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巴掌/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等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陛下身边的这位仙子般的姑娘,果真是我们南宫姑娘比不上的。”

胜负既已见分晓,戎国使臣自然也不能厚着脸皮,便干脆地认了输。

但凡是有眼睛的人,都更认可颜天真,他们若是再胡搅蛮缠,反而成了输不起,输了比试倒是不要紧,绝不能在人前输了风度。

北昱国的众人们自然心中欢喜。

颜天真这一胜,南宫仙也就没理由再留下来。

这群戎国人,便只能老实地滚回他们的国度,别妄想着在陛下身边安插眼线了。

……

宫宴结束之后,颜天真出了华阳宫,望着前头几尺之外那明晃晃的秃瓢,喊了一声:“天师请留步。”

花无心正走着,听闻身后响起的声音,脚步一顿,回过了头。

“阿弥陀佛,颜姑娘喊贫僧有事儿?”

“本姑娘是懂礼数的人,既然得了大师的帮助,自然是要道谢的。”颜天真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到花无心面前,淡淡一笑,压低声音道,“这琉璃灯盏是怎么碎的,你我心知肚明,本姑娘这嗓子固然好,却也没那么夸张的本事呀。”

花无心闻言,目光中浮现些许笑意,“贫僧是佛门中人,自然是见不得一些卑劣的行为,区区小事,颜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颜天真微一挑眉,话锋一转,“大师与云泪是熟人?”

花无心见她话题忽然就跳跃了,怔了一瞬,随即笑道:“老相识了。”

“那他为何进宫,你可知晓?”颜天真唇角噙笑。

花无心闻言,心中起了警铃。

颜天真看似随意的问话,这分明就是想跟他打探云泪的底细。

他当然知道云泪进宫的目的……

看云泪对这女子的态度,是有情的,不过……他应该还没把自己的底细全翻出来。

花无心略一思索,笑道:“颜姑娘,你若是有什么疑问,不妨直接去问他,贫僧一个外人,哪知道那么多事儿呢,呵呵呵。”

颜天真也笑了,“花大师您不用提防我,我知道他是南旭国人。”

花无心闻言,面上浮现一丝讶异,“哦?他竟然是南旭国人?”

颜天真:“……”

这和尚,还跟她装蒜。

看他这表现,意思分明是:我跟云泪不是很熟。

颜天真暗自磨了磨牙,面上依旧端着笑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线道:“他盗窃火芝,显然不是给他自己用的,他受伤虽然不轻,但只是皮肉伤,养一段时日就好了,他偷那东西到底是给谁用的?”

花无心闻言,瞪大了眼:“火芝竟然是他盗窃的?”

“你特么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颜天真眼角微微一抽,“装蒜也不是你这么装的!罢了罢了,就当我没问。”

话音落下,颜天真转身离开。

她曾经试探般地问过云泪的身份,他并没有回答。

云泪只给过她承诺,他脱身之后,会再回来找她。

云泪在她心中,依旧是很神秘的。

他是对她有情的,但他太谨慎,她自然也没指望才跟他交往就要知道他全部的秘密。

人嘛,要靠接触,才能熟悉。若是一交往就把底细全翻出来,要么就是这人情根深种,要么就是智商不高。

所以……她并不责怪云泪对她有所隐瞒。

他不说,她自己打探打探还不成么。

可花无心太会装傻,还装得那般明显……啧。

月底了。

云泪,再有三日,就要离开了。

正想着,忽听身后有人喊住了她——

“颜姑娘请留步。”

颜天真转过头,看到的便是大太监林总管走上前来。

“林总管喊我何事?”

“颜姑娘,陛下让你去趟长央殿,对于颜姑娘今日的表现,陛下甚是满意。”

颜天真一听这话,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小皇帝又要赏什么东西了。

每次她做好他吩咐的事儿,他总是无一例外地要赏些好东西。

想到这儿,颜天真便随着林总管走了。

虽然对赏赐没什么兴趣,但还是得去的。

随着林总管去了长央殿,宁子初正坐在书案之后,书案上的奏折堆了一尺高,而奏折边上,摆着一盘去过皮的、晶莹剔透又圆润大颗的荔枝。

颜天真一眼认出这荔枝是她之前吃过的贡品水果之一。

她曾经还因为一盘荔枝,与淑妃发生了点儿口角,因此,对这荔枝可谓印象深刻。

颜天真的视线从荔枝上收回,朝宁子初笑道:“陛下找我?”

“坐吧。”宁子初抬眼,冲她淡淡一笑,“天真今日又立了功劳,看着那些戎国人青黑的脸色,朕心甚喜,天真想要什么赏赐?”

颜天真闻言,微一挑眉,“既然陛下问了,那我便直言了,对于金银珠宝,我倒真不是很感兴趣,也不缺了,陛下若是要赏,不如赏些贡品水果,异国进贡的水果,比起寻常的水果,另有一番味道。”

要不怎么能是贡品呢,自然是水果中的极品。

宁子初唇角扬起一丝笑意,“真是个馋猫,这盘荔枝归你,回头再选些别的送入你宫中。”

“谢陛下。”颜天真随手捻了一颗荔枝,放入口中。

这荔枝,云泪似乎也挺爱吃?

回头跟小皇帝多讨一些。

颜天真正想着,对面又响起宁子初的声线,“天真,朕那一夜在你宫中醉酒,神志模糊,许多事儿想不起来,但朕却记得一个画面,那就是,朕问过你,你是否会一直陪在朕身侧?你并没有回答。”

颜天真闻言,唇角的笑意一滞。

宁子初上一刻还对着她笑,这一刻的嗓音却是如此清凉。

不等颜天真回话,宁子初又道:“朕忽然便是有了一种感觉,好似你会离开,无论朕待你多好,你都不会老实留下,天真,你这无拘无束的性格,朕很欣赏,但……也让朕不得不防。”

宁子初的声线虽轻,颜天真却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危机。

不得不防……

宁子初说出这四个字,便是证明,他会有所行动?

他竟然多疑至此。

云泪并未暴露,宁子初却察觉到她想要离开……

颜天真正思虑着该如何巧妙回答,却蓦然觉得腹部袭来一阵抽疼。

颜天真捂紧了腹部,拧起眉头。

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抬眼,目光盯在那盘荔枝上。

荔枝……有问题。

宁子初已经从书案后站起了身,走到她身侧,“天真,朕对你哪里不好,让你想要离开?你此刻是否不舒服?别怕,朕不会害你的,只是在荔枝里放了点儿东西,今日是月底了呢,从下个月开始,每个月底你来长央殿,朕给你解药,听着,不是要害你,只是,想留下你。”

宁子初的嗓音颇为温柔,听在颜天真耳中,却万分刺耳。

去他麻痹!

颜天真只觉得腹中抽痛感愈发强烈,她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扣着桌子边缘,力道之大,连指甲都有些发白。

“天真,一会儿就不疼了。”宁子初说着,抬手抚上颜天真的乌发。

然而,才触碰到,颜天真便将他的手甩了开,忍着疼痛起身,扬起手,一个巴掌挥在他白皙的脸上!

“啪——”

清脆的一声响过后,宁子初懵了。

耳畔,响起颜天真的冷笑。

“陛下,做人公平点儿,你让我如此疼痛,我让你也痛一痛,可好?”

------题外话------

~

作为一个温柔的总攻,我是不大乐意被你们猜到剧情的。

你们尽管猜,猜到算我输,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