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不是怕你出墙/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渺竟然听成了……渺渺。

“云渺,这回可是你听错了呢。”颜天真轻笑一声,“虽然我的确是挺想念你的,但我方才喊的可不是你的名字呢?我喊的是它。”

颜天真说着,抱起了怀中的猫儿,举到了凤云渺的眼前。

“这只小家伙,我管它叫喵喵。”

凤云渺:“……”

静默了片刻之后,他才道:“给它换个名。”

“为何要换名?”颜天真凤眸轻眨。

凤云渺面无表情,“与我同名了,必须要换。”

“与你……同名?”颜天真这回真觉得有些好笑了,“云渺啊,你与它的名字不是同一个字。”

“我知道,但还是要换。”凤云渺似乎很执着,“同音也不成。”

颜天真撇撇嘴,“调调都不一样。”

喵喵。

渺渺。

这听起来哪里一样了?但凡是有耳朵的人,也能听出些不同。

“我不喜欢它叫这个名字。”凤云渺轻瞥了一眼颜天真怀中的小猫,“你呼唤它的时候,会让我有一种,你在念我名字的错觉。”

颜天真笑出了声,“也罢,既然你如此执着,那就给它换个名,我是觉得起名字这种事太费劲了,这才随口喊了一个,哪知你竟然会给听错了。”

“随口起一个,倒不如叫小白。”

“这名字似乎也太常见了……”

“白白。”

“别啊,在我们家乡,再会,有另一种说法,就是拜拜,你喊它白白,音色太相似,这让我有一种在与我道别的错觉。许多地方都会有当地方言的,我们那的说法就是如此。”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起个名为何这么麻烦。”

“云渺,你有点儿耐心成不成?若是将来给你的孩子起名,你还会嫌麻烦么?兴许想一百个名字都定不下来合适的。”

颜天真此话一出,凤云渺忽然便是寂静了。

给孩子起名?

妻子、孩子、这样的字眼,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从未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可如今,颜天真随意的一句话,却让他陷入思索了。

给孩子起名……

起个什么名好呢?

关键是……他还不知道将来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不如先起个男女皆宜的?

还是想不出来……

颜天真见凤云渺忽然不说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扯远了,连忙出声打破了寂静,“就叫小白吧,俗是俗了点,听起来倒也简单,话说回来,云渺,你喜欢猫么?”

凤云渺回过神,望着颜天真手上抱的那只猫,淡淡道:“不曾养过,且……你怀中的这一只,一点都不好看。”

“看来你不是很喜欢小猫。”颜天真挑了挑眉,“那小狗呢?”

凤云渺道:“不曾养过,将来也没想过养。”

“那小兔子呢?”颜天真又问。

凤云渺摇头。

“小鸟?金丝雀或鹦鹉之类的?”

摇头。

“小狐狸?”

摇头。

“小香猪?”

凤云渺闻言,这次干脆不做表示了,面上浮现一抹毫不掩饰的嫌弃。

养猪……

他这般爱干净的人怎么受得了猪。

颜天真将他的脸色看在眼中,不禁白了他一眼,“云渺,你为何一点都不喜欢小动物?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很想养的东西?”

凤云渺闻言,悠悠道:“我自然也有喜欢的动物,但,我不喜如此没有攻击性的,小猫小狗小兔……看起来太过弱小。”

且——

若是他真的养了这些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动物,恐怕会全变成玲珑的盘中餐。

“不喜欢毫无攻击性的动物,原来你喜欢凶残的。”颜天真凤眸轻挑,“云渺,你该不会喜欢蛇吧?我可警告你喔,我不喜欢这种东西,养什么动物都好商量,但是不准养蛇!”

凤云渺闻言,轻抚她头发的手一顿,“那……虎呢?”

颜天真闻言,唇角抽了一抽,“老……老虎?”

凤云渺轻轻嗯了一声。

“果然是具备攻击性的庞然大物。”颜天真望着凤云渺,目光中带着一丝不确信,“云渺,你是已经养了,还是正打算养呢?”

“已经养了好些年了。”凤云渺淡淡一笑,“你方才说,不喜欢蛇,除了蛇之外,养什么都好商量,那么豺狼虎豹应该也是可以考虑的,是么?”

