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犯了错,还想求吻?(首订走起!/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唇上湿润柔软的触感依旧还在,身上那人见她醒了,也没有半点儿要放开她的意思,唇瓣反而压得更紧了一分。

颜天真有些懵。

她不过是练舞练得乏了,敏锐程度怎么会如此低了,连何时有人悄悄混进了她的寝殿她都没察觉到,人家都走到榻边吃她豆腐了,她都没醒过来!

被揩油了好片刻,她才意识到这不是梦境,之前还未清醒时,她还以为自己是梦见了云泪。

此刻想想,那家伙并不是很开窍,且,他才离开了几日,想必是没那么快就能见上的。

可不能告诉他自个儿半夜睡着被人揩油……

唇上冰凉柔软的触感袭觉着颜天真的感官,且,就在她愣神的功夫,对方有些青涩地摩痧辗转着她的唇,不难看出是情场新手。

对方的态度显然很强硬,就是不愿松开她,可调情手段却丝毫不高明,亦或者他根本不是很懂风月之事,或许在他的意识里,亲吻大约只是唇贴着唇靠在一起,就像此刻。

颜天真很是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她素来不愿意如此弱势地被人压着,于是,她挣扎。

掌心费劲地抵着身前人的双肩,试图推开他,推不开,便又改用挠,指甲隔着衣裳狠狠地扎着对方的肌肤,她如此用力地想要逃脱这样的禁锢,竟也是不能将对方撼动半分。

他大爷的,这是碰上采花高手了啊!一看就是练过的,仗着自个儿功夫好就想来压她?

说是采花的,又不像,他一点儿都不急切,也没有上下其手乱摸一通,若真是急色的采花贼,早就强行扒拉衣裳直奔主题,哪会像他这样斯文地‘调戏’。

不错,这人连吃豆腐都吃得挺斯文的,一双手挺规矩,至今没乱摸。

颜天真推不开他,灵光一闪,将头迅速偏了开,躲开对方的亲吻。

“你他大爷……”一句粗口还没骂完,下巴一紧,被对方扣着将脸扳了回去,再次以吻封唇。

颜天真当即恼了,眸底有怒色一闪而逝,推着对方肩膀的手改为伸到了对方的腰上,准备狠狠地捏一把他的肉让他知道痛,迫使他疼痛然后能松开她。但颜天真没有想到,对方忽的启唇,用牙轻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瓣,那力度轻得如同猫爪子挠人一般。

无声的、温柔的警告。

颜天真停留在他腰际的手蓦然一僵,整个人有些石化。

才觉得对方不懂风月之事,这轻轻一咬,倒是有点儿撩人心弦。

对方依旧轻柔地摩痧着她的唇瓣,有几分难得的温柔与细致,可见很有耐心。

颜天真想咬人。

而她也确实付诸行动了,趁着对方紧贴着她的唇瓣,她一张口,狠狠咬住对方的唇!

对方闷哼一声,一个仰头,将唇瓣从她的齿间挣脱出来。

“你真狠……”凤云渺开口,携带着一丝叹息。

他今夜是打定了主意要来吓吓她的。

他心中想着,要给她的,不仅是惊吓,还得有惊喜。

而凤云渺没有料到的是,他才稍微放松了对颜天真的钳制,颜天真竟然伸手在他腰间狠狠一掐!

凤云渺吃痛,却不会还手,便朝着边上一闪,挣脱开她的手。

颜天真原本也就只听他说过两句话,就是离别那日的两句,对他的声音并不熟悉,因此,一时也没能听出来。

眼见着对方终于从她身上滚下去了,颜天真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了身,黑暗中依稀能看清对方在她榻边晃动,头在哪儿肩膀在哪儿都能辨识得清,她便扬起手,一个巴掌往那人脸上乎过去!

当姑奶奶的豆腐是好吃的么!

而她自然是没有得逞。

凤云渺迅速出手,截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腕。

他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她的任何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

颜天真眼见一巴掌没挥上,并不气馁,闲着的那只手几乎是同一时又迅速地挥出!

还是没成功,又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截住。

颜天真不死心,双手被制住了,还有脚。

伸出右腿,朝着正准备朝着那人狠狠蹬出一脚,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意图,还不等她伸直了腿,便迅速抬腿,将她的腿压在了榻上。

双手被擒,一腿被压,在黑暗中形成一个十分古怪又滑稽的姿势。

“别再伸腿了。”对方像是猜到了她接下来会做什么,率先开口制止,“你赢不过我。”

“那又如何!”颜天真呵斥一声,“你是打哪儿来的王八蛋?本姑娘的床都敢爬,放眼这帝都,心仪我的俊俏公子无数,还没有一人能占到姑奶奶我的便宜,你小子有点儿能耐啊,悄无声息地摸进来了,还被你偷了香,你有种就让我看看你长得什么鬼样子,别怕我回头找你算账。”

凤云渺听着她这话,先是一怔,心道一句姑娘家的如此不文雅,随即又是轻笑一声,“好,让你看看我长得什么鬼样子,我不跑,你去点烛火,让你瞧个够。”

颜天真冷哼一声,“你先放开我。”

两手一脚还被禁锢着呢。

凤云渺放开了她,为了避免她又忽然一个巴掌扇过来,放开她之后,便迅速后退了好几步。

颜天真原本是真的打算趁其不备扇巴掌的,没料到对方竟然如此有先见之明,不等她有所动作就闪开了,脑子有点儿好用。

方才起的那番争执,已经让她意识到了,她根本不是这个男子的对手,若是对方有心收拾她,她这会儿就不能如此雄赳赳气昂昂,对方反应如此敏捷,想抽他,真的是不容易。

颜天真这会儿也不想去思索这男子为何对她如此客气,因为,她应该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

