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心跳如鼓/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云渺?”颜天真见凤云渺忽然又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挑眉问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看得我心里有点毛毛的。”

他的眸,太深邃,让人无法探知他的情绪,纵然精明如她,偶尔也会猜不出他心中的想法。

仔细想来,从他们昨夜相认到现在,都是在互相……翻旧账。

一会儿她闹脾气,一会儿又是他闹脾气。

他听完她的解释,她又开始听他的解释。

这一来二去的,终于什么都解释清楚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得似乎更近了一些,她喜欢这种两人之间坦荡荡,没有误会存在的感觉。

不过他现在又忽然开始沉默……

谁知道他又在想什么。

颜天真这会儿自然不知,凤云渺此刻在心中夸赞她。

他一向都是只在心里夸奖她,极少说出口。

凤云渺又安静地望着她片刻,在心中斟酌了几番,道出了一句话,“天真,与你相识,真好。”

太肉麻的话他可是说不出口的。

千言万语化作两个字:真好。

光是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已经概括了他此刻的心情。

与她相识,是这么些年来最让他感到愉悦的一件事。

颜天真听着他的话,挑了挑眉,“你方才沉默了那么久,该不会是在心中将我夸奖了一通吧。斟酌纠结了良久,又说不出太动听的话,就只说了这真好二字,你呀,怎么就不爱说好听的话呢。”

凤云渺的眼角几不可见的一抽。

她竟然……将他心中所想猜了个大概。

“云渺啊,这以后呢,你要学会说些好听的话,必要的时候,好听的话,可以用来抚平人暴躁的心绪,人,当真就没几个不爱听好话的,就算面上不表现出来,心中也会窃喜,却又要故作矜持。”

颜天真有些语重心长道:“尤其是对待你喜爱的女孩子,千万不要太吝啬夸奖,油嘴滑舌的男子看起来太不正经,但不擅长于说好话的,看起来又太不解风情,打个比方,对待其他的女子,你可以冷眼相待,对待我这样的小仙女,又是你的心头爱,你莫要太羞涩,什么好话都藏在心里不说出来,何必呢?”

“难怪花无心说你有些厚颜无耻。”凤云渺望着她,微一挑眉,“我如今确实是有点体会到了。”

凤云渺这话,虽不是好话,可他的眼眸中所流露出来的,却是浅浅的温柔笑意。

“本姑娘就是如此敢于直言,你们这些男子,对待女子的要求可否别太苛刻?过于矜持温婉的,非要说人家娇柔造作,过于直性子的,你们又觉得人家厚颜无耻。”

颜天真说道这,抬手拍了一下凤云渺的肩,那不轻不重的力度,像是嗔怪,令人觉得……

被她捶打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妙。

眼见着她要将手收回去,凤云渺伸手便擒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背后,将她往自己怀中又压紧了一些。

颜天真处在这样的怀抱之中,挑了挑眉,抬眸看他,笑道:“云……”

才吐出了一个字,便觉得唇上一软,被他的唇封住。

颜天真眨巴了一下眼睛,望着眼前放大的俊美脸庞,此刻,凤云渺的眼睛是闭着的,颇为认真又轻柔地在她唇瓣上辗转。

如此近的距离,颜天真都能看见他那卷翘的长睫毛。

她也缓缓闭上了眼,享受着这一刻醉人的温柔。

周遭一派寂静,静得只能听见风卷落叶的声音。

颜天真的手,攀上了他的双肩,不想再被动地由着他轻吻,才要启唇回应,凤云渺的唇却撤离了。

颜天真心中有些不爽。

在这样落英缤纷的庭院之内,如此清静的环境下,他竟然不多享受一刻与她亲吻的时光。

就吻了这么小片刻……

还不如昨日半夜那个吻来得长久,令人难忘。

颜天真心中觉得不过瘾,真想把他捞回来再亲一回,又觉得此番行为或许会有些孟浪,他毕竟还是个情场新手,太过热情,似乎有些不妥。

颜天真心中觉得凤云渺矜持,却不知,凤云渺此刻心中的想法也是:不太过瘾。

其实,他并不想那么快放开她,可一想到与她定情未久,若是吃豆腐太过猛烈……有些不妥,怕她回头在心里将自己定义成流氓。

因此……

浅尝辄止。

颜天真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磨牙。

想吃他豆腐……

又怕自己太过热情吓着他。

想让他吃自己豆腐……

他又偏偏一副君子做派,就吃了点豆腐渣。

多吃几口也不会怎么样啊……

矜持什么呀真的是!