颜天真:“……”

豺狼虎豹……

这些可都是具备兽性的啊,饲养需谨慎。

“天真,你心中是否在想,养这样的庞然大物,会有些危险性?”凤云渺轻笑了一声,“放心,我养出来的,只会是攻击别人的利器,攻击不到我的身上,你应该对我有信心。”

望着凤云渺这云淡风轻的态度,颜天真也不再说什么,耸了耸肩,“也罢,只要不是养蛇,随你开心。”

然而很快的,她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你养的老虎,我养的是猫,这以后要是同居一个屋檐下,你养的将我养的给吃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喜欢小动物,你却喜欢庞然大物,这让我有些惆怅……”

“这一点你不必担心,我不允许它吃,它就绝不会动你养的东西,你若是喜欢小猫小狗,大可养,不必担心它们有危险。”

听着凤云渺如此说,颜天真便点了点头,“既然你都给我承诺了,那我就安心了。”

颜天真边说着,手上给小白猫顺毛的动作却不曾停下。

凤云渺这才注意到了那只小猫神色倦倦,道:“你怀里这只猫,看上去精神不太好?”

“是呢。想必是因为它受伤了,我给它做好了处理,伤势还未痊愈,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它才无精打采。”

“我记得前两日来你寝殿,并未看到这只猫。”

“这白猫是我今日在御花园捡的,也不知它的主人是谁,看它着实可怜,又受了伤,我若是不管它,只怕它会撑不下去,便带回来给它处理伤势,再喂了些吃食。”

颜天真说到这,笑了笑,“我对人的同情心,都不比对一只猫来的多,平日里我走在街上,见多了乞讨的叫花子,都不曾理会,但若是看到野猫野狗,手中有食物,我就下意识投食了。”

“人与动物原本就不同,一个人若是流落街头,那就是他的不成功,他的能力弱。而小猫小狗,便是真真正正的可怜,流浪猫狗或许值得同情,但流浪汉……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德行修养,值不值得你大发善心,自然就随他去了。”

凤云渺说到这儿,轻点了一下颜天真的额头,“人是需要值得提防的,而小动物却不需要提防,因此,你发发善心也无可厚非,但你要记住,对待人,莫要随便发善心。”

“这一点就不劳你提醒了,我又不是圣母,这世间有些人的丑态,在我的这双慧眼之下,根本无所遁形。”颜天真说到这儿,有些得瑟地挑了挑眉。

凤云渺淡淡一笑。

与颜天真也闲谈了好片刻,这会儿想起了要紧事,他道:“天真,把手伸出来。”

“嗯?”颜天真有些不解,却还是依着他的意思,将手伸向了他。

如今对他可谓是蛮信任,因此,也没问清楚他要干什么,就下意识依着他的意思。

下一刻,只见凤云渺从衣袖中取出了一个锦盒,不过巴掌般大小,他将锦盒打了开,里面躺着两粒……

啥玩意儿?

不过米粒般大小,通身红色,看着像什么植物的籽。

不对!

它们……会动。

“云渺啊,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颜天真越发好奇,“你让我伸手作甚……啊痛!”

就在她说话间,凤云渺已经掐上了她的手腕,莹白的指甲抵着她的肌肤,有些锋利,只那么轻轻一划,便将她的肌肤划开了一道小伤口。

很浅很浅的伤口,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刺痛感。

但她还是下意识喊疼。

这个云渺,要干什么也不先说一声,竟然还把她的手腕划破,她总要叫唤两句,让他回头来哄她。

“乖,不疼的。”凤云渺柔声道,“一会儿跟你解释。”

话音落下,他从锦盒中取出了鸳鸯劫的雌蛊,放在了颜天真手腕上。

蛊虫一闻到血液的味道,仿佛瞬间振奋了,哧溜一下便钻进了颜天真的肌肤之内。

凤云渺这才放开了颜天真的手腕。

“它怎么钻进去了?”颜天真端详着自己的手腕,翻转了一圈,没能看见那只东西,她便确信了,那只东西已经钻进她的身躯之内。

“云渺,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颜天真连忙追问,“为何……”

话未说完,一顿。

只因她抬头就看见,凤云渺用同样的方式划开了自己的手腕,将那米粒般大小的东西打进了自己体内。

“你莫要惊慌,这东西,是一对情蛊。”凤云渺说到这儿,撩起一缕她的发丝,在指尖缠绕把玩,“鸳鸯劫,半花半虫,一雌一雄。”

“蛊?”颜天真惊诧,“这种东西我倒是听说过,据说都是拿来害人的……”