借着月光摸索到了书柜边,取了打火石,走到了桌子旁,将桌上的烛台点燃。

漆黑的寝殿霎时被火光点亮,颜天真抬眸,望向几尺之外的那人。

抬眼的那一瞬间,怔住。

对面那张容颜,她是不会忘记的。

马车上那惊鸿一瞥的绝色妖孽。

此刻的距离,不比前几日在大街上那么远,她看得更清晰了些。

白皙玉面,风华轻曼,桃花美目,乱人心魄。

他的容貌是真真的妖孽,从眉到眼、鼻、唇,无一不精致细腻,在烛光的映照之下,朦胧得有些不真实。

那双眼眸中,此刻流淌着一片醉人的笑意。

等等……

眼睑下,似乎有一点儿什么东西。

烛光朦胧,视野有些不太清晰,隔得又不是太近,颜天真下意识地朝他迈近了几步,终于看清,那眼睑之下,点缀着一滴小小泪痣,衬得那双眼睛好看得要命。

那一日在大街之上,实在隔得远,她只注意着这妖孽的美貌,压根就没看清那滴泪痣,人的视力再好,也不能隔着大老远看到那么一丁点儿的标记。

这会儿看清了,她的心漏了一拍。

不为这俊若天神的美貌。

而是因为,他带给她的熟悉感。

熟悉的泪痣,熟悉的目光,再看身形,也是那么熟悉,海蓝色的锦衣,比初见那一日穿的那件华贵崭新得多,他似乎很喜欢这样的颜色。

颜天真有些怔然地望着他片刻,才念出了心底的那个名字。

“云泪……”

真的是他么?

此刻给她的感觉是那么熟悉,然而,回想起他方才的行为,却是那么陌生。

她的云泪,不开窍。

她的云泪,不懂风月之事。

他的云泪,高冷,也就只有在分别的那一日,主动亲吻她一回。

她无法想象,他会摸进她的寝殿,趁着她睡着吃她豆腐,在她醒来的那一刻,还能继续吃下去,面对她的攻击,轻而易举地化解,不反击,感觉像是逗小猫似的。

这些事,当真不像是云泪会做的。

可若不是云泪,怎么解释他带给她的这份熟悉感?

在睡梦中被吃豆腐时,有一瞬间的恍惚,像是云泪回来了,但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却是惊吓,她并未把眼前揩她油的采花大盗与不开窍的云泪联想到一起,在她的意识里,云泪是不会这样逗她的。

“天真。”对面的男子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你若是不敢相信,我倒是有个主意,让你看看伤口如何?”

他看出了她眼中的不确信,试图找出有力的证据说服她。

或者说,她其实是信了,只是,一时间有些没回过神。

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颜天真听着他的话,下意识道:“好。”

凤云渺垂下了头,将自己的衣领拨开。

颜天真的视线触及他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心中更确信了一分。

这世上没有多少人会有他这样一副如雪如玉的皮囊。

世间男子,多得是糙汉,纵然是贵族子弟,也少有他这样的肤质,要么就是父母遗传,要么就是他生活过得实在太精致,养出这样一副皮囊,是得要多少营养,已经无法计算。

凤云渺将左侧的衣裳扒了开,褪至肩头,掀开了中衣,让颜天真能看清他那锁骨下方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

颜天真望着那道伤口,伸手,指尖温柔地拂过。

这伤口上的针线,还是她亲手缝合的。

“云泪……”颜天真蓦然伸手抱上了他的腰肢,将头迈进他怀中,避开了他的伤口处,“你真的来了,我没料到你会这么快再与我见面的……”

她素来镇定,这段话中却流露些许雀跃。

这才过去了几日……又见到他了。

凤云渺也抚上了她的头,指尖慢条斯理地梳着她那如绸缎般顺滑的发丝,道:“我脱身之后,便修书信回国,召了些人过来,我这回进宫,乃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看出来了,你此番改容换貌,想必是没有人能认出你就是当日盗窃火芝的狂徒,不过你这换脸前后泪痣都不曾隐藏啊……哦,我险些忘了,你原本脸上就那么多斑点,如满空繁星,多一颗泪痣旁人也注意不到,正常人谁都懒得去多看你一眼的,这泪痣藏不藏都没差了,当日围攻你的侍卫早被宁子初贬去宫外修建园林了。”

颜天真说到这儿,轻笑一声,从凤云渺怀中抬起头,拍了一下他的肩,“死鬼,换了这么一张盛世美颜,看得我心潮澎湃的,这是借谁的脸呐?这家伙如此貌美绝伦,出门在外就是风魔万千少女啊,下回别用这么好看的皮囊了,省得招蜂引蝶,惹来一群阿猫阿狗围着你转,若是真碰上了,你把假脸一撕,用你的真面目吓死她们去。”

凤云渺:“……”

假脸……

不等他开口,颜天真又道:“我想,除了我之外,不会有人能看得惯你的真面目的,我跟你说正经的,下回换个平庸些的人皮面具,你是否当丑男太久,也想感受一下作为美男能享受到的赞誉?你说你换张这么好看的脸皮,是不是为了勾搭小姑娘去的?勾得小姑娘内心小鹿乱撞你特有成就感是不是?我允许你偶尔这么虚荣,但不可长期如此,就算你恢复本来面目,也有我这么一个小仙女欣赏你,这就够了。”

凤云渺唇角的笑意有些无奈,“你总在强调我丑?”

“我没有。”颜天真连忙解释着,“我只是提醒你,我还不是怕你用假的美貌欠他人情债么?你可知,长得太好看容易被人纠缠?对此我深有体会呢,你别觉得我是嫌弃你,我若是嫌弃你,就不与你说这么多真心话了,对了,话说回来,你这是用的谁的皮囊?”

“凤云渺。”

“凤云渺?”颜天真微微惊诧,“南旭国太子?”

