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那你就去撞死罢/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无心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见对面的凤云渺一甩手,将杯中酒直接朝他的脸洒了过来——

花无心当即想也不想的,起身退开一步!

险些被那杯酒泼了一脸。

“跟你说实话,你还不乐意听了。”花无心冷哼一声,为了避免凤云渺再度袭击,又一连后退了两步,这才悠悠道,“颜天仙固然貌美动人,可她毕竟与宁子初在一起这么久,没准会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葛,我并不是劝你与她分开,只是觉着,你若是要跟她使用这鸳鸯劫……真有些吃亏呀。”

花无心说到这儿,有些语重心长,“你我也相识多年了,我说话总是为了你好的,你头一次对一个女子动情,难道心中就不该有点防备?我说句实话你可别不爱听,想我阅人无数,颜天仙在我看来,真像个身经百战的,我这是说的心里话,绝不是刻意挑刺!”

虽说那女子貌美如花,冰雪聪明,可她的气息……却不是那么正经。

随意的一个眼神,便像是泛着盈盈秋波,不经意的一个笑容,也能勾人心弦,这样的女子,着实像说书人口中修炼千年的狐妖,引得男子为她沉沦。

就连凤云渺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可见她能耐是有多大。

倒也不是说貌美如花就是错误,只是……他有些担心凤云渺道行不比她高,若是被她给吃死了,还种上了鸳鸯劫,这堂堂一国太子,将来头顶绿帽,都不知上哪去发泄。

鸳鸯劫一旦种上,男方便要绝对的忠诚,而女方即便不忠,对自身也造不成伤害,顶多害得情夫下地狱,颜天真并非端庄贤惠的窈窕淑女,他觉得凤云渺的想法有些不太值得。

“划不划算与你无关。”凤云渺的声音在前头想起,不疾不徐,“花无心啊花无心,在你看来,我就那么单纯?你觉得我此番行为是鬼迷心窍?我看是你头脑简单,不明白我的真正用意。”

“你的真正用意?”花无心听着凤云渺此话,顿时有些迷茫,“你的用意,不就是想与她捆死么?让她不敢红杏出墙,一出墙就死情夫,即便她看上除了你之外的人,她也别想着能发生些什么,一发生就能害死对方,如此一来,对她也具备着一些约束,可纵然如此,你还是更亏。”

“错。”凤云渺一口否定花无心的想法,“红杏出墙?我从不怀疑她会红杏出墙,再有,若是在我毫无犯错的情况下,她出墙了,那么……”

凤云渺说到这,唇角勾起一丝清凉的笑意,“我会让她——万劫不复,何止是死个情夫这么简单?”

“万劫不复”这四个字,凤云渺刻意放缓了语速,咬字也重了些。

能被他所认真对待的女子,迄今为止,也就这么一个,若是她先背叛,让他伤神,他所采用的惩戒方式……

目前还没想出来。

因为他根本不曾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原来你还存着理智,还以为你鬼迷心窍了呢……”花无心望着凤云渺那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松了口气,“若不是我想的这样,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天真虽然偶尔有些不正经,可她与我谈论起感情问题却并不敷衍,或许在有些人眼里,她不像个良家女子,可她究竟是不是个好女子,我心知肚明,用不着其他人来提醒我。”

花无心听得挑了挑眉,“看你说的,似乎你足够了解她了?”

“算是了解大半了,想要了解一个人,不单单是用眼看,更要用心去体会,你们不曾与她走近,自然不清楚。”凤云渺不咸不淡道,“往后,与我说话,我再也不想听到你言语间表露出对她的不满,我虽然无法扭转人的思想,却多得是让人闭嘴的方式,你若有什么不服的,憋着。”

话音落下,凤云渺盯着花无心,目光中带着警示。

花无心磨了磨牙,“重色轻友。”

“彼此彼此。”凤云渺淡淡一笑,“我觉得你曾经来往过的那几个老相好,个个看上去都比我家天真孟浪,又不比她貌美,论身段与头脑,也是远远不及的。”

“你住口!莫要胡言乱语!”