“绝大部分蛊是用来害人的,但也有一部分不是,许多人说蛊只有绝对的坏处,那未免有些见识浅薄了。”凤云渺轻描淡写道,“比如种在我们体内的这一对,就是对我们有益的,或者应该说,对某些人来说,有益,对某些人来说,堪比剧毒。”

凤云渺说到这,笑了笑,接下来的时间内,便将鸳鸯劫的具体作用告知了颜天真。

颜天真听过之后,感慨了一句。

“我靠……竟有如此丧心病狂之物。”

身上带着这个东西,啪啪啪都得看人,要是啪错了人……死无葬身之地了都。

鸳鸯劫,专为忠诚而生的情蛊。

更多是用来约束男子,相比较对待男子的惩罚,对待女子的惩罚似乎更轻一些。

男方劈腿,与小三一同死翘翘。

女方劈腿,只死情夫。

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公平……

“这东西,真是不公平啊……”颜天真感慨道,“依我看,应该改良,一对恋人之间,应该是公平的,情蛊为了忠诚而生,对男女双方也该公平。男方背叛,死情妇就好啦,何必跟着一起死呢,我这人最讲究公平了。”

虽然凤云渺在未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给她种了情蛊,她却并不因此感到生气。

因为这情蛊对他的约束显然更高。

他不单单约束了她,更是严格约束了他自己。

然而……

她依旧不太喜欢他这么做。

他会这么做,是否代表着……他对她并非全然相信,怕她三心二意移情别恋?

若不是因为有所顾虑,又何必要用这样的情蛊来约束对方的忠诚。

难怪他说,鸳鸯劫对有些人而言是剧毒。

对待不忠诚之人,三心二意之人,便是剧毒。对待专心长情之人,并无多大影响。

但似乎也没看出有什么益处啊……

等等……

这要是以后分手了……

这情蛊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颜天真没敢问出来。

之前在温泉洞内的时候,她不过那么随口一提,说是日后合不来,可以和平分手,他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炸开了全身的毛。

“这鸳鸯劫的确是有些不公平,但我并不是很介意。”凤云渺的声线传入耳膜,不紧不慢,“我又不曾想过要背着你去找别的女子快活,这鸳鸯劫对待男子的惩罚,即便再狠,我也是感受不到的,既然我问心无愧,又何必要叹它的不公平。”

“云渺,恕我直言,我不觉得这玩意有什么益处啊。”颜天真思虑了片刻,道,“你我既然已经定情,我就要跟你敞开心扉了,这东西,虽然具备一定的约束,能让恋人之间难以插足第三者,但也是建立在不信任的立场上,若是彼此信任,何必要靠着其他的东西来约束对方?我们只要自觉,根本就不需要借助外物来维持忠诚度。”

颜天真顿了顿,又道:“你这样约束你自己,我心中也算欢喜,因为你在向我证明了你对我的认真,但凡是女子,都希望情郎用绝对认真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可是……我依旧觉得这东西挺多余的。”

颜天真说到这儿,垂下了头。

云渺……

是觉得她不够老实吗……

想想也是,她平日里有些行为不太矜持,或许,他担心自己招蜂引蝶?

他原本就是一个谨慎多疑的人……

虽然可以理解他这种心态,但……这种不被全然信任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啊。

颜天真心中正郁闷着,蓦然一只修长的白皙玉手闯入眼帘,覆盖在她的手上。

“天真,我明白你此刻的想法。”凤云渺似是安抚一般,轻柔地摩痧着她的手背,“你觉得我对你不够信任是么?错了,我种这个情蛊在你身上,有另一层妙用,你却没有领悟出来。”

颜天真听闻此话,的确有些不解,“什么妙用?”

凤云渺静默了片刻,道:“我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怕你……”

颜天真见他说话说一半,连忙催促道:“快说!除了怕我红杏出墙,你还担忧什么?”

“不是怕你出墙,是怕你被人强……”

“噗嗤……”

“你这祸水般的容貌,总是招人惦记,这让我不得不防,未来的日子还有那么长,我总有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没有哪对有情人能保证时时刻刻不分开,既然总会有分开的时候,我自然就要在你身上多下一道屏障。”

“你觉得我那么容易被人强?”