那位传言中的南旭第一美男。

果然是名不虚传。

“云泪,你这样假扮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可曾考虑过?”颜天真摩痧着下巴,道,“不过,你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你既然敢扮,就不怕被拆穿,也不怕他找麻烦,你也是南旭国人,莫非你与他交情很好?”

凤云渺开口,不疾不徐,“我当然不怕他找麻烦。”

犹记得当初被这丫头生猛地压在地上吃豆腐时,花无心喊了两声‘云渺’,她当时也没听进去。

花无心那家伙虽然一不留神说漏了,但那会儿她只顾着占便宜,想必花无心说的话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若是她听清楚了,早就起疑了。

颜天真笑道:“果然,你们相识……”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我自己还会找自己的麻烦么?”

话音落下,他抬眼看颜天真的反应。

颜天真唇角的笑意凝滞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凤云渺再次重复,“我就是凤云渺,并非冒充他,此刻的容颜也不是伪装,你之前所见的丑男云泪,那才是真的伪装。花无心曾一不留神喊出我的真名,你没能听进去,以至于这会儿觉得我是冒充凤云渺?”

颜天真望着他,怔了好片刻,忽然转过身去书柜边,找卸易容膏的药水。

当初云泪留下的易容物品,她全都收起来,收在这书柜上。

终于找到了那瓶药水,颜天真取了块手帕,将药水倒了些在手帕上,回到凤云渺身前,将手中的帕子直接盖在了他脸上,对着他那白皙玉面就开始搓。

凤云渺见此,倒也不阻止她,任由她在自己脸上搓着。

颜天真虽然对着他的脸胡乱搓了一通,但力度却是适宜的,为了避免把他搓疼。

好片刻之后,什么东西也没能搓下,颜天真这才收回了手帕,望着凤云渺,不语。

凤云渺也不说话,静静地与她对视。

又是片刻的时间过去,颜天真已经慢慢地消化了这个事实。

昔日与她相伴的丑男云泪……

她无论如何也不曾把他与南旭国太子凤云渺联想在一起。

“天真,你可是生我的气了?”凤云渺望着颜天真,牵上了她的手,指尖轻柔地摩痧着她的手背,似是安抚,“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么?纵然彼此心动,也不能把底细全翻出来,我很欣慰你会如此善解人意,我原本也没有打算瞒你太久,你我分别的那一刻,我就在心中想着,下一次再相遇,我会将真实的面貌与身份呈现在你眼前,将事实全告诉你,希望你不会恼我。”

颜天真闻言,静默了片刻,再次开口,语气中携带着一丝笑意,“你都说我善解人意了,我若是再恼你,岂不是愧对你对我的赞赏了?”

凤云渺闻言,才想接过话,却没料到,对面那原本还冲着他巧笑盼兮的颜天真,蓦然变了脸色,不仅收起了唇角的笑意,还伸出手揪上了他的衣领,脸庞凑到了他的身前,咬牙切齿道:“你够能装的,我为了你的容颜,为了你的嗓子,可谓是绞尽脑汁,我总是在想着怎样能让你开口说话,或者能将你那磕碜的容貌修复得好看一些,你隐瞒我身份与容貌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如你这样的身份,出门在外是该谨慎一些,可你为何要装哑巴!”

颜天真说到这儿,又磨了磨牙,“彼此心动,也得有所保留,不可全翻出底细,这话没错,毕竟你我也就相识了十多天,彼此之间并不算全然了解,多一些提防也在情理之中,可你为何要拒绝与我交流?总是写写写你不累么!我不曾逼着你交代身份,你却连与我说话都不肯,临别之际,施舍了我两句话,我就问你,你跟我说话能怎么着?说着说着,还会不小心泄漏了身份么?你又不傻!”

这一刻,颜天真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气愤。

她对他的所作所为并无太多意见,唯一最不满的地方就是:他装哑巴。

做人何必谨慎多疑到这个份上,跟她说话还能给他造成损失不成?

“天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凤云渺眉眼间浮现些许无奈之色,“天真,我并不是不愿意与你说话,而是我的嗓子发不出声。”

“嗓子发不出声?”颜天真拧了拧眉,“此话何解?”

凤云渺正要解释,却在下一刻,听到寝殿之外响起了脚步声。

他当即噤了声。

这仙乐宫之内,除了颜天真以外的其他人全都是宁子初的眼线,可不能被他们察觉到这寝殿之内还有外人,否则对颜天真而言,会是个麻烦。

眼见着凤云渺静默了下来,颜天真自然也没有出声。

这一刻,空气都寂静了,只能听见寝殿之外那脚步声愈来愈近。

下一刻,宫女清脆的声音从外头响起,“颜姑娘,还未歇息?”

这寝殿之内灯火未熄,外头的人自然只会以为里头的人没睡。

颜天真应了一声,“正要睡呢,你有什么事?”

“奴婢无事,是陛下走过来了。”外头的宫女道,“奴婢方才洗完了衣裳,正要去歇息,回屋子的路上遇见了陛下,陛下问奴婢,颜姑娘是否歇着了,奴婢便过来瞧一瞧,陛下就要过来了,颜姑娘,开门迎驾罢。”

颜天真听着这话,翻了个白眼。

这都过了子时了,宁子初竟然这个时候过来……

她方才若是没有点烛火,外面的人必定会以为她已经歇息了,宁子初或许就不会来打搅她。

现在被他逮着了自己还没睡,可不得出去迎接他的大驾么……

想到这儿,颜天真朝着外头的宫女道了一句,“知道了,容我穿戴整齐,再来开门。”

说完之后,颜天真又转过头,朝着凤云渺压低声音道:“宁子初走过来了,这会儿你若是想跳窗出去恐怕也来不及,只能先找个地方躲一躲了。”

颜天真说着,瞥了一眼床榻。

柜子里的东西太满了,塞不下一个人,再有,躲在柜子里,未免也太闷,不如就让他躲到榻上去,她把床帐给放下来……

宁子初虽然总把自己当作他的后宫之一,好在他从来不会轻浮地要上她的榻,她的床榻,宁子初连坐都没坐过。

然而,还不等颜天真开口,凤云渺便道:“你莫不是想让我躲床底下去?这我可不依。”

颜天真:“……”

她何时说过要让他躲床底下?!

