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你倒是掀飞我啊/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晏之:“……”

美若天仙惊才绝艳冰雪聪明能歌善舞身姿纤细……还要文武双全?

凤云渺所提的要求,未免有些过分追求完美。

这世间才女不少,美女不少,聪慧的女子也不少,可若要做到以上那些要求全都符合……

还真挺难找。

能耐方面要求高也就罢了,连个子都有要求,这能耐还能培养,身高可怎么抽高呢?

宁晏之在心中思索着宁子怡能符合几点。

似乎……

一半都达不上?

忽的,宁晏之脑海中浮现一个人的音容笑貌。

凤云渺所提的这些要求,虽然苛刻,但似乎有个女子是可以达到的。

不。

能达到又如何,身份悬殊。

南旭国最尊贵的太子,与北昱国君主最宠爱的歌姬,彼此身份之间的距离都隔着一条鸿沟。

“静王殿下。”

就在宁晏之思索之时,凤云渺的声线又传入耳膜,“若是静王殿下你能找到一个符合以上全部要求的女子,可千万别忘了将她带来给本宫认识认识。”

“呵呵,一定一定。”宁晏之客套一笑,“本王此番来,也就是与太子你唠嗑唠嗑,本王忽然想起这会儿还有其他事,就不多呆了,失陪。”

凤云渺道:“慢走。”

眼见着宁晏之离开了,站在一旁的凤伶俐才道:“义父,我原本瞅着,觉得他像是来说媒的,可你提出的那些条件有些苛刻,或许是让他受了点儿惊吓,又或许他心中对他那说媒的对象有些没信心,怕再说下去自讨没趣。”

“我不管他是来说媒还是真的来随口问问,我已经给他回了话,我提出的要求,让他觉得与我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就自个儿走了,这不挺好的么。”凤云渺望着宁晏之那远去的身影,目光中泛上凉薄的笑意,“我平日里就不太喜欢与这种笑面虎打交道。”

凤伶俐笑道:“义父方才所提的那些要求,义母是否全都符合呢?”

“的确。”凤云渺挑眉,“她的过人之处,还不仅仅只有那些。”

“难怪能被义父所认可,或许义母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她的身份背景有些渺小?”

“身份渺小又如何。”凤云渺漫不经心道,“但凡是我看上的,我总有办法将她捧到高处,让人不敢随意轻视她。”

“我们离开北昱皇宫的这一日,义父会将义母也带走么?”

“自然会。”

“可义父之前与花大师说,义母似是被北昱皇帝所控制?”

“有极大的可能性,她还并未告诉我。”凤云渺思索片刻,道,“南旭最近也没有什么要紧事,我兴许会在北昱多呆上一些时日,不管她心里藏着什么问题,总会逼着她向我坦白。”

凤伶俐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正说着话,凤伶俐的余光瞥见左侧有人影走近,转过头望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义父,秦断玉过来了。”

“来得正好。”凤云渺并未转头去看,只是冷笑一声。

这个家伙,敢将他的画像卖给宁子怡。

非得收拾他不可。

秦断玉走近了,冲着凤云渺见礼,“见过太子殿下。”

虽然不是与南旭国的使臣们同行,但到底是同一国的人,凤云渺身为太子,他总要来问安行礼。

“秦断玉,你可知罪?”

凤云渺眼眸轻抬,望着此刻站在眼前的青衣公子,轻描淡写道:“你未经过本宫的允许,利用本宫的画像牟取钱财利益,谁给你的胆子?”

凤云渺的语气虽然没有波澜,目光里的清凉却不容忽视。

他可没有忘记,当初宁子怡手下的那幅画像,正是出自秦断玉之手。

敢把他的画像画了拿来卖……

胆真大。

这家伙莫不是以为,他把画像卖到了异国,自己这个正主就能不知道了?

“太子殿下,关于此事,在下无罪。”面对凤云渺的责问,秦断玉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用书画赚取钱财利益这种事,原本就是在下的生存之道,这世间才子少有,书画若是能卖个好价钱,又有谁不会去做这样的生意?至于拿太子殿下的画去卖这事儿,是经过陛下允许的,否则,在下自然不敢如此冒犯太子殿下。”

“经过了陛下的允许?”