“就允许你信口雌黄,还不能让我胡言乱语?本宫堂堂太子,与你这个花和尚为友,平日里没有摆架子,你也莫要忘记我究竟是什么身份,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我随时可以找个罪名将你拿下呢。”

“你……”

“我什么我?我是太子,你又是哪国的皇亲贵族?香泽国的天师有何了不起的?那边陲小国,又穷又偏,与南旭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如今更是寻求北昱国的庇佑,你这个天师,在我这个太子面前,矮了几截?你能搬出什么样的身份来与我叫板?你若是再对我大不敬,往后见面,都要你行礼。”

“……”

凤伶俐在一旁听着二人的争执,眼见着凤云渺都摆起架子了,便也附和道:“花大师,你莫要再惹义父生气了,义父平日里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不过就是个小国的臣子,义父乃是泱泱大国的储君,你并没有资格来质疑义父选人的眼光,义母的确比你那几个老相好更为优异,这是事实,你就认了吧。”

花无心:“……”

他是南旭太子了不起了!

的确了不起……

斟酌了片刻,花无心磨了磨牙,“贫僧不与你们二人争执!夜深了,贫僧要回住处歇息了,告辞。”

“等等。”

花无心才转过身,身后便又响起凤云渺的声音,“别忘了鸳鸯劫的事。”

“没有!这东西贫僧没办法拿到,太子你去求助他人吧!”

“哦,既然你没有办法拿到,那么本宫只好派人去将当初给你种下鸳鸯劫的那苗女抓来,让她提供,不过,有件事我先说好了,本宫的那些手下,都是粗鲁的汉子,不懂怜香惜玉,一逮到人,直接用手铐子铐上,装麻袋里……”

“算我怕了你了!你别去为难人家,鸳鸯劫的事,两日之内给你消息。”

“好。”

眼见着花无心走了,凤伶俐出声道:“义父,花大师这个人,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心地还是不错的,他之所以那么说义母,也是为了义父好……”

“我自然明白他是好心,否则,又岂容他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早让我一脚踹下荷花池去。”凤云渺轻描淡写道,“虽然他是一片好意,可他言语间却低估了我的脑力,将我当成了鬼迷心窍色令智昏的无脑之人,又总说你义母这不好那不好,这我岂能忍,自然得让他吃瘪。”

凤伶俐静默了片刻,道:“既然义父信任义母,又为何要用鸳鸯劫这种东西?此物对男女双方均有约束,听花大师的意思,此物的存在是逼迫人忠诚,伶俐认为,义父与义母既然相互信任,情投意合,大可不必用……”

“这就是你不明白了。”凤云渺笑了笑,“为何你们所注意到的地方与我不太一样,你们只知道这鸳鸯劫是约束情感所用,却没有想到它的另一层妙用。”

“伶俐不明白义父的意思。”

“我想要这东西,并不是因为质疑你义母,而是为了保护她。”凤云渺开口,语气慢条斯理,“我始终相信,你义母不是水性杨花之人,但,你可知有多少人垂涎她的美貌?这北昱国内许多王孙公子,包括宁子初那混账在内,都对她有想法,你义母被这么多豺狼虎豹盯着,万一吃亏,又敌不过这些人,义父总会有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既然不能时时顾着她……”

凤云渺说到这,唇角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这鸳鸯劫,对她来说,算是一层保护的屏障,若是有些无耻之徒试图对她做什么龌龊之事……一旦得手,就死无葬身之地,研制这鸳鸯劫的女子很聪明,不单单是为了约束夫君约束自己,同时,也能保证,受到侵犯之后立即报仇,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一旦侵犯身中鸳鸯劫的女子,那就必死无疑,真是大快人心。”

凤伶俐怔了怔。

对喔。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情蛊,对待不忠的人,会是一道沉重的枷锁;若是对感情足够忠诚,又何必惧怕?此物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关键看用在什么人身上,在我看来,用在你义母身上,绝对利大于弊。”

凤云渺说到这,低笑一声。

“够丧心病狂,我喜欢。”

凤伶俐:“……”

“好了,时辰不早了,回屋歇着去吧。”凤云渺说着,起了身,迈着轻缓的步伐走向住处。

……

一夜过去,迎来了一个新的黎明。

第二日,颜天真起了个早,便在空旷的庭院内,开始蹦蹦跳跳。

不,或者不应该用蹦跳来形容她此刻的动作。

更准确地说,是在踩节拍,踩舞步。

不过她脚下跳跃的节奏有些快,因此,在外人看来,便有点像是在蹦跳。

“看颜姑娘那是在做什么呢?像是在跳舞,却又与她平日里练的舞很不像……”