不等她解释,凤云渺便抬头望了一眼房梁,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她寝殿之内的这条横梁,倒也宽大,足够遮掩他的身躯了。

于是,凤云渺一个轻跃而起,直接蹿上了横梁,身躯紧贴在横梁之上,好在他身形瘦削,横梁刚好遮住了他,这么一抬头,当真看不出上面藏了一个人。

颜天真撇了撇嘴。

她有心要让他躲在榻上,他却偏要窜到头顶上去……

随他。

与此同时,房梁之上的凤云渺,心中也很是不悦。

原本还想着与颜天真解释之前他不能说话的事,省得颜天真总误会,以为他刻意装哑巴,瞧她那恼怒的模样,这事必定要解释清楚。

谁想到关键时刻又被宁子初打断,为了避免给颜天真带来麻烦,只能暂且躲避。

这个宁子初……这个时辰不睡觉,还跑来她的寝宫做甚,莫非又想像上次似的,拉着她去湖边饮酒,饮醉了之后又撒酒疯妄想占她便宜。

作为一个男子,酒量那般差,喝上两杯醉意上来了,就想着耍流氓,若他真的敢向上次那样……

呵呵。

把他踹进荷花池里过夜都算是便宜他。

或者……

自己可以从这横梁上一翻,照着他的头砸下去,砸他个眼歪鼻斜,半身不遂。砸完了就跑,禁卫军那群酒囊饭袋,也只会当他是刺客,以他们那点能耐,压根抓不到他。

凤云渺在脑海中设想着许多种惩罚人的方式,打定了主意,若是宁子初敢耍流氓,便要给一个惨痛的教训。

寝殿之内,颜天真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走到门后去开门。

开了门,抬眼就看见宁子初笔直地站在门外,面上难得挂着笑意。

颜天真见此,轻描淡写道:“陛下深夜来此,是有什么要紧事?”

宁子初闻言,道:“没有要紧事就不能来找你?”

“陛下这是说的哪里话,呵呵。”颜天真面上端着一丝优雅的笑意,“看陛下今夜的心情,似是不错?”

宁子初道:“尚可,朕就是想来看看你,顺便问问你,关于四国交流会上的歌舞,准备得怎样?”

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他愉悦的事,他虽然是冲着她笑,并不是因为他心情有多好,而是因为,面对着她的时候,他不想用平日里对着别人那种冰冷的脸孔。

也不知为何,与她说话的时候,总有一种与他人说话时没有的轻松感,哪怕她胆大又放肆,哪怕她常常对他大不敬,他都并不因此而气恼。

他并不是只有想到要紧事的时候才会来找她,偶尔也想与她说说话,只是单纯地说说话而已。

宁子初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颜天真自然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只淡淡道:“陛下放心就是,我会尽力,但凡是我答应过的事,就不会反悔,陛下不必担心我不认真对待,天真可是个要面子的人呢,总得对得起他人喊我一声天仙,若是败下阵来,我岂不是自砸招牌?”

“你能这么说,朕很欣慰。”宁子初望着她,又是一笑。

他平日里的笑容很少,因此,今夜颜天真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一晚上能笑两次,这实在有些不像他。

这个冷酷阴暗的少年君主,笑的时候,也大多是阴森或者冷酷的笑容,甚少像今夜这般,发自内心地笑。

看他这满面春风的模样,总让她觉得,有什么大喜事似的。

“陛下,时辰真不早了,已经过了子时了,该歇息了。”颜天真并不想与宁子初有过多的交流,她心中还急切着想要听凤云渺的解释,没有闲心与其他人浪费时间。

虽然心中迫切地想要将宁子初打发走,她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耐烦,她一贯擅长演戏,自然知道面对宁子初这样的人不能大意。

因此,她抬手捂住唇,打了个哈欠,一副有些困倦的模样。

宁子初见此,问道:“你很困倦么?”

“不瞒陛下。我今夜练了少说一个时辰以上的舞,原本在陛下来之前,我就想熄烛火歇息了,宫女说您来了,我又不得不出门迎接。”颜天真悠悠道,“为了争夺四国交流会的魁首,我可是没少下功夫呢。”

“既然困倦了,那便歇息罢。”宁子初说着,转过了身。

颜天真本以为他就要这么离开,哪知道他迈出两步之后,脚下的步子又顿了顿,随即又转过身来,道:“天真,朕忽然便是有了一种感觉,似乎……你与朕越来越疏离了……”

颜天真闻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优雅一笑,“陛下,你或许是多虑了,我一向就是这样散漫的性子,不擅长阿谀奉承,我随性惯了的。”

宁子初面无表情,“瞧,你都会跟朕说上客套话了。”

颜天真:“……”

还想她怎样!对着他这个天子,她总不能毫无素养的破口大骂。想起在他那里吃了颗有毒的荔枝,她也再不能冲着他真心实意地嬉皮笑脸,若是她还能像从前那样与他说笑,那岂不成了犯贱?

