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断玉公子/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的人莫名其妙就消失了?这倒是件怪事。”颜天真面上浮现一丝不可思议。

“的确是怪异,据说昨夜御花园内放烟火的时候他还在呢,与皇后娘娘一同在凉亭内,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离开了一会儿,从那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他的人影了,宫门外的守卫不曾见过他出去。皇后娘娘将这怪事告诉了陛下,陛下便也让侍卫们去搜寻,但,就是找不到那楚公子的半点儿踪迹。急坏了楚家人,别的宫里还有人说,楚公子或许是夜里碰上了鬼怪之类的东西。”

颜天真听闻宫女的话,抖了抖双肩,“别说了。怪吓人的呢,好好的大活人说没就没,像极了茶楼说书编的灵异戏本子。”

颜天真正说着,忽的瞥见不远处两道人影走来,抬眼一看,正是她宫里的小太监,领着别宫的宫女过来了,那宫女她有点儿印象,是宁子怡身边的婢女。

颜天真见此,淡淡一笑,“怡长公主的人来了,想必是有事。”

“颜姑娘。”那宫女朝她施了礼,道,“我们公主邀请您前去御花园,说是请您去见她的一位贵客,互相切磋一下音律,颜姑娘有一副好嗓子,就该让更多的人知道,传到异国人士那儿,也能有助于姑娘您美名远扬啊。”

颜天真闻言,微一挑眉,“公主的那位贵客,竟是异国人士?”

“是呢。”宫女笑道,“大名鼎鼎的断玉公子,书画一绝,又是音律的行家,是南旭国有名的才子。”

这话一出,颜天真身侧的几位婢女当即骚动了。

“断玉公子?传闻他的书画是万金难求的,他挥一挥笔,多少青年才俊要低头。”

“他不仅书画与才情令人赏识,就连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丰神俊朗。”

“还是南旭国三大美男之一。”

“这么有名?”颜天真眉头微耸,“又是才子又是美男的,扣这么多帽子,看来是个大人物。”

“可不是么,他可是多少名门贵女的梦中情郎呢。”对面那宫女掩唇笑道,“颜姑娘,去见见吧,不见吃亏了呢,他本人当真如传闻那般俊美。”

颜天真起了身,“有多俊?三大美男,他排第几?”

“……第三。”

“排了个第三,你们就兴奋成这样,没出息。”颜天真白了身边的宫女们一眼,“这要是见到第一的,你们是不是都要尖叫欢呼?女孩子,矜持一些,就算是兴奋,也要学会隐藏心思,别见着个俏郎君就春心荡漾。再有,如此奇男子,公主殿下必定是势在必得,因此,你们更不能表现得太过花痴,否则公主看在眼中,会心里不悦,懂么?”

断玉公子,一听这名字就觉得有点儿耳熟,在脑海中搜索一番,她总算是记起来了。

就在不久之前,宁子怡失去了一张画像,就在这仙乐宫内。

犹记得那张画像是不小心从她袖子里抖出来,飘到树上去了,结果被云泪一盆凉水浇上去,毁了。

当时她问宁子怡那画像是什么宝贝,宁子怡气急败坏地说:这幅墨宝,是南旭国才子断玉公子所绘画,千金难求!

看宁子怡那心疼的模样,言辞间似乎表达出对断玉公子的赞赏,可见宁子怡是芳心暗许了?

云泪跟断玉公子有何关系,为何要毁了那画像?

云泪……是南旭国的人吧?

难怪称呼小皇帝总那么那不敬,从来不称呼陛下,每次都是直接称:宁子初。

因为他根本不是这北昱国的子民啊……

“颜姑娘,这您可误会了,我们公主可不是爱慕断玉公子呢,对他,纯粹是欣赏罢了。”对面站着的宫女道,“我们公主殿下心仪的是南旭的太子,这在我们宫中可不是秘密呢,颜姑娘可千万别调侃公主与断玉公子,否则公主会不高兴的。”

“原来如此,那的确是我误会了。”颜天真笑了笑,“那走吧,见见这位断玉公子。”

颜天真被前来的宫女领着,去了御花园荷花池边的八角凉亭,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堆熟人。

宁子怡、香泽国方氏两兄妹,竟然还有静王宁晏之。

这断玉公子面子倒是够大,初来这皇宫,竟与这么多皇室子女同坐一处,想必不是巧合,要么就是宁子怡邀请来的,要么……就是其他人慕名来见他的。

这些熟面孔都是正对着她,因此她认得出来,有一人身着月白色锦衣,背对着她,这人约莫就是那位大才子了。

颜天真走近了凉亭,宁子怡笑道:“哟,天真姐来了。”

“天真见过诸位殿下。”颜天真见了礼,展露出优雅笑容,“公主殿下邀我前来见贵客,是否就是这位背对着我的公子?”

秦断玉听着身后那清脆悦耳的女子嗓音,回过了头。

颜天真这才看清了他的模样。

果然丰神俊朗,那些小宫女们倒不是胡吹的。

白皙温润的脸孔,清风霁月的眉眼,乌黑如绸的墨发绾梳端整,简单地束了个玉冠。

兴许才华出众的人总是比一般人姿态要高,因此这男子目光中也透出些淡漠傲然。那一身的月牙白,更显一股离尘清雅。

这人看上去倒是雅致,也有些气魄。

颜天真打量着秦断玉的同时,秦断玉也在打量她。

总觉得眼前的女子妖里妖气。

最初有一丝丝惊艳,但不过就是一瞬,人对美丽的事物第一眼总会有些感叹,这是难免的。

可再之后,那惊艳之感就淡了。

只因为他最是不喜欢这一类的女子。

她的长相,挑不出什么毛病,若非要说哪里不好,大概就是太扎眼了。那双丹凤美目眼角微挑,不太水灵,有的只是妖冶与魅色,好似看一眼,就能被吸引进去,就像说书人口中化作人形的狐妖,魅惑有余而清纯不足。

看她这面相,不像什么好人家的女子。

听闻她很得北昱国皇帝喜爱,那不就是红颜祸水,魅惑君王的妖姬?

想到这儿,秦断玉冷淡道:“在下姓秦,名断玉,颜姑娘,果然如传言般令人惊艳。”

颜天真听着他这开场白,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都说才子最重礼数,这姓秦的虽然看起来清高了些,但自己与他头一次见面,他说话怎么有点儿阴阳怪气的?尤其是最后那句夸她的话,毫无情感,就像课堂上的学生背课本似的麻木,一听就像敷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