“是呢?她今日怎么不甩袖子了,她的水袖舞一贯是这宫中最好看的风景。”

“话虽如此,但我瞅着她今日跳的舞也颇为新奇,多看一会儿,还真好看呢,就是她跳得有些快,脚下的步子看得不太清。”

三名宫女凑在一起,议论着颜天真今日所跳的舞蹈。

同一时刻,颜天真在踩着节拍,口中念念有词,在给自己的舞步做伴奏。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她一边念着,脚下的步子不停,每一个节拍踩得刚刚好,不止脚下动作,右手持的羽扇也随着舞步的,慢快而一抖一收,挥洒自如。

这支舞蹈的频率稍快,跳个几回下来就会觉得有些累,最关键的是……伴奏难伴!

要如何用这个时代的乐器,伴出摇滚乐的感觉呢。

琵琶琴瑟、鼓、箫、锣……

虽然伴奏不能百分百还原原版,但能伴个差不多也成了,最重要的还是舞姿,只要能节奏同步,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四国交流会上允许出现伴舞,她这舞,若是能有两个伴舞,看起来会更好看些。

毕竟这支舞的原版,就是三个人跳的。

“来来来,喜鹊杜鹃,你们别搁那站着了,过来给我伴舞。”

被点了名字的两名宫女闻言,走上了前。

“你们可有舞蹈功底?”颜天真问。

二人摇头。

“先试试吧,这里头没有什么太难的动作,也不需要太柔软的韧带,这支舞只有一个要素:节奏要快,你们能跟上就行了,看你们都是练家子,想必对你们来说不会太难。”

四国交流会上,关于歌舞的比试,有三场。

一场歌唱,一场舞,一场要唱曲与歌舞同时进行,三场的内容不得相似,说白了,最终要看的就是综合成绩。

她要挑难的舞来参与,且还要新颖独特,方可显出她的本事。

“你们跟上我的步伐,错了不要紧,莫要停滞,将错就错,继续跟着就好,记住不要停,跟上。”颜天真道,“我会哼着节拍,你们照着点踩。”

“开始。”

“哒、哒、哒、哒哒哒哒……”

“哎,不行不行,你们这也太不规范,我说你们都是练家子,之前学武功的时候,那么快的动作不也都学下来了,如今让你们踩个舞步,怎么就这么难,拿出你们练功时的干劲!”

“我先教你们两个基础舞步,这个蝴蝶步,初学或许有些难,多踩两回就会了,来……”

“我是让你们踩蝴蝶步!不是让你们腿抽筋!跳个蝴蝶步怎么像是抽了羊癫疯似的?”

“花魁步,走起。”

“停!自然一点,不要那么僵硬,都是练家子,应该晓得什么时候放松,什么时候绷紧,你们学武功的时候,师父难道没教过你们收放自如?”

“面部表情不要那么面瘫,微笑微笑!”

又是片刻的时间过去,颜天真望着怎么跳怎么别扭的喜鹊杜鹃二人,翻了个白眼。

还真就不能指望她们二人了。

颜天真正思索要再去找谁来做伴舞,忽听一道轻笑声自不远处响起——

“颜姑娘,你今日又练的什么稀奇舞步?”

听着这温润如玉的男子声音,颜天真转过头,看到来人的那一瞬间,目光一亮。

正对面,宁晏之的身影缓缓走近。

重点不在于此,重点在于……他身后跟着南宫仙!

戎国那位美女,能歌善舞。

四国交流会,其他国的人虽不能参与,但若是当个伴舞,还是可以的。

伴舞乐师之类人物只是配角,属于哪国并不重要,其存在的原因只不过是作为点缀。

且,交流会备受关注,当伴舞,也有出彩的机会,以南宫仙的容貌与身姿,还是能博得看官的关注的。

她应该也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声名远扬的机会。

“来来来,南宫姑娘,有没有兴趣跟我学跳舞啊?”

