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她心里爽了就行/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幸,终究确认了那是个女子。

“依贫僧看,你们二人就是疑心太重,太能猜忌了。”花无心道,“哪来那么多的怪胎?人家姑娘只不过相貌生得有几分爷们的俊俏,就被你们猜疑是男子装扮,把人家想得那般猥琐,北昱国当今天子宁子初,相貌有些阴柔,秀气得像个女娃,难不成还是个女扮男装的皇帝?”

“你觉得这世道怪人少?”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眼下就有一个,近在眼前。”

花无心闻言,怔了一瞬,“你说我?”

“难道不是?被人誉为高僧,杀戒荤戒色戒,哪一戒你守得住?”

“撇开这些戒律,贫僧哪里不正常?”

凤云渺转身,迈出了脚步,“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花无心磨牙,“没你怪胎!”

……

颜天真回到宫中之后,便说要休息,将身侧的宫女们打发走了。

躺在榻上,她其实并无睡意。

伸手抚着脖子上那串云泪送给她的吊坠,目光中浮现些许追忆。

跟他在一起也不过短短十几日,虽然不曾和他语言交流过,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却是记得清晰。

犹记得他走的前一夜,还提议让她跟着他一同走。看他胸有成竹毫无畏惧的模样,很显然是不忌惮小皇帝。

他是个有身份的人,但她猜不到是何种身份。

皇亲国戚?

通常皇室子弟基因优良,想必是生不出那样歪瓜裂枣的相貌……

但,话也不能说得太绝对,只是可能性不太大而已。

临别那一刻总算听他说了两句话。

一句是:等我。

一句是:下次与你解释。

这丑男……还真吊人胃口。

这才走多久,就开始想念他了。

他说了,会再来找她,那么她就信他,等一等他,且……必须要一个解释。

左右无事,颜天真翻了个身,想要小眯一会儿,却听得殿外响起了脚步声。

颜天真心道一句:又有事了,看来眯不了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喜鹊的声音传入耳膜,“颜姑娘,陛下看你来了。”

颜天真心下觉得烦躁,却还是慢悠悠地起了身,出去迎接。

见到宁子初的那一刻,她的神色毫无波澜,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

“天真,以后朕来仙乐宫看你,就不用行这些虚礼了。”宁子初如此道了一句,行至殿内的椅子上坐下,身后跟着的宫人也鱼贯而入,将手中遮盖着红绸的托盘全摆上了桌。

颜天真并不关注那些东西,走上前悠悠道:“陛下此番来我这儿,可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宁子初并未直接回答,只是道:“坐罢,无需站着,朕让人带了些你爱吃的水果来。”

颜天真瞥了一眼那些遮盖着红绸布的托盘。

看这架势,都是异国贡品。

也是,他向来出手大方,多么珍贵的东西,都是随手打赏。

“谢陛下。”颜天真不紧不慢道,“陛下来此,仅仅是为了赏赐我?就没什么别的事儿要吩咐么?”

宁子初望着颜天真,“你心中是否还对朕有所怨恨?”

从前刚与她相识那会儿,她不是如此疏离客套的。

她总是嬉皮笑脸,俏皮得很,哪怕那些神态都只是她刻意摆出来的,也好过此刻这样不温不火的。

他现在忽然便是有了一种感觉。

他虽然能留住她的人,她那颗心,却似乎与他愈来愈远了。

或者她只是还没消气?等她气消了,他们依旧能像曾经那样无话不谈。

“陛下说的哪里话,天真怎会对您有所怨恨。”颜天真说着,瞥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托盘,顺手掀开了盖着的那块红绸布。

果然……是她喜欢吃的那种荔枝。

颜色鲜红圆润大颗,贡品与凡品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大小和色泽,入口的口感更是大不相同。

颜天真随手摘了一颗,正要剥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望向宁子初,“陛下,今日送来的这些水果,没问题吧?”