“还记得楚皇后死去的那位堂弟么?他曾经就对你有些禽兽不如的想法,还记得那夜荷花池畔醉酒发疯的宁子初么?这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虽然强悍,可你毕竟是个女子,女子最容易吃亏的地方,便是遭人染指,这世上有多少女子的名节毁在恶霸手中?你自己难道不知,你身边多少豺狼虎豹?”

“额……”颜天真细细思索凤云渺的话,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不错。

女子最容易吃亏的地方,就是遭人染指。

这将来万一要碰上个厉害角色,她打不过,云渺又恰好不在身边,被对方给那什么了,事后对方立马死翘翘,她这心里也能痛快一些。

虽然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但……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的确是不错的主意。

要是真发生那种坑爹事,她必定要将对方虐尸,切成片片去喂猪。

她是具有现代化思想的开明女性,总不能被人那什么了就寻死觅活的,那是思想极为古板的女子才会有的行为。

那些遭到恶霸欺压的受害女子,有许多寻短见了,这么想想,真令人觉得叹息啊。受了害,就该报仇,哪能自己去死了让别人逍遥去。

鸳鸯劫……还真是有些益处的。

“云渺,你说的是有道理,你成功说服我了。”颜天真笑了笑,忽然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等会儿,若是我不幸被恶人染指,对方是翘辫子了。倘若换成你被强了呢,万一你遇上个女流氓……”

不等颜天真将话说完,凤云渺一个眼刀飞了过去,打断她的话,“我绝不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颜天真撇了撇嘴,“很难说啊,这世上什么变态都有的,男变态固然更多,也有个别女变态啊。”

“那也得看女变态有没有本事占到我的便宜了。”凤云渺不紧不慢道,“若是我真那么无能,被女变态占了便宜,死了也罢,这是对待无能之人的一种惩罚,没有什么好值得抱怨的。”

颜天真望着他那云淡风轻的态度,眉眼之间一派不屑,这一刻,竟觉得他——又高大了几尺。

若天神一般的傲然姿态。

这家伙对待自己还真是够狠的。

若是被占了便宜,死了也罢……这是对无能之人的一种惩罚。

这句话说出来,满满的自信。

他一副“老子最牛叉,纵然风魔万千少女,也没有人能睡到老子”的态度。

又给他帅了一回。

“喵呜”

一声清脆的猫叫声,将颜天真的思绪扯回。

“好了云渺,你给我种情蛊这事儿,我理解了,反正我也是吃不了什么亏的,倒霉的又不是我,随它去了,倒是你自个要多注意才是啊,别遇上了女变态。”

终究这蛊还是为了给她加一道屏障而存在的,对她的身体健康真没有一毛影响,又何必介怀。

颜天真继续抚摸着怀中的小猫。

凤云渺的目光再次落在小猫之上,桃花美目之中划过一缕思索。

为何看这猫……有些病态?

天真说它受了伤,伤口未愈合,他方才瞅了一眼,那伤也着实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伤,何至于如此颓然?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之前在南旭皇宫的时候,有一回,白虎的爪子挠伤了一只小猫,那只小猫虽受了伤,却蹿得比离弦的箭还快,好不容易逃脱虎口,飞一般地钻出了狗洞,这才脱险了。

猫,是十分有活力的一种动物。这种程度的伤,不至于如此颓废,看着像奄奄一息,没有生气似的。

兴许还有什么其他的病。

想到这儿,凤云渺伸出手,将颜天真怀中的小猫拎了起来,“天真,我怎么瞅着都觉得你这只猫不对劲,它看起来不仅仅是虚弱,更有一种半死不活的气息。”

颜天真道:“是有些奇怪,或许它身上还存在着其他病症,我打算明日带它去太医院看看。”

“若是有病,你还是别抱着。染了病的动物,莫要靠太近,对人总是不好的。”

“只是抱一抱,不打紧,抱过之后,我都会清洗双手。”

凤云渺略一思索,道:“今夜我把它带回住处,给它泡个药浴,喂点儿药吃,明早,兴许还你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猫。”

颜天真闻言,当即笑道:“好啊。哦对了云渺,这宫里的妇人心肠太恶毒,对待敌人,常常采取残害爱宠的方式,小猫小狗不懂事,四处乱跑,主人不能时时刻刻顾及它们,它们十分容易就遭人毒手,因此我也不敢养它太久,只留它玩几日,而后,让你先帮我养着可好?”

