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竟有这么想我?/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淑妃原本就觉得心中万分委屈,此刻见宁子初面色冷淡,听着她说想一头撞死,非但不阻挠,反而还激励着她去,胸腔中的那颗心更沉了些。

他果然是从不在意她的。

就连她说想要一头撞死,也没能看到他脸上有半点波澜,哪怕他说一句好话,她都能欢喜许久。

然而,一句好话也无。

回应她的只有冷淡。

原本以为他今日来是来看望她的,可当他说出要让她去给颜天真伴舞时,犹如兜头浇下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

严淑妃这一刻真正明白了……生无可恋的感觉。

她缓缓起身,转头望向身后几尺之外的那根柱子,迈出步子便冲了上去!

她的身后,宁子初依旧只是冷眼看着,无动于衷。

眼见着严淑妃就要撞上那根柱子,在离柱子只有一尺不到的距离时,严淑妃身形一滞。

宁子初望着她那停滞的身形,微一挑眉,目光之中携带着一丝好笑。

在这个世上,生无可恋的人何其多。

许多人,都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轻生。

想要自尽的方式其实也有很多,一个人只要抱着必死的决心,想死,太容易了。

然而,许多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依旧会怯弱,犹豫不决。

就好比此刻的严淑妃。

或许她方才有一瞬间是真的想死,可当她快要踏上死路时,她却又开始犹豫,在紧要关头,她懦弱了。

她根本就没有胆量去死,因为她还不到绝望透顶的时刻。

宁子初想到这儿,唇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怎么了淑妃?回心转意了么?”

此时此刻,背对着他的严淑妃,心思却是百转千回。

她为何要这么简单地死去……

若是就这样死了,未免死得也太窝囊,她不甘心。

颜天真要她做伴舞,不就是想让她被人笑话,她若是因为拒绝此事就去寻死,颜天真只怕是做梦都会笑醒。

她绝不能让颜天真那贱婢称心如意。

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

不如先应承下来,回头想个法子,好好回报一下颜天真。

对,绝不能就这样死。

如此想着,严淑妃转过了身,抽泣着,“陛下,臣妾……”

“既然舍不得一头撞死,那就别废话。”宁子初看着她,开口的声线冷然,“方才朕跟你说的事……”

“臣妾答应就是了。”严淑妃抬手抹过眼角的泪花,“陛下说的是,臣妾应该先放下对她的成见,一致对外。”

“你能这么想的自然是最好。”宁子初说着,起了身,“既然应了下来,那就认真对待此事,莫要搞砸了,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呵。”

宁子初并未将话说完,所表达的意思却很是清晰。

严淑妃低着头,道:“臣妾明白。”

宁子初不再接话,转身迈出了寝殿。

“臣妾恭送陛下。”

眼见着宁子初的身影走远了,严淑妃这才走回了梳妆台边,一挥衣袖,将桌子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借此发泄心中的不快。

“哗”

胭脂水粉珠宝首饰砸了一地。

身后的宫女见此,连忙走上前,蹲下身收拾。

“娘娘,那女子着实欺人太甚,陛下却又处处维护着她,难道咱们真的就这样忍气吞声,任由她欺压?”

“本宫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严淑妃冷喝一声,“她敢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压本宫,事后必定又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本宫绝不让她称心如意!”

严淑妃说着,气愤地落了座。

不就是靠着一副好皮囊,就那般自以为是。魅惑君王,哗众取宠……

什么玩意儿。

“颜天真……”严淑妃念着这个名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走着瞧。”

……

湛蓝的天空下,坐落在树丛中的杏黄色宫殿,露出一片片琉璃瓦顶,在日光的映照之下,流光浮动。

这太宁阁,是专供异国使臣暂居的住处,占地宽阔,亭台楼阁颇多,落英缤纷。

四角小亭之内,一男一女对坐饮茶。

“小仙,听说你今日去了一趟仙乐宫?”