她此话一出,宁子初怔了一瞬间,反应过来,理解出她话里的意思,脸色顿时难看,“能有什么问题……”

她这是在讥讽他,上次给她吃的荔枝里下了料么。

而颜天真面上一派无辜,又补充了一句,“是原汁原味的吧?没有下什么东西……”

“没有!”宁子初脸色有些黑沉。

“陛下,勿动怒。”颜天真淡淡一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你……”宁子初显然有些恼了。

颜天真似乎没察觉到自己说的话有失轻重,只淡淡道:“我不过是说出心中所想,陛下还要怪我坦诚么?若是要罚我,那我以后心里憋屈也不敢说了呢,像娘娘们一样在您面前小心翼翼诚惶诚恐,随时担忧自个儿说错一句话就身首异处,这样的日子,哎哟,活着好没意思。”

宁子初:“……”

颜天真不再言语,慢条斯理地吃荔枝。

小皇帝心中想必恼了,却还不罚她。

果然,这种程度的不敬,还没能触碰到他的底线。

这以后心里不爽了,随时冲他发泄,冷嘲热讽,管他什么心情,她心里爽了就行。

宁子初静坐了片刻,稍微平复了被颜天真激起波澜的心湖,再次开口,又是十分平静,“南旭国使臣要来了。”

“又来一国?”颜天真挑眉,“香泽国的快走了吧?戎国的还没滚蛋,南旭的又来了一波,宫中近一月,可真是不平静。”

颜天真面上漫不经心,心中却有些波澜。

南旭国……

云泪正是南旭国人。

因此,从小皇帝口中听到南旭国这三字,还是有一点儿亲切感的。

“再过半月,就是五月十五了。”宁子初的声线传入耳中,“你可曾听说过,南旭、北昱、东陵、西宁这四国,每年都有一场交流会,源于四国的历史,据说四国祖先本是一家人,之后代代传下来,便分成了四国,那一丁点儿血脉关系也早断了,四国之间倒是没有多好,但从不互相侵犯,且,每过五年都要举办一场交流会,距离上一次交流会已过五年,五年前,定在南旭,今年,交流会定在我们北昱。”

颜天真问道:“四国交流会,都有些什么内容呢?”

“说是交流会,不过就是才艺上的比拼罢了。”宁子初悠悠道,“这四国交流会也不复杂,比两样本领罢了,内容有二,一是诗词书画,二就是歌舞了,每一回交流会,会有四大魁首,分别是:诗圣、神笔、舞王、音仙。”

颜天真微一挑眉,“有什么奖励么?”

“自然有。”宁子初道,“看四大魁首属于哪一国了,若是一国一个,那么扯平,若是一国就占两三个,其余三国分别奉上千万两白银,牛羊千只,绸缎千匹。若是两国胜利,奖励自然对半,总之,今年我们北昱国必定要胜,有你在,朕放心。”

颜天真呵呵一笑,“人外有人。”

“五年前的获胜者是南旭国,诗圣是秦断玉,神笔是凤云渺,一国出了两名魁首,至于舞王与音仙朕倒是没什么印象了,年龄似乎有二十好几,今年多半三十了。”宁子初淡淡道,“三十岁的老女人,再出马也比不过你这花样年华的姑娘。不过秦断玉和凤云渺五年前就年少,今年也不过二十出头,风采只会更胜当年,这两人……不太好对付。”

“我十七八又如何,说不定太青涩了呢,三十多岁的姐姐没准依然风韵犹存,我这种青涩花骨朵儿,未必能胜绽放的大红花儿。”颜天真低头吃了一口荔枝,悠然开口,“陛下,以后莫要说什么三十老女人这种话了。韶华易逝,红颜易老,繁华落尽,平淡归真。人都会老,你我皆凡人,总逃不过岁月,言语间还是不要对年长者有所不敬。”

------题外话------

==

天真:我总是在传播一些三观正的正能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