从前只觉得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自幼生长在深宫之中,经过千锤百炼,内心才变得阴暗冷酷,但依旧存在着那么一丝良知,在情感方面,更是有些天真与青涩,以前竟然还抽了疯似的,觉得他偶尔有些可爱。

他暴躁易怒,又十分任性,对待外人冷酷得不留情面,在她面前偶尔会流露出真实的面目,同她倾诉着他身上的担子有多沉重,纵容她以下犯上,她不守宫规,他也是睁一只眼闭只眼。

她有时真会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看待,虽然这个弟弟霸道又暴躁,难以管教,她却并不会因此而对他生厌。

自从吃了那颗毒荔枝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现在她对他真的是有些无言以对。

有些女子呐,心眼就是这么小的。

不对,或者该说,有些女子就是记仇的,你的好会记着,逮着了机会就会回报你,你的坏也记着,逮着机会就会报复你,且,好感度一旦下降,想要再上升,可就不容易了。

想要破坏一个女子对你的好感度,十分容易,约束她的自由,算计她那么几回,这好感度自然就刷刷刷下降了。

想要赢得一个女子的好感度,倒也真不难,英雄救美几趟,捧出一颗真心,不朝三暮四招蜂引蝶,智商与情商都过得去,学会呵护她,尊敬她,自然而然地,好感度也就上去了。然而,就这些,都没有几个男子学得会。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尊重。

宁子初不懂尊重。

“天真。”宁子初静静地望着她片刻,忽然道了一句,“若是当初,朕没有对你做那件事……”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打断:“陛下,不愉快的事咱们就不说了,都已经过去了,谁也不能当它没发生过。”

她可没忘记,凤云渺还在房梁上躲着呢!

宁子初喂她吃毒药这件事,她暂时还不想告诉其他人。

凤云渺身上的旧伤未愈,再说了,这北昱皇宫是宁子初的地盘,解药藏哪都不知道,想要偷,想要抢都找不着地,贸然行动,实属下策。

还是先瞒着,决不能让宁子初把这事给提起来。

如此想着,颜天真又道:“陛下这会儿忽然感慨,莫非是想通了?若是想通了,那天真可真是感激不尽,若是没有想通,此事就不必再提……”

言外之意:是不是懊悔了,想要给我解药了?要是想通了要给我解药,那我感谢你,要是没想通不愿意给,那就甭废话了。

又不想给解药,又要表现出一副懊悔郁闷的模样,还真是——矫情!

宁子初凝望了她片刻,张了张口,终究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离开。

眼见宁子初的身影走远了,颜天真走到门后去关门,忽听身后有人影落地的声音,一回头,险些撞上一个高大的影子。

凤云渺这会儿就站在她的身后,她这一转身,与他的距离,近得呼吸相闻。

颜天真正要开口说话,却没想到,凤云渺忽然伸手,撑在了她身后的门板上,将她禁锢在了门板与他的胸膛之间,此番动作,让她一时间无处可逃。

颜天真怔住。

他这动作……

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壁咚杀。

她都还没教他呢,这家伙竟然无师自通了,看他的动作,似是不经意,那么地自然,很显然这就是他一时兴起所表达出来的举止。

一种无声的霸道。

丝毫不令人反感,如此近的距离,彼此的呼吸都那么清晰,真让人有些……少女心泛滥。

颜天真心中想着这些不正经的,凤云渺却并不像她想的那么多,只是更凑近了她一分,开口的语气慢条斯理,“宁子初说的那句话,是何意?”

颜天真挑眉,“哪句话?”

“要我重复一遍么?”凤云渺的声线毫无波澜,“若是当初,朕没有对你做那件事……他说的那件事,指的是哪件事?”

凤云渺的神色看似平静,颜天真抬眸,撞进他那双桃花美目中,却能清晰地看到,那眸底的幽凉。

他这双眼睛原本就生得勾魂摄魄,就连眼神这么冰冷的时候,都有一种……迷人的危险。

像是一颗有毒的罂粟,外表看似很有吸引力,却潜藏着危险,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想要去采摘,不惧怕死在罂粟的毒下……

或者说,并不是人不惧怕,而是罂粟花本身太具有吸引力,令人畏惧的同时,却又忍不住沉沦……

凤云渺此刻的面色严肃,颜天真却只顾着欣赏他那双眼睛,好似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糟糕。

凤云渺没有得到颜天真的回应,见她只是怔怔地望着自己,只当她是犹豫着不敢说出口,心中更加断定了宁子初对她干了什么龌龊的事,让她难以启齿。

即便她真的难以启齿,他依旧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颜天真不说话,他开口的语气不自觉冷凝了一分,“回答我的问题!”

此刻,他的气息是如此冰冷,带着令人不容逃避的压迫感,直压颜天真的头顶。

颜天真这才回过了神,察觉到他的怒意,撇了撇嘴,“你凶什么?忽然间这么大声……”

颜天真的话音未落,凤云渺却是伸手握住了她的双肩,“我要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宁子初究竟对你干了什么龌龊事?为何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你那么急切地打断他的话,是怕躲在横梁上的我听出些什么?”

凤云渺的话音落下,捏着颜天真双肩的手,也收紧了一分。

相比较凤云渺此刻糟糕的心情,颜天真却是觉得有些好笑。

起初,分明是她在质问他装哑一事,想要跟他算账来着,这会儿,却被他压在门板上质问着宁子初那话里的意思。

很显然,他误会了些什么。

兴许……他怀疑她不清白?

颜天真这会儿忽然很想测试一下凤云渺的反应。

于是乎,她开口问出了一句话,“若是我真的被宁子初强迫过,你当如何?你是否会放弃我?”

凤云渺望着她,并未回答,桃花美目中,有的只是惊愕。

颜天真望着他的反应,心中竟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她今日才知道他是南旭国尊贵的皇太子。

一个太子,如何能接受一个不贞的女子?

