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陛下,摔疼了么?/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我何曾变得不可理喻?我一直就是这么作的。”颜天真翘起二郎腿,悠悠道,“天真常听人夸起我,集美貌才华智慧仙姿于一身,堪称花瓶中的极品,美女中的仙女,若是我再善解人意,那不就太完美了么?人无完人啊,总会有缺陷的,你从前也很包容我,如今却对我意见诸多,是你变了,而不是我变了。”

“你!”宁子初心中才平息不久的怒意又被颜天真激起,总想着做点什么堵住她的嘴。

抽她一耳光?

看她那容颜,却是下不去手。

照头一棍子?

似乎会很疼,她醒来又要嚷嚷。

那就……

眼不见为净!

想到这儿,宁子初冷哼一声,甩袖离开,不再与颜天真交流。

颜天真见他忽然就走了,想也知道是被自己气走的。

他现在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他不懂感情,有的只是占有欲。放不下,舍不得,却又总是做些令她反感的事儿。

她不顺从,就打造一个金笼子禁锢她?亏他想得出来。

颜天真望着宁子初的身影要踏出寝殿,冷笑一声,“什么玩意儿,最好被门槛绊一跤,跌你个狗吃屎。”

她这般嘀咕着,几丈之外的宁子初自然是听不见的。

宁子初此刻心中依旧气愤难平,只觉得今儿在颜天真这受的气够多了,他堂堂帝王,怎会拿一个人如此无可奈何。

越想心中越窝火,竟没能注意看脚下的路,连要跨门槛都未察觉,直到感觉脚下踢到一个阻碍物,反应过来已是太迟,一个趔趄就往前栽倒!

“陛下当心!”几乎是同一时,殿外的宫人惊呼一声。

殿内的颜天真闻声,抬头。

宁子初竟真的被门槛绊了一跤!

宫人虽然出声提醒了,却显然起不了什么作用,宁子初依旧是没能维持住身形,只因跌倒的那一刻猝不及防,收不住了。

好在,宁子初并未跌个狗啃泥。

落地的那一刻,他迅速出手,以掌心撑向地面,支撑住整个躯体,手腕稍一使劲,便顶住了,而后迅速起身。

整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

“陛下,您没事儿吧?”

“陛下,摔疼了么?要不要奴才去请个太医……”

“滚!”宁子初怒斥一声,头也不回地迅速走开。

寝殿内,颜天真笑得欢快。

老天爷真是太给面子,见不惯她被宁子初胁迫,便让他这天子之尊被门槛绊了一绊,略施惩戒么?

可惜了,依旧没有摔得太难看。

但也够她乐的了。

瞧他那气急败坏落荒而逃的模样,他那么爱脸面的人,想必还得郁闷上一阵子。

……

宁子初离开仙乐宫后,心情的确很是不畅快,连带脚下的步伐也急躁了些。

“皇兄。”身后蓦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宁子初闻声,转过头,走来的人正是宁子怡。

“皇兄似是心情不好?”宁子怡走到宁子初身前,道,“是怎么了呢。”

宁子初并无耐心回答她的问题,只冷冷地道了一句:“无事不要烦朕。”

“有有有。”宁子怡连忙笑道,“皇兄,南旭国的人这两日就要到了呢,按照以往的规矩,每回有异国的人来,皇兄您都让天真去献舞,令异国客人们大开眼界,赞不绝口,这一回,能不能不让她出面呢?”

宁子初面无表情,“你想说什么。”

“妹妹我的心思,想必皇兄您是心知肚明的。”宁子怡莞尔一笑,“南旭太子要来,妹妹我想趁此机会表现一番,争取得到他的青睐,皇兄你想,若是天真出现了,只怕要抢妹妹我的风头,我此次来仙乐宫,就是想让她教我一支舞,南旭国的人一来,皇兄必定是要设宴的,这一次的献舞,就让妹妹我出马吧,皇兄意下如何?让天真休息休息,为十五那天的四国交流会做准备。”

宁子初闻言,略一思索,道:“准了。”

“谢皇兄!”宁子怡笑道,“妹妹不会让皇兄失望的。”

