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你这要求有些厚颜无耻/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听闻花无心的话,微一挑眉,“原来这位姑娘不是北昱国的,花大师与她是老相识?”

“算认识吧,与她家公子相识。”

花无心正说着,只见那街道边上,一抹青色的修长身影走到那凶悍女子的身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

黑衣女子回头望着来人,道:“公子,您来得正好,这北昱国的男子们还真是骚浪得很……”

尹默玄轻咳一声打断她的话,“雪枫,这不是在我们的国土上,要我提醒你几回?这北昱国是男子为尊之国,男子风流轻佻实属常见,你见着一个好色的就要把他们分筋错骨,回头人们指责的可不是这些好色之徒,而是指责你这姑娘家的心狠手辣,懂么?放开他。”

雪枫闻言,只能不甘愿地松开了手。

雅间之内,颜天真望着那出现的青衣男子,隔着不近的距离,她自然是听不大清那两人的交谈,不过,那男子三言两语就让那暴躁的姑娘熄了火气,想必就是她家公子。

“事情发展果然如贫僧所想。”花无心的声音传入耳中,“作为女子,过分凶悍可不妙啊,这年头没有哪个男子愿意取一只母老虎。”

“世间男女情事,花大师这么操心做什么。”颜天真收回了视线,漫不经心道,“你又不娶媳妇,与你何干。”

花无心:“……”

“对了,花大师方才提到了鸾凤国。”颜天真话锋一转,“这个国度我倒是有所耳闻,听说是女权之国,在女帝的统治下,繁荣昌盛,也难怪鸾凤国的姑娘如此彪悍,我蛮欣赏。不过又听人说,鸾凤国的男子大多窝囊,除了皇亲贵族之外,俊俏公子几乎就是吃软饭的,可我看街上那位青衣公子……”

颜天真说到这儿,笑了笑,“儒雅、俊俏、沉着,绝不是给人当小白脸的,想必是出生贵族吧。”

花无心闻言,呵呵笑道:“颜姑娘好眼力,他们的确不是一般人,此番来北昱国也不过就是寻亲来的。”

花无心并不打算跟颜天真解释太多,他所识的友人中许多皇亲国戚,他素来不会随意跟外人泄露友人身份。

二人正说着,雅间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有人推门入内,正是喜鹊。

喜鹊手中端着一个托盘,这一进门,便携带着一阵烤鸭的香味儿。

“颜姑娘,你点的烤鸭。”喜鹊走近了,将手中端着的烤鸭搁在颜天真面前。

颜天真道:“果然香气扑鼻,喜鹊,你且先去门外候着,我与花大师有事相谈。”

喜鹊自然明白宁子初交代颜天真的任务,接近花无心打探九龙图下落,此番只当颜天真是在执行任务,便很识趣地退出去了。

喜鹊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花无心几乎是同一时起了身,去撕颜天真面前那盘烤鸭的鸭腿。

“啧啧啧,形象啊。”

颜天真见花无心那迫不及待的模样,活像是几年没吃肉的难民。

“贫僧都快被颜姑娘看透了,还注重什么形象呢。”花无心撕下鸭腿往嘴里塞,狠狠撕咬下一大块肉,道,“若不是颜姑娘今日满足贫僧想吃肉的愿望,贫僧又要绞尽脑汁思索着怎么吃肉了。”

“又想吃肉又想掩饰,怕被人看见便只能偷吃,人前总要装一副高僧样子,你就是作。”颜天真白了他一眼,“你守不住荤戒,还守不住色戒,你当这和尚作甚?趁早还俗算了。”

“颜姑娘,贫僧自然也有贫僧的无奈,就不多做解释了,这和尚贫僧还是必须当。”花无心一边嚼着肉,一边感慨道,“这烤鸭味真不错,颜姑娘,你也吃啊。”

颜天真看他吃得欢,便也扒下了一根鸭腿。

一边啃着鸭腿,目光不经意间瞥见了街道上,之前那一男一女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颜天真并未多在意,目光扫过一个个街边小摊。

等会儿再吃个什么点心好呢……

……

“雪枫,你看这样如何,下次你若是再被人占便宜,犯不着分筋错骨,你悄悄地让他吃苦头便好了,莫要惹得路人围观,对你指指点点,你在鸾凤国好歹也是个有身份的女官,若是在北昱国这边因为打人而出名,岂不是太可笑了。”

尹默玄与雪枫停留在一处酒肆前,说教了几句,尹默玄便从衣袖中掏出一物,递给她,“这个针包里的银针都是淬了毒了,打入人体,撑不过片刻,分筋错骨手太折磨人了,还是给人一个痛快吧。”

雪枫:“……殿下,你比我狠啊。”

“胡说,我给他们的是痛快,你给他们的却是痛苦,分筋错骨之后成了废人,与其生不如死地活着,还不如死个干净呢。”

雪枫无言以对,收下了针包。

余光忽然瞥见一道人影逼近,雪枫转过头,跑来的正是自己手下的人。

“殿下,雪枫姐,郡主有消息了!有人见到郡主出现在南旭国,我们的人问清楚了,据说郡主被困在黑市里,南旭国有个庞大的地下黑市,做各种见不得光的买卖,有人亲眼见一名十分貌美的女子在黑市卖艺,锁骨上有三瓣花的胎记,据说是被迫的,想必是落在了人贩子手里了!”

“南旭国的黑市?”尹默玄眸光一凛,“走,立即前往。”

“是!”

……

“哇,香……”

雅间内,花无心与颜天真二人已经将一整只烤鸭吃得差不多,花无心不禁发出满足的感叹。

“花大师,要不要再来一只?”

花无心闻言,目光一亮,“甚好!颜姑娘,有你做掩护,贫僧真是能安心吃肉了,贫僧对你十分感谢。”

“那大师要如何谢我”颜天真状若漫不经心问道。

“颜姑娘想要贫僧如何谢?希望是贫僧能办到的。”花无心说着,低头饮茶。

烤鸭略油腻,饮茶有助于刮油。

颜天真道:“大师一定办得到,我所求的,不过九龙图而已。”

花无心险些一口茶喷出。

“颜姑娘,你倒真是不客气,贫僧虽然感谢你,你也不能趁机打劫啊,你给我一粒米,我还得回报你千亩麦田么?”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给你一滴水,你要回报一片河流,换个说法,我给你一粒米,你回报我千亩麦田,再换个说法,我请你吃烤鸭,你回报我九龙图,这不正是应了圣人的意思么?且,我可以请你吃烤鸭吃到你腻为止呢。”

“你,你怎么……”

“我什么我?我并不是很稀罕那藏宝图,我需要它作为一个筹码,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厚着脸皮跟你开口,这样吧,你借我总成吧?迟早还你。”

“颜姑娘,恕贫僧直言,你这要求有些厚颜无耻啊。”

“本仙女若是不无耻,云泪也不会落在我手掌心里。”

“你……”

“你不答应,我就告诉你云泪你占我便宜。”

“我还告诉云泪你算计我呢!”

“那你去说啊!看他信你还是信我?你去告状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