“不错,此去,可谓给我带来不小的收获。”南宫仙望着对面的男子,淡淡一笑,“这颜天真果然是个妙人,不仅歌舞一绝,想法也是千奇百怪,他所编的舞,相当吸引人,我原本就想去见识一番,今日去了,她竟还十分热络地拉着我一起学,这倒是让我有些意想不到。”

“哦?她竟如此好心?”对面的男子有些诧异,“之前她在大殿之中一曲高歌,我暗中偷袭,事后她分明是发现了,按理说,她对我们应该有所记恨,觉得我们行事不光明磊落,险些着了道,如今她却不计前嫌地与你来往,会不会是有什么目的?”

“您说对了,她确实是有意图的。”南宫仙道,“她之所以那么热络地拉着我舞,是为了邀请我在四国交流会上给她做个伴舞。”

“伴舞?”

“是呢,以她的风姿容貌,出风头的自然是她,与她站在一起的女子,几乎就成了陪衬红花的绿叶。”南宫仙悠然道,“小仙自知容颜生得不比她美,但小仙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忽略的,四国交流会上人声鼎沸,能站在台子上,也算是一种能耐,红花再美,也会有人注意到绿叶,交流会结束之后,小仙自然也会被人所记得。”

男子闻言,轻笑一声,“小仙从前不是挺心高气傲的么?如今竟然也愿意为他人做陪衬了。”

“女子都想做红花,没有几个愿意做绿叶,我虽然心有不甘,但确实及不上颜天真,这是众人看在眼里的,我若是不承认,岂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小仙,她固然比你貌美动人,但你也不能就这么认输了。”坐在对面的男子再次开口,语气悠然,“若是没有颜天真,你必然成为万众瞩目的。”

“马大人,这话不对,若是没有颜天真,我连出现在交流会上的资格都拿不到,毕竟我不属于四国之人,纵然再有能耐,也争取不到一个参与交流会的名额。”

“小仙,你且听我跟你分析。”对面的人笑了一声,“不错,你是我们戎国人,不属于四国之人,可若是你未来的夫君属于这四国之人,那么你自然就有资格参与交流会,正所谓出嫁从夫,嫁一个属于四国中的男子,你就能得偿所愿,声名远扬。”

南宫仙一怔,“可是……马大人现在提出这样的建议,是不是也太迟了些?十六个名额早已定好,眼见四国交流会的日子就要到了,参与交流会的这十六个人才,每一位想必都做好了准备,哪能轻易换人?”

“不迟,不迟。小仙你在歌舞方面本就极有天赋,你方才也说了,学了颜天真那支舞,只要你练熟了,拿出去展示一番,必然会获得无数赞赏,以你的天赋,练个两三日,准能练得得心应手。”

男子说到这儿,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我要你取代了颜天真,去参与交流会,至于你的身份……北昱国皇帝宁子初的女人,这个身份,够格了吧?”

南宫仙怔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马大人的意思是,要算计颜天真,让她失去了这个机会,而我便可以作为替补……”

“不错。北昱国虽然繁荣昌盛,可在歌舞方面的人才当真不怎么多,放眼这北昱国后宫,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也就只有颜天真了,其他人的歌舞千篇一律,乏味无趣。若是颜天真出个什么意外,没法参与交流会,那么,最伤脑筋的自然是北昱皇帝,他必定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男子说着,轻抿了一口茶,“真到了这个时候,你便可以举荐自己,为他分忧,条件是留在他的身边,你只需要表达一番你对他的爱慕之情,再承诺你不会令他失望,他兴许就会留下你了呢。”

“那要是他还不留下我呢?”

“那就让他伤脑筋去吧,四国交流会上人才辈出,他若是没了颜天真,且看他要找谁去,咱们顺便可以瞧瞧,他这后宫之中还有什么歌舞方面的人才。依我看来,除了颜天真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能赢得过你,北昱皇帝若是不选择你,那便是他的损失了。”

南宫仙闻言,思虑了片刻,道:“那大人有什么好的计划么?你想让颜天真出怎样的意外?”

“颜天真虽然挑了你做她的伴舞,可她与你毕竟不熟悉,你若想要下手,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以颜天真在这宫中的地位,衣食住行方面必定都很讲究,入口的食物,兴许也会有人帮着试吃,所以,咱们要想一个……令她完全防范不到的招数。”

“什么招数?”

