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稀罕个什么劲/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来汇报的宫人听着颜天真这一声呵斥,怔了一瞬,回过了神,连忙道:“颜姑娘,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人,哪能说不见就不见呢?小顺子已经领着人过来了,奴才来告知您一声,总得起身去迎接啊。”

颜天真闻言,稍稍静下了心,轻描淡写道:“我方才糊涂了,没听清,既然是皇后派来的人,自然得见。”

虽说有小皇帝给她撑腰,她平日里腰板是可以挺得直一些,但她可不会因此而过分跋扈,以免惹人反感。

方才心情不爽,听宫人说有人要见她,下意识呵斥了一声,只不过是纯粹发泄罢了。

都怪云泪。

真想不到,她颜天真有一日会因为一个丑男而如此失态。

人家不稀罕她,她也不能太放在心上了,缓个几天,这心情想必也能平复了。

颜天真一个抬眼,看见了几道人影从远处走来,领头的是仙乐宫的小太监,后面跟着三人,其中一人她认得,是皇后的贴身宫女。

“颜姑娘。”那宫女到了颜天真面前,微微福了福身。

“无需多礼。”颜天真展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几位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不知前来所为何事?”

“听说颜姑娘昨日遭到了行刺,想必是受了惊吓,娘娘命我等送来一些补品给颜姑娘。”宫女说着,朝着身后的几人道,“将东西送到颜姑娘寝殿里去。”

“皇后娘娘可真好,我这么点儿小事都要劳烦娘娘记挂着,惭愧。”颜天真面上始终保持着笑意,“娘娘的赏赐,我收下了,回头定会去娘娘那儿谢恩,请几位向娘娘转达我的谢意。”

瞎客套了一番,把那几个宫女打发走了,颜天真望着远去的那几道身影,唇角的笑意敛起,翻了个白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点儿后宫妇人惯用的小把戏,老套的很,这皇后的心思,在她眼中根本无所遁形。

不就是看她风头正盛想来拉拢一把?莫不是要请教用什么招去讨小皇帝的欢心?

“后宫妇人,可悲、可叹。”颜天真摇了摇头,状若叹息般地道了一句。

身旁的宫女闻言,道:“颜姑娘总是喜欢说些古怪的话。”

“不是我古怪,是我有个性。”颜天真轻摇着羽扇,悠悠道,“像我这样清新脱俗的美少女,本就不多。”

宫人附和,“那是自然,您的美,由骨到皮。”

“可纵然本姑娘这副皮囊好到惊为天人,也不是人人都稀罕。”颜天真叹息一声,“也许,上天觉得对我已经偏心了够多,这才给我多设了几道坎吧。”

佛说众生平等,可人生,处处都在攀比,何来的平等?

男子比权势、比财富、比城府、比文武。

女子比美貌、比才艺、比家世、比郎君。

大千世界,人格平等,人却分三六九等。

美貌、智慧、才艺,她都占了,所以么……这家世背景她就缺了,这情路也不太顺。

可她已经拥有了大多女子想要拥有东西,所以她要走的路曲折一些倒也没什么,毕竟还有那么多人生得丑没能耐又脑子蠢,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云泪……

纵然日久生情忽然心动,无缘柴米油盐长相厮守。

……

是夜。

颜天真正准备歇了,忽听宫人来报,陛下驾到。

颜天真只得穿戴整齐出寝殿迎驾。

“陛下,这么晚了还不歇,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天真,朕前些日子吩咐你的事,你是否忘了?”宁子初面上无甚表情,“那花无心,据说这几日都不在宫里,大约再有七八日,香泽国的使臣团要离开了,你能赶在这之前拿到九龙图么?”

颜天真撇了撇嘴,“陛下,我也不知那和尚去了什么地方,我若是知道,我还会一天到晚地闲着么?这样吧,若是他这两日再不出现,我就去找那位香泽国那位公主询问一番。”

“也罢,朕也不能全指望你一个人,你尽力就好。”宁子初说着,目光忽然停留在颜天真的脖颈上。

原因无他,今夜颜天真穿的这件衣裳领口是朝外微微翻卷的花边,因此就能看到她脖颈上戴着东西了。

一串十分精致又别致的项链,那吊坠上的宝石晶莹剔透,色泽莹亮,实属极品。

“你的脖子上何时多了一串项链?朕记得你从前不爱戴首饰,脖子上都是空荡荡的。这东西也不像是朕赏给你的,是你自个儿的?”

他赏过她多少奇珍异宝,他是记不清的,但他知道,绝不会有这样一条别致的项链。

颜天真轻抚着脖子上的吊坠,道:“是我自己的,打小就带在身上的,平日里收藏着不戴,这两日忽然心血来潮就戴上了,觉得挺好看,就不想摘下来了。”

“是很好看。”宁子初唇角轻扬,“与你挺配。”

颜天真笑道:“陛下今夜来,就是为了提醒我九龙图的事么?”

其实,她真的忘了。

若是宁子初不提醒,她这两日还真没想起来自己还有个未完成的任务。

那个花和尚手中的藏宝图,小皇帝一直惦记着的。

这两日脑子里想的竟然都是那个丑男……都没想起别的事。

颜天真啊颜天真,你可不能再如此堕落了。

不就是个丑男么,稀罕个什么劲啊。

人家都不稀罕她这个美人,她可不能倒贴。

“朕因为政务上的事,颇有些心烦意乱,夜里出来走走,经过你这儿,便进来了。”宁子初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天真,朕上回赐给你的,西域的葡萄美酒,还有么?拿一坛子出来,朕想小酌几杯。”

颜天真道:“陛下稍等片刻。”

原来小皇帝是烦闷了来找她喝酒解闷。

正好,她也挺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