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凤云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无心眼角剧烈一抽。

“颜姑娘,贫僧也没惹你,你为何要这样待我?”

“我怎么待你了?大师你这话说的,这般哀怨,好似我非礼了你似的。”颜天真慢条斯理地说着,低头将杯中茶饮尽,手指轻晃着茶杯把玩,“花大师是否觉得,我与云泪相识的时间太短,你与他较为熟悉,故而,他一定就信你的话?”

“颜姑娘是否认为云泪一定会偏向你?”花无心道,“以贫僧对云泪的了解,他绝不会被美色冲昏头脑,纵然你是云泪他相好,他也不会因为你而失去了判断对错的能力。”

“兄弟之间尚且会为了女人而争风吃醋,更何况是友人。”颜天真悠然道,“花大师觉得云泪明事理?那好,打个赌如何,你去向云泪控诉我厚颜无耻的行为,看他向着谁,若是向着你,你就当我今日没提过九龙图这事儿,但若是向着我,你就……”

花无心本以为颜天真要说,赌输了便要交出九龙图,才想着要如何回绝这个赌约,颜天真却道:“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你可以选择给我出一道难题,或者跟我交换什么条件,这么一来,也能让你心里舒坦点,否则,我真成了打劫的了,花大师意下如何?若是连这样你都不敢赌,那你真是……太无能了。”

花无心闻言,挑眉,“赌。”

他面上笑得云淡风轻,心中却在腹诽颜天真的狡猾。

颜天真提议的这个赌约,他还是占了上风了,就算云泪向着她,他自个儿也可以为难她一下。

这是一个让人不得不接的赌局。

她都把赌局谦让到这个份上,再回绝,那就真的如她所言:他太无能了。

好在他是有信心的,对于颜天真,他已经颇为防备了。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不许耍赖。”颜天真说着,起了身,“花大师,告辞了。”

“等会儿,颜姑娘,贫僧的烤鸭……”

“在赌局上我都这么谦让你了,还有义务再请你吃一只烤鸭么?恕我直言,花大师,你这要求有些厚颜无耻啊。”

花无心懵。

他……厚颜无耻?

哪里比得上她!

颜天真轻笑一声,不再理会,遮回了面纱,转身迈出了步子。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颜天真一路哼着曲,除了雅间,留下身后的花无心,磨了磨牙。

这女子,属狐狸的吧……

颜天真走了,花无心便也不再坐着,起身下楼结账,离开了酒楼。

他要去城东梅园。

……

“玲珑,烧鸡、白切鸡、黄焖鸡、水煮鸡、清炖鸡,你要先吃哪个?”

“你身体才康复,义父说了,你每天只能吃五只鸡,给你开的药,不允许你吃太多油腻。”

紫藤花架打造的长椅上,一名白衣少年曲腿坐着,腿边摆放着五盘不同做法的——鸡。

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清俊白嫩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笑意,他右腿曲着搭在长椅上,左腿自然垂落,笑看脚边趴着的那只庞然大物。

一只通身雪白的虎。

白虎瞪着琥珀色的眸,直勾勾地望着长椅上摆着的五盘鸡。

少年拎了一只黄焖鸡,拎到了白虎的嘴边,白虎张口咬下那一整只鸡。

“慢点吃。”少年低笑一声,转过头,目光投向身后不远处的梅树之下。

那儿摆着一张藤椅,藤椅之上,身着海蓝色锦衣的男子以手肘倚在藤椅把手上,手掌半握支着额头,似是在闭目养神,神态慵懒。

那男子的面容好看得不像个人,精美细腻的五官浑然天成,从眉到唇都仿佛最出色的画师精心勾勒,清风微扬,拂过那人的衣袖轻轻摇曳着,有细碎的阳光透过层叠的花叶散落在他白皙如玉的脸庞上,流转出一片柔和的璀璨。

忽的,空气里的风势猛了些,从枝干上卷落了几片梅花花瓣,有一片正落在他的鼻梁上,轻轻从鼻尖滑落。

他的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

桃花美目里,带着初醒的慵懒。

“伶俐,什么时辰了?”他开口,声线清润如风。

不远处的少年道:“快午时了,义父要不要用午膳?”

凤云渺闻言,悠悠道:“也好,多备一副碗筷,客人来了呢。”

凤伶俐听闻此话,微怔,转过头,便看见七八丈之外,一道挺拔的身影缓缓走来,日光照耀着那人明晃晃的光头,颇为醒目。

凤伶俐等那人走近了,便起了身问候。

“花大师前来,有何贵干?”

“伶俐啊,我找你义父有要事。”

花无心话音才落,迎面传来一声虎啸。

花无心干笑一声,“玲珑怎么还是这么凶?好歹我也是给它送过药的。”

“玲珑性格本就如此暴躁,大师不必介怀,义父就在后面,我去给你们端饭菜来。”

“有劳伶俐。”花无心眼见着凤伶俐走开了,走向前头的梅花树下,抬眼接触到藤椅上那人的面容,挑眉道,“嚯,总算恢复你本来面目了,我方才来时还在想,不会又对着一张丑脸吧,对了,你的声音可是恢复了?”

凤云渺淡淡‘嗯’了一声。

“真的恢复了?挺好。”花无心笑道,“颜天真还不知你的身份,你打算何时告诉她,她所认识的丑男云泪,是南旭太子云渺?”

“很快。”凤云渺漫不经心道,“我已修书回国,点了几名使臣过来,让人扮作我坐在马车内,浩浩荡荡地前来北昱国,打着结盟旗号来的,等队伍到了,宁子初自然要派人迎我进宫,队伍到达只需两日就好,这两日,还得帮玲珑的伤口拆线换药。”

“你对颜天真,有多喜欢?”

“关你何事。”

“云渺,接下来我要跟你说件正经事。”花无心说到这儿,面容一本正经,“她厚颜无耻地算计我,威胁我,你素来明事理,她是你的人,我自然不动,你好好管教管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