“就是……”

这一头二人在商量着计策,另一边,仙乐宫之内,迎来了一位稀客。

“哟,淑妃娘娘,您来了。”颜天真坐在藤椅之上,眼见着迎面缓缓走来一道紫色人影,那女子面若芙蓉,身形婀娜。

这样的美女,若是笑上一笑,必定娇美无比。

可偏偏她是绷着一张脸,目光之中的不善,藏都藏不住。

颜天真自然知道严淑妃讨厌自己,却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地站起了身,慢悠悠地俯身行了个礼,“天真见过淑妃娘娘。”

“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你该知道,本宫不想与你有过多交流。”严淑妃神色冷淡,“你要跳什么样的舞?”

“我要跳的这支舞,可不简单呢,淑妃娘娘,您要看好了。”

颜天真轻笑了一声,抖开了手中的羽扇。

严淑妃原本还兴趣不大,可目光一抬,看见颜天真所跳的舞步时,却微微一怔。

身为舞者,自然具备欣赏舞姿的眼光。

她虽然心中极度讨厌颜天真,却也不得不承认,她此刻跳的这支舞……

新奇、妖娆、明媚。

颇有活力,全然没有后宫舞娘那种温吞的感觉。

让人……忍不住想跟着她的节奏一起舞动。

“来,淑妃娘娘,您别呆站着不动啊,既然是过来与我一起学习的,那便跟上我的节奏吧,对你,我还是挺有信心的。”

严淑妃闻言,冷哼一声,虽然依旧没有摆出什么好脸色,却是走到了颜天真的身后,捕捉到一个节拍,跟了上。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颜天真口中念着伴奏,脚下的步伐不停,严淑妃起初舞步还出了些小错,但很快的,也跟上了。

结果不出颜天真所料。

严淑妃虽然脑子不怎么好使,可跳起舞来,也是不赖。

身姿纤细又高挑的人舞动起来自然是不会难看,更何况她也有着一副好皮囊呢。

一舞完毕,颜天真笑道:“淑妃娘娘学得倒是挺快的,咱们先稍作休息,过会儿再来一遍。”

严淑妃并未拒绝,只问了一句,“你的这些舞蹈,都是从哪学来的?莫非每一支都是你自己编的?”

“呵呵,也有自己编的,也有他人教的,我从小就立志做一名优秀的舞者,自小学舞,跟着不少前辈混过,如今也算是靠着歌舞出人头地了。”颜天真笑得一派优雅,“看淑妃娘娘的态度,似乎挺喜欢这支舞。”

严淑妃淡淡道:“尚可。”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人又一起跳了几遍,不过才半个时辰,便已经觉得有些无力了。

“本宫蹦不起来了,有些累。”严淑妃轻喘着,道,“今日就先练到这儿吧,明日再继续。”

“好。”颜天真应道,“明日再把南宫姑娘喊过来,咱们三个一同排练。”

“南宫仙?”严淑妃有些讶异,“她是戎国的人,你选她做伴舞?”

“有何不可?”

“戎国人都是一群蛮子,与我们北昱国隔得近了些,他们皇帝之前还想将这女子塞给陛下,说是什么送给陛下的礼物,呵,我怎么瞅着就像是心怀不轨,他们戎国人一定对我们北昱国有所图谋!”

“我知道啊。”颜天真轻摇羽扇,慢条斯理道,“这南宫仙的确一开始就是冲着陛下去的,戎国人的确没安什么好心,但四国交流会,与戎国不沾边,无本质上的利益关系。这南宫仙也是个要面子的人,我给了她一个表现的机会,她又怎么会不好好把握,多少人想在交流会上表现都没有机会呢。”

“最好是像你说的这样。”严淑妃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颜天真望着她离开的身影,挑了挑眉。

严淑妃的考虑不无道理,戎国对北昱国有所图谋,难保不会借此事出什么花招。

但是……她目前真是找不到更好的伴舞了。

谁让她有强迫症呢!

身高、腿长、腰围、颜值、功底……都有硬性要求。

原本还指望喜鹊杜鹃这两个宫女。

结果这两人太让她失望,打起架来倒是挺利索,跳起舞来,不伦不类,好好的舞步,专业舞者踩起来颇为好看,她们踩起来像是抽了羊癫疯。

所以……功底当真是极为重要的啊!