“不错,关于这一点,在下可是不敢胡言乱语的,殿下可还记得五年前的那场四国交流会?殿下您夺得了一个魁首,同样也夺得了众多名门贵女的青睐,这其中不乏有异国的皇女,陛下曾说,太子殿下如今也过了立冠之年,尚未娶妻,太子殿下的终身大事,陛下可是记挂着呢,可殿下您自己却不放在心上。”

秦断玉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陛下也是偶然间看到,在下为太子殿下所绘的那一幅丹青,当初之所以画下这幅丹青,是为了赢一场文人墨客举办的书画大会,在下靠着这幅丹青夺得了第一,这事不知怎么的就流传了出去,后来,诸多人来我府上,说要高价收购太子殿下的这幅丹青。”

凤云渺冷笑一声,“这些人好生无趣。”

“他们自然都是贵女们或者皇女们派来的,这事儿帝都内不少人知晓,在下府邸的门槛在那几日都要被人踏破了。”秦断玉悠然道,“说句不算自负的话,论书画,除了太子你之外,帝都之内再无人画技比我高超,殿下你的墨宝自然是万金难求,而在下的墨宝也素来能卖出好价钱,此事传到陛下耳朵里,陛下乐呵呵地传召了在下,说:大可将太子殿下的画像挂出去竞价,价高者得,多画上几幅也是可以的,能多给殿下招些桃花,殿下想必就愿意成家了。”

凤云渺:“……”

“陛下也真是太操心义父的婚事了。”凤伶俐道,“这么说来,陛下是允许秦公子随意出售义父的画像,竟没有一个数量限制么?”

“没有。”

“那你岂不是赚道盆满钵满!”凤伶俐有些不悦。

“想多了。”秦断玉不紧不慢道,“画殿下的画像来谋生计,的确能赚到盆满钵满,陛下自然不会放任在下这样敛财,因此,但凡是卖出画像所得的钱财,九成上缴国库,在下只留一成。”

凤伶俐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大笑。

听他这么一说,他这心底倒也不是那么不爽了。

一九分……他就只能拿一成。

这么一来,他也未必愿意一直画下去,画不画,都看他心情了。

听着凤伶俐那有些幸灾乐祸的笑意,秦断玉倒也不甚在意,依旧淡淡道:“还请殿下不要因为这事怪罪在下。”

“你都这么解释了,本宫若是还怪罪你,岂不是成了不讲道理。”凤云渺不温不火道,“此事,本宫可以不与你计较,你之前画过的那些画像,本宫也不追究了,但,即日起,你不得再画本宫的画像,当然了,若是你不怕得罪了本宫,大可去画。”

凤云渺的语气中听不出怒意,唇角的笑意却很是冰凉。

秦断玉岂会听不出凤云渺话语中的威胁,面无表情道:“殿下都这么说了,我自然要依殿下的意思。殿下若是无事,我便退下了。”

“还有一事。”凤云渺望着他,面上忽然绽放出一丝笑意,“听说你与北昱国的公主宁子怡来往甚多,就连你来这皇宫里,都是她邀你来的,看来你们二人关系不一般,你若是对这位公主有意,本宫就做个好人,帮你说说媒如何?”

凤云渺此话一出,秦断玉目光中浮现一丝惊愕。

太子素来不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替人说媒这种事……完全不像是他会干出来的。

看他的神态,倒像是……想愚弄人。

想到这儿,秦断玉连忙道:“承蒙殿下的好意,我与这位怡长公主只是寻常的友人关系,来往并不算密切,这位公主之所以邀请我来宫中,不过是为了,求一幅太子殿下你的画像。”

“原来这位公主当真看上义父了?”凤伶俐在一旁插话道,“怪不得,她在夜宴上献舞的时候,屡屡望向我们这边,离开之时,又在义父的桌前刻意停留……”

凤伶俐说到这儿,面上浮现恍然大悟之色,“方才来的那位静王,该不会就是想替这位公主说媒来的吧?这般拐弯抹角,也太烦人了点……”

“求本宫的画像?”凤云渺望着对面的人,轻描淡写道,“你给画了?”

