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义父,我知错了/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芳心暗许?”凤云渺开口,语气有些幽凉,“是么?”

凤伶俐敏锐地察觉到他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一时怔住,开口的声音有些没底气,“应……应该是吧。”

不知为何,与凤云渺对视,竟让他没有信心笃定地回答。

凤伶俐蓦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莫非义父与那神仙姐姐有什么瓜葛。

想到这儿,凤伶俐连忙改口,“不是不是,我不过是随口一说,说笑的,说笑的。”

凤云渺唇角的笑意依旧冷冽,“这种玩笑开一次就够了,再有下回,罚你一整年说不上话。”

凤伶俐头皮一麻,下意识道:“义父与那女子……”

“那是你义母。”凤云渺一句话,吓得凤伶俐往边上一挪,挪得远了些。

“义父,我知错了!”

“原来你们说的是颜天真。”花无心听着二人的谈话,几乎是一瞬间就猜到了他们口中的那女子是谁。

“我并不知那姐姐就是你们说的颜姑娘啊。”凤伶俐低下头啃着栗子,嘀咕道,“我本无意冒犯……”

“行了行了,说笑而已,何必当真。”花无心连忙打圆场,“云渺你也真是的,伶俐年少,口没遮拦……”

凤云渺不紧不慢地打断,“我年少的时候,不曾这般口没遮拦。”

年少,不能作为乱说话的理由。

花无心道:“你自然与一般少年不同,俗话说,童言无忌……”

凤云渺反驳,“十五岁还算儿童?童言无忌通常指十岁以下。”

花无心继续为凤伶俐找理由,“不知者无罪!”

凤云渺斜睨他一眼,“我何时说了他有罪?再有,我们父子二人的事,何须你来多话。”

“你就比伶俐大七岁,还让他管你叫爹,你这分明占人家便宜!”

“我对他有养育之恩,他一身本领也是我传授,不做他爹也得做他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到头来,意思不也一个样?”

花无心:“……”

他根本说不过凤云渺。

凤伶俐在一旁苦笑,“义父,我知错了,你莫和花大师吵了,此事本就是伶俐犯错,伶俐再也不敢犯!”

凤云渺淡淡‘嗯’了一声。

花无心在一旁磨了磨牙。

这伶俐……怂。

……

这一头三人的口角才平息,另一边,颜天真已经带着两名宫人买好了糖人离开。

颜天真想吃糖人来着,戴着面纱又怕把糖黏上去,便想摘了面纱吃糖人。

“颜姑娘,陛下吩咐你在宫外是不可摘下面纱的。”身后的喜鹊察觉到她的意图,提醒着。

颜天真道:“我吃完糖人就戴回去。”

喜鹊道:“颜姑娘,别让奴婢为难了,皇命不可违啊。”

杜鹃附和着,“是呢,颜姑娘的相貌太张扬,陛下不让您抛头露面,也是为了您好,颜姑娘,糖人等会儿咱们回马车上再吃吧,现在就吃栗子吧,栗子不会沾到面纱上的。”

颜天真:“……”

真是烦人。

她心中烦躁,面上却也不表现出来,省得这两个丫头回去跟宁子初说她在外抛头露面,宁子初回头又来数落她。

她如今对宁子初,不是畏惧,而是……烦。

因此,能不交流就不交流。

颜天真不再与身后的二人搭话,而是默不作声地从手中的袋子里掏出了栗子,拿到面纱底下吃。

正走着,蓦然间耳畔响起一道破空之声,像是有什么利器划破了气流,以迅雷之势朝着她而来。

声音是从右边传来的。

颜天真目光一凛,本能地后退一步闪避了开!

余光瞥见了那玩意,是一枚三角镖。

三角镖……

颜天真蓦然想起,当初在仙乐宫内被行刺的一夜,刺客所用的暗器,也是三角镖。

在宫中看她不顺眼的妃嫔太多,但,这样一而再再而三要她性命的,会是何人?

颜天真这些想法在脑海中也不过是一瞬之间,那枚三角镖正要与她擦肩而过,蓦然,又瞥见银光一闪,似是一把利剑袭来,颜天真本以为又是哪个刺客来找麻烦,却没想到,那把利剑的目标不是她,而是——那一枚三角镖。

‘叮’

利剑挑开了三角镖,发出一声脆响。

三角镖一个回旋,钉在了街道边的一棵榕树上。

颜天真原本就躲开了那三角镖,没料到会有人路见不平来挑开,虽然只是多此一举,但也得道谢不是?

人家是觉得她这弱女子躲不开,好心上来帮一把。

想到这儿,颜天真抬眼,望向对面那人,“多谢这位……”

未说完的话,在看见来人的面孔时顿了一顿。

只停顿了一瞬,她又继续道:“这位姑娘身手真好。”

对面那位的确是个姑娘,不过,第一眼她竟真没能分出男女。

一来,这姑娘穿着一身简洁利落的玄色衣袍,是男女皆宜的一种服饰。

二来……

这姑娘的相貌,也忒雌雄莫辩了。

有些冷厉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枫叶般的薄唇,再加上那冷酷的神情。

配上这么一身不男不女的衣服。

要不是看见她没有喉结,且有点儿胸,还真不知是男是女。

一个容颜有些帅气的女子。

对面那女子开口,语气倒是挺和善,“客气了。”

颜天真道:“还未请教这位女侠的姓名。”

对面那人道:“梅无枝。”

颜天真淡淡一笑,“这名字可真是好听。”

------题外话------

~

记性好的宝宝们,应该对新人物有印象。

推个文。

静沫人生《鬼王宠妃之嫡女归来》

这是一个在腹黑王爷的宠爱下,美女杀手持续查凶,持续虐渣的故事。大大大的宠。

某女怀有身孕,捡了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提问某男。

“夫君,你希望我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某男脱口而出,“女孩。”

“为什么?”

“像你。”

某女兴奋激动之际,却没想到某男补了一句,“如果是男孩,我担心他长大了以后,也要像老子一样油嘴滑舌才能把媳妇儿骗到手!”

某女淡定自然地抬了抬眼睑,“这么说,老娘是你骗到手的哦?”

某男摇头,“不。”

“所以?”

“夫人是心甘情愿被为夫骗的。”某男快速地奔到房顶上,嘚瑟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