她自然不信任南宫仙,可谁让南宫仙能担大任。

她同样不信任严淑妃。

不知这二人会不会耍什么花招。

无妨。

潜藏的敌人,也能拿来加以利用,那也是她的本事。

这六宫之中,根本就没有她信得过的人。

因此……选谁做伴舞不都一样,反正都是信不过的,无论她最终做的是怎样的选择,想必都会有人来捣乱。

既然避免不了麻烦,那还是挑两个条件最让她满意的了,如此想着也就释然了。

……

临近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有些暗沉。

颜天真出了仙乐宫,一路散步着去了御花园。

总是呆在仙乐宫未免有些闷,总得要出来走走。

这个时辰,御花园里的人倒是真不多,如今这时节凉风习习,出来散步闻花香,倒也惬意。

颜天真正漫步着,忽听前头不远处隐约响起猫叫声。

“喵呜”

颜天真听着这声音,原本还沉寂的凤眸噌得一下亮了。

顺着声音朝前走去,便看见一只通身雪白的猫儿趴在月季花之下,半眯着眼儿。

这猫儿不大,看上去也就满月有余。

好可爱的猫咪!

颜天真瞥了一眼四周,并无人,便走了上前,蹲下身,伸手轻抚着那猫儿的头。

方才隔得不近,只以为猫儿是在睡觉,这会儿走近了,才发现它神态倦倦,不像是犯困,倒像是有些病态,无精打采。

但凡是这宫中的小猫小狗,都是有主人养着的,绝不是野的。

也不知这小猫是哪个宫的。

看它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颜天真将它从月季花下拎出来,这才发现它一只后腿上染着血迹,且,血都有些干涸了。

看来是受伤有一段时间了。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颜天真抱着它,转身离开。

颜天真并不知,在她离开之际,身后一丈之外的花圃后,走出一道纤细的女子身影。

望着渐行渐远的她,面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

“喵喵,乖啊,别挣扎,别挠我……”

雅致的寝殿之内,颜天真将小猫放在了桌子上,给它处理着伤势。

兴许是金创药带来了刺激感,使得小猫不安分地蹬着腿,颜天真只能一手按着它,一手帮着它擦药。

而就在这时,宫女喜鹊端了果盘进来,将果盘搁在了桌子上。

“颜姑娘,你出去散步了一圈,怎么带回来一只猫?”

“御花园里捡的,不知主人是谁,看它受了点伤,便带回来处理一下,你来得正好,去拿一碗羊奶过来,再拿些肉来,肉切得碎一些。”

“好勒。”

喜鹊应着,转身离开了。

颜天真喜欢猫,是大伙都知道的。

不过,她喜欢,却不养。

曾有人问颜天真不养猫的原因,颜天真的回答是:养猫是件伤心事,猫儿寿命大多短暂,人的日子才过了几年,猫儿却已经走完了一生,曾经养过两回猫,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走了,于是决定不再喂养,没有情感的羁绊,自然也就不至于伤心了。

她跟旁人都是这么回答的。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说的话……都只是忽悠罢了。

她不养宠物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养了怕不好带走,她时常想着要如何离开皇宫,一旦有机会便会抓紧时间离开,若是离开之时,再带着一只动物,着实是累赘呀。

丢了不忍心,带着是拖累。

再有,这宫中恶毒的人实在太多。

妃嫔与妃嫔之间引发矛盾,若是无法和平解决,倒霉的便是身边的人……或动物。

曾听闻,婉嫔养的一只小牧羊犬,吊死在后院井边的树下,把打水的宫人吓得够呛。

曾听闻,贤妃养的一只鹦鹉,被拔了毛剥了皮,挂在了寝殿前的灯笼上。

曾听闻,柳妃养的一只小香猪失踪了,时隔一日被发现,竟然被炖熟了,就摆在寝殿前的阶梯上。

桩桩件件杀宠物吓人事件,不都是这些后宫妇人整出来的么!

对付不了敌人,就伺机宰杀敌人的爱宠,将敌人吓个花容失色,惊惶落泪,这心里也觉得痛快。

……一群寂寞的变态女人。

主子得罪人,爱宠来买单?

