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赐我美男千百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的语气看似随意,神态却颇为认真。

在她看来,一个人魅力如何,可不能取决于年岁。

虽然年轻姑娘比中年妇人外表看起来赏心悦目一些,但论内涵……可就不一定了呢。

宁子初自然是没料到颜天真会这样接话。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繁华落尽,平淡归真……

她年纪轻轻,竟能有此番感悟。

她容颜绝色,却并不因此狂妄自负。

宁子初望向颜天真,目光中不禁又多了一丝赞赏。

颜天真自然是不知自己一番好话又无意中博得帝王好感,只继续低着头剥荔枝,慢条斯理道:“听陛下的意思,这四国交流会其实就是四国君主的一场豪赌,若是一国赢三国,那便是赢了三千万两银,三千牛羊,三千匹绸缎。”

这奖励着实丰厚到能堆积成山。

这年头好的丝绸贵得要命,他们这些国君拿来做赌注的丝绸,必定都是上等品,才敢拿得出手。

且,胜的那一国,赢到的可不只是物资,关键还是名声与面子。

国君们最看重的大抵就是脸面,其次才是物资吧。

“不错,可以说是一场豪赌。”宁子初道,“魁首的名额有四人,因此,每一位国君只能派出四人,四国总共十六人,每国的四人想参与哪一样比试都随意,想全参与了也行,但不建议这么做,只因十六人个个都是能人,因此,国君们只会建议这些人才挑一两样尤为擅长的去比试,不要费精力在其他地方。女子去比诗词书画的倒是有,男子通常不会参与比舞。”

“有理,能赢得一个魁首的名额已经很是艰难,哪能想着多比几场呢。”颜天真悠悠道,“这书画我是懒得参与了,至于歌舞,自当尽力,敢问陛下,我若是能夺得一个魁首的名额,有什么奖赏呢?”

宁子初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天真想要什么奖赏呢?除了解药,其他条件你大可开口。”

颜天真呵呵一笑,“一个魁首都换不来解药,那我又有什么必要去努力争取呢。”

“天真,你不要任性了可好?”宁子初眉头轻拧,“朕只是想将你留在身边而已,关于解药,每个月底都会给你服用一次,准不会让你毒发,这一点朕可以跟你保证。”

“若是我一定要一劳永逸的解药呢?我要那种吃一趟就永不发作的,而不是要一年吃个十二趟。”

“朕不能答应你。”

“那我放弃参与交流会,就让我在仙乐宫内好好睡着,你们外面比得天昏地暗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天真,你以为你这么说,朕就拿你没办法了?”对于颜天真的话,宁子初竟没有发怒,而是站起了身,走到她身前。

颜天真抬眸,被他高挑的身影所笼罩,目光毫无畏惧。

她笃定,宁子初舍不得杀她。

“天真,你最喜欢自由了。”宁子初开口,语气漫不经心,却携着丝丝阴凉,“若是你不愿意参与,也成,依你说的,你就在这仙乐宫内睡着,睡哪儿呢?朕让人给你打造一个华丽的金笼,有床榻那么大,够你睡的了。”

颜天真眸底迅速掠过一丝寒光,努力维持着镇定,控制着自个儿的手不再挥出一巴掌。

他能原谅她上次抽他耳光,是因为他的确理亏,又或许他心中有一丁点儿内疚。

这一次,若是再抽,只怕得挨罚。

不能抽。

草他大爷。

不参与,直接把她锁笼子里,成为名副其实的金丝雀?

“朕约束了你的自由,你心中有怨,朕也明白,不指望你这么快就消了火气,你想要什么,朕给你不就成了么?但是你不能走,也不能犟着脾气不去参与交流会,事关我北昱国的颜面,天真你怎可如此任性?你若一定要这样惹恼朕,朕只好在你身上多加一道枷锁了。”

第一道枷锁,是那一日下了毒的荔枝。

第二道枷锁,是为她打造的华丽金笼。

颜天真垂下了眼。

若是被下了毒又被关进笼子里,那活得还真是没什么意义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想到这儿,颜天真当即轻笑一声,嗔了一句,“人家跟陛下开玩笑的呢,是陛下自个儿先惹人家生气的,还不允许人家耍耍小性子么,哼。”

宁子初见她瞬间就变了脸,不由得眼角有些抽。

惊讶之余,又有些恶寒。

她还真是……很懂得权衡利弊。

变个脸当真只是眨眼的事儿。

不过,她很识趣。

“那就好好比。”宁子初轻描淡写道,“要什么奖赏想好了,有些明知道朕不会答应的就不用提了。”

颜天真道:“行,不要解药了,赐我美男千百人就成。”

宁子初眉头一拧,“做什么?”

颜天真道:“男宠,伺候我。”

“胡言乱语!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千百人太多了是吧?也对,是夸张了点儿,那就十个。”

“别说笑了。”

“五个。”

“住口。”

“一个,不能再少了!”颜天真一本正经道,“你束缚我的自由,又让我做事,还不得给我点儿好处?你身边那些高手暗卫,你一高兴是否就会赐金银美女?肯定会,凭什么你可以赐他们美女,就不能赐我个美男?莫非我能耐比他们差了?莫非我立的功劳少了?难道我得孤独地老死宫中,连个伴儿都不能有?你赐个给我,我照样不跑,照样给你办事,有何不妥?”

宁子初面无表情,“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怎么这么难伺候!”颜天真磨牙,“逼急了,我寻短见去。”

宁子初目光霍然一冷,紧盯着她的面孔,“天真,不要再惹怒朕了,你忘了自己也是朕后宫一员?赐你男宠,朕的脸面往哪儿搁?”

颜天真莞尔一笑,“你偷偷赐给我啊,人家保证不说出去,不让外面的人知道,也就不损您的威望了。”

“此事休得再提!”宁子初神色愈发阴沉,“你如今为何变得如此不可理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