颜天真说着,凤眸轻挑,“我在这宫中树敌太多了,就怕有人把我养的东西弄死,这才一直不敢养。”

“好。”凤云渺应了下来,“伶俐平日里没有事做,我让它照顾小猫。”

“若是你们觉得麻烦,送人也是可以的,我只是希望这小家伙能健康,谁养它并不重要。”

“既然是你的嘱托,我自然会放在心上。”凤云渺说到这,抓上了颜天真的手腕,拽着她从椅子上起了身。

颜天真由着他拽了起来。

凤云渺将小猫搁在了椅子上,冲颜天真笑道:“听说你跳舞很好看,那些与你不熟悉的人,都不知看了几回了,而我,是与你最亲近的人,至今却没有见过你舞一回。”

“想看我跳舞?这还不简单。”颜天真轻笑一声,“你想看什么样的?我应该都会跳,不过,舞,总要有伴奏才好看,此刻没有乐师奏乐,舞动起来没有乐曲的附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颜天真说到这儿,望着凤云渺的目光多了一丝期盼,“云渺,你会弹奏么?”

凤云渺桃花美目一弯,“会。忘了告诉天真,我是精通音律的。”

“你会的东西还真多……”

精通易容。

精通书画。

精通音律。

还精通什么呢……

往后总会知道的,迟早要将他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琴来。”颜天真说着,转身小跑进了殿内。

不多时,她就搬着一把古琴出来了,到了凤云渺身前,扯过他的手腕便往偏殿后跑。

“若是在庭院之内弹奏,难免不会把已经睡着的宫人给弄醒,可不能被他们看见,因此,咱们去偏殿后的花园,那场地也挺宽敞的呢,离宫人们的住处也远,准不会吵醒他们的。”

凤云渺由着她扯着自己跑,眼见她一手抱着古琴,心中觉得,她这纤细的身板,抱着琴似乎都挺沉的呢。

想到这,凤云渺伸出了手,将那把古琴从颜天真怀中一捞,提在了自己手上。

颜天真见此,无声一笑。

到了宽阔的花园里头,凤云渺提着古琴,走到空旷的地面上盘腿坐下,将古琴置于腿上,桃花美目轻抬,望向颜天真,“要弹奏什么样的曲子?”

颜天真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冲他挑了挑眉,“我把准备拿去参与交流会的舞跳给你看看,我会哼着旋律,你试试看能不能弹出来?”

节奏那么欢快的歌儿,若是用古筝来弹奏……

想想就觉得很妙。

这首曲子,可谓十分考验弹奏者手指的灵活性。

正好看看云渺有几斤几两。

凤云渺听着她的建议,笑道:“好。”

“那我开始了。”

颜天真说了这么一句,便开始起了舞步,口中也哼起了节奏。

凤云渺原本就很是期待观赏她的歌舞,望着此刻她舞动的身影,目光之中划过些许怔然。

都说她能歌善舞,歌舞新颖,她的舞姿是这宫中绝妙的一道风景。

如今看来,诚然不假。

不似宫中舞娘那么婉约又温吞,她如同一只轻盈灵动的蝶,翩然起舞之间,妖娆、明媚。

这就是她颜天真。

与众不同。

不过,她所哼唱的这个旋律,还真是……快。

十分轻快的旋律,若是没有灵敏的反应,必定是跟不上的。

凤云渺看了一会儿,修长玉指抚上了琴弦。

“铮——”

音起,畅快又清脆的旋律从指尖流泻出来。

凤云渺十指拨动琴弦,指如疾风一般,轻压慢捻抹复挑,嘈嘈切切错杂弹。

他这一弹奏,连颜天真都怔了怔。

云渺这个家伙,果然不愧于他自个儿说的那句——

精通音律。

看那手指拨动琴弦的速度……

用古筝来弹奏“极乐净土”,有一种令人无法言说的奇妙之感。

欢脱、畅快。

听着这样的旋律,只觉得心情都变得十分美妙。

忽的,凤云渺的动作一停。

空气间回荡的旋律,霎时消失。

“天真,你这般直勾勾地盯着我看,都忘了哼曲子,你不唱出旋律,我又怎能弹奏得出来呢。”

凤云渺望着她,目光中有些似笑非笑。

颜天真:“……”