她颜天真虽说也不是个好人,却从来不干杀小猫小狗的缺德事。

要说她颜天真在这宫里的敌人可谓是最多的,十个妃嫔里九个看她不顺眼,她哪里敢养动物。

一不留神跑出了仙乐宫,没准就进了锅了。

这也是她一直不养宠物的原因之一。

若是有朝一日离了宫,找了个稳定居所,她定然也是要养一只爱宠的。

至于今日捡的这只小猫……

她依旧不养。

等过两日,它的伤好了,就将它送人罢。绝不送这后宫妇人。

送谁好呢。

云渺?

花大师?

都好。

“颜姑娘,您要的东西来了。”喜鹊的声音传入耳膜,颜天真转头望去,便见喜鹊端着羊奶与一盘肉走上前来了。

将食物摆上了桌,小白猫便将头凑了上去,欢快地吃了起来。

……

太宁阁。

“小仙,如何?”

“大人这计策果然不错,她已经把小猫带回宫中去了。”

“呵呵,颜天真能在这宫中混得风生水起,自然是有本事的,她对人必定会有所提防,但绝不会去提防一只小猫儿。”

“我特意去打听了颜天真的喜好,她虽喜欢猫,却从来不养,据说,是因为曾经养死了两只,太过伤心,于是便决定再也不养,真看不出来,她竟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即便是她不愿意养,她总得等猫儿的伤好了,再将它移出仙乐宫,只要两日的时间,猫儿毛发上的药,就能透进她肌肤内了。届时,我们也不用管她怎么处理那只猫,一旦药效发挥,她便会觉得身躯疲乏,神志涣散,难以集中精神,到那个时候,别说是跳舞了,她能蹦起来一下,就算她能耐。”

“大人此法高明。”

“呵呵,路我已经替你铺好了,接下来该怎么走,就看你的了。”

“大人放心,小仙必定不会让大人失望。”

……

“娘娘,您跳的这个舞可真好看。”

“是呢,奴婢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舞姿,看上去好欢快呢。”

“看得奴婢也想跳了。”

“你?你就别丢人啦,看你这僵硬的身躯,哪有娘娘这般柔软的腰肢。”

“讨厌,你还膀大腰圆呢!”

淑兰殿内,一片欢笑声。

严淑妃回了寝殿之后,便又开始跳起了颜天真教她的舞步。

颜天真所教的这支舞倒是神奇,跳久了,大汗淋漓,却也不太想停下来。

这大概就是舞者都想要追求的欢乐之感,随着舞步的一起一落,胸腔中的心也跳动得厉害,却又莫名地令人有一种愉悦又畅快的感觉。

一舞结束,宫女递上了拭汗用的手帕。

严淑妃接过了手帕,擦拭着额上的汗珠。

原本因为要给颜天真伴舞这事儿,让她觉得心情颇为烦闷,跳了几圈舞之后,倒是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舞动之间,似乎所有烦恼与不快都被抛诸脑后。

而这会儿停下来了,这心里又忍不住开始堵。

纵然那姓颜的女子貌美如花,歌舞一绝,终究改变不了是个贱婢的事实。

陛下还总说……别拿她的身份说事。

真是偏心。

身份与家世本就是至关重要的,若是富贵贫贱都能混为一谈,这世道岂不是乱了。

世间的人,原本就是分三六九等。

严淑妃心中正不甘心着,忽听宫人来报——

“娘娘,皇后娘娘来了!”

“皇后来了?”严淑妃闻言,秀眉微蹙。

皇后与她素无来往,也就平日里见了打个招呼,今日登门做什么?

别是为了笑话她给颜天真伴舞一事吧?

这事委实不算什么秘密,作为皇后,最早听到风声,也是合情理的。

皇后驾到,身为妃嫔自然要迎接行礼,严淑妃便朝寝殿外踏去。

抬眼便看到两丈之外,身着金红凤袍的女子缓缓走来,头顶凤冠,那冠上的流苏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曳。

眼见着她走近了,严淑妃俯身行礼,“嫔妾参见皇后娘娘。”

“妹妹不必多礼。”楚皇后望着她,淡淡一笑,“看妹妹额边汗珠流淌,莫非是刚才在练舞?”

