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摄政王/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泪所形容的‘梳洗宫刑’,脑海中脑补着那个画面,还真有点儿难以直视。

不过,想象着那些淫邪的罪人受这样的刑罚,还真他娘的有些过瘾。

就该这样,抓几个去杀鸡儆猴,有利于治理民风。

“云泪,这个刑罚挺好,不过,也就是纸上谈兵。”颜天真悠悠道,“这都是你想象出来的,似乎还没有哪个国度有将这样的刑罚纳入国法中,若你真的是混刑部的,倒是可以考虑将此刑罚提交上去,虽然很难通过,但试试总不吃亏。”

云泪搁下笔,若有所思。

将这等刑罚纳入国法?

不错。

……

帝都街道上,一派的繁华热闹。

“城东最大的梅园……还真得找个人问问了。”花无心独自行走在街道旁,想着云泪吩咐他做的事,准备去找那玲珑所在的梅园。

出宫也有两三日了,原本早就想去找那梅园,却因碰上了几个老相好,耽误了脚步,便只能让玲珑又多等了两三日。

不过算算时间,玲珑还有大概四五日才会撑不住,来得及,来得及。

今儿他必定要把火芝送去梅园,也就不算耽误了玲珑的病情。

花无心正想找个路人来询问,忽听一道冰冷的女子声音在后方响起,“混账!低贱的男人,竟敢碰本姑娘!”

花无心闻声,心中想着,必定又是哪个地痞调戏姑娘,被姑娘谩骂了。

然而,下一刻,身后便响起一道凄厉的男子惨叫声。

“啊——”

这喊声可真算是撕心裂肺,听得人有些胆颤。

花无心终于没耐住好奇心,转头去看,这一看,眉头一挑。

身后一丈之外的地方,身着粗布麻衣的男子面色潮红,只一眼便能看出是酒意上来了,而他身后的女子一身黑色束袖裙装,面容冷艳,神态傲然,一脚颇为豪迈地踩在那男子肩上,双手扭着那男子两只胳膊,扭转成十分诡异的弧度。

分筋错骨手。

花无心眯了眯眼,觉得这女子有点儿眼熟。

像是在哪儿见过来着。

“雪枫,住手。”忽有一道清润悠然的男子嗓音自右侧响起,令花无心觉得有些耳熟,便又将视线望向声音来源处,这一看,眉头一挑。

果然是故人,难怪说那女子眼熟呢,原来是这位殿下身边的人。

那人一袭青色锦衣,腰间束着的是颜色同款的腰带,面容儒雅清俊,约莫二十七八的年岁,一双黝黑如墨的明眸有些高深,那高挺的鼻梁之下,唇线轻抿,有些淡漠。

“公子,你不知这下贱的东西方才做了什么,他竟敢摸我!”名唤雪枫的女子语调愤然,“这要是在咱们的国土上,敢对我如此大不敬的下贱平民男子,我就是当街砍了都不过分!”

“阿弥陀佛,贫僧方才还觉得姑娘的相貌有些面熟,此刻总算是想起来了,总把男人下贱挂在嘴边的,也就只有鸾凤国的女子了。”花无心见着了故人,自然要上前打招呼。

鸾凤国,是众多泱泱大国里较为特殊的一个国度。

鸾凤国,女子为尊,女子为帝,女子为王,总而言之,女权至上。

眼前这位青衣男子,是鸾凤国如今最高贵的男子,地位仅次于女帝的摄政王殿下,女帝陛下的表哥。至于边上的那女子,他就记得不大清楚了,似乎也是个当官的。

雪枫将那醉汉一脚踢开,眼见着花无心走近,淡淡道:“原来是花大师,许久未见,都快不记得您长什么模样了。”

“姑娘,消气,这儿毕竟是在异国他乡,行事还是不要太张扬了。”花无心笑了笑,转而望向青衣男子,“殿下……”

“大师,你我都是异国来客,又不是在什么大场合,就不用客套了,唤我尹兄便好。”尹默玄轻描淡写道,“上一次见大师,距离今日也该有一年多了。”

“差不多。”花无心的面上始终挂着笑容,“贫僧在这北昱国也呆了好几日,还未听说贵国的仪仗队进皇城,看来尹兄不是大张旗鼓来出使的。”

“自然不是作为使臣来的,此番来北昱国,也不是为了国事,而是为了私事。”尹默玄的语气似是有些怅然,“我家那不争气的丫头又离家出走了,从前她就喜好四处野游,但通常不超过一个月也会回府报个平安,这次一走就将近三个月,毫无音讯,真是气煞我也。”

花无心道:“您那位出走的妹妹,就是传闻中贵国的第一美女,才貌惊为天人的良玉郡主?”

“当然,我家殿下就那么一个亲妹子。”一旁的雪枫道,“郡主失踪太久了,这次有点儿不像是闹着玩,殿下担心,这才找陛下允了个长假,在周边国家寻找郡主,再过两月,便是郡主十八岁的生辰,她必须跟我们回国,出席庆国大典,陛下要在当天封她为女候。”

“喔,那是该早点儿找到她。”花无心点了点头,“这位郡主什么模样?有什么特点?贫僧还无缘一见,不如跟贫僧说说,若是哪一天瞧见了,贫僧定会告诉她,二位在寻她。”

雪枫道:“我家郡主只有两个特点,一,是特别美。二,是锁骨的位置上有个三瓣花的胎记,呈淡红色,煞是好看。就这两个特点,很是好辨认。”

花无心道:“那贫僧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女子,特别美的倒是见过一个,胎记却没有。”

犹记得第一眼见颜天真,大为惊艳,不过初见她时,她一身雪白衣裙献舞,领口微敞,锁骨莹白,没有雪枫说的胎记。

对于花无心的话,雪枫嗤之以鼻,“大师莫要随便见着个漂亮点的庸脂俗粉就拿来跟我家郡主比。”

“姑娘,你这话就不对了。”

“哪里不对了?大师的眼光,我还是有点儿印象的,您有个老相好,颇有风韵,那容颜艳丽中透着点儿骚气,这叫很美?我家郡主不施脂粉都能倾国倾城。”

“你……贫僧不与你争辩,还有要事,告辞!哼。”

“理亏还不让人说。”雪枫望着花无心愤然离开的背影,冷哼一声。

……

“小山重叠金明灭,

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仙乐宫内,娓娓动听的嗓音在梨花树下游荡。

“姑娘,你唱的可真好听。”颜天真身后,三名宫女拍掌叫好。

“近来有些无趣,除了唱曲跳舞,不知还能做什么消磨时间。”颜天真悠悠道,“你们跟我说说,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儿,八卦一下。”

“新鲜事,有一件,还是个怪事儿。皇后娘娘的堂弟失踪了,且,还是在宫里失踪的,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儿失踪的,就像是忽然凭空消失了一般,找不到一点儿踪迹,听起来,还有些诡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