这玩笑开的似乎是有点大……

但她却不后悔这么忽悠他,她当真只是想试探一下他的反应而已。

于是乎,颜天真转过了身,不去看凤云渺此刻的神情,只轻描淡写道:“或许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仔细想想,你与我,也不过就十几日的情感,多么短暂,说放弃倒也并不是那么难,且,以你的身份,不能接受,也是情理之中的,我并不会因此而责怪你什么,我的身份,原本就与你悬殊。”

她可以理解他作为一个太子该有的高傲。

若是等会儿他甩手就走,她会拉住他,跟他道一句她只是开玩笑。

她一向是个公平的人。

撇开他是太子的身份不谈,他有高度洁癖,至今……似乎还没碰过女人。

故而,他如此干净,对她产生嫌弃,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忽然想起初见之时那一日,他以为她已经是小皇帝的女人,与她发生了一个意外的亲吻,他避如蛇蝎,甚至作呕。

他甚至忽略了她那惊为天人的美貌,在他的意识里,被人碰过的女子,他就是嫌弃,再美也无用。

如今之所以想要试探一下他的反应,是因为……她当真很好奇,在他们有了感情基础之后,他的思想是否会发生变化,他的高度洁癖,是否会为她破例?

哪怕不破例,她也是不生气的。

“云泪……哦不对,应该是云渺。”颜天真背对着他,开口语气平稳,“我并不奢求着,在这件事发生了之后,你还能够接纳我,你有你的尊严,我也有我的傲骨,我颜天真从来不会求着一个男子接纳我,更不会厚颜无耻地去纠缠,或许,我与你当真只有那么一段短暂的缘分吧,纵与你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却无缘长相厮守连枝共冢。”

颜天真话音落下,身后的人依旧没有回应。

颜天真猜想着,他没准是在与自己的内心做挣扎?

也许此刻,他心中正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告诉他,不要介意自己的过去;一个告诉他,这样的女子就放弃了吧,他值得更好的。

颜天真等了好片刻,没有得到回应,终于是有些沉不住气,转身道:“我说,你倒是给个反应……”

话音还未落下,就被身后的人伸手扣上了肩,按进怀里。

颜天真:“……”

“你是被强迫的,对么?”凤云渺的声线传入耳膜,颇为清冷。

颜天真继续忽悠:“嗯。”

“我与宁子初,若是要你做选择,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我,对么?”

“嗯。”

“好。”他再次开口,音色是一种带着压抑的平静,仿佛带着忍耐,却又十分坚决,“我要看到你的诚意,你杀了他,我就不再过问你的曾经,今夜过后,你我就暂且分开吧,何时他死了,何时我们在一起,你我之间的情感原本牢不可破,却因为他的插足有了一丝裂缝,那么这一道裂缝,就用他的血液填平吧。”

颜天真千算万算,没有料到凤云渺会说出这么一段话。

“你是被强迫的那一方,我本不该怪你,可正因为如此,你我之间的情感就不那么公平,你需要对我有所弥补,为了证明你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意,你将他杀死以后,千刀万剐,片片凌迟,将他的血肉装进麻袋里,带来见我。这任务有些难,可你必须完成。”凤云渺在她耳畔说话,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上,“做得到吗?”

颜天真:“……”

凤云渺的回答,当真是出乎她的意料。

然而,惊讶之余,心中却多了一丝欢喜。

他表达的意思足够明显,可以不介意她的过去,但心中依然会有裂缝,而这一道裂缝,他也给了她填补的机会。

他心中必然愤怒,却又不舍得放弃她,于是,只能靠杀戮与血腥,来抚平心中的愤怒。

当真是个妙人。

颜天真喜滋滋地神游天外,凤云渺得不到她的回答,眉眼间浮现些许戾气。

“还不回答!”他再次开口,仿佛已经失去了耐心,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冷厉,“若是舍不得宁子初,就跟着他一块去死好了!你我之间再也没什么可说的。”

话音落下,颜天真蓦然觉得身上一松,已经从凤云渺的怀抱中脱离出来。

是他把她推了开。

颜天真抬眸,看到的就是他决然离开的背影,脚下的步伐,不似平日里那么轻盈,仿佛有些沉。

眼见着他走出了三四步,颜天真连忙伸手去拉他,“别走别走!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与宁子初压根就什么都没发生!小皇帝压根不懂风月之事,他那么幼稚又暴躁的性格,看着就像还没长大成人,如此不成熟的人,我又怎么会对他有所眷恋?”

凤云渺脚下的步子一顿。

她与宁子初……什么都没发生?

“云渺~”身后的颜天真呼喊着他的名字,拉长了尾音,仿佛有那么一丝讨好的味道,“我只是跟你说笑的,我清白着呢,你可别多想啊,方才我故意那么说,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而已,我为自己的无聊行为感到抱歉,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可好?”

凤云渺终于回过头,一双桃花美目盯着颜天真的容颜,依旧带着些许锐利,“宁子初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颜天真撇了撇嘴道,“你也知道,我素来不是很惧怕他,不像外人那样诸多拘谨,前两日与他得闹有些不愉快,他要我去参与四国交流会,我偏不去,于是,他就让人打造了一个纯金的笼子,将我关进去体验了几个时辰,他明知道我最向往自由,还用这样的方式惩戒我,于是乎,这件事之后,我与他也就愈来愈疏离,我对他的警惕,从未放下。”

她暂时还不愿道出实情,想要忽悠凤云渺,她自然要编一些具有说服力的言辞,能让他不起疑,听起来又合情合理的。

把活人关进笼子里,这样的行为的确很不尊重,也颇为过分,是个正常人,哪能不生气。

原本以为,凤云渺听了她这番解释之后,绷着的那张俊脸会稍微缓和一些,却没想到,凤云渺依旧甩开了她的手。

“你怎能如此戏弄我?”

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依旧带着恼色,桃花美目中的清冷之意并未散去。

她方才忽悠他,说宁子初对她做了龌龊之事,那会儿,他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脑海中的心思百转千回,想过要将宁子初剁成片片,却不曾想过……要与她恩断义绝。

头一次对一个人动情,哪能说断就断。

好在,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她说笑罢了。

他的心情自然是得到了抚慰,但,他不能不计较她戏耍他一事。

长这么大,何曾被人这么耍过?

