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公子你听好了哦/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虽然心中觉得怪异,面上却始终维持着优雅笑意,客套道:“断玉公子的名讳,我也是久仰了,今日能得见,还是沾了怡长公主的光了。”

她这一番只是标准的客套话,面上虽带笑意却并未表现出一点儿仰慕之情。

秦断玉望着她的脸庞,神色始终冷淡。

都说北昱国皇帝身边有个红人,一笑倾城,艳压群芳,这话倒也不是瞎说的,她的确只是那么轻轻一勾唇角,便荡漾出一丝难以言喻的风华。

这女子有一种天生的妖冶,美是美,可他看着却总是欣赏不起来。

过分妖冶,就缺失了良家女子该有的气息了。

如此想着,他挪开了视线,不去看颜天真,转而望向了宁子怡,“公主殿下说,颜姑娘才艺过人,有一副好嗓子,不知今日能不能听颜姑娘唱上一曲?”

“当然没问题了。”宁子怡笑道,“断玉公子都开口了,她自然是要唱的,否则岂不是白来一趟?”

秦断玉身后的颜天真闻言,垂下了眼,目光中划过些许思索。

怡长公主是个势利眼,一贯会见风使舵,能给她带来利益的人她才会去亲近,对于没有用处的人,一向摆着高姿态。

今日面对这个断玉公子,竟然有一丝讨好的意味?

虽说这秦断玉很有名气,可宁子怡身为长公主,身份摆在那儿,竟然难得愿意放下身份对人讨好般地笑,宫女声明了她对秦断玉并无仰慕之情,那一定就是有事相求了。

“天真姐,你还愣着做什么?给断玉公子唱上一段。”宁子怡的声线传入耳膜,语气竟是命令式的,没有带一丝征求的意味。

平日里缠着自己要学歌舞的时候,一口一声天真姐,笑得甜美无比,这会儿在秦断玉面前,竟然就这般下达命令,果然……

自己这个歌女,在断玉公子面前,就没什么分量了。

颜天真心中有了计较,抬眸,朝眼前的众人淡淡一笑,“今儿我嗓子不舒服,恐怕是唱不了了,还请诸位殿下与公子见谅。”

要她唱就唱,真当她是卖笑的?

好歹是小皇帝身边的红人,妃嫔都要给三分薄面,皇后都不敢直接找麻烦的,怎么到了这大才子面前,就没身价了?

给他唱曲?

除非他正儿八经优雅有礼地征求她的意见,表示出只是想切磋音律的诚意。

否则……唱个屁。

人与人之间真诚的交流,什么最重要?礼仪,态度。

有宁子初撑腰,她就要要如此放高姿态,才不能被人看扁了去。

而颜天真婉拒的话一出,宁子怡的脸色当即有些不好看,“嗓子不舒服?你这说话的声音跟平日里无差别啊,听不出来异常。”

颜天真正想敷衍一句,宁晏之开口了,“子怡,你有所不知,人在说话的时候,用不了多少力气,而若是要唱曲,那可就要用力气了,她说的嗓子不舒服,大致意思应该是,嗓子不能发力,所以么,说话还是可以的,若是嚎,就嚎不出声了。”

宁晏之这话回得巧妙,颜天真当即顺着他的话,道:“就是静王殿下说的这个意思。”

“看来,是挺不巧的。”宁子怡依旧不大高兴,“唱不出来,舞应该还是能跳的吧?”

颜天真轻描淡写道:“公主殿下,女子每个月都有几天身子不舒爽。”

宁晏之听着这话,偏过了头,掩饰唇角的那抹笑意。

这个颜天真……倒真是挺有脾气。

“嗓子不舒服,身子又不舒服,还挺巧合。”宁子怡瞥了她一眼,心中有了思量。

颜天真是真的身子不舒畅,还是刻意推辞?

她也分不清真假了。

“既然颜姑娘不能唱曲也不能起舞,那我们自当体谅。”秦断玉开口,语气毫无波澜,“听闻颜姑娘才艺出众,除了能歌善舞之外,想必也有其他擅长的吧?”

“这……”宁子怡答不上来了。

老实说,颜天真最吸引人的三处就是,美貌、歌喉、舞姿。除这些外,她想不到颜天真还有什么擅长的。

秦断玉的话看似随意,颜天真却能听出话外音。

他那口气,翻译过来的话似乎是……她除了会唱会跳,再无其他优异之处。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位大才子似乎有点儿看不起她?

还是说,他本人就是这样傲慢的性子?

“天真不才,擅长的还挺多。”颜天真开口,语气轻缓,“听宫女说,公主殿下想让公子与我切磋音律,很不巧今日嗓子不舒服,还以为没我事了呢,现在看来,公子想跟我切磋点儿别的?”

“都说姑娘你才艺出众,尤其擅长歌舞。”秦断玉总算抬眼看她,“可这才艺,并不只包含歌舞,歌舞只能算艺,至于这个才,还得看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哦?”颜天真挑眉,手中羽扇轻摇,“那公子你还想考我什么?为了配得起他人对我的称赞,我还得与公子你切磋切磋才情了。”

“咱们也不比复杂的,姑娘请看这桌美味佳肴,你即兴赋诗一首如何?”秦断玉说着,侧开了身,让颜天真看清了白玉桌上的美味佳肴。

颜天真走上前,瞅了一眼,挑了挑眉。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她开了口。

“羌管悠悠霜满地,红烧茄子黄焖鸡。

秋高东篱赏桑菊,闲来烹制水煮鱼。

一树梨花压海棠,糖醋排骨溜肥肠。

曾经沧海难为水,鱼香肉丝配鸡腿。”

随口编了一首押韵的诗,颜天真也懒得去琢磨那诗的意境,只轻飘飘道:“天真不才,吟的这诗或许有些入不得诸位的耳,但天真也就这点儿本事了。”

“噗嗤”

宁晏之笑出了声,“天真,你还真别说,用一桌子菜作诗,原本也作不出什么意境,鸡鸭鱼肉编进诗句里,能吟到你这么不雅不俗的程度,算是不错了。”

宁晏之身侧,一直不曾出声的方氏兄妹也颇为赞同。

“尚可,尚可。”

“听起来还蛮顺耳的。”

秦断玉静默。

这女子反应极快,云淡风轻。诚如宁晏之所言,她编的那几句不雅不俗,虽没有什么意境,但也不能说她差劲。

“断玉公子考过我了,那么,接下来,公子愿不愿意接下我出的考题呢?”

颜天真的话一出,秦断玉自然是道:“请。”

“你考我赋诗,我便考考公子你的记忆力。”颜天真冲他淡淡一笑,“我念一段话,百字之内,公子你若能背下,便算是能耐。”

此话一出,众人皆愣。

背诵百字之内的一段话……就拿这个考秦断玉?

别说是秦断玉,有点儿聪明的孩子都能背下来百字的内容吧?

“公子你听好了哦。”颜天真呵呵一笑,随即一本正经道,“粉红墙上画凤凰。红凤凰,黄凤凰,红凤凰上飞凤凰,黄凤凰上红凤凰,粉红凤凰花凤凰。全部仿佛活凤凰。”

“……”秦断玉回过神,面色有些不自然,“在下方才走神了,没记住,劳烦姑娘你再念一遍。”

------题外话------

~

哈哈哈哈哈哈,同志们你们试试念一遍那段,不能卡顿不能错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