“在下还没有答应她。”秦断玉道,“在下作画,只凭心情,除了陛下之外,其他人不得强迫在下作画。”

他秦断玉在南旭国的地位,与妙衣坊老板娘在北昱国内的地位等同。

北昱皇帝准许妙衣坊老板娘只凭心情做衣服,任何达官贵人不得要挟她。

而他,也得了南旭皇帝准许,写诗作画只凭心情,不必取悦任何人。

“那就好,既然还没画,那就别给她画了。你若是敢画……”凤云渺说到这儿,转头望了一眼凤伶俐,“伶俐你就把他的衣裳给扒了,找几个画师,画上百张秦大才子的裸图,拿去帝都里贱卖,想必是会有许多女子抢着来买的。”

秦断玉:“……”

“是。”凤伶俐颇为果断地应了下来,随后有些略带警告性地瞥了一眼秦断玉。

秦断玉不想与这二人再交流,只道:“殿下,若是没有其他要紧事,我便……”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坐在藤椅之上的凤云渺已经起了身,转了个身,迈步离开。

凤伶俐自然是跟了上去。

秦断玉见此,神色并无波澜,也转身走开了。

他早已习惯了这位太子目中无人的性格。

……

“义父,看来陛下真的是很操心你的婚事,连卖画像这样的主意都能想的出来,生怕你身边的桃花太少,总想给你多招几朵,没准能有一朵让你看得顺眼。”凤伶俐跟在凤云渺的身后,笑道,“卖画的钱还得收九成到国库里,既能帮着义父招蜂引蝶,又能填充国库,陛下此法,倒还挺高明。”

凤伶俐的话音才落下,走在前头的凤云渺便回过了身,望着他,开口的音色有些凉,“我怎么听着你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你是否觉得这样挺有趣的?你难道不知,这对我而言也是一种麻烦?你与你义母还真是一个德性,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烦恼之上,我闹心,你们欢喜,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过分。”

凤伶俐见凤云渺有些不高兴,当即敛起了笑意,垂下了头,“伶俐知错,伶俐再也不提此事了……义父方才说,我与义母一个德性?”

凤云渺这会儿又想起昨夜的事,心情有些不畅快,自然也懒得与凤伶俐提起,便又转过了身,淡淡道:“我有些倦了,回屋睡会儿,你回头抽个时间,去跟你义母问安,让她知道有你这么个干儿子。对了,记得告诉她,我心情十分不好。”

“是,伶俐记住了……”

“她若是想来见我,劝她莫来,若是一遍劝不住,执意想来,就让咱们使臣团里的那位女使臣带她来,对外只说是女使臣要跟她请教歌舞,便可以大大方方地过来了。”

“是,伶俐记住了。”

宫规森严,男女有别,虽然自己的年纪小,却也得避开闲言碎语,若是想要大大方方的进去,是得找女使臣同行。

凤云渺不再说话,快步走回了自己的住处。

凤伶俐转了个身,打算去一趟仙乐宫,与未来的义母问安。

……

仙乐宫之内,颜天真懒洋洋地坐在树荫之下,一边拿孔雀羽扇扇着小风,一边伸手拿着面前的一盘桂花糕吃。

边吃,边想着该如何去与凤云渺认错。

越想越觉得昨夜的玩笑开得有点儿……大。

恋爱中的姑娘总是喜欢各种试探对象,就连她,竟然免不了落了俗套……

男子,是有几个雷区的,不能轻易去踩,若是踩了,雷就炸了。

第一大雷区,是能力方面被质疑,这个自然是不用多说的。

交往中的姑娘与他人乱搞暧昧并发生实质性关系,又算一大雷区。

喜爱的姑娘,在被迫的情况下,被其他男子强上,超大雷区。

就算是开玩笑,也不应该踩到这几个雷区的。

颜天真此刻也说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情了。

虽然有些懊恼,却又有些小雀跃?

