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刁钻古怪/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记住的当然不止秦断玉一人。

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记得住。

的确只是短短的几十个字,却……颇为拗口,细细回想起来,脑海中全是被‘凤凰’这两个字占据着。

方兰婷低着头,掰着手指数,“红凤凰,黄凤凰,粉红凤凰,花凤凰……一共四种凤凰,我没记错吧?”

“公主记得不错。”颜天真淡淡一笑,“既然断玉公子走神了没有听清,那么我再重复一遍,公子请听好了。粉红墙上画凤凰……”

颜天真将那段绕口令再次复述了一遍。

念第二遍,她自个儿都觉得舌头有点儿不利索。

同一段绕口的话一旦重复多了,或是念得快了,总会愈来愈不熟练,毕竟她不是这方面行家,只不过是凭借着上一世的记忆翻出这段话来耍耍嘴皮子。

她一向好胜心强,当初觉得念着好玩,不念熟练誓不罢休,背了几段类似这样拗口的话,拿出来打趣人,卖弄一番,倒还真拉风了一回。

秦断玉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从未想到过,背诵百字之内的一段话,能把他给难倒了。

一共就四种颜色的凤凰,哪个在前哪个在后?

红凤凰,黄凤凰,红凤凰上……什么凤凰?

粉红凤凰之后又接的什么凤凰……

听了两遍依旧没能背下来。

这么简单易懂的一段话,怎么就比诗词歌赋还难背。

这个女子倒真是懂得怎么为难人。

“姑娘,在下记不清。”背不出来,秦断玉倒也不逞强,“颜姑娘伶牙俐齿,不过在下并不是很服气,你这段话,在场恐怕除了你,没人记得下来。”

“不错,太绕了。”一旁的宁子怡帮腔道,“本公主听了两遍,也就只能记住两句,天真姐,你这题目委实也太刁钻了些。”

“也是,我自个儿也觉得有点儿刁钻。”颜天真挑眉一笑,“那么,换个简单一些的吧。”

说着,她敛起了笑意,“我大舅去二舅家找三舅说四舅被五舅骗去六舅家偷了七舅放在八舅柜子里的九舅借给小舅的五十两银子。请问,五十两银子最终到了谁的手里?”

众人:“……”

刚才凤凰就四种颜色,这一题舅舅有十个……

秦断玉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你的舅舅竟有如此之多?”

“是四舅!”方兰婷忽然叫唤了一声,“这个确实简单了些,我听出重点了,我只记得,是四舅被五舅骗去偷东西,这窃贼就是四舅了,对不对?”

“应该是五舅。”方兰婷的兄长方厉锐接过话,“颜姑娘的问题是,五十两银子最终到了谁的手里。这当中,四舅是窃贼,五舅是主谋,五舅骗四舅,那么四舅只能算是一枚愚笨的棋子,五舅才是最终得利的人。”

“错,答案是小舅。”宁晏之开口,推翻两人的结论,“诸位别忘了,大舅去二舅家找三舅说了这件事,那么,四舅五舅谋划的这个盗窃事件就算是暴露了,既然大舅等人知道了此事,又怎么容许那两个家伙得利?事情败露之后,那五十两银子原本该是谁的,那就自然是谁的,既然是九舅借给小舅的,那么终究是要还给小舅的,无论此事是私了还是告到衙门,都要这么判。至于小舅何时还钱,那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了。”

“静王殿下答对了。”颜天真掩唇轻笑,“殿下的逻辑与反应当真快又准,不过,香泽国的两位殿下记性也是好的,我这一口气念出来的话,二位都能捕捉到重点。”

颜天真说着,瞥了一眼秦断玉。

纵然满腹经纶傲慢清高,要比刁钻古怪终究不是她颜天真的对手。

一个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不一定代表这个人逻辑能力就强悍了,许多书呆子可以将整本书倒背如流,可脑子却不擅长于转弯。

论学问,也许这秦断玉不是吹的,毕竟众人对他好评如潮,群众不是瞎的。

可要论脑子转得快,在场的这些人中脑子最会转弯的必然是静王宁晏之。

“听闻断玉公子是南旭国的大才子。”颜天真望着秦断玉那有些僵硬的脸庞,悠悠道,“我们北昱国的静王殿下却是不输给您呢,今日我们聚在一起的这番问答若是传出去,静王殿下头顶上也要多一个大才子的帽子了,是吧?”

“别别别,本王不要这样的帽子。”宁晏之连忙道,“本王这个人呐,从小就不爱念书,那些酸不溜丢的诗文,看得头疼,天真你可千万别把本王捧高了,本王还是做个闲散王爷舒坦,不与才子们争锋了。”

“静王殿下谦虚了。”秦断玉这会儿似是平复了心绪,轻描淡写道,“在下脑子转得不够快,在下认了。”

宁子怡闻言,心中暗骂颜天真刁钻,得罪了她的贵客。

可面上,她还得从容道:“秦公子你莫要如此说,你满腹经纶,是众人皆知的,天真她不过就是擅长于耍小聪明,古灵精怪了些,公子无需跟她较真。”

“公主殿下说得不错,我今日本不该来的,扰了大家的兴致,天真忽然觉得有些身体不适,诸位殿下,失陪了。”颜天真朝着众人如此说了一句,便开溜了。

今日她是拉风了,可她得罪了秦断玉又得罪了宁子怡。

得罪便得罪了,只要不是得罪了宁子初,得罪谁她都无所畏惧。

一路晃悠着回了仙乐宫,她的一双脚不由自主地迈向了偏殿。

这宫里她谁都信不过,勉强能信的还真的就只有偏殿楼上住着的那丑男。

云泪的屋子房门如往日那样半敞着不紧闭,颜天真拍开门板,身子一歪倚靠在门边,望着屋内那正在磨墨的人,悠悠道:“云泪,我今儿碰上了一个奇葩,南旭国的大才子,见我第一眼就看我不顺眼。”

云泪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她,神色疑惑,似是在等她的下文。

“我又没得罪他,他看我的眼神却十分不屑又冷漠,我猜测,他那种清高的才子,喜欢的必定是清纯无害的绝世白莲花女子,对于如花朵般妖艳的本天仙我,他瞧不上,反而瞧得烦,他虽然嘴上没说我什么,心中必定暗骂我是狐狸精,你说他是不是脑抽风?”

云泪微一挑眉,转回头。

“你挑眉什么意思,你赞同他的话?”颜天真步入屋内,到了云泪身侧,扳过他的肩,“你说,你是如何看待我的?”

云泪提笔,沾了墨水,写——

不丑、不笨、不伪、不妖、不作、不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