这个云渺,又开始调侃她了。

颜天真并不接话,脚下的舞动不停,口中的旋律再次哼唱起来。

凤云渺淡淡一笑,手指再次拨上了琴弦。

这一刻,无声的默契。

一人弹奏,一人舞动。

……

舞曲结束之后,眼见着时辰不早了,凤云渺便叮嘱着颜天真早些歇息,临走之前,还不忘了拎起那只病殃殃的小猫。

正要转身离开,却察觉到衣袖被身后的人扯了一下。

凤云渺回过身,一抬眼,便对上了一张近在咫尺的花容月貌。

下一刻,唇上一软。

颜天真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便撤开了,随即低笑一声,一言不发,转身返回寝殿。

凤云渺见此,唇角轻扬。

方才有些没回过神。

若是反应够快,必定要按着她,再多亲上一刻。

可惜此刻她已经快踏入寝殿了。

也罢,下次补上。

凤云渺拎着小猫回到了住处,远远地便看见庭院之内灯火未熄,走得近些了,这才看清,两道人影坐石桌旁,秉烛夜读。

那二人正是凤伶俐与花无心。

一人看的是诗词。

一人看的是……春宫。

“又看春宫。”凤云渺走到了桌旁,轻瞥了一眼花无心,“整日看这些个没用的东西,难怪满脑子都是不正经的想法,胸无大志。”

“我又不是你干儿子,别拿你教训儿子的口气教训我。”花无心头也不抬,继续看着手中的春宫。

自从凤云渺上次教训过凤伶俐之后,凤伶俐晓得了春宫图是什么东西,再也不来跟他争了。

这不,规规矩矩地看起了诗词歌赋,想着做一个文化人了。

“喵呜”

忽然一声细弱的猫叫,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义父,你怎的带了一只猫回来?”

“这只猫看上去不太有精神,云渺啊,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猫了?你不是一贯喜欢大家伙么。”

凤云渺曾说过,不养猫狗鸟兔,弱养宠物,要养豺狼虎豹。

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养了一只威武雄壮的白虎。

但是今夜……怎么就拎着一只猫回了住处。

“这只猫儿,是我从天真那带过来的,受了点伤,且,我觉得它还有些别的病,就带回来,准备给它泡点药浴,吃点灵药。”

“噗嗤。一只猫你还对它如此上心,你这是要亲自给它洗澡么?”

“我从未给猫洗过澡,若是它回头扑腾起来,把水溅了我一身,那可不妙,伶俐,你过来给我帮忙。”

“是,义父。”

……

装潢雅致的房屋内,热气萦绕。

凤云渺拿了只水桶,调了药浴,便让凤伶俐抓着小白猫,试探般地将它放在了水里。

水浸到了小白猫的脖子下方,它并未挣扎,而是颇为乖巧地任由身旁的二人它洗着。

它半瞌着眼儿,神态依旧有些倦。

然而,洗了一会儿之后,它原本那半眯着的眼儿忽然便是睁开了,又过了片刻之后,四肢开始扑腾,蹄子开始在水中乱蹬,像是忽然有了精神一般。

许多猫儿洗浴时都不安分,这本就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

“义父,它方才看起来还没有精神,这会儿忽然就活蹦乱跳,这药浴还真是有用啊……”

凤伶俐说到这儿,忽然瞥见水面之上似乎有一层漂浮物。

“义父,那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多粉?这白猫看上去不脏,身上竟染了这么多灰尘?”

此刻,凤云渺的目光也盯在那些漂浮物上。

灰尘?

呵。

凤云渺取出一只手帕,浸入了水中,捞起时,那些如白粉一般的漂浮物自然也就依附在了手帕上。

凤云渺唇角勾起一丝清凉的笑意。

这年头,光是防人还不够啊。

连动物都得提防着了。

……

一夜转瞬即逝。

第二日,颜天真从榻上起来,穿戴整齐,洗漱之后,踏出了寝殿之外。

一个抬眼,便看见梨花树下的藤椅之上,安安静静地卧着一只小白猫。

颜天真唇角轻扬,走上了前,伸手抚着小猫身上的毛。

似乎比昨夜柔顺了不少,一看就是洗了澡的。

云渺给猫洗澡……

也不知是何等情景。

颜天真正想着,身后响起了宫女清脆的嗓音——

“颜姑娘,南宫姑娘过来了。”

颜天真并未回头,只道了一句:“请过来吧。”

南宫仙被宫女领着走来时,看到的便是颜天真蹲在藤椅边玩着猫。

南宫仙见此,唇角扬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果然,用小猫儿来设局,是正确的。

------题外话------

=

古筝版的极乐净土超级带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