二人各有心思,就这么静静互相依偎着,不再言语。

这一头的二人柔情蜜意,另一头,御花园内的六角凉亭之中,宁晏之在与子怡讲述着自己与凤云渺的那一番对话。

“他竟是这么说的?”宁子怡在听过宁晏之的话之后,有些怔然。

凤云渺所提出的那些条件……

若是分开提,随便提出其中一个都不过分。

可若是把这么多优点全都凑在一起……

那可真是有些苛刻了。

又要相貌绝佳,又要多才多艺,对于个子和身形也要求严苛,甚至还要……文武双全。

纵观帝都的名门贵女之中,有几个懂武艺的?大家闺秀练那些个功夫来做什么。

即便真有个别懂功夫的,也达不到他所提出的其他要求。

“皇叔,我怎么觉得他这话像是来逗你的?”宁子怡思索了片刻,道,“兴许他是听人给他说媒听怕了,这才故意提的这些要求,为的就是挡那些给他说媒的人,让人觉得他有多么苛刻,如此一来,去烦他的人就少了。”

“子怡啊,皇叔瞅着,他不像是开玩笑啊。”宁晏之面上浮现一丝笑意,“凤云渺如今二十有二,尚未娶妃,素闻他不近女色,这么些年来,身边当真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坊间甚至有传言,这位太子殿下不喜欢女子,或许,是有断袖之癖?近几年来,与他最亲近的,就是他收的义子,那少年生得眉清目秀,粉雕玉琢,相貌一点也不比女孩差,因此,总有人怀疑他们父子二人……”

“皇叔,这种玩笑哪能随意开!”宁子怡一听宁晏之说的话不正经,面色顿时就不好看,“堂堂太子,可不能这样被诋毁,这种有损名誉的事,皇叔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这世间有许多流言蜚语都是不靠谱的,依我看来,这位殿下或许就是眼光太高了。”

“你瞧瞧,你瞧瞧,真是女大不中留,这姻缘都还没定下来呢,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宁晏之挑了挑眉,“皇叔的话还没说完呢,皇叔的意思是,这位太子殿下,之所以提出那么苛刻的要求,要么就是他眼高于顶,要么就是他真有断袖之癖,子怡觉得,哪种可能性较大呢?”

“前者!”宁子怡撇了撇嘴,“这么说来,他对未来意中人的要求当真如此严苛,以至于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找到一个让他满意的女子,皇叔,这些要求,我……似乎有几条未达标。”

说到这,她又冷哼了一声,“不光是我,但凡是我所认识的女子里,就没有人能符合这些要求,我所熟悉的名门贵女那么多,还真找不出一个。”

也幸好没有这样的女子。

与其凤云渺看上其他人,她倒是更希望他……谁也看不上。

若是谁也看不上,他就不会急着定下姻缘大事,兴许能再托个几年,如此一来,留给自己的时间就更多了。

“要说能符合他提的这些要求的,皇叔倒是想到了一个人。”宁晏之说到这儿,顿了顿道,“子怡,你是不是将一个人给忘了。”

“何人?”宁子怡问着,蓦地,脑海中划过一人的音容笑貌。

“颜天真?”宁子怡微一思索,笑了笑,“皇叔,你糊涂了,她不懂武艺啊,天真不过就是个花瓶,在我看来,也称不上多么冰雪聪明吧。”

“她……”宁晏之原本想要就纠正宁子怡的说法,开了口,却又忽然不想纠正了。

这会儿若是说颜天真有多好多好,似乎会给颜天真带来麻烦呢。

子怡的性子他了解,对待妨碍她的人,她必定不会友善。

她平日里与颜天真诸多来往,是因为颜天真于她而言不是麻烦,作为皇帝的妹妹,她总是乐于亲近皇帝喜爱的人,对她而言也有些好处,从颜天真那里,她想必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可若是这个对她有利的人,忽然变成可能会妨碍到她的了,她所采取的态度,必然会与之前大有不同。

