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风采更胜当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并没有兴趣知道宁子怡是想博得谁的关注,编舞对她而言是十分简单的事儿,举手之劳,她自然是不会拒绝宁子怡的请求。

毕竟宁子怡是这宫里为数不多的‘友人’之一。

虽然这朋友也就只是做个样子,表面功夫,但总好过暗处的某些豺狼虎豹。

“公主,现在就将你最擅长的一支舞跳给我看罢。”颜天真浅笑道,“看过之后,我给你指点指点。”

宁子怡欢喜道:“好。”

言罢,便行至空旷的场地边上,素手轻抬,缓缓起舞。

颜天真坐在藤椅之上,欣赏。

看了片刻,她伸手摩痧着自己的下巴。

唔,确实没什么特色。

不过,改良一番,应该可登大雅之堂。

……

两日的时间一晃眼而过。

这一日,五月十三。

未时,南旭国仪仗队浩浩荡荡入了皇城,由静王宁晏之出城相迎,迎进了北昱皇宫。

南旭国众人入了宫,住进了听风阁。

宫中一片哗然。四处可见三五宫人扎堆,议论的几乎都是同一件事儿。

“南旭的太子殿下,风采当真赛过断玉公子。”

“南旭坊间传闻,太子云渺是第一美男,断玉公子乃是第三。”

“那么第二呢?”

“就是太子殿下身后跟着的那位少年,是他收的义子,南旭国有名的少年将军,曾在万千敌军中取上将首级,一战成名,年方十五,立下的战功已不少,全记在南旭史籍上。别看他那么嫩,但凡是与南旭打过的,还真没几个不知道他的。这般出彩的少年,加上相貌俊俏,能不受帝都少女的喜爱么?”

“原来如此,看着倒真是无害啊。”

“这少年可不太好惹,据说,看着没什么脾气,脾气一上来,一拳头能打得人脑浆迸裂,可不能轻易招惹啊。他凡事以太子殿下马首是瞻。”

“真是表里不一呐……”

众人正议论得起劲,蓦然听见一道清凉的女子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都扎在一堆作甚?你们今日都这么闲么!”

宫人们一听这话,纷纷转头,见到来人,惶恐问安。

“参见怡长公主!”

宁子怡今日又去了仙乐宫,总算是将颜天真为她改良的那支舞练熟了,满心欢喜地出了仙乐宫,却瞥见不远处树下宫人扎堆,只以为宫人们又凑在一起议论谁。

走得近些了,听他们言语中似乎提到了南旭,七嘴八舌的也没太听清都讲了些什么,依稀就听见他们在议论一个少年。

“你们是否又在嚼舌根?南旭来的客人都敢妄议?”宁子怡淡淡道。

“长公主恕罪,奴才们没有乱嚼舌头,只是仰慕一下南旭太子的风采罢了。”

“是呢是呢,南旭使臣团们才住进了听风阁,奴才们有幸见到太子殿下……”

“南旭国的来使们都到了?”宁子怡听着宫人们的话,目光中浮现一丝欣喜,“已经入住了听风阁?”

“是。”

宁子怡当即转身迈开了步子。

作为北昱的公主,前去问候一下客人也是合情合理的,此去,必能见到心心念念的人。

然而,她才迈出了几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顿住了脚步。

颜天真曾说过:想吸引一个人的目光,万不可太过主动太过刻意,最好一出现便惊艳对方的目光,若是初见太过平淡无奇,就少了眼缘,只能靠往后的努力。

若是乍一见便惊艳了目光,一眼便定下了缘分,之后的路,就更好走了。

想到这儿,宁子怡便又忍住了冲动,转身,往自己寝宫走去。

不急于一时。

正如颜天真所言,眼缘很重要。

若是第一眼就能定下的缘分,又何必太过急切呢,还是等今夜的宫宴吧。

宁子怡此刻显然忽略了,颜天真每每说起一些‘哲理’,后面总会再接一句:话也不能说得太绝对,毕竟人人情况有所不同,我只不过分享个人经验,仅供参考,切莫认死理。

……

夜凉如水。华阳殿内,灯火通明。

今日这一场夜宴,汇聚四国之人,北昱、南旭、香泽、戎国,数年来,少见多国皇室成员齐聚的景象。

戎国与香泽国虽无法参与交流会,但留下来看个热闹自然还是乐意的。

历来,东陵西宁北昱南旭的四国交流会上,皆会有异国人慕名而来,看看热闹,饱饱眼福。

此刻夜宴尚未开始,大殿之内,四座宾客还未聚齐。

宁子初身为东道主,来得也不算早,才到了首座之上落座,就听得有宫人上来禀报,“陛下,南旭太子已到。”

