颜天真眨巴着眼:“那依你之见……”

云泪写——

视情形将刑罚分三六九等,轻则阉割入狱,重则剥皮剜肉。最高刑罚,以烤叫花鸡的方式,将受刑者埋于地下,在他头顶生火,火候差不多了便从地里刨出来,轻而易举能脱下一层皮,用刑者以铁梳在受刑者下体缓慢刮肉,此刑罚必能让其牢记终身,名唤:梳洗宫刑。

颜天真背后汗毛一竖,“你是混刑部的吗?”

------题外话------

~

纵观世道,女性被侵犯的案例不算少见,每每刷微博看到此类新闻,正义之心爆棚,云泪所言,也是我的心声呐。

楚某人:我他妈死得也太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