“正是。”严淑妃站直了身子,淡淡道,“姐姐今日来我宫中,是有什么正经事?还是单纯来看妹妹跳舞的?”

楚皇后闻言,抬眸扫了一眼四周的宫人,“都退出去罢。”

等到寝殿之内,只剩下她与严淑妃两人,她才开口道:“妹妹方才是不是在练习颜天真所教的舞蹈?”

楚皇后这话一出,严淑妃的面色微微一僵,“皇后姐姐莫非也是看我笑话来的?”

“你可莫要这么想,本宫看颜天真也是不顺眼的,如今你被她打压,本宫瞅着她的气焰也是愈来愈嚣张,盼着她倒霉还来不及,哪有功夫来笑话你。”

楚皇后说着,轻瞥了她一眼,“本宫堂堂六宫之主,在妹妹你眼中就如此没有气量?专程来一趟你的寝宫,只为了笑话你么?”

严淑妃闻言,神色有所缓和,“是嫔妾小人之心了,那么,皇后姐姐您有什么要说的?”

“妹妹,你的风姿在这六宫嫔妃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若是没有颜天真总抢风头,你必然不会过得如此憋屈,如今陛下是被她魅惑了,但凡我们说颜天真一句不好,免不了就要挨训。”

严淑妃听着这话,不由得又想起之前宁子初数落她的那番话。

他说,她们这些妃嫔,在他眼中只代表两个字:平庸。

她们哪里平庸!

出身名门望族,克己守礼,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通。

若是这也能叫平庸……真是太可笑了。

是因为说了颜天真一句不好,就被他贬低得像蝼蚁一般。

她们在他心中的位置,当真就卑微到尘埃里?颜天真那不守规矩的嚣张贱婢,他还当个宝似的捧在手心。

“陛下如今向着她,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严淑妃稍稍平复了心绪,道,“我们是断然没有资格去指责陛下,只能说,那贱婢手段太高明了些,我们没她那个魅惑君王的本事。”

“妹妹你难道就当真愿意这么忍气吞声?”楚皇后走到了她身前,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本宫知道你委屈,她不过就是仗着那张好的脸皮兴风作浪罢了,本宫始终相信,陛下只是一时被她迷惑,早晚要清醒的,而我们,所能想到法子就是,让陛下提前清醒,再也不要被她所魅惑。”

严淑妃闻言,一时有些不解,“姐姐的意思是……”

“四国交流会至关重要,每国只能挑选四个名额,陛下给了她一个名额,可见对她有多看重,若是她让陛下失望了,妹妹你觉得,她以后还能猖狂得起来么?陛下固然喜爱她,但她与一国之君的面子比起来,分量还是轻的,若是她在交流会上出了差错……”

严淑妃几乎是一瞬间明白了皇后的意图,“姐姐的意思是要动手脚?哪有那么容易,她虽然无名无份,可一切待遇都不比我们差,衣食住行各方面,下人们都布置得周到,入口的食物也有人先试吃,再则这宫中实在太多陛下的眼线,你我宫中可都有啊,贸然行动,若是被陛下知道……”

“当然不能在这宫中行动。”楚皇后打断她的话,“这宫中的确眼睛太多,咱们也犯不着急于一时,依本宫之见,若是要行动,等到交流会那一日再行动,交流会于宫外举办,场面热闹,人多杂乱,总有能避开眼线的时候,你与颜天真是同时上场的,自然会有与她独处的机会,你瞅准时机。”

楚皇后说到这儿,将手伸入宽广的衣袖之下,取出了一个纸包,递给严淑妃。

严淑妃望着她手中的纸包,“这是……”

“软筋散,本宫高价从黑市里买的。”不等严淑妃接过,楚皇后便将纸包塞进她手心里。

“这玩意并非毒药,若是有人试吃,也吃不出什么毛病,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迷药,服用下去,起初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只要一刻钟后便会生效了,一旦生效,便会浑身虚弱无力瘫倒在地,一个时辰之后才会恢复力气,你要掐着时间给她服用,那么,她一上场就跳不动了。”

严淑妃望着手中的纸包,若有所思。

楚皇后见她不说话,又道:“妹妹,你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了?颜天真不行了,你与南宫仙救场,南宫仙是戎国人,没有资格夺魁首,她的出现,原本就只是个陪衬,而你作为我北昱国的皇妃,就有机会争取魁首了,学会颜天真的舞,必能让你在四国交流会上扬眉吐气,若是夺了魁首,你还怕将来陛下不看重你?”