南宫仙见颜天真邀请自己,心中一动。

方才远远的看见颜天真的舞姿,她心中是欣赏的。

她也是能歌善舞之人,自然见识高,对于颜天真的新奇的舞,颇有兴趣。

想到这儿,南宫仙走上前,优雅一笑,“颜姑娘方才所跳的舞……”

“这支舞,名唤——极乐净土。”颜天真粲然一笑,“要不要学?”

南宫仙微微一怔,“这名儿……倒是奇特。”

“当然了,奇特的舞,自然要配奇特的名字。”颜天真面上始终保持着笑意,“南宫姑娘,你就说你有没有兴趣?你若是有兴趣,我并不吝啬教你,你若是无兴趣……那就当我没提。”

南宫仙听闻此话,也不故作客套了,连忙回答道:“有……”

她不知道颜天真是出于什么想法来邀请她,同颜天真学一支舞,总归是不会吃亏的。

“既然南宫姑娘有兴趣,那咱们就不说废话,来吧,南宫姑娘,我先前看过你跳舞,你这身段足够柔软,腰肢的摆动也很是灵活,只要你能跟上我的节奏,我敢保证,你会喜欢上这支舞的。”

颜天真说着,站到了南宫仙的身前,背过了身去,道:“南宫姑娘学着我的动作就是了,莫要落下了节奏,开始。”

颜天真话音落下,手中已经摆出的动作,口中依旧在配合着动作打伴奏。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蝴蝶步,对,就是这么踩,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花魁步,这个动作很妖娆哦,腰肢扭起来,对,就是这样……”

“南宫姑娘,回头你自个回去练的时候,可以加把扇子……”

颜天真一边口头指导着,一边引领着南宫仙跟上自己的节奏。

周围,宫人们在围观着这一幕,眼见着那二人跳得欢快,也忍不住想跟着一起扭,却又发现自己的身躯过于僵硬,无法跳得像她们那样优秀,便又只能作罢,专心致志地作为一个旁观者。

几尺之外,宁晏之双手环胸看着这一幕,唇角扬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这个颜天真……

在舞艺方面的能耐当真是不小。

南宫仙虽然能跟上她的速度,看起来却并不比她灵活轻盈,论舞动之间的风采与韵味,南宫仙只能勉强及得上颜天真的一半。

不单单是身段的问题……

颜天真在容貌之上也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若说颜天真是绝色美女,南宫仙便是秀丽佳人,看南宫仙跟着颜天真的舞步,让他生出了一种……绿叶衬托红花的感觉。

当然了,若是没有颜天真,南宫仙拿着这段舞蹈出去卖弄一番,那必定也很出风头。

宁晏之终于明白……为何这宫中的女子们都不喜欢与颜天真站在一处了。

她确实太过耀眼。

六宫美女环肥燕瘦,各有风姿,却也只是明珠之光,而颜天真……是日月之辉啊。

明珠的光芒,怎能及得上日月的光辉。

颜天真的一舞,就在宁晏之的感慨中结束了。

“好,完美!”最后一个动作定格了,颜天真转过身,望着身后站着的南宫仙,面上一派满意之色,“南宫姑娘,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你呢,你在舞蹈方面的天赋,可不低。”

这南宫仙在戎国也是出了名的,若是没有两把刷子,也混不到那么大的名声。

“颜姑娘过奖了。”南宫仙淡淡一笑,“还记得之前在大殿之上一场比拼,我输给了颜姑娘,颜姑娘一曲高歌,令我等震撼,我原本还觉得自己挺出色,与你相比,倒真是有些黯淡无光了。”

颜天真望着她面上那诚恳的笑意,同样笑得一派温柔,“南宫姑娘就不要太谦虚了,那一次我之所以胜出,也不过是胜在容貌漂亮了些,歌喉嘹亮了些,风采迷人了些,呵呵……”

南宫仙听着她这话,唇角的笑意微微僵了一僵。

这女子竟还真不谦虚……

颜天真心中乐开了花。

她又岂会看不出来,南宫仙口是心非。

或许这其中会有那么一些真心夸赞的成分,可对方的眼神表现出来的却并不诚恳,那目光里一派清凉流动,虽然并不是很明显,但,有这样的眼神,说明此人的内心深处绝不是真心在夸奖她。

一种认可、却又忍不住嫉妒的情绪。

南宫仙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想必是不愿意自欺欺人,比不上她颜天真那就是比不上,这一点南宫仙是承认的。

