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解毒/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能用内功将那玩意逼出体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还好这毒不算太厉害,还能给人喘息的时间。

若是药性极强的剧毒,她这会儿就不会有力气出声喊痛了。

云泪扶着她坐起,自己则是坐到了她的身后,双腿盘起,双手手掌抵在她的背部,将自己功力运于指掌之间,传递到颜天真的体内。

处于半昏迷半清醒之中的颜天真,原本觉得浑身虚软无力,忽然察觉到背后后心处似乎凝聚了一小股气流,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不算好受。

似乎身躯里有一种什么东西乱窜,流淌过四肢百骸,让她有些不适地拧了拧眉头。

不多时,她的额头上就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而她身后的云泪,闭着双目,十分专注地将自身功力导进颜天真的体内。

她没有内功,因此她会觉得难受,她无法承受他的功力。

但,不能停。

若是停下来,则前功尽弃,那毒逼不出来,她就一命呜呼。

“云……泪……”颜天真呢喃一声,“我为何……这么难受……”

云泪没法回答她。

颜天真的左侧锁骨处,冒出了一根细小的银针头。

身后,云泪额头上的汗珠从脸颊流淌过下颌,滴落在衣裳上。

他的伤势的确是好了不少,功力恢复了原来的六七成左右,按理说,这一段时日正是需要修养的时期,再过个十天八天的,便能恢复得差不多了。

可帮着颜天真这么一疗伤,他胸膛上那一处被侍卫创下的伤口隐隐作疼,似乎……有恶化趋势。

那被利刃创下的伤口,约莫两寸长,一寸深,输送功力必要用力,如此这般,等同于在将刚恢复了一半的伤口进行撕裂。

来北昱国皇宫的这些日子,当真是他出生以来……所经历的最落魄的日子了。

也是……最有趣的日子。

忽听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

‘叮’

像是什么落地的声音。

他终于睁开了眼,视线越过了颜天真,去看地面。

目光所及之处,那满是灰尘未经打扫的地面上,多了一根细小的银针。

就是这玩意。

云泪轻呼一口气,收回了手,唇色泛白。

反观颜天真,原本因为中毒而泛紫的唇色渐渐恢复了水润的红色,左侧锁骨上,溢出了些许黑色的血渍。

那是被逼出来的毒素,银针被内功逼得破体而出之后,也将毒素带了出去。

云泪的手已收回,颜天真便没了支撑,自然而然地倒进了身后人的怀中。

云泪并没有来得及看她一眼,头一歪,栽倒。

……

颜天真再次醒过来,是半个时辰之后。

醒来时,鼻翼间依稀能闻到血腥味。

怎么会有血的味道?

她睁开了眼皮,这才发现自己正趴在云泪的胸膛上,而血腥味的来源处是……云泪的胸膛上,锁骨下方几寸的位置。

颜天真微微一惊。

他的伤口是她给缝的,用的也是上好的金创药,就算一时半刻好不了也没理由恶化才对,怎么此时又出血?

且,他还是处于昏睡之中的。

颜天真没有多想,将他的衣领扒开,将外衣扒了一半,发现里头的中衣也染了大片血迹。

她又将中衣给解开了,入目的是白皙如玉的胸膛,锁骨下方两侧的位置上,一片血淋淋的。

像是……由于过度运动造成的伤口撕裂。

细细回想起来,她干掉一名杀手后,被一根十分细小的银针打中,之后就有些迷迷糊糊,但她能记得,第二个杀手是被云泪干掉的。

难道因为打了一架,用力过猛,造成伤口撕裂?

不对。

她记得他解决敌人所用的时间很快,既然他可以轻易杀掉一个人,又怎么会让自己受这么严重的伤?不合理。

且,他之后还有力气抱她上楼。那段时间,她似乎没有闻到一点儿血腥味。

这伤,是上楼之后留下的。

颜天真猛然惊觉,自己此刻的状态良好,半昏半醒的时候,似乎有一股力量在身躯里游走,让她不太好受,但后来,身子愈来愈轻松了。

除了云泪,不会有第二个人帮她了。

颜天真低头看自己的左侧锁骨,这才看见那莹白的肌肤上一片黑色血渍,都有些干涸了。

她伸手按了按,丝毫不觉得疼。

这个世道,有一种功夫,叫内功。内功,可伤人,可救人,可用于毁灭物品,可用于疗伤逼毒。

她曾看见小皇帝那小身板一掌把一棵树给劈了,那就是内功,比她的拳脚功夫厉害些。

她有高明的拳脚功夫和反应能力,但若是碰到内功深厚的高手,也就只有被虐的份,所以,对付高手,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云泪……是因为帮她逼毒,施力过多,才会在这逼毒过程中,撕裂了伤口。

颜天真望着他,垂眼。

迄今为止,所认识的人当中,对她最好的……竟然是这个才与她相识了不到十天的人。

虽然至今不知他的身份,但她的确已经把他当成值得信任的人了。

颜天真下了榻,准备给云泪处理伤口,完了之后,要把楼下那两个杀手的尸体给处理了。

窗台边上正有一盆清水,她走了过去。

随时备着一盆清水,是云泪的习惯。

他有洁癖,住在这样不曾打扫的屋子内,一天不知要洗多少次手。

颜天真将毛巾浸水拧干了,瞥见铜镜里自己锁骨上的黑色血迹,觉得甚是碍眼,便拿毛巾擦了擦。

这么一擦,却发现了不对劲。

锁骨上的一处肌肤,竟然起皮?

她这风华正茂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年纪轻轻的就皮肤松弛!

她伸手摸了摸那部位。

不对。

颜天真凤眸一眯,蓦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转身去找云泪平时拿来易容用的东西,有一样卸易容膏的药水。

她这锁骨上的一块肌肤,不是真的皮肤。

好好的怎么会有一块假皮覆着?是为了掩盖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