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献吻失败/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方才,我杀了两个夜闯仙乐宫的刺客。”颜天真撇了撇嘴,道,“原本是想留个活口审问的,可那两人功夫实在好,我怕稍有懈怠就会丢了小命,自然是全力以赴,打得狠了,下手没个轻重的,两人都被我抹了脖子。”

颜天真说到这儿,咬了咬唇,“上回在宫外遇刺,也没能留下活口审问,这回的刺客竟胆大到直接潜入仙乐宫了,也不知这两回的行刺主谋是否都是同一个,陛下,您如何看待此事?”

宁子初沉吟片刻,道:“宫外那一次行刺先不谈,就说说今夜,这宫中四处戒严,一只鸟飞进来都能听见动静,更何况是两个大活人?这幕后主使者必定是宫里的人,刺客能如此悄无声息地摸进你的寝宫内,不惊动任何人,可见对这宫里的地形十分熟悉,绝非宫外人。”

“天真也是如此想的。可就算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呢?陛下也知道我在这宫中树敌许多,看我不顺眼的大有人在,该怀疑谁都不知道呢。”

宁子初想了想,道:“回头朕让人将那两名刺客的尸首从你宫中抬走,没准会有什么线索,若是能逮到主谋,朕定会严惩不贷,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歇着吧,这事一时半会儿的必定解决不了,你若是觉得仙乐宫不安全,朕再给你多添几个人。”

“多谢陛下,那天真告退了。”颜天真朝宁子初淡淡一笑,随即退了出去。

她将遭到行刺的事上报给宁子初,此事多半会在宫中传开,这样也好,让外人知道她颜天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那仙乐宫,不是那么好进的,有‘高手’看护呢。

小皇帝以为刺客是她一人解决的。

旁人只会以为陛下在她的寝宫里安排了高手护卫。

宁子初想在仙乐宫里再添几个人?无妨,多几个人,也发现不了云泪的存在。

颜天真回到了仙乐宫之后,并未马上就寝,而是去了洗衣池。

还差这最后一件事,办完了她便可以睡觉了。

云泪如今就只有两套衣裳换着穿,一套是太监服侍,一套是他自己原本的,在宫里她没法给他找到新衣裳,去宫外又有人跟着,不能买男装,只能这两件将就着换洗穿了。

颜天真望着水盆里的衣裳,原本的清水都被衣裳染成了血水。

这衣裳上沾的血还真不少……

换了几盆子水,总算把衣裳上的血迹除得差不多了,颜天真一边搓着衣裳,一边嘀咕。

“好久没干这种活了……”

记不清多久没有动手做杂务了,难得洗一回衣裳,还是帮着别人洗的。

洗了好片刻,总算是把衣裳洗干净了,颜天真将衣裳拧干了之后,离开洗衣池。

云泪的衣裳自然是不能挂在洗衣池的杆子上,让宫人看见那还得了?只能带到偏殿楼上,挂在窗口边风干了。

颜天真到了云泪的屋子时,云泪刚准备歇息。

“你的衣裳给你洗好了,我给你挂纱窗边上,最近这两日天气倒是挺温暖的,明晚想必能干。”颜天真挂好了衣裳,转过身,险些撞到了身后的人。

“我的个娘,你怎么跟鬼似的?走路都没声的,差点撞上了。”颜天真埋怨一声。

他何时走到了她的身后她都没听到动静。

这般高明的轻功,她倒也很羡慕。

云泪不能语,视线落在颜天真的头发上。

洗个衣裳能把自己头发都洗湿了,身上也好几处湿淋淋。

望着她额前被水揉在一起的发丝,看着实在碍眼,他下意识伸出了手,帮她整理额前的发丝,修长的指,将她那有些凌乱的发丝梳理好,看上去较为顺眼一些。

颜天真怔住。

云泪比她高了许多,距离这般近,她要稍稍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孔。

相貌是那么的平凡无奇,且,这还是一张假面具,面具下的脸,更让人难以正视。

可她如今却是一点都不反感了。

他下颌的弧度很优美,玉雕一般,脖颈修长,肤白、细腰、大长腿。

这分明就是黄金比例。

唯一的缺憾是,他的身型是黄金比例,相貌却不是天使面孔。

为什么不能稍微俊一点点呢!

“云泪,我决定了,明儿开始我要去太医院,学医。”颜天真忽然揪住了云泪的衣领,道,“我要让你的嗓子能发声,帮你……祛斑,你脸上的斑太多了,真的很碍眼!有空我也要去宫外寻访名医,讨教祛斑奇招,虽然这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但,只要我们能找到方法,长久的坚持,必会有所改善,我依稀记得一些面膜的配方,回头拿来敷脸,时间一长,也能有淡斑效果的。”

云泪:“……”

祛……斑?

他若是告诉她,只需要卸易容膏的药水一抹,便能让那些斑无影无踪,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还是先不告诉她了。

还不是时候。

正这般想着,颜天真忽然凑近了他一分,张了张口,犹豫了片刻,道:“你说你不曾娶妻又没有婚约,那,如我这样集美貌才华智慧于一身的女子,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云泪怔住。

她……

不是天天嫌他丑么?

那她此刻这么问,又是为何……

不等云泪回过神,颜天真一双手搭上了他的双肩,踮起了脚尖,朝着他的脸庞凑去。

眼见着一个轻吻就要落在脸颊上,云泪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一偏头,躲开。

颜天真:“……”

云泪蓦然回神,明白她方才的意图,有些不可思议。

下一刻,肩上的手忽然离开,颜天真退开了两三步,磨牙道:“不考虑就罢了!我颜天真的爱慕者能从仙乐宫排到长央殿,总会有个适合本姑娘的人,睡你的觉吧!”

言罢,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云泪张了张口,‘等等’两字卡在喉咙里,没发出声。

他的嗓子还没好。

几个眨眼的功夫,颜天真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云泪收回了视线。

罢了,他也需要静一静。

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真让人有些不适应。

……

一夜过去,又迎来了一个黎明。

这一日,仙乐宫的宫人们发现颜天真有些闷闷不乐。

“不想吃不想吃,端走。”用午膳之际,颜天真看也不看一眼饭菜,摆了摆手。

“颜姑娘,您是怎么了?”

“颜姑娘,有你爱吃的鱼香肉丝。”

两名宫女劝着颜天真用饭,身后不远处响起一个宫人的喊声,“我的衣裳怎么不见了!谁偷拿我衣裳了?这年头太监的衣裳都遭人惦记!”

颜天真闻言,不咸不淡道:“被鬼穿了。”

身边的小宫女眼角一跳,“颜姑娘又说笑话了。”

颜天真呵呵一笑,“还是一只又丑又哑没眼光的磕碜鬼。”

------题外话------

~

天真:不开心,万人迷也会碰钉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