“你觉得开这样的玩笑很有意思么?”凤云渺盯着颜天真的脸庞,目光冷冽,“你自己的清白,就这样被你拿来当笑话讲,是不是觉得挺好玩的?”

“不是……”颜天真意识到,玩笑真的开大了,连忙急切地解释道,“我就是想看看你会有怎样的反应,不曾想到你的反应竟如此激烈,云渺……”

“哼。”凤云渺并未听她把话说完,冷哼一声,转身便走,“你该好好反省。”

话音落下,便头也不回地走向了门后。

“不准走。”颜天真自然不会让他就这样走开,连忙追了上去,眼见着凤云渺要开门,从他身后就抱住了他的腰身,“我知错了,下不为例……”

凤云渺掰开她的手,并未回话,开了门便走出去。

颜天真不愿就这么放弃,又跟了上去。

这会儿,仙月宫内其他的人早就歇着了,空旷的庭院之内,只有两道人影拉拉扯扯,月色打在二人的头上,将二人的影子拉得斜长。

“回来,你别急着走啊,你还没跟我解释完,你之前不也装哑装了那么久!这笔账我还尚未和你清算,今天我也忽悠了你一回,你我二人就算扯平了可好?你装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呗。”

“云渺~”

“凤云渺!你就不能回我一句话么?是不是又想装哑巴了?”

“你真生气啦?”

“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把话说清楚,以后就不准进我寝宫!”

“云渺~”

“渺渺——”

颜天真软硬兼施,凤云渺从始至终面无表情。

颜天真也有些失了耐心,双手一伸,直接挂在凤云渺脖颈之上,踮起脚尖,朝着他的脸庞上吧唧一口。

凤云渺终于停下脚步,垂下眼看她。

颜天真只当他是消了气了,便冲着他粲然一笑。

凤云渺望着她那明媚的笑容,心中的火气已经消了大半,面上却不表现出来。

为了防止以后她再开这样无趣的玩笑,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冷她两天。

颜天真此刻心想着,亲亲脸颊,或许无法表达心中的歉疚,倒不如多给点诚意,来个热情的么么哒。

如此想着,她再次踮起了脚,这一次的目标,是他的唇。

然而,凤云渺像是已经知晓了她的意图,伸手就按住了她的头,不让她再前进一分。

颜天真:“……”

她心中想着,凤云渺多半是还没消气,这才拒绝了她的亲热。

可就在下一刻,凤云渺却俯下了头,朝着她的脸庞缓缓凑近。

颜天真见此,心中一喜。

这家伙是想着自己主动么?

甚好!

眼见着那盛世美颜朝自己愈来愈近,呼吸听得越发清晰,颜天真闭上了眼眸,等待着凤云渺的靠近。

然而,就在唇与唇之间仅隔着一根指头的距离时,凤云渺的头忽然一偏,凑到了颜天真的耳畔,轻声道——

“犯了错,还想求吻?你想得美。”

话音落下,他便退了开,一个轻跃而起,趁着颜天真还未回过神,身影一溜烟就给闪没了。

颜天真睁开眼时,只能看到寂静的黑夜中,掠过一道残影,眨眼的功夫,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了。

颜天真咬了咬牙。

凤云渺……

真有你的!

颜天真心中有些气恼,但也无可奈何,谁让她没有轻功呢?凤云渺跑得比什么都快,那速度压根就不像是人,跟鬼似的。

纵然她想追赶,也没有那个本事能追赶得上。

这会儿,宽敞的庭院之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呆站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她只得转了个身,走回寝殿。

他现在跟她闹脾气,无妨。这接下来,相处的日子还多的是,且看看他能忍着几天不来找她。

……

凤云渺回到了歇息处,凤伶俐尚未睡着,而是坐在庭院的石桌边上喝酒。

“义父,你怎么就回来了?”凤伶俐望着忽然出现的凤云渺,有些意外,“你不是去找义母了么?你们叙旧叙得这么快,这还没一个时辰……”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又道:“我还以为义父你今夜可能不回来呢……”

“胡扯什么?不回来我还能去哪。”

凤云渺走近了石桌,瞥了一眼凤伶俐手上的那坛子酒,“你喝的这是什么?宁子初这宫里面压根就没有什么美酒。”

“这一坛酒,是我从花大师那拿的,味道甚是不错,比今夜宴会上的果酒,浓郁许多。”凤伶俐说到这儿,笑道,“义父是否要来上几杯?”

“不了。”凤云渺的音色毫无波澜,“你自个慢慢喝。”

言罢,他迈开了步子,越过了凤伶俐,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义父你可是心情不好?”凤伶俐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莫非与义母起了争执?”

“你义母做了件让我不太开心的事,我决定冷她两天,这两日我就不去找她了。”凤云渺脚下的步子一顿,轻描淡写道,“虽然我不搭理她了,但她作为你的义母,你还是得去问候一声,且,态度不可冷淡,要像尊敬我一样尊敬她,晓得么?”

