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痛/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冷喝一声,伸手将窗户拍开,入目是漆黑的夜,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身轻如燕。

云泪也是神出鬼没的,但她知道,这人影绝不是云泪。

云泪不会如此鬼祟,这一次,想必是来者不善。

颜天真警戒起来,耳畔听到有破空之声划破气流,她目光一凛,想也不想,朝边上闪开,顺手将窗户迅速拉上。

“哧”

一物穿透了纱窗,直接射入屋内,钉在了角落的柜子上。

一枚三角镖。

颜天真走到榻边,抄起枕头边上的孔雀羽扇,朝着殿外而去。

在室内打斗可不是明智的选择,她这仙乐宫里的人原本就不多,就算她这屋内被砸了个稀巴烂,或许都不会有人听到动静赶来支援。

要打就去外面打,闹出点动静来,或许能引来援助。

颜天真心知今夜的不速之客不太好对付,来人身法很快,必是高手。

出了寝殿,到了空旷的庭院内,她朝着空气轻描淡写道:“这般躲躲藏藏,你是多没信心?连我一个小女子都忌惮,怂包。”

话音落下,又听得破空之声呼啸而来,她迅速回身,哗的一下抖开羽扇,朝前一挥!

再次击落一枚三角镖。

可她依旧捕捉不到敌人的方位。

果然不好对付。

颜天真并未多想,转身迅速奔向偏殿。

这一架她还真是没把握打赢了,只能求助云泪。

背后依稀有衣衫翻飞之声响起,眼见前头不远处就是云泪的住处,颜天真的余光却瞥见黑影一闪。

她顿时想骂娘。

后面有一个,余光又能瞄到一个,这是两个人!

宫中守卫如此森严,云泪当初闯入皇宫都挂了彩,这两人却能悄无声息地混入仙乐宫,只有一个可能性。

这两人原本就是宫里的人,对宫里的格局十分熟悉。

是哪个宫的主子派来的,尚未可知。

耳畔风声一紧,身后有人逼近,颜天真奔跑的步子止住,朝后一仰,将手中的羽扇甩出——

来人没料到她来了这么一招,闪避不及时,被羽扇里藏着的暗钩划伤了手臂。

颜天真趁着他还未站稳脚跟,冲上了前,提起右腿扫向他!

那杀手反应倒是极快,一手扣住了颜天真的脚踝,望向颜天真的目光锐利而溢满杀机。

颜天真迎视着他的目光,冲他微微一笑,眨巴了一下凤眼。

杀手愣了一瞬间。

同一时,颜天真迅速抽回被他抓着的脚踝,朝他的脚背狠狠一踩!

杀手吃痛,闷哼一声。

颜天真瞅准时机,拔下发上的玉簪,朝着他的喉管一刺!

“色字头上一把刀,死本天仙手里,知足吧你,多少人求我一笑,我还不笑呢!”颜天真冷笑一声,抽回玉簪。

白簪子进去红簪子出来。

杀手的身影眼见着就要倒地,颜天真又听见细微的破空声,正欲闪开,那倒下的杀手却用最后的力气再次抓住她的脚踝!

颜天真一脚用力将他踹开!

同一时,一枚细小的银针没入她的锁骨。

“艹你娘!”

锁骨上传来的刺痛感让颜天真紧蹙眉头。

更让她叫苦不迭的是,她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在一点一点地抽离。

眼前忽然有些模糊,依稀看见一道黑影袭来,她握紧了手中的发簪,准备殊死一搏。

拼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然而,她并没有察觉到杀机,只听得‘扑通’一声。

她晃了晃头,朦胧之间看见那杀手的身影轰然倒地,杀手身后几尺之外,一道修长的蓝影朝她走来。

颜天真卸下防备,任由自己的身躯倒下。

云泪及时赶到,很好。

倒下的身躯,被一双手扶住。

云泪瞅了一眼颜天真的脸庞,此刻竟然失了血色,唇色隐隐有些发紫,这不是好现象。

将颜天真横抱而起,迅速回到了偏殿楼上,搁在了床榻上。

云泪的手搭上了她的脉搏。

脉息很乱,她是中毒了。

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他看不到她身上哪有伤口。

他很想问,她是哪个部位受到了袭击,因为他赶到的时候,颜天真的状态已经有些不妙了,摇摇晃晃,似乎快要倒下。

他没有看清刺客是怎么出手的。

但是他发不出声音,被火芝灼伤的喉管,还需要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颜天真此刻有些神志不清,他若是写字,她还能看清吗?

云泪的手在颜天真的眼前试探地晃了晃。

颜天真半瞌着眼,没有反应。

她看不清,她此刻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她能看清眼前的东西了,是一种半昏迷状态。

云泪思索片刻,伸手去扒颜天真的衣领。

她看不清,他只能自己找伤口了。

颜天真迷迷糊糊之间,察觉到脖颈上一片凉意,有冰凉的触感在脖颈间停留,随即察觉到双肩一凉,有冷风灌入。

谁占她便宜!

不对,她是被云泪带走的,跟她在一起的人是云泪。

他不会占她便宜的,这一点她还是明白的。

他想干什么?

她迷糊之间找回了一丝神智,她猜测,他是想找伤口吧?

她被一根很细小的银针打中,那银针扎进了她的锁骨里。

她握住云泪的手,按在自己的左侧锁骨上,就这一个动作,已经花费了她不少的力气了。

云泪见此,修长白皙的指尖试探般地按了按那一处位置。

颜天真闷哼一声,“痛。”

云泪明白了过来。

没有伤口,她却喊痛,必定是什么很细小的东西扎进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