认可之余,又有那么一丝不痛快。

颜天真多少也能理解这种情绪。

南宫仙在来北昱国之前,都是让人追捧的,从见到南宫仙第一眼她就知道,这是一个极有自信的女子,表演之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是众多赞赏与追捧,才能垒起来的自信感。

然而,南宫仙的自信,却很轻而易举的,被她颜天真击垮。

一个长期处于掌声与喝彩之中的人,乍一见到比自己出色的人,被抢去了风头,内心深处的自信心必然受到一点打击。有些人德行较为高尚,或许会心服口服,真心表示出赞赏;而有些人,服气了,却又难免生出一丝敌意。

南宫仙自然是属于后者。

“素闻颜姑娘直性子,快人快语,今日与你交谈了一番,果真如此。”南宫仙莞尔一笑,“今日从颜姑娘这学了舞,受益匪浅,敢问颜姑娘,你这支舞,是否要拿去参与四国交流会?”

“不错。”颜天真冲她挑了挑眉头,“南宫姑娘,我若是邀请你一同参与交流会,你是否愿意?”

颜天真此话一出,南宫仙自然是惊诧,“颜姑娘何出此言?四国交流会,只有东陵西宁南旭北昱这四国的人方可参与,名额也就十六人,我不属于这四国,如何能参与?”

“南宫姑娘,你忘了,有一类人,是可以进入交流会的,那就是伴舞者和乐师。”颜天真淡淡一笑,“主角只有十六人,配角可是不限定人数的,历来,作为乐师与伴舞的都不必追溯来历,反正也不会计入总分成绩,只是做个点缀罢了。我们这北昱宫中还有来自西域的乐师,人家照样能出现在交流会上。”

颜天真此话一出,南宫仙顿时明白她的意思了,“颜姑娘的意思,是让我给你当伴舞?”

伴舞,说白了就是陪衬。

“不错。”颜天真淡淡一笑,“这一支舞,三个人跳起来更为好看,领舞者站中间,还需要两名伴舞分别站在左右两边,走位有一定的排列,南宫姑娘可有兴趣?当然了,若是南宫姑娘觉得我这要求唐突,就当我没说。”

南宫仙闻言,垂眸思索。

她从未给人当过陪衬……

可纵然她能歌善舞,也就只在戎国有名而已,戎国兵强马壮,占领的地域大多为草原,虽然地方不小,却是实打实的山丘沟壑居多,又不算富裕,被异国人戏称为‘戎蛮子。’

不同于东陵西宁南旭北昱四国的物丰财厚,这四国是实打实的强盛之国,四国交流会声势浩大,人声鼎沸,多的是慕名前来的异国人,但凡是夺得魁首的,皆能名扬四海。

她虽然拿不到参与的名额,但若是能在台子上现个身,以她的姿容,多少也能博点儿关注,虽然有颜天真抢风头,她南宫仙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忽略的。

她的容貌舞姿绝对不赖,既然有一个能在交流会上攒名声的机会,为何要放弃呢……

纵然是给颜天真当陪衬的绿叶,也是一片能博得看官关注的漂亮叶子。

“南宫姑娘?”颜天真的声音再度传入耳膜,“若是南宫姑娘觉得为难……”

“不为难。”南宫仙打断了颜天真的话,抬眸浅笑,“这四国交流会原本就不是那么好参与的,既然颜姑娘有心拉我出去表现一番,我又怎会拒绝呢?颜姑娘提出这个要求,想必也是欣赏我,又怎会显得唐突?”

颜天真微微一笑,“我自然是欣赏南宫姑娘。”

说实话,南宫仙是她目前为止见到的最有舞蹈天分的女子。

当然了,与自己这副躯体相比,自然还是略输一筹。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南宫姑娘回去之后,多练习几遍,明日再来与我一起跳,咱们所剩下的时间可是不多了,你得抓紧练熟,而我……得尽快再找一名伴舞。”

“好。”南宫仙应下之后,便转身走向了宁晏之,“多谢静王殿下今日带我前来仙乐宫,令我受益匪浅,我这就要回住处了,静王殿下,告辞。”

“南宫姑娘慢走。”