只因凤云渺的回答,让她的心潮有些澎湃。

不过她也因此将凤云渺给惹恼了。

该如何认错呢?

即便是认错,她也不想太低声下气,她素来高傲得像个女王,即使犯错,也不愿意服软,这就是她的性格。

可道歉若是没有诚意,只怕凤云渺的气不能消。

颜天真想到这儿,扇扇子的力度更大了些。

恋爱中的人……有时候真是纠结啊……

颜天真正苦恼着,有宫女上前来报,“颜姑娘,有客人来了呢。”

颜天真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什么客人?”

“是南旭国的女使臣,与南旭太子的义子一同来的,说是久仰颜姑娘的大名,那位使臣想跟姑娘讨教歌舞,而那位小公子,他说,就想听听颜姑娘唱歌,听一会儿就走,不会打扰颜姑娘太久。”

颜天真一听是南旭国的客人,面上当即绽放一丝笑意,“请进来吧。”

南旭太子的义子……

凤云渺收了个干儿子?

没过多久,宫女喜鹊就把人领过来了,颜天真远远的就看见走来的人影,其中有一位少年,眉清目秀,粉雕玉琢。

这不正是那一日大街上遇见的那个小正太么?她给他买了一麻袋糖炒栗子,那少年还乐滋滋地喊了她一声神仙姐姐。

“颜姑娘,客人到了。”喜鹊走到了颜天真面前,笑道,“颜姑娘,奴婢也是今日才知道,几天前,咱们在大街上遇到的那一位少年,竟然就是南旭太子殿下的义子,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颜姑娘还给他买过糖炒栗子,颜姑娘总该记得吧?”

“自然记得,自然记得。”颜天真莞尔一笑,“我当时想着,谁家的孩子这么讨喜,着实没有想到是个有身份的人物,小公子,可别怪我说话太直接,你看起来,并无多大杀伤力呢。”

少年将军?

这小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顶多十五岁吧。

不愧是凤云渺那妖孽的义子,年纪轻轻就这么有出息。

“颜姑娘说的是。”凤伶俐笑道,“许多人还未与我熟识前,都说我看起来很是无害。”

“颜姑娘,你们慢慢说,奴婢去给你们再准备些点心来。”喜鹊说着,便退下了。

眼见着周围没有外人了,凤伶俐朝着颜天真行了个拱手礼——

“伶俐见过义母。”

此时此刻,颜天真正吃着糕点,配着花茶,乍一听凤伶俐喊了一声义母,险些呛到。

上一刻还喊颜姑娘喊得客客气气的,这一刻就直接改口叫义母,神态这般恭敬,让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叫伶俐?看起来果真是聪明伶俐。”颜天真回过神后,干笑了一声,“不过,你不觉得喊我义母有些奇怪么?”

这少年就比他小了两三岁,喊她义母,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儿别扭。

“为何觉得奇怪?”凤伶俐依旧冲着颜天真笑,“你是义父心仪的姑娘,伶俐喊你一声义母,是在情理之中啊。”

“可是……”颜天真想了想,道,“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一声神仙姐姐,比义母好听多了。”

“对于长辈,称呼是不可随意乱改的。”凤伶俐说到这儿,一本正经道,“若是义母不喜欢我这么称呼您,回头伶俐去与义父说,是否能换一个义母喜欢的称呼。”

“不就是个称呼,还搞得这么正儿八经的。”颜天真觉得有些好笑,“你义父此刻在做什么呢?”

“在住处歇息呢。”凤伶俐道,“义父的心情有些不太好,伶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敢打扰义父休息,想着有空,便过来拜见义母了。”

颜天真闻言,笑道:“我能否去看看你义父呢?”