宁晏之挥着手中的折扇,给自己扇着风。

有些女子之间的友谊,真的是很脆弱……

宁晏之不说话了,宁子怡却又嘀咕了起来,“颜天真虽然不算完全符合,但细细一想,倒也符合了大半,我所熟识的这么多女子当中,就数她最接近凤云渺所提出的要求……”

颜天真的美貌,从未有人否定过。

颜天真的才艺,从未有人贬低过。

她的身姿,她的风采,纵然是那些讨厌她的人,也没法挑出刺。

六宫妃嫔,憎恨颜天真的人何其多,然而,她们对她,也不仅仅是憎恨,还有羡慕。

羡慕她那貌美绝伦的容貌。

羡慕她那窈窕曼妙的身姿。

她被宫人们称赞为一道绝美的风景。举手投足之间,总有令人无法忽视的妖冶,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展示灼灼逼人的惊艳。

这才有了那么一句话的流传:一笑倾城颜天真。

她也羡慕颜天真……

皇兄那么冷酷狠心的人,在她面前也几乎没有了脾气。

颜天真着实太讨男人喜欢。

难怪总惹得女人讨厌。

宁子怡这么想着,心中对颜天真忽然生出了一丝警惕。

皇兄从前也是不近女色的,如今对颜天真十分纵宠。

凤云渺同样清心寡欲,焉知在遇上颜天真之后,不会被勾去了心神?

宁子怡这么想着,心中有些不安。

宁晏之见宁子怡忽然开始愁眉,出声问道:“子怡,你想什么呢?”

“皇叔,我这心中有些不安。”宁子怡道,“我在发愁,若是被南旭太子看见了颜天真,其他人兴许就入不了他的眼了,颜天真一贯会抢人风头,这宫中女子,就没几个愿意跟她站在一处的。”

“这……”宁晏之笑了笑,“子怡你莫要想太多了,颜天真是你皇兄的人,跟南旭的太子,是不能有什么牵扯的。”

“虽然她的身份有些上不得台面,可她一旦出现就几乎不会被人忽视,哪怕她是皇兄的人,我也有些不放心,纵然她不能跟凤云渺有什么牵扯,可难保凤云渺见到她之后不会惦记她……”

“那你想如何?”

“决不能让他们二人见面。”宁子怡说到这,起了身,“我平日里待她不薄,关系着我姻缘的事,让她帮个小忙,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她是皇兄的人,她自己总该有几分自觉,我得去提醒她一声,让她记得自己的身份,让她知道分寸。”

宁子怡说完,不再等宁晏之回话,便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小亭。

留下了宁晏之独自在小亭内,摇着折扇叹气。

尘世间的男女关系可真是一塌糊涂。

……

另一边,凤云渺的住处之内,颜天真觉得自个儿出来挺久了,便朝着凤云渺道:“云渺,我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该回去了,不能逗留太久。”

“好。”凤云渺听她这么说,淡淡一笑,“那你便回去罢,晚些我去仙乐宫找你。”

“好啊。”颜天真轻笑了一声,从他怀中起了身。

凤云渺目送着她的身影走远了,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这才收回了视线。

颜天真离开了凤云渺的住处一路走回仙乐宫,心情颇为舒畅。

回到了寝宫内,宫女望着她满面笑意的模样,有些好奇的问着:“颜姑娘看上去心情颇好?”

“是呢,与南旭国的女使臣相谈甚欢,交了个值得交的好朋友,心情自然就好些了。去给我拿盘子糕点来,有些饿了。”

颜天真回到了自己平日里最常坐着的藤椅上,将好心情稍微平复了些后,开始思索一件正经事。

人人都夸她能歌善舞,她并没有因此过于自负。

四国交流会上人才齐聚,纵然她歌舞一绝,也没有掉以轻心。

想要一鸣惊人,总得再玩出点什么花样才行……

她一贯喜欢创新,不喜欢那些沉闷又温吞的舞蹈,但太过奔放又妖娆的舞姿,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道,会令人觉得风尘气味太浓,难免拿来与青楼花娘相比。

因此,尺度的把握还是十分重要啊……

不可太温吞,不可太妩媚,不可太俗套。

颜天真这么想着,便站起了身,脑海中浮现出几个动作,她便伸出了双手,动作与脑海中的画面同步起来。

颜天真正认真地排练着,一个旋转回身,余光瞥见了不远处两道女子的身影缓缓走来,抬眸望去。

是宁子怡与她的贴身婢女。

颜天真收了舞步,等着宁子怡走进了,冲她施了一礼,“怡长公主。”

“不必多礼了。”

“公主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是否又想学什么舞蹈了呢。”

“不是,本公主今日来找你,是有一件正经事要与你说的。”宁子怡说到这儿,拉过了颜天真的手腕,走到了树下,“天真姐,你可曾见过南旭太子?”