宁子初闻言,抬眸望向殿外。

一道海蓝色身影正踏入殿内,身后还跟着三五人。

宁子初的目光落在领头那蓝衣男子身上,瞳孔中闪过一丝清凉。

凤云渺。

四国交流会上的一大劲敌,五年前便夺下一个魁首,时隔五年,风采更胜当年。

那年凤云渺十七,他十二,还未继帝位,远远地便看见凤云渺提笔挥墨,那时的凤云渺不过是个少年,举手投足之间的仪态气度却非寻常皇室子弟可比拟,一张玉面俊美而未脱去稚嫩,可眉眼间的神态却不见半分青涩,一笔一画行云流水,唇角抿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那么胸有成竹,在那样严肃的场合,云淡风轻,毫无紧迫感。

那时,他就知道,五年后的凤云渺,能耐只会更大,依然会是交流会上令人倍感压力的强劲对手。

书画方面,北昱是注定占不了什么优势了。

幸好,他还有颜天真。

宁子初此刻打量着凤云渺,眸光中掩藏着不友善,而其他人却是不如宁子初想得那么多,只是纯粹欣赏南旭太子的容颜仪态。

在场有几名女眷,从凤云渺一出现开始目光就不曾离开过他,初见便满目惊艳,有些甚至是狂热的。

那一袭海蓝色锦衣,随着他的走动,衣袖轻拂,他的步履轻缓而漫不经心,正如他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淡漠又慵懒。

一头乌发被银冠高束着,只余些许散在肩后,光洁的额头下,是一双深邃又潋滟的桃花美目,如同深不见底的海一般,浮动着神秘莫测的光芒,令人如法探知其中的情绪,却又有着道不明的吸引力,仿佛看久了,会沉沦。

离得近一些的人,还能看清他那双桃花目的眼睑下方,点缀一滴小小的泪痣,衬得这双眼多了一丝妖冶。

琼鼻薄唇,眉目如水墨,肤色若玉,这番相貌真真细腻到女子都有些自愧不如。

众多视线,随着他的走动而游移。

风华难喻,乱人心魄。

他终于走到了属于他的席位上坐下,开口,音色清冷而悠漫,“来迟了些,还望北昱陛下莫要见怪。”

“无妨。”宁子初淡淡道,“诸位都到齐了,那就开宴罢,难得多国客人齐聚,光是喝酒吃菜未免有些闷,看些歌舞助助兴更好。”

宁子初此话一出,戎国有人回应,“甚好,我们也想多见识一些北昱国女子的优美仪态,容在下冒失一问,今夜颜姑娘来不来?”

“天真身体有些不适,今夜就不出席了。”宁子初悠悠道,“由朕的皇妹子怡为诸位表演一段。”

对方闻言,客套一笑,“公主殿下要亲自献舞?我等拭目以待。”

宁子初转过头,朝着身边的宫人吩咐了一声,“去知会怡长公主一声,该上场了。”

宫人应了声是便退下,不多时,宴席上奏起了琴瑟之声,在众人的视野之内,有六名轻纱掩面的女子手持羽扇,从华阳殿外缓缓入场。

宁子怡作为领头之人,身着浅紫舞衣,领口微微敞,晶莹的锁骨被面上的轻纱掩着,若隐若现。身后五名舞女紧随她的步伐,衣着装扮相同,皆是浅白舞衣,五白一紫,最醒目的自然是她。

宁子怡似是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很快她的目光就寻到了魂牵梦绕的那人。

那样一身风华气度,在人群中是掩藏不住的。

凤云渺虽然并未看她,可见到他的那一瞬,她却难以抑制心中的雀跃,心神微荡。

迫使自己收回了视线,准备接下来认真一舞,可不能让皇兄以及众宾客失望。

此时,空气中悠扬清澈的丝竹之声如青峦间的山泉那样的清逸,又似夏夜湖面上掠过的一阵清风,撩过场上众人的心湖,在众人的眸光下,宁子怡引领着身后众女翩然起舞……

------题外话------

=

云渺:我要不要看?

推个文~

古言文【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怪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小剧场: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

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怪兽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