颜天真说道这,瞥了一眼凤伶俐身后的女使臣,“我就跟宫人说,与你们的这位女使臣相谈甚欢,与她一同出去逛逛,趁这个机会去见见你义父,不会逗留太久的。”

这位女使臣从头到尾都一副恭谨的姿态,一看就是这父子二人身边的人,说什么是来讨教歌舞的,其实就是来打掩护的。

“这……”凤伶俐似乎有些犹豫,“义父的心情不太好,咱们还是不必去打扰他了吧?万一他不高兴了……”

“我就去看看他,不会打扰他太久的,他若是不想我打扰,我再走也不迟啊。”颜天真笑道,“好伶俐,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你义父不会责怪你的,他若是发脾气,我扛着就是了。”

“好吧……”

……

说定了之后,颜天真便大摇大摆地出了仙乐宫。

有个女使臣做掩护就是好,外人看着只当她是新交了个朋友,几乎不会多想。

被凤伶俐领着到了凤云渺的住处,凤伶俐提醒道:“义母,我们从南旭国带来的这几名使臣都是向着义父的,因此,你可以不必太过拘谨,不过这儿有些北昱国的宫人,可不能被他们瞧见了,义母你不要逗留太久。”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那义母就自行进去吧。”

“好。”颜天真应了一声,便走进了凤云渺所在的庭院。

作为南旭国的太子,给他安排的住处,自然是宽敞又舒适,庭院也是落英缤纷。

颜天真穿过一条花栏小道,抬眼便看见,几丈之外的梨花树下,坐着一道人影。

正是凤云渺。

伶俐不是说他在歇息么?怎么这会儿却是在看书。

他低垂着眉目认真翻阅书籍的模样,有一种静谧的优雅气质。

颜天真望着凤云渺,只觉得心跳的节奏又加快了几分。

这个家伙,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画……

这会儿,她心中忽然无比庆幸,当初并没有因为他“丑陋”而嫌弃他,依旧对他倾诉了心意,那时他的心中想必很感动。

他从前活得光芒万丈,以他的真实面目,所过之处,必然有无数名门贵女败倒在那锦衣之下,而他想必是不屑一顾,只因为那些女子爱慕的都是他华美的外表,他那神祗般的高贵仪态。

所以……他刻意变丑的那段时间,与她相识,她在完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真实容貌,甚至在没有听到他声音的情况下,依旧对他倾心,可算是把他给感动了。

能对着一个又丑又哑的男子倾心,那必然是真爱啊……

于是乎,这厮心中必定觉得她好特别,好不做作,与外面那些只懂欣赏他华丽外表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颜天真这么想着,只觉得自己的虚荣心都快冒出头顶了……

无论如何,她在他心中的形象,都是比较高大的。

颜天真一边想着,脚下的步子也未停,很快便走到了凤云渺的身旁。

“云渺~”颜天真甜甜地喊了一声,自个儿都觉得这语气有些太过温柔,必定很醉人。

凤云渺的眼睫毛颤了颤。

他早知道她走过来了,却没有抬眼去看。

不得不承认,她刻意卖弄风情的时候,嗓音当真是娇媚清脆到了极点,如同一把锋利的小钩子,勾动人的心弦。

凤云渺的心中有些澎湃,面上却并未表露出来,依旧垂着头看书,似乎没有要理会颜天真的意思。

颜天真得不到他的回复,心中微恼,却依旧耐着性子,伸出了手,白皙的指尖轻轻地戳了一下凤云渺的肩头。

凤云渺不为所动,目光依旧停留在手中的书籍上。

“你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肯理我?”颜天真收回了手,这会儿已经懒得再装淑女,双手环胸,慢条斯理道,“本姑娘素来不会对谁这么有耐心的,云渺,你是我相好,我对你自然比对旁人更好,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一直这么晾着我,我也是有脾气的,所以,请你稍微收敛些,成不成?”

不就是之前开了个有些过分的玩笑么……她都认错了,他却还不理她。

讨厌冷暴力!

她宁可他开口训斥她几句,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无话可说。

不,应该说,是她单方面地在他身旁这叽叽喳喳,他却如同老僧入定了一般,仿佛他手中这本破书比她更加吸引人。

凤云渺听着她的话,终于抬眸看了她,“明日夜里,我再来搭理你。”

他这句话,算是回答了她提出的问题。

她方才问:你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肯理我?

那么,他告诉她答案。

“为何要等到明日夜里才肯理我?”颜天真顿时有些不理解他这话的意思,“莫非你现在有什么很要紧的事吗?看这本破书有那么重要?跟我说几句话就不行了?”

