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哪个仙?天仙的仙?/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泪虽未回头,身后的动静却是逃不过他的耳朵,他自然猜得到身后的人是谁,唇角扬起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下一刻,只觉得眼前一黑,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

那是颜天真的双手。

下一刻,耳畔响起熟悉的女子嗓音——

“嘁,还以为能让你小小地惊吓一次,你这么淡定,是早知道我来了?”

颜天真说着,收回了蒙着他眼睛的手,手肘往云泪肩上一放,以他的肩作为支持点,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向他。

她的动作十分自然,若不是对着十分熟稔的人,她绝不会有这样的举止。

云泪微一挑眉,由着她靠。

“小时候最喜欢躲在拐角处,突然蹦出来吓经过的小伙伴,也喜欢悄无声息地挪到人的身后,蒙住对方的眼睛,让对方受点儿惊。”颜天真目光中浮现些许追忆,“若是成功吓到了人,便会觉得有一种成就感。跟你就玩不来这样的游戏,一来你发不出声音,二来,你太淡定。”

云泪闻言,垂下了眼睫。

发不出声音……

他倒是想说话啊。

若是能说话,省多少笔墨。

总是写写写,手都觉得累,即便写字再快,也不会比语速快。

她应该很期盼能听到他的声音吧?

他也没料到那火芝如此厉害,只是掰了一角来疗伤,药性却烈到直接灼伤了喉咙。

不单单是喉管,腹部中也犹如烈火焚烧,整个人如同被火炉包围,好在,对恢复伤势有不小的作用,至于这喉管,如今也不觉得痛了。

这灵药,有利有弊,算下来,还是利大于弊的。

失声只是短时间内,终究还是能自行修复。只是不知道……在离宫之前,能不能发得出声音。

云泪身侧,颜天真向他投去了视线,见他低垂着脸,神色似乎有些落寞,心中顿时‘咯噔’了声。

坏了,该不会是方才她说的话刺激到他的?

她方才说的话里有一句是:你发不出声音……

云泪该不会觉得自个儿嫌弃他了吧?

这落寞的小眼神……

想到这儿,颜天真当即试图说些安慰的话来补救,“云泪,我绝不是嫌弃你哑巴,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你莫要放在心上,我一点儿都不嫌的,我若是嫌弃你,又怎么会看得上你?你莫难过,咱们总会有办法的,晚些我去太医院问问医术最高明的老太医。”

云泪闻言,一时怔愣。

他何时难过了……

他此时面无表情,颜天真只以为他还没消气,索性双手环住了他的肩,在他肩窝里蹭啊蹭,“别生我气,我再也不说你丑,不说你哑了,就算你又丑又哑,再瞎了瘸了,我也是不会嫌弃你的,本天仙看上的就是你的性格与你的智商啊,只要你不傻了疯了就好……”

云泪:“……”

丑哑瞎瘸……

这四点要是全占了,还能有人要,那也是……奇闻了。

脖颈上有浅浅的呼吸喷洒,鼻翼间淡香萦绕,那是来自她身上的气息。

她身上没有那种令人反感的脂粉香气,有的只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淡雅芬芳。

云泪抬手,轻抚过她的乌发。

颜天真抬眸,“不生气了?”

云泪摇头。

他原本就没生气。

“那就好。”颜天真粲然一笑,从一旁拉了只椅子,与他的座椅紧靠在一起,“我给你唱首歌儿。”

云泪挑眉。

“斩断情丝心犹乱,千头万绪仍纠缠

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

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

天机算不尽,交织悲与欢

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

听着耳畔娓娓动人的曲调,云泪目光中泛起些许笑意。

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

别人能不能过他是不晓得了。

他……

应该是过不了……

……

“戎国使臣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华阳殿内,宁子初右手握着酒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把玩着手中酒杯,状若漫不经心道:“贵国皇帝送来如此多的礼品,朕心甚喜,诸位使臣回国后,代朕向贵国皇帝转达谢意。”

这个月倒是热闹,先是香泽国派公主前来联姻,再是戎国派使臣前来走动。

不同的在于,香泽国在他眼中不过是个边陲小国,公主和亲只是为了寻求依附,算不得什么大事。

戎国却不同,国力虽不能与他这北昱国相比,却也是有点儿分量的。

不知戎国这次来安的什么心。

纯粹地来给他送些生辰礼物表示友好么。

不可能。

宁子初正思量着,底下坐着的戎国使臣发话了,“我等此番前来,代替我皇祝贺陛下生辰,我皇送给陛下的礼品,可不仅仅是我国这些特产与珍宝,还有一样礼物,想必陛下会喜欢的。”

宁子初道:“哦?还有什么?”

使臣笑了笑,转头朝着身侧坐着的蒙面女子道:“小仙,上前。”

那蒙面女子点了点头,端起桌上的酒盏,起了身,走出了席位,到了宁子初身前,盈盈一拜,“小女子南宫仙,见过陛下。”

宁子初挑眉,“哪个仙?天仙的仙?”

“回陛下,是天仙的仙。”

宁子初望向之前那名使臣,“这女子是?”

“是我皇送给陛下的侍女,听闻陛下喜爱歌舞,这女子能歌善舞,歌声如天籁,舞姿若仙娥,在我国,人送外号,舞仙子。”使臣笑道,“这是我皇的一点儿心意。”

宁子初墨眸眯起。

一点儿心意……

放一个异国君主的心腹在身边当侍女,简直笑话。

若是直接拒绝,显得不近人情。

这种情况下,还是让他们主动离开,方为上策。

想到这儿,宁子初道:“贵国皇帝送的礼,朕心领了,不过这个舞姬,朕不能收。”

“为何?”使臣道,“这是我皇割爱送给陛下的美女,陛下竟要拒绝我皇的好意?”

“不是朕不近人情,而是朕身边不缺舞姬,你都说了是割爱,那么朕怎好夺人所爱?你们这位美人名中带仙,巧了,朕宫里也有一个天仙,这位南宫姑娘,还是还给你们陛下,朕可不能一个人霸占两个仙子。”

“这……”使臣拧了拧眉,道,“我们这位仙子,天姿国色,敢问陛下您宫里的舞姬,能否与她比拟?”

宁子初闻言,唇角扬起一丝清凉的笑意,“怎么,要比么?”

“比。”使臣拱手道,“若是我们南宫姑娘败了,我等服气了,南宫姑娘便随我等回国,但若是南宫姑娘赢了,陛下就收下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