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醉吻/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泪怔住,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颜天真这么一下嘴,连她自个儿都有些愣了。

原本只是想亲一亲脸颊以示喜爱之情,若是一开始就盯着人家的嘴巴去,显得太过热情。

可云泪连脸都不给她亲,她一恼,一口就咬他唇上去了。

这人分明就是关心她的,怕她摔了才那么快冲上前来接住她,一次又一次朝她伸出援手,在她中毒之时,他又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口撕裂,帮她将毒逼出来,使得她免于危难。

他因她而受伤,也没有半句抱怨。

如果这都不算喜欢……

难不成还是见鬼的友情?

颜天真原本正在神游,忽然察觉到身下压着的云泪动了动,齿间那片柔软的触感想要逃离……

云泪觉得此刻的情形颇为诡异,他何时如此被人压制着,连动弹都那么难。

他其实可以一掌将颜天真掀翻,让她毫无还手的余地。

可他却并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把她掀翻这种事儿……似乎做不出来。

唇被她叼着,都有些疼了,想要偏开头,颜天真却不让。

颜天真只当他又想躲开,丹凤美目眯起,捧着他脸颊的手直接滑到他的下巴,扣住,牙关松开了些,不再用咬,改为紧紧封住他的口。

亲都亲了,想怎样?

有本事一掌把她打飞!

若是他真的敢一掌打飞她……

那她真就无话可说了,再如何喜欢都会放弃。

不动心,则不怜惜。

若动心,则不忍伤害。

就看他什么反应了。

这一头的二人纠缠在一起,身后的花无心有些瞠目结舌。

早知这颜天真不是个软柿子,却没想到如此强悍。

敢把云渺压在身下的……她还是头一人。

云渺那厮竟然身在福中不知福,想躲?

他若真的那么排斥,为何不直接把颜天真掀飞?颜天真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真想抗拒,轻而易举。

可他就是不动手,别扭地挣扎着,怎么看着就那么像是半推半就,欲迎还拒?

想不到云渺竟是这种人……

花无心这会儿倒是忘了,自己还被人抱着。

只因前面地上那两人的行为,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太过强大,让他一时间就忽略了腰间的那双手。

直到身后的人再次出声——

“天真,你还没回答朕,是否会一直陪伴在朕的身侧?绝不背叛,绝不离弃?”

花无心闻声,蓦然回神,几乎没有多想,丹田之中提起一股子内功,将身后的人震开!

他一代高僧,竟被一个男子揩油!

虽然那男子是个帝王,也让他膈应得很!

再回想起宁子初说的话,显然就是把他当成了颜天真。

这小皇帝果真是醉得不轻,他这么高大的身形,怎么就能被看作一个女子?

“阿弥陀佛,既然你们二人如此柔情蜜意,贫僧在这儿旁观似乎显得有些煞风景,你们且慢慢玩,云渺,明儿告诉贫僧被颜天仙压是什么感想,呵呵呵……”

花无心话音落下,并无人搭理他。

或者说,没人有闲情理会他。

花无心挑了挑眉,转过身走开了。

身后一丈之外,宁子初昏迷在了鲤鱼池畔,只差那么一尺,就能掉进池子里去。

花无心那一震可是不轻,直接将他震晕了。

花无心走了,宁子初晕了,云泪与颜天真依旧在没完没了地纠缠……

颜天真紧紧地扣着云泪的下颌,贴着他的双唇。

对于亲吻这事儿,她自个儿也是新手入门呢。

她倒是看过不少,可亲身经历之时,还是蛮生涩,只是封着云泪的口,不让他逃开。

他的唇,有点儿凉,有点儿软。

他人虽然是长得不大好看,可抱起来亲起来倒是让人蛮迷恋的。

黄金比例。

清越又好闻的气息。

凝脂般的肌肤。

丝绸般的手感。

如寒池般深邃的桃花美目。

挺翘的鼻梁。

果冻般的唇……一碰上竟然停不下来。

在这些优点面前,她可以完全忽略了他那平凡丑陋的容颜。

真是见了鬼了……

她这个外貌协会,竟有一天在一个丑男面前折腰……

颜天真这般想着,忽然觉得身下的云泪有些呼吸急促,她这才放开了他。

亲了许久,是该放开了。

云泪一呼吸到新鲜空气,便开始轻喘着。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会被一个女子压得喘不过气……

他竟然也不因此生气。

真是见了鬼了……

颜天真觉得眼下气氛有些不对劲,见云泪差不多缓过气了,索性双手攀上他的肩,将头埋在他脖颈间蹭了蹭,“我好困,走不动……”

这时候只好装醉了。

现在回想起方才的行为,她简直像个女流氓。

云泪会不会被她吓着?

干脆将她的行为全赖给酒,毕竟酒这个东西,很容易便让人失了理智,回头跟云泪说她是醉酒了才揩他油,没准儿他就不介意了呢。

云泪被颜天真抱着,察觉到脖颈间有呼吸喷洒,鼻翼间流连着她身上的淡雅香气,唇上似乎也残留些许酒香。

看来,她喝得挺多。

若不是喝多了,她想必也不会如此……生猛。

颜天真走不动,云泪自然不会将她丢着不管,便将她横抱而起,走回她的寝殿。

仙乐宫内就那么几个宫人,这个点儿也歇了,他便十分坦然地进了颜天真的寝殿,不需要顾忌什么。

抱着颜天真到了榻边,将她搁下,见她的发丝有些许凌乱,他便又伸出手,帮她整理。

收回手之际,颜天真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抓到脸颊边蹭了蹭。

云泪怔住。

“云泪,我不嫌你长得难看,我是一个注重内在美的女子……”颜天真嘀咕着,“本天仙已经如此貌美,再找个绝世美男也没什么意思,找个不好看的,想必也老实,我若是那么在意外表,每天对着镜子看自己就好了……”

云泪闻言,微一挑眉。

不嫌他长得难看?

颜天真还在继续嘀咕着,“云泪,你考虑清楚了,若是不要本天仙,就你这容貌,你以后找媳妇,找不到我这般貌美的了,一定找不到!”

------题外话------

~

推好基友牛牛的文,精品种田文,坑品有保证,喜欢的亲动动小手纳了~

——

《田园小酒师》/蓝牛

窦家三代绝种,只能抱养儿子。

到窦传家这代又抱养了一儿一女,才得了三个娃儿。

窦大郎:我虽然是嗣子,但是长子,家里的作坊田产该由我继承!

窦二娘:我是亲外孙女,是窦家的正经血脉,家当该给我陪嫁,我嫁的是秀才老爷!

爷奶亲爹:好好好!

窦三郎:我也想念书科考…

啪——

窦小郎:我也想吃白面,想吃肉…

啪啪——

窦四娘:……

啪啪啪——

爷爷殴打,奶奶咒骂;还有那睁眼瞎的亲爹妈。

看着脸上砸来的卖身契,窦清幽冷冷一笑,卷起袖子,酿酒师奋起!

——

办酒坊,开山地;黄酒,白酒,葡萄酒。

买古井,建场地;绿酒,啤酒,水果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