“谁让你要跟我开那样的玩笑。”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你是个有脾气的人,我同样是个有脾气的人,你开的玩笑让我心中觉得很是不爽,于是,我对你的惩罚就是,晾着你两天,对你采取不理会的方式,看你以后还会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颜天真闻言,连忙道:“我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玩笑话了,那你现在可以理我了。”

“明晚再说吧。”凤云渺淡淡道,“从此刻截止明晚,这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你可以回去了。”

“你……”颜天真磨了磨牙,“我就不回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你若是真的不想理我,又何必让伶俐去看望我?还设法让我进了你的住处,你分明就是希望我来找你,我来了,你却又要晾着我,你怎么就这么有心机!我早该知道的,你心机就是如此重。”

凤云渺:“……”

到底是谁更有心机。

她倒还好意思说他心机重……

凤云渺这会儿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颜天真之前最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本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

如今看来,她也真是有些厚颜无耻。

不过无妨,无耻的人,也总有些可爱之处。

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自然不会拿这点来数落她。

他依旧是很欣赏她的。但他绝不会口头表示出来,免得她又沾沾自喜,夸她一句,尾巴都能翘上天了。

“凤云渺,你是真的打算不再理我了是么?”颜天真望着他,忽然就没脾气了,原本绷着的脸孔这会儿也放松了,再次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无妨,我总会有办法让你理我的。”

凤云渺闻言,下意识觉得,她又要耍什么招数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觉得肩膀上一沉,是颜天真整个人靠上来。

凤云渺暗笑。

想粘着他,让他理会她?

那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或许她接下来还会撒个娇什么的……

顶住。

可不能让她得逞了。

然而,凤云渺没有想到是,下一刻忽然觉得脖子上传来一阵痒感,垂眼一看,眼角不禁有些抽搐。

是颜天真用她的头发在给他的脖子挠痒痒……

那白皙玉指缠绕着乌黑的发丝,用发尾在他的脖子上轻轻扫过……

有点儿痒……

她正趴在他的肩上,呼吸也轻轻地喷洒在他的脖颈后……

凤云渺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跳动的频率稍快了些。

竟然……被撩拨到了。

心中有些不甘心,他的头朝着旁边一偏,躲开了她的发丝。

颜天真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他,又不依不饶的缠了上去,继续恼。

“云渺,你不是打定了主意不理我么?我这么作弄你,会不会觉得我烦?想摆脱我,简单啊,你一掌就可以把我从这拍到荷花池里,你转过头来看看,一丈之外就是荷花池了,看我不爽是么,来,拍我一掌,马上你就能甩开我了呢。”

凤云渺:“……”

拍她一掌?

这种事他怎么做得出来。

“不想拍是吧?就知道你舍不得。”颜天真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那撮头发往肩后一甩,放弃了头发攻势,走到凤云渺的面前,伸手就扣上了他手中的那本书,狠狠一抽!

书本从凤云渺的手中脱离。

颜天真把书本盖在旁边的桌子上,双手搭上凤云渺的双肩,冲他莞尔一笑。

她站,他坐。

她俯身看他,竟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凤云渺一时有些发怔。

她脸上那明媚的笑容,用一个词形容那便是:人比花娇。

可就是这样的一朵娇花,竟然挺有气势。

就在凤云渺发愣的这一瞬间,颜天真整个人朝着他怀里扎,直接坐在了他腿上,头也自然而然地倚靠在了他的肩上。

凤云渺:“……”

要论耍无赖,还真是没人能比得上她了。

“云渺,是不是觉得我无赖?”颜天真靠在他怀中,漫不经心道,“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心有不爽,把我直接掀飞。”

“你倒是掀飞我啊?你不是生我的气么?”

“你总是舍不得对我动手,却又对我不理不睬,何必这样让我难受呢?有句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都那么低眉顺眼地认错了,你还不谅解?可不能太过分了喔。”

“是你过分。”凤云渺终归是没忍住,低头望了她一眼,“我从未见过有女子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更何况,你明知道我在乎你,却还要故意让我误解,令我伤神,这难道不算过分?”