眼见着南宫仙的身影走远了,颜天真走向了宁晏之。

“静王殿下,方才忽略了你,只顾着跟南宫姑娘聊天,竟然忘了跟你行礼,真是失礼了。”

“无妨,本王素来也不是很注重这些虚礼,忘了就忘了,颜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宁晏之说到这,笑了笑,“今日偶然在御花园偶遇了南宫姑娘,她与本王提起你,说是对你十分欣赏,本王想着,你这会儿多半是在自己的寝宫内练舞,南宫姑娘说,很想见识一番,本王便带着她过来了,想不到她一来就跟你学上了。”

“原来如此,那我可真是要感谢静王殿下了。”颜天真淡淡一笑,“若不是静王殿下将南宫姑娘带来,我都想不起来要让她做伴舞。”

“你们方才说的话,本王都听见了,你说还差一位伴舞的人选。敢问颜姑娘,你对伴舞的人选,要求有多高?”

“这个,还真是有那么点要求的。”颜天真沉吟片刻,道,“首先个头不能太矮,我与南宫姑娘都属于较为高挑的个子,若是再找一个娇小的伴舞,三人站在一起,有些违和,不搭……”

“其次,这个人选,必须要有过硬的基本功,即便不能比南宫仙厉害,也不能比她逊色太多。”

“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身姿要纤细,看起来轻盈婀娜,绝对不能胖,最好肤白貌美、纤臂、细腰、长腿。”

“听你这么一说,本王倒是想到了一个人选,个头与身姿都符合你的要求,容貌属于上等,且她自小练舞,虽然她平日跳的舞婉约柔美,不如你带给人那种耳目一新之感,但她天赋的确挺高,若是这宫里没有你,此人必定很出风头。”

宁晏之说到这,笑了笑,“不过,正是因为你抢了她太多风头,她对你可谓恨极,与你比起来,她就显得平庸了些,本王想,她是极不愿意给你伴舞的。”

颜天真听闻此话,顿时便想到了一个人,“静王殿下所说的这一位……可是严淑妃?”

严淑妃的容貌,在六宫妃嫔之中名列前茅,身段纤细,舞姿轻盈。

可惜她跳得太没新意,这宫中舞蹈大多千篇一律,看着就让人想打瞌睡,她的同样不精彩。

不过,细细想来,淑妃当真是最符合要求的了。

“不错,正是她。”宁晏之笑道,“她平日里看你的眼神,就跟想吃人似的,你觉得她会有可能为你伴舞么?只怕是很不愿意。”

颜天真闻言,悠悠道:“虽然淑妃与我不对盘,可事关国家利益,我在交流会上的胜负,直接关系着陛下的颜面,淑妃作为陛下的妃嫔,总该识大体点,这种时候就不该耍小性子了,若是她不愿意出一份力,那还真是——矫情。”

严淑妃……

这女人跟她一向不对盘,从前也没少刁难过她,虽然她从不在严淑妃手上吃过亏,可这不代表,她就不记仇了。

这一次,偏要她伴舞。

有本事她就刻意耍小性子不跳,如此一来,只会惹得宁子初对她更反感。

她若是想在交流会上捣乱,让北昱国失利,事后,宁子初绝不会轻饶她。

且看她如何拒绝这个提议。

想到这儿,颜天真唇角轻扬。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这四国交流会意义重大,她一届后宫妇人,若是只为了自身利益考虑,耍小性子,恐怕陛下也不会谅解她,这种时刻,是应该放下平日的成见,暂时团结,事后,再继续与你做对也不迟啊。”宁晏之笑吟吟道。

“就是嘛。”颜天真附和着,“咱们要以大局为重,那就定下她好了,回头去与陛下提此事,让陛下去与严淑妃说。”

……

湛蓝的天空之下,阳光映照着金黄色的琉璃瓦,显得格外辉煌。

瓦顶下方,正红色的朱漆大门顶端悬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书‘淑兰殿’三字。

焚香缭绕的寝殿之内,紫衣美人对镜描眉。

身后忽有脚步声响起,一名清秀宫女走到了她身后,神色欢喜,“淑妃娘娘,陛下看您来了。”

镜中那人原本还面无表情,一听宫女这话,先是怔了怔,回过神之后,眉眼之间顿时浮现雀跃的笑意。

她连忙从椅子上起了身,去殿外相迎。

眼见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缓缓走来,只等那人靠近了,严淑妃俯身行礼,“臣妾……”

“免了。”宁子初一句话直接打断她,“朕今日来你这,有一件正经事要与你说,你起身说话。”

严淑妃闻言,站直了身子,好奇道:“陛下有什么正经事?”

