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出息点,怕他作甚/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竟打朕……”宁子初回过神来,便是一声厉喝,“简直放肆!”

话音落下,他扬起了手,似是也想给颜天真一个还击。

颜天真见此,不躲不闪,无所畏惧地迎视他。

宁子初接触到她那清冷如霜的视线,手顿在了半空中,并未挥下来。

这一巴掌若是还给她,以后还如何指望她对他忠心不二?

她是那么记仇的一个人。

他给她下了毒,断了她想离开的念头,让她打这一耳刮子,她心中想必舒坦不少,怨恨相对来说也会减少一些。

想到这儿,宁子初放下了手。这会儿心中倒也不觉得有多恼火了。

颜天真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你不再休息一会儿么?”身后响起宁子初的声音。

这一味药的药效发挥,腹痛是在所难免的。

颜天真并不回答他的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长央殿。

宁子初也没说什么,眼见着她的身影踏出了长央殿,这才收回了视线。

颜天真……

朕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

颜天真走出长央殿之后,就近找了一棵大树,背靠着树干歇息。

腹中的抽疼感这会儿已经缓解了不少。

她万万没想到,宁子初会出这么一招。

他的性格虽然阴晴不定,但他对她,的确比对寻常人好一些。寻常人若是敢跟他叫板,早让他剁了。

作为天子,他想必是没有被抽过耳刮子的,因此,她能这般任性地打了他之后又冷漠离开,算是他对她的法外开恩。

但,她绝不会原谅他今日的所作所为。

作为她的上级,他从不吝啬恩赏,对她也颇多包容,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长期对他服从。

居于人下,有什么好?

她终究要离开这北昱皇宫,这个想法一直便是很坚定。

她料到她那一巴掌挥出去,宁子初不会还手,因为他是那么想留下她,若是他还手,呵呵……

她的确会对他更憎恨。

他不就是欣赏她那胆大包天的性格么?

世间男子,犯贱者颇多。

六宫妃嫔对他何其温顺,恨不得心都掏给他,他不为所动。

她如此胆大放肆,视宫规形同虚无,以下犯上,他反而包容她,欣赏她。

竟然用这样的方式要留住她。

宁子初……

你就是个低情商的智障。

下毒……好得很。

这笔账我记下了。

……

颜天真回到了仙乐宫,第一时间去了云泪的住处。

平日里,她若是不开心了,总会来找他诉说。

可今日……关于她被小皇帝下毒一事,她并不想透露给他听。

她只是想来看看他罢了。毕竟能看到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屋子的门未关,颜天真抬眸,看到的就是云泪端坐在桌边,磨墨。

她走近桌边,低下头就看到桌上搁着一张白纸,上头写着:宁子初喊你去作甚?

颜天真轻描淡写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是给他争脸去了,戎国使臣来访,使臣中有一名美女,歌舞一绝,小皇帝让我与她比试,我赢得毫无悬念,小皇帝觉得脸上甚是有光彩,戎国人认输了,他便觉得自己又拉风了一回,那虚荣心都快溢出头顶了,男人嘛,就爱装逼……呃,就喜欢显摆。”

云泪闻言,眉头轻拧,颇为不悦。

这个宁子初……

用她作为杀人的武器,作为炫耀的工具,之前在仙乐宫喝醉了酒,似乎对她也有不轨的企图。

给了她锦衣玉食又如何。

终究只是将她视作一颗最有用的棋子罢了。

难怪她想走。她所求的,不过是有人待她真心。

想到这儿,云泪提笔写道:三日之后,随我一同离宫,如何。

颜天真见此,微微一怔。

看到他所写的内容,心中还是有一丝欣喜的。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提议要带她一起走了。

一瞬间的喜悦之后,她很快回过神来,思虑片刻之后,给出了一个巧妙的回答,“不成,你不了解宁子初,若是我就这样走了,他会追杀我到天涯海角,我与他相识两个月,早知他阴暗的性格,他若是报复起人来,会用十分极端的手段,我为何要给自己找这样的麻烦?偷溜一时爽,以后就是数不尽的麻烦了,挑衅一个天子的威严,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我必须要让宁子初主动放过我,不对我施展任何的报复。”

她只能这么回答。

不想告诉他实情。

云泪又写道:你随我离开,之后的事不用你管。

“那我不是把你一起连累了么?”颜天真翻了个白眼,“小皇帝就是个怪胎,能不与他为敌,就别与他为敌。我这人最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了。”

云泪轻瞥她一眼,手中的笔再次挥舞——

出息点,怕他作甚。

颜天真冷哼一声,“我就是没出息,怎么着?他是皇帝,本姑娘得罪不起。再说了,我还有点儿私事没办,你先走吧,藏在这破落的屋子里,闷都快把你闷死了,三日之后你总算能有机会离开,你不是承诺过我,还会回来找我么,既然如此,暂时分别几天,也无妨。”

她倒是想出息……走了找谁拿解药。

云泪听闻她的话,写道:你还有何事未完成?

颜天真闻言,挑眉一笑,“秘密,不告诉你,反正你也有事隐瞒我,我都不过问你的事儿,你也别来问我的。”

云泪被她这么一句话堵得接不上来。

的确。

他隐瞒她的事,不少。

所以,他又有什么理由过问她的秘密。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你是南旭国人,我是北昱国人,你不将底细全翻出来,是明智之举,你我二人相识也不过数十天,就算彼此动心,也不能把心掏出来,你隐瞒我,我隐瞒你,挺公平,就这样吧,以后接触得多了,自然了解得也能更深入。”

颜天真说着,拍了拍他的肩,“你想带我离开,我心甚喜,不过我暂时真的不能走,我又不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你犯不着急着解救我,三日之后,你安心地离开,不必挂念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