颜天真:“……”

这下子她确实无话可说。

他必定是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毕竟他一直都那么高贵的,谁敢耍他。

“云渺,我郑重跟你说明,以后那样的话我不会再说了。”颜天真凤眸轻抬,让他看见她眼中的一片认真,“我说真的,我也是知道轻重的人,犯过一次的错误,不会再傻傻地犯第二回。”

凤云渺望着她目光中的认真,心中一软,伸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好,下不为例。”

颜天真神色一喜,“那你是原谅我了?”

“嗯。”

“真好。”颜天真轻笑一声,抬头就在凤云渺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随即就收起了笑意,一本正经道,“好了,现在轮你跟我解释,你当初装哑巴是怎么回事。”

凤云渺有些失笑。

他才谅解了她,她又立即来翻旧账?

“关于此事,你确实对我存在误解。”凤云渺解释道,“我隐瞒身份,隐瞒容貌,是因为我要来这北昱皇宫偷盗,我绝不能让这宫中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以免泄露了出去让南旭国因此难堪,我并不是对你不信任,而是我谨慎,或许你无意中会透露一些什么消息出去,很多时候,人犯错,都是无心犯错,我想着,一旦等我脱身,要不了多久,你也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实在没必要急着说出来。”

说到这儿,他稍作停顿,又道:“至于不说话这事,我当真不是装哑巴,而是真的哑了。”

颜天真微微惊诧,“真的哑了?”

“你应该还记得我到皇宫是为了偷什么吧。”凤云渺道,“火芝,这东西可是疗伤圣药,你我初见的那一日,我闯入皇后宫中盗窃,藏着火芝的地方机关遍布,一不留神就让机关给伤了,之后又被数量半百的侍卫围攻,那时的我已经负伤,以寡敌众,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自然走为上策,我的伤挺严重,这你也知道,在你为我处理伤口之前,我自个就掰下了火芝的一角口服,这东西疗伤果然好使,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药性太强烈……”

“吃了那玩意儿就不能说话了是吧?”颜天真已经猜到了原因,“火芝疗伤,会加速伤口愈合,但唯一的副作用,应该就是会伤到喉管吧?”

凤云渺点头。

“真是的,不早说。”颜天真捶了一下他的肩。

“起初与你不熟悉,懒得多做解释。”凤云渺道,“之后看上你了,之所以不说,是想在离宫之前给你一个惊喜。”

“是挺惊喜的,我做梦都在想着你会说话。”颜天真撇了撇嘴,“也险些让我气炸了,我还以为你一直装哑!”

凤云渺笑着搂紧了她,“现在可是不气了?”

“话都说清楚了,自然就不气了。”颜天真说着,又笑出了声,“想不到呢,我那又丑又哑到云泪,竟然会摇身一变,成了南旭国的太子。”

从丑不拉几,到美如妖孽。

这带来的视觉冲击感未免太过强烈……也太让人惊喜了。

她并不嫌弃从前的云泪是个丑男,可他若是有天忽然帅炸,是个女子都不会不欢喜。

凤云渺抬手,轻抚着她的发丝,“往后不准再说我丑,曾经,你喊了我多少声丑男,我都来不及去计算,往后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两字。”

这两字听着确实让人心生不爽。

颜天真闻言,挑眉道:“放心,再也不会这么喊了,我若是再敢这么喊,岂不是让外人觉得——我眼瞎?”

说完,冲着凤云渺粲然一笑。

看着她那发自内心的愉悦笑颜,凤云渺心中一动。

与她相识后,他才知道,何为貌美动人。

过去的那些岁月里,他见过太多皮囊光鲜亮丽的女子,妖娆妩媚的女子不在少数,可他望着她们的容颜,内心深处却不会有一丝不正经的想法。

更准确地来说,他的心湖不会荡起一丝波澜。

可面对颜天真的时候,她不过就是笑了笑,也能拨起他那平静的心湖了。

凤云渺不禁在心中思索着:莫非自己也成了那些贪恋美色的凡夫俗子?见着绝色美女就心潮荡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