“关于四国交流会。”宁子初开口,声线不疾不徐,“你也该晓得朕定下了四个人选,在歌舞方面,朕对颜天真颇有信心,她最近一直在宫中练舞,其中,有一支舞,她要拿来参与第二场比试,这支舞一定需要两人伴舞,她作为领舞,人选她已经找好了一个,还差一个,朕决定让你去了,放眼六宫之中,你的容貌身段与舞姿都能名列前茅,关于此事,朕希望你认真对待。”

严淑妃闻言,一时竟没能回过神。

给颜天真伴舞……

她堂堂皇妃,给她一个贱婢做陪衬?

开什么玩笑!

一个小人物,能参与四国交流会已经算是她的福气,跳个舞,竟还好意思要一个高阶宫妃为她伴舞?

真是痴人说梦……

要是真的给这个贱婢当了伴舞,事后,还不得被六宫中的姐妹当成笑话。

想到这,严淑妃的脸色有些难看。

“陛下,找个伴舞而已,伴舞不过是作为点缀,并没有多重要,这宫中姿色上等的舞娘还少么?为何就要挑臣妾去?”

“宫中美女不少,可又要个子够高,又要身姿纤细柔软,容貌美丽,且具有扎实功底,可就不多了。”宁子初不咸不淡道,“多少人挤破头,想要参与四国交流会都没有机会,如今朕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莫非还不想去?”

“陛下,你这是给臣妾机会,还是让臣妾当笑话去的?”严淑妃咬了咬唇,“她是个什么身份,让臣妾去给她做陪衬,陛下,这分明就是在为难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耍着小性子?”宁子初冷眼看她,“果然是浅薄的妇人见识,都不晓得为大局考虑,你可知四国交流会是多严肃正经的?一点差错都不能出,哪怕是挑选伴舞,也要严格细心,你就不能暂时放下对她的成见,一致应对其余三国的对手?你们若是赢了,自然是争脸,怎么就成了笑话?谁敢笑你,朕帮你堵住那人的口。”

“陛下方才也说了,我的舞姿容貌属于上等,陛下何不让我去做领舞,让她来伴舞?陛下,你想说臣妾的舞姿毫无新意,很是无趣对么?”严淑妃面无表情道,“臣妾承认自己跳得不如她新奇,可臣妾功底扎实,陛下何不让我去学她的舞?她若是认真教,用不了几日我也学得会,臣妾担保,她能完成的动作,对臣妾也不会有难度,怕只怕,臣妾愿意认真学,她却不愿意倾囊相授。”

宁子初闻言,面上毫无表情,开口的语气却有些冷凝,“淑妃,你听说过绿叶出风头,红花做陪衬么?”

严淑妃脸色一僵,“陛下的意思是……臣妾在她面前,就只是一朵平庸的绿叶么?她是什么身份……”

“身份身份,每回就知道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你们都不嫌烦,朕都快听烦了,除了血液也不比你们高贵,其他还有哪比你们差?你们自己技不如人,还从不愿意承认她的优异之处,觉得自己身为名门贵女就有多大能耐?在朕的眼里,你们只代表两个字:平庸!”

宁子初说到这儿,冷笑一声,“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严淑妃听着他一席话,目光有些湿润了。

宁子初望着她眼中的氤氲雾气,心中并未产生半丝怜惜之情。

不仅平庸,还脆弱。

面对他的责备,只知道逆来顺受。

六宫之中,没有人敢像颜天真一样,甩他脸色,跟他叫板,甚至在怒意高涨之时,扬手扇他这九五之尊一个巴掌。

“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不得再使性子,别跟朕矫情。”宁子初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朕今日过来,原本就不是为了要征求你的同意,而是来通知你。”

“陛下,你若是执意要臣妾给她伴舞,臣妾宁愿一头撞死在这寝殿内的柱子上!”严淑妃的声线忽然拔高,携带着一丝哽咽。

宁子初听闻此话,不紧不慢道:“那你就去撞死罢,朕不拦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