“见过啊。”颜天真望着此刻宁子怡的神色,见她眉目微拧,明眸之中隐藏着些许不善,这是宁子怡头一次对自己展露这样的神色。

她从未将宁子怡当成真心朋友,但,宁子怡确实从头到尾不曾刁难过她,这个表面上的朋友,还是可以交往的。

可为何今日,宁子怡看她的眼神……

与六宫妃嫔中的某些人看她的眼神,那般相似。

颜天真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或许,她的存在,也对宁子怡产生了某些不便?

宁子怡方才为了她一句“你可曾见过南旭太子”。

颜天真一向敏锐,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许久之前,与宁子怡的贴身侍女闲谈了两句,那一日,正好是秦断玉来宫中做客的日子,犹记得当时调侃了一句,说是怡长公主看上了秦大才子,宫女当即回了一句:颜姑娘可别误会了,我们公主心仪的是南旭太子。

险些就没想起来这事,这会儿听宁子怡提起了凤云渺,她才想起来了。

宁子怡这两日之所以积极地来仙乐宫跟她学舞,想在昨夜的夜宴之上大放光彩,为的竟是……吸引凤云渺的目光。

那个时候,她着实没有料到,宁子怡想要在夜宴之上吸引的人竟是凤云渺,自个儿非但认认真真地指导她跳了一舞,还祝她得偿所愿……

不知者无罪,云渺想必是不会责怪她的。

这些想法在她脑海中仅仅只是一瞬间,趁着宁子怡还未开口,颜天真便抢先道:“远远地见了一回这位太子,容貌与仪态的确很不一般,公主为何忽然提起他了?”

宁子怡听颜天真这句话,似是松了一口气,却仿佛不确定般的,又追问了一句,“你与他还不曾见过面?”

颜天真自然是不可能说实话,“还未见过。”

“那就好,天真姐,本公主问你一句话。”宁子怡正色道,“在你看来,本公主待你如何?”

“公主对我自然是不错。”颜天真面上绽放出一丝柔和的笑意,“公主忽然问我这么个问题,莫非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公主大可直说。”

“那本公主可就直说了。”宁子怡顿了顿,道,“天真姐,你多才多艺,本公主初见你时就很是欣赏你,本公主一向是拿你当姐妹看待,这一回,本公主也只是要你帮个小忙而已,算不上多大的事,但你一定要认真对待。”

颜天真悠悠道:“公主请说。”

“你美若天仙,才色双绝,这些都是众人所认可的,平日里你也没少听到这样的夸奖,但凡是你出现的地方,出风头的必定是你。”

“公主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有幸生了一张这样的皮囊而已。”

“正是因为你太过扎眼,惹得六宫妃嫔对你态度不善,如今,只怕是你也会给本公主带来不便。”宁子怡面无表情道,“不久之前,皇叔去探了探南旭太子的口风,问他中意什么样的女子,南旭太子提了诸多苛刻的要求,本公主思索一番,离他所提的那些要求还差了些,而你,却几乎能符合,本公主心中还猜想着,你们是否早就相识?”

颜天真微微一怔,“他都提了些什么要求?”