凤伶俐闻言,应道:“晓得了,义父请放心,伶俐会好好孝敬义母。”

凤云渺淡淡地嗯了一声,“切记,在人前就不要表现出来了,莫要让宁子初对她起了疑心,人前,客客气气地称一声颜姑娘,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就恭恭敬敬地喊一声义母。”

“是,伶俐记下了。”

……

一夜转瞬即逝,又迎来了一个白日。

这一日,艳阳高照,天气甚好。

宁子初今日的心情,却不像今日的天气那样晴朗。

近来朝政上的事十分忙碌,夜里也睡不了一个好觉,时常辗转难眠,睡睡醒醒,晨起之时,心情也颇为烦闷。

自从与颜天真之间的来往疏离之后,他似乎比从前更加暴躁了,时常觉得心烦意乱,有时想着,去仙乐宫看看她的歌舞,或许有助于缓解他的心情,可一想到最近她在为四国交流会做准备,他便又不想去打扰她了。

此时和风正清,难得有了点闲暇的功夫,宁子初便走进了御花园。

御花园素来就是六宫妃嫔喜欢来游览的地方,这一路上,自然会碰到那么两三个跟他问候行礼的妃嫔,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越过他们,便直接走开,在他看来,六宫中的这些美人,还不如御花园之内的鲜花来得赏心悦目。

远远地看见前方的六角小亭之内有两道人影,走得近一些了,他才看清了那两道人影,正是宁晏之与宁子怡。

“皇兄来了。”

“陛下。”

眼见着宁子初出现,宁子怡与宁晏之纷纷起了身。

“无需多礼了。”宁子初走到了石桌边上坐下,淡淡道,“远远的就看见皇叔与皇妹似是相谈甚欢,有些好奇,你们二人在说什么。”

宁晏之听闻此话,淡淡一笑:“子怡在与我聊她的梦中情郎。”

“皇叔说什么呢。”宁子怡被宁晏之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两片红晕渐渐地漫上脸颊。

宁子初听闻此话,面上并未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开口语气一派平静,“凤云渺?朕倒是想起来了,皇妹你之前说要献舞,试图博取他的青睐,但结果似乎并不是如你想的那般美好,昨夜你跳的那一支舞,的确是挺出彩,但,似乎并未引起他的太多注意。”

“昨夜的那支舞……”宁晏之笑了笑,“与颜姑娘平日里跳的舞,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瞒皇叔与皇兄,昨夜的那支舞的确是天真教我的。”宁子怡道,“我自己舞姿还是比不上天真的,而昨夜,天真也并未出面,按理说,她若是不在,最耀眼的应当就是我才对,我也不怕皇兄和皇叔笑话,我的确仰慕南旭太子已久。”

宁子怡说到这,顿了顿,望向宁子初的目光带着些许期盼,“皇兄,婚姻大事,皇妹我一介女流之辈,自然是不好意思提出口的……”

宁子初听出了她的意图,“你的意思是,让朕帮你去提?你倒真是不觉得唐突?南旭国使臣才来了多久,这还不满一日,就急着去询问他们嫁娶大事,这么看来,倒像是我北昱国急着要与他们攀亲似的。凤云渺若是对你有那么一丝好感,此事都值得提,可问题是,朕看不出来他对你有多少关注。”

宁子初说到这儿,目光中带着些许嘲弄。

宁子怡咬了咬唇,道:“是我冒失了……”

“诶,陛下,何必这样泼子怡冷水呢?”宁晏之淡淡一笑,“纵观各大国,国与国之间的皇室成员联姻不在少数,南旭虽然强盛,可我北昱也并不比他弱势,北昱的公主嫁南旭的太子,算来也是门当户对,谁也不委屈了谁,这事儿并不是不能提,得看怎么提。”

宁子初轻描淡写道:“朕想听听,皇叔有什么好的建议。”

“联姻一事自然急不得,那凤云渺目前并未对子怡表现出什么好感,乃是因为他们二人不曾接触过,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光是宫宴上见了个面,眼缘未到。”宁晏之笑道,“此事由陛下出面不妥,由我这个闲人出面说最合适,我先去问问那位太子殿下中意什么样的女子,这样的问题,不算唐突吧?”

宁子怡听闻此话,面上当即浮现欣喜的笑意,“谢皇叔!”宁晏之面上泛着温润的笑意,“跟皇叔就不用这么客套了,一会儿用过午膳之后,皇叔便去帮你套套话。”

“子怡不知应该如何答谢皇叔。”

“事成了之后再谢吧,若是没成,皇叔也不好意思要你的谢礼,皇叔只不过是个帮你牵线的,事成不成,还得看上天安排的缘分,若是不成,子怡你也莫要强求,我们北昱国也有不少青年才俊。”

宁子怡听着宁晏之这番话,敷衍地回了一句,“子怡知道了。”

北昱国是有不少青年才俊。

但在她眼中,与凤云渺没有可比性。

……

午间的微风,轻得拂不动天上的云彩。

“义父,北昱国的静王过来了。”

凤云渺原本是坐在树荫之下小憩,听着凤伶俐的话,便睁开了眼,望向不远的前方。

一丈之外,一道蔚蓝色的身影缓缓走近,衣带轻跃。那人身形修长挺直,俊朗的面容上挂着温润的笑意。

“南旭太子,久仰大名。”宁晏之走近了,笑道,“殿下初来北昱皇宫,住得可还习惯?”

“还好,宫人们都挺周到。”凤云渺慢条斯理道,“静王此番来,是单纯要与本宫闲谈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正经事?”

凤云渺如此开门见山,宁晏之便也不说太多客套话了,笑道:“听闻太子还未曾娶妃?”

凤云渺闻言,唇角勾起了淡淡的弧度,桃花美目中却是一派清冽,“静王是想来帮谁说媒么?”

“不是不是,太子你就当本王是闲得随便问问。”宁晏之呵呵笑道,“太子就当是给本王一个面子,与本王说说,你中意怎样的女子?我北昱国的贵女们当中,有不少仰慕太子殿下风姿的,她们想必也很好奇,殿下对于未来正妃的要求。”

“既然静王殿下问了,那么本宫就正经地回答。”凤云渺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一些,“第一,要美若天仙。”

宁晏之挑眉,“这个自然,若是相貌过不去,也配不起殿下你。”

“第二,惊才绝艳。”

“第三,冰雪聪明。”

“第四,身姿纤细高挑,膀大腰圆的不做考虑,个头不能太矮,低于本宫肩膀的也不做考虑。”

“第五,能歌善舞。”

“第六,文武双全。”

“以上这些,少一条都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