严淑妃听闻此话,面上并未露出欢喜的神情,开口的语气颇为平淡,“皇后姐姐还真是打了一手如意算盘,我能理解为,你是在利用妹妹帮你对付她么?”

“这怎么能叫利用?若是只有本宫一人得利,那才叫做利用。”皇后慢条斯理道,“一旦你成功,最大的赢家自然是你,其次才是本宫,你的胜利,算是你冒着风险得来的收获。颜天真一旦失利,可不就是你占了优势么?这么一来,你我二人心里都痛快了,主意,本宫已经给你出了,行不行动,就看你自己的了。”

严淑妃不语,望着手中的纸包,手心一拢,收紧。

颜天真。

等着接招吧。

……

是夜,月光皎皎清如水。

宽敞的庭院之内,白玉石桌上,点着一盏烛火。

石桌旁,身着海蓝色锦衣的男子端坐,借着烛火,端详着手中的白纸黑字。

他的神态慵懒而专注,明黄色的火光在烛芯上微微跳动,隔着琉璃灯罩,映照在他如玉的脸庞上,在这样的夜里更增添了一抹朦胧的魅色。

忽有脚步声响起,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凤云渺抬眼望向来人。

皎洁月色打在来人光秃秃的脑门上,大老远的就能看出此人是花无心。

花无心走近了,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一物,拍在石桌上,“给!你要的东西。”

凤云渺望着眼前那掌心般大小的锦盒,挑了挑眉,“鸳鸯劫?”

“废话。”

“这么快就拿到了?”

花无心没好气地应了一声,“要这个东西,对贫僧而言,原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你曾说过,鸳鸯劫是有解法的。”凤云渺望着他的目光,有些似笑非笑,“你当初是如何解的?”

“麻烦得很,将两只蛊虫从体内引出来便好,若不是行医用毒的高手根本没法做到,当初给我种情蛊的苗女还骗我,说是一旦种上就没有解法,吓得我好几日睡不了安稳觉。”

“谁让你花花肠子。”凤云渺瞥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轻嘲,“若是有一日,你的心仪之人给你种上这情蛊,你是否会接受?是否还会吓得睡不了觉?”

“额……这个……”花无心想了想,道,“我与相好,有合有分,今年情意绵绵,也许明年就缘尽,说不准啊,因此,这情蛊可不能乱用。”

凤云渺嗤笑一声,不予回答。

“你手上看的是什么东西?”花无心见他手上有一叠纸张,一时有些好奇,便凑上去看。

这一看,却让他惊奇了。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好诗!你新作的?”

“这不是我作的。”凤云渺轻描淡写道,“是天真作的。”

“她?”花无心怔了怔,“她还有这等文采……”

“你以为呢?”凤云渺冷笑一声,收起了桌上的锦盒,起身离开。

……

万籁俱寂,仙乐宫内灯火未熄。

颜天真抱着今日在御花园捡到的那只小白猫,坐在寝殿前的藤椅之上,白皙玉手缓缓抚过小猫背后的毛。

“喵喵,这伤口也包扎了,饭也吃饱了,你怎的还无精打采呢?”

“喵喵……”

颜天真正给小猫顺毛,忽听空气中响起衣衫翻飞之声,抬眼的那一瞬间,一道轻盈的人影便落在了身旁。

下一刻,一声低笑传入耳膜,颇为动听。同一时,一只手抚上了她的乌发。

“天真,我还未到,你便开始念着我的名字,竟有这么想我?你念叨着,我便来了。”

颜天真闻言,抬眼看身旁的凤云渺,“我方才有念你的名字?”

凤云渺望着她,桃花眉目轻挑,“你方才不是喊了一声——渺渺?”

虽然声调有些古怪,他只当她是刻意变着语气。

毕竟她偶尔说话就是会怪里怪气,音色撩人。

颜天真听着凤云渺的话,却是笑出了声——

“噗嗤”

她念的是:喵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