“其中有两条便是你最大的特点,能歌善舞,貌若天仙。”宁子怡的语气毫无波澜,“跟你说这些,你莫要窃喜,你毕竟是皇兄的女人,与其他男子注定是不能有什么瓜葛的,这一点你自己想必也很清楚,本公主之所以来,是想提醒你,往后,与这位太子,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能不交流就不交流。”

颜天真心中觉得好笑,面上表现得很是无辜,“公主,无论何时,我都是向着陛下的,不用公主警醒我,我也不会对其他男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公主的意思我大抵是明白了,公主不让我现身在他面前,也是为了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你晓得就好,本公主之所以开门见山地说,是因为知道你是个聪明人,皇兄的脾气你想必也很了解,是他的人,就只能向着他,若是动了其他不该有的心思……”宁子怡望着颜天真,唇角泛着一丝警示般的笑意,“后果会如何,就不用我多说了。且,皇兄又是个多疑的性格,因此,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你一定要尽量避开这位太子殿下。万不可引起他的注意。”

“公主所言,我都记下了,天真这副皮囊的确是会给自己招来不少麻烦,能避免还是要尽量避免,不过……”颜天真说道这,面上似是有些苦恼,“不见面不交流,可不是我想这样就能做到的,公主,你可别忘了,很快就要到四国交流会了,交流会我是必须参与的,难保不被他瞧见我。”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你比的是歌舞,他比的是书法,于不同的场地比试,分开进行,你在比试的过程当中,他想必也在比试。那种严肃的情况之下,他想必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看别人的比试。”

宁子怡说到这,面上浮现淡淡笑意,“你只要记着我的话,尽量避免与他见面就成,若实在是避免不了见上了,不要与他交流,可好?”

颜天真心中觉得好笑,面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公主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她记下了,记得清楚。

但也只是记下了而已,她没说同意。

不与凤云渺见面,宁子怡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她?

莫非她是怕自己跟凤云渺说句话,就能勾走了他的心神。

她如此不自信。

但真是没有皇家女子该有的气魄。

颜天真心中腹诽着,面上的情绪并未有一丝反常,宁子怡自然是不会明白她心中想的什么,听她说“公主的话,我都记下了”,便当她是答应了。

“天真姐,我可是拿你当姐妹才跟你说些心里话。”宁子怡这会儿又笑得颇为友善,“你之前教我的那支舞蹈,很是出彩,颇有新意,我很是喜欢,改日再来找你学几支舞。”

颜天真听闻此话,也笑了笑,“好,我平日里空闲的时间也多,不过这两日应该是没时间了,要为四国交流会做准备,这两日总是练舞练不停,公主若是想学歌舞,等过了交流会之后再来。”

“那是自然,我可不能妨碍你干正经事。”宁子怡道,“好了,我此行的目的已经说清楚了,也没有什么其他要紧事了,你忙你的吧。”