宁子初不再回复,转身离开。

宁子怡带着婢女,转身进了仙乐宫。

到了颜天真所在的寝殿之内,颜天真正坐着剥荔枝吃,宁子怡见此,笑道:“天真姐,先别吃了,荔枝放一放也坏不了,我这儿有更急的事呢。”

颜天真见宁子怡来了,自然是起身问候。

“见过公主。”

“诶,这些虚礼就免了。”宁子怡走上前,挽上颜天真的胳膊朝外走,“天真姐,你这次可得帮我啊,你那么会跳舞,有没有那种好看又不难学的?最好能保证我在两日之内学得会,本公主也是有底子的,你看着教我一支好学的。”

颜天真闻言,有些好奇了,“两日之内就要学会,公主为何这么急?”

“四国交流会每国只有四个名额,今年我们北昱国的四个名额分别落在你、皇叔、史家公子、以及妙衣坊老板娘云霓秋四人头上,你们自然是辛苦一些,皇兄体恤你,这两日南旭国的来使会到宫里,就不用你再出面表演了。”宁子怡笑道,“故而,你教我一支舞蹈,由我出面就成,公主献舞,显然是对他们表示极大的欢迎,希望你能令我出彩一些。”

颜天真闻言,道:“原来如此。上次公主说喜欢水袖舞,可水袖速成不了,两日的时间,练甩袖都不够的。”

宁子怡撇了撇嘴,“这么难?”

“抖袖、掷袖、挥袖、拂袖、抛袖、扬袖、荡袖、叠袖、绕袖、折袖、挑袖、翻袖、你懂这些动作怎么练么?这还只是基础,甩、掸、拨、勾、挑、抖、打、扬、撑、冲,全都要力度,点翻,卧鱼,随便一样,都能练到让人叫苦不迭,台上一刻钟,台下十年功,公主,你若不信,那我也是没辙了。”颜天真的神色一本正经。

真正的舞者,谁不是花了数年功夫,无论是掌声还是喝彩,都是对汗水的回馈。

这些皇室的金枝玉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倒是都没落下,其他才艺就显得水平一般,真正能舞动乾坤的,没几人。

至少在她眼里是这样。

宁子怡,在舞艺方面,根基尚可,天赋一般,若是想要舞出点花样来,少说还得练个十年。

说到天赋,她如今这个躯体柔软度当真是极好的,无论想完成什么样的动作都能达到契合,并无一点儿吃力,可见原主一定基本功过硬,妙极妙极。

要是重生在一副毫无基本功的躯体内,那才是无奈,身体柔韧性都得从头练起。

对于她这个舞者而言,一副柔软又灵活的躯体四肢,太重要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公主自然信你。”宁子怡撇了撇嘴,“那依你看,练什么舞好呢?”

“我不太建议您练新的,两日的时间,舞到熟练可不容易。”颜天真挑眉道,“公主是有基础功底的,不如拿出一支您自个儿最熟练的……”

“那未免也太缺乏新意了,本公主自己都跳烦了,宫中女眷的舞姿都千篇一律,看上去差不多,比不上你的特殊。”

“公主,您急什么呀,我还没说完呢。”颜天真轻笑一声,“您跳给我看看,让我稍作改良,宫中女眷舞姿的确无聊,看着想打瞌睡,太温吞,看多了就没耐心了,因此,节奏上一定要稍快一些,能显得灵活点儿,再配点儿什么道具,对了,扇子!随着舞姿的节奏,利落地抖开扇子,多玩几种花样,准有新意。”

“这主意不错。”宁子怡目光一亮,“你果然不会让本公主失望,若是本公主能因此得偿所愿,天真姐,我一定给你准备一份厚礼。”

“公主难道不是为了单纯博出彩的?”颜天真笑道,“我还以为,公主只是想表现一番,让异国的客人们称赞,为北昱国皇室争一分颜面。”

还以为她只是想单纯装个逼。原来,有其他目的?

她这么想表现,莫非是为了博得谁的注意?

颜天真正如此想着,宁子怡的声线传入耳膜,“本公主一向就不是个太张扬的人,这一次,之所以如此想出彩,是想博得一人的关注。”

颜天真闻言,道了句客套话,“果然是这样,那就祝您得偿所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