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敢调戏你姑奶奶/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面的侍女闻言,眸光里浮现一丝惊愕。

皇后这一回竟是向着颜天真。

纵然心里不甘愿,她也不会违背楚皇后的命令,便只得跪了下来,再次开口,语气放柔了许多,“是奴婢不对,还请颜姑娘宽恕。”

“谁教你致歉的时候要高昂着头颅的?”颜天真漫不经心道,“跟人致歉的时候呢,最好是低着头,方能显出你知错的诚心,你若是连道个歉都要鼻孔朝天,以后跟着皇后娘娘出门,怕是会惹人议论,你自己被人说三道四不要紧,不能连累了你家娘娘,你瞅瞅你自己,身为高等的下人,在一般下人面前,跋扈一些也无可厚非,但千万别在主子级别的人面前跋扈,给人一种你高人一等的错觉。”

“……”

“我是在教你,不是责骂你,你看我这语气,不像是在骂你吧?你可知,如你这样傲慢的性格,会给你自己,给你家娘娘惹来多少麻烦?作为一个下人,你千万不能得罪太多人,否则……”

颜天真说到这儿,轻笑一声,“只怕哪一天,皇后娘娘都保不住你。”

颜天真的话虽云淡风轻,秋柔心中却是暗暗一惊。

此刻,除了不甘心之外,也有些胆颤。

作为一个下人,你千万不能得罪太多人……颜天真说出这句话,似是威胁。

也对,以她如今在皇帝陛下面前的地位,她若是告一个下人的状,想要收拾那个下人,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颜天真应该是不会轻易得罪皇后的,因此,对于自己这个下人,便只是警告。

想到这儿,秋柔当即低下头道:“颜姑娘教训的是,奴婢谨记在心。”

“这就对了嘛。”颜天真笑了笑,转头朝楚皇后道,“娘娘,我此刻忽然响起,还有点儿事,就不能再陪您说话了,这便告退了,若是您哪天想我了,就派人去通知我一声,我便来陪您。”

颜天真说着,又朝着楚皇后眨巴了一下凤眼。

楚皇后一时恶寒,连忙道:“去吧。”

“好勒。”颜天真冲她灿烂一笑,随即转身离开。

走出几步之外,她面上的笑意才渐渐收敛。

这一趟凤仪宫,算是没有白来。

看这对主仆以后还会不会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颜天真离开之后,楚皇后瞥了秋柔一眼,“今后莫要随便招惹此女,你斗不过她,她的道行高着呢,你看她训你的那些话,句句有理,本宫若是不让你给她下跪认错,你继续在她面前跋扈,保不准惹恼了她,去陛下那儿告你,她奈何不了本宫,还奈何不了你么?以后做事聪明点,别犯糊涂!”

秋柔垂下眼,“娘娘说的是,奴婢记住了。”

……

颜天真一路走回仙乐宫,心情颇为畅快。

今日在凤仪宫内臭显摆了一番,又训斥了恶仆,总觉得自己又拉风了一回。

午饭过后,颜天真便带着两个宫女出宫闲逛去了。

“颜姑娘,您不是说想买凤仙花汁的蔻丹么?前面就是了。”

颜天真听着宫女的话,抬眼望向前头,笑道:“那家铺子的蔻丹是很不错,可就是太热闹了,总是人挤人,这样吧杜鹃,你去帮我买,我带着喜鹊去不远处的那家烤鸭店等你,你买好了就来与我们会合。”

“颜姑娘说的烤鸭店,是那家叫千里香的?”

“对。”

杜鹃去买蔻丹了,颜天真便带着喜鹊去了‘千里香’。

帝都内有名的一家烤鸭店。

颜天真才进了千里香,便有伙计迎了上来,道:“姑娘,二楼有一位客人让我来请姑娘上去,说是姑娘的老熟人。”

颜天真闻言,疑惑道:“客人?什么模样?可有说自己是谁?”

伙计道:“是一位僧人。”

颜天真一听,立即猜到是花无心。

身后跟着的喜鹊也猜到了是谁,却还是打趣了一句:“僧人怎么还来这烤鸭店呢?”

伙计道:“姑娘,来我们这儿,不一定要吃肉,小店也有许多可口的花茶点心,那位大师点的只是这些而已。”

“原来如此。”颜天真轻挑眉头,随着店小二上了楼。

小二将她领到一间雅间之外就离开了,颜天真敲了敲门,里头的人道:“颜姑娘请进。”

颜天真推门而入,悠悠道:“我蒙着面纱还能让大师您认出来并且请上来,您这眼神倒也是够利的。”

“颜姑娘虽然蒙着面纱,这身风姿贫僧还是能辨识出来的,并不是每个蒙着面纱的红衣姑娘都有你的神韵。”花无心说得轻描淡写,低下头抿了一口茶,“颜姑娘坐吧,贫僧只点了些花茶点心,怠慢之处,多加谅解。”

“大师怕怠慢了我?那这样吧,我让喜鹊下楼去点只烤鸭上来,我吃我的烤鸭,你喝你的花茶,回头你一起付了账,这就不怠慢了。”

“额……这样也成。”

颜天真面纱下的唇角轻扬,转头吩咐喜鹊去点烤鸭。

喜鹊离开了,雅间内便只剩下颜天真与花无心两人。

颜天真揭了面纱,低头径自倒了一杯茶,“花大师,我知道你想吃,等会儿烤鸭点上来了,分你一半,至于喜鹊,我会让她去门外候着的,没人知道你偷吃荤腥。”

“颜姑娘,你为何这么说?”

“不想吃是吧?拉倒,我自己吃。”

“不是不是,我吃,不过,颜姑娘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刚好具备一个聪明人的推测能力,花大师你连色戒都能破,一个荤戒算什么?”

“贫僧何时破过色戒!”

“不用狡辩了,你初见我时一脸痴汉,满目惊艳,看本姑娘跳舞也是饶有兴致,你敢说你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别装。”

“朋友妻不可欺,就算以前有,现在也没有!”

“喔~”颜天真拉长了尾音,目光浮现一丝玩味,“大师,你知道这短短几句话,你泄露了多少讯息么?”

花无心轻咳一声,语气又变得平淡,“颜姑娘,跟你说话,有时还真不太轻松。”

花无心的话音才落下,窗子外蓦然响起一声男子的惨叫,花无心闻声望去,这一看,眼角微微一抽。

街道边上,一名黄衣男子跪着,他身后的黑衣女子面容冷艳,双手正扭着那男子两只胳膊,扭转成十分诡异的弧度。

她一边拧着人,一边骂,“敢调戏你姑奶奶,你这双手这么肮脏,我给你拧下来洗洗可好?”

花无心叹息一声。

又是与上一回相似的场景。

又是分筋错骨手。

又是雪枫。

她这每年要把多少男人分筋错骨?

“帅气。”颜天真也看着街道边那一幕,挑眉道,“这个女子,彪悍,有气魄。”

“鸾凤国的女子,多得是母老虎。”花无心随意道了一句,“这个姑娘十分心狠手辣,娶媳妇要是娶到这样的,怕是不长命啊,她这般折磨人,一会儿她家公子又该出来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