宁子怡说完之后,便不再逗留,转身离开了。

颜天真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唇角那抹原本还算优雅的笑意,逐渐变凉。

凤云渺……

一来就给我招桃花。

还是丑的时候好啊,顶着那一副磕碜的容貌走出去,倒贴都没几个人要。

丑人从来不会有招桃花的烦恼。

无论男女,美貌都是一样很能惹麻烦的东西。

……

一眨眼便到了夜里。

颜天真的寝殿之内,烛火未熄。

这会儿,她正站立在桌边,借着明黄色的火光,提笔挥墨。

交流会上,一共四个魁首的名额。

诗圣、神笔、舞王、音仙。

这一场比拼才艺的交流会,诗词书画是‘才’,歌舞乐器是‘艺’,才与艺的比拼,分别搭建两个台子,同时进行,据说,两个台子之间不过几丈的距离。

如此一来,一个人想要参加所有项目是不可能的,才与艺同时进行的这项比试规定,似乎是为了防止——一人拿下多个魁首。

若这世间有多才多艺的妙人,能够将这些比试全比了一遍过去……其余三国输得够呛。

按照交流会的规矩来看,一个人,能耐再大,顶多只能夺下两个魁首,要么就是诗词书画那边的,要么就是歌舞乐器这一边。

四国挑选出来的精英,有的人只会参与一场比试,若是更有能力的,自然便参与两个。

听说……历来的舞王与音仙都不是同一人,有人歌声很美妙,有人舞姿美妙,歌声与舞姿都能夺得第一的,倒还不曾有过。

交流会举办到现在也不过才十几次。

若是有人能够打破纪录,那可真的就名扬四海……

五年前,诗词那边的魁首是秦断玉,书画那边的是凤云渺。

秦断玉……

这个家伙原来竟是那么厉害的,难怪那般清高,那般冷傲。

这位秦大才子似乎有点看不起她。

颜天真想到这,唇角扬起一丝清凉的笑意。

不知这位秦大才子,比起李白杜甫的人,是个什么阶级的。

虽然她无法去参与诗词书画那一边的比试,不过……她可以把她所想到的诗词写下来,拿给凤云渺。

到了这种时候,就是考验她记忆力的时候了。

唐诗宋词元曲……

秦大才子,我还真就不信了,你的诗词库能比我丰富。

既然我不能比,就让云渺拿着我的灵感去比,没准,诗圣神笔,全都夺下。

这也算是她给凤云渺的一点儿补偿。

毕竟她是代替北昱国参与交流会,而凤云渺所代表的是南旭国,算来还是竞争对手。

若是能打平,南旭夺下两个魁首,北昱夺下两个魁首,这二国都有面子,可以平分作为奖励的物资,这物资自然由东陵西宁这两个输家掏了。

她只要能夺下魁首,小皇帝也不敢说她什么。

不能让南旭输,否则岂不是让宁子初得意忘形。

她也不能输。

打平,是最好的局面。

颜天真如此想着,手中的笔墨挥舞不停,写得有些手酸了,这才停下笔来。

这两天练舞太勤快了,拿笔都拿不利索,这会儿觉得身子有些疲乏,干脆去泡个热水澡,有利于解乏。

颜天真将笔搁下,抬步踏出了寝殿,走向了寝殿后花园的一处温泉洞。

六宫之中,有温泉的寝宫可不多,她这仙乐宫算是一个,当初她搬进这仙乐宫的时候,可是有不少人眼红呢。

进了温泉池,颜天真又开始思索一个问题。

云渺那个家伙不是说了今天要过来找她么?

到现在还未来,也不知道他还来不来了。

或许她沐浴过后,他就来了?

又或许她沐浴到一半,他去寝殿找她,找不到她的人影……

无所谓了,那就让他候着吧。

……

夜深人静时,凤云渺潜入仙乐宫,轻车熟路地摸进了颜天真的寝殿,她的寝殿之内,烛火还未熄。

可他进去了之后,却发现里头无人。

明黄色的火光跳跃着,桌上还搁着笔墨纸砚。

这么晚了,她还写什么东西?

凤云渺有些好奇,便走进了那桌子,低头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他那双桃花美目中迸发出一丝亮光。

这般绝妙的诗词……

是她写的么?

这个时辰她不在寝殿,会去哪儿?

凤云渺原本想着,等一等她,可等候了片刻之后,觉得干坐着实在没意思,便想出寝殿去寻她。

之前听她说练舞练到半夜三更,莫非这个点又在什么地方练舞?

他与她相识这么久,当真还没见过她舞。

都说她能歌善舞,他总要找机会见识一番。

凤云渺对仙乐宫也算是熟悉了,从他曾经所居住的偏殿走过,绕了半圈,并未发现颜天真的人影,他便又转了个方向,继续走。

余光瞥见不远处,似乎隐约有亮光。

那是——温泉池。

对了,怎么就把这个地方给忘了呢。

她此刻,莫不是在沐浴?

凤云渺原本想着,还是走回寝殿去等她,可转过身的那一刻,脚下的步子却又顿住了。

为何要去寝殿之内干等着?

她沐浴的速度一向不快,一等兴许就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着实浪费时间。

要等,倒不如去温泉洞里等。

同样是等候,环境不同,心境自然也不同。

这般想着,凤云渺便又转了个身,走向了那温泉洞。

踏进了洞内,眼前是一片的氤氲轻雾,让他看不清周围景物,他脚下的步子迈得缓慢,继续往前走着,等那轻雾有些散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的假山石。

不得不说,宁子初真是给她选了个好地方住。

再往前走,会看到怎样的光景呢?

凤云渺继续走,穿过细密的白雾……

正前方。

水雾缭绕,湖面上冒着白色的气泡,有纯白的水汽自湖面上袅袅上升,飞散开来,有一道人影静静地半浮在湖面之上,温热的湖水在那人的身周微微荡漾,那人侧对着他,被水浸湿的乌发垂泄在背后,双肩如雪如玉,她长睫卷翘半磕着眼,静谧地让人不敢打扰。

凤云渺一时心跳如鼓,立即挪开了视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