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艳惊四座/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所带领的三人开扇舞,不单是男子们看着觉得振奋人心,就连台子边上看着的女子们也颇觉得惊奇。

“她们这一舞,看起来好欢快呢。”

“舞步看起来稍快了些,学起来想必也是不太容易吧?”

“我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舞姿,不过虽古怪,却也很是好看呢。尤其她们三人身上穿着的舞衣,好看极了。”

绿袖站在人群之中,听着周围的议论,目光微沉。

这颜天真……本领还真是不赖,不仅能俘获得了男子的心,就连与她一同竞争的女子们,都免不了心服了。

早就听闻她能歌善舞,生了一张花容月貌,艳压群芳,因此深得少年君主喜爱。原本还以为,她名声之所以这么大,主要还是归功于她的容貌,至于能歌善舞,恐怕没有众人传得那么厉害。

今日这么一比试,还真是见识了一番,她果然……名不虚传。

且……此女还极有城府。

这一场开扇舞,三人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就连身段个子也是差不多的,整齐的舞步,另外两人看上去功底也是十分不赖的,没有落下一点儿,但……

站在她的两侧,所穿的舞衣不比她的明艳,这么一看,似乎就减少了存在感,众人的目光,几乎都只追随着颜天真,少有人注意到那两个伴舞的女子。

若是没有颜天真的存在,另外那两名女子也会是十分引人注目的,看那容貌与身段,都是上等的美人。

这个颜天真,不仅歌舞一绝,还很懂得怎么抢风头。

台上的舞动还在继续着,欢快又流畅的音律不曾停息,角落里坐着的琴师十指挥舞,台子中央的三名女子,踩着欢快的舞步,开始变动了位置。

琴音忽然慢下来些许,三人的舞步也有所减缓速度,左右伴舞的两名女子忽然侧过了身,而最中央领舞的那一位,背过了身,下一刻,三人齐齐扭着灵活的腰肢,撇开了腿……

舞步忽然变得十分缓慢。

等三人再次齐齐转过身,稍稍沉下了肩,将右手的羽扇关起,双肩灵活地扭动着,唇角齐齐勾起明媚的笑意。

这一刻,当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妖娆。

尤其最中央站着的颜天真,那扬眉浅笑的模样,落在众人的眼中,令多少人失了神。

真不愧对那句话——

一笑倾城颜天真。

多数人还未回过神,只听空气中的旋律又忽然变快,又回到最初时的欢乐,台上的三名女子,脚下的步伐又毫无预警地加快了。

这时快时慢的舞步,时快时缓的琴音,还真是……

有一种令人无法形容的奇妙之感,这旋律千变万化,更难得的是,那三人的舞步,与那琴师所弹出的乐曲,分外契合。

就在众人的感慨之时,旋律戛然而止。

台子中央的三名女子,定住了身子,最终以羽扇掩面的动作,结束了这一舞。

空气中有片刻的寂静,随即,便是一阵叫好之声,铺天盖地的喝彩声席卷着众人的耳朵,似是在昭示着众人的情绪有多么振奋。

“还没看过瘾呢,就停下来了?”

“妙,这一舞简直太妙!”

“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稀奇的舞姿,今日一见,实在是震撼。”

“这一场比试,一定得是颜姑娘赢啊!”

“还有最后一场比试,真期待颜姑娘会表演些什么。”

颜天真下了台之后,所见到的便是——

与她一同参与比试的女子们,望着她,神色各异。

这一回倒不是嫉妒与敌意的目光。

大多是羡慕的、钦佩的、有那么两人,目光有些复杂。

这两人,是在她之后要上台的。

“颜姑娘,在今日之前,我本还是胸有成竹的,这会儿,忽然就不想上台了。”其中一人道,“到了此刻,几乎已经可以预见结果,那么,我再上去表演,似乎没有多大意义了,只怕众人看过你的表演之后,会觉得我的表演太过平淡了。”

另外有一人附和道:“不错,我所选的舞蹈太过温吞,只怕看官会没有兴趣,看过颜姑娘这样的舞蹈之后,我真是缺乏信心了……”

二人此刻说的都是心里话。

原本在比试之前,都满面神采飞扬的众女,此刻大多都有些无精打采。

在与颜天真较量之前,她们也都是听多了旁人的夸赞,曾经走过的路,都伴随着掌声与喝彩,能站在这交流会台上的女子,哪个不是众星捧月。

而颜天真的表现,却是在一点一点地击打着她们的自信心。

听着二人的话,颜天真唇角的笑意敛起,一本正经道:“美人们,你们来参与这交流会,只仅仅是为了夺取胜利才来参与的么?你们想必也该知道,咱们所站着的台子,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渴望站上来,却又没机会站上来的地方,你们能从众多人才中脱颖而出,站在这个台上,也是付出了不少汗水的,如今,就因为看我跳一场舞,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没了神采,至于么?”

“不错,我的表演是新奇了些,但我却不会因此而否认你们的能力,你们每一个人的身段容貌都属于上等,单凭这一点,也得拿出自信来,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尽力就好,哪怕得到的掌声与喝彩不够多,这些都无妨,重要的是态度,让前辈们看到你们对待比试的认真态度!一个人上台,如果连态度都拿不出来,那倒真不如别上去了。”

“你们的表现,不仅仅是代表你们个人,别忘了,你们是替你们的国家来表演的,为了你们所属的国度,为了你们国君的面子,打起精神来可好?若是无精打采地上去,回国之后,免不了挨骂,若是神采奕奕地上去,哪怕败了,你们的国君们想必也会安慰一句:不要紧,尽力便好。”

颜天真这番话一出,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那两名无精打采的女子怔了片刻,回过神后,望向颜天真的目光,多了一丝敬佩与感激。

这个女子,光彩照人,却并不因此飞扬跋扈。

这个女子,能力胜过其余竞争者,在对手无精打采之时,非但不言语打击,反而给予鼓励和忠告。

她的眉眼之间,不带一丝获胜后的傲慢,有的只是一派云淡风轻,那双丹凤美目之中,毫无波澜,令人猜不透她的心情究竟如何。

宠辱不惊。

“颜姑娘,你所说的话,我记下了,多谢警告,我险些就忘了,若是我不认真对待接下来的比试,看官要嘲笑我国无人才了。哪怕我要落败,我也该让前辈们看到我的认真态度,如此一来,还能得上几句夸奖。”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颜姑娘,我本以为,你获胜之后必定志得意满,对我们这些手下败将不屑一顾,真没想到,你竟会好言相劝。”

“大家台上竞争,台下可不能失了和气啊,同为舞者,咱们都是同道中人,彼此之间,多些对歌舞的交流多好,犯不着耍些阴谋诡计,更犯不着互相言语讥讽,没意思的。”颜天真轻描淡写道,“能站在同一个台上,也是缘分,我再给大家最后一句忠告,希望大家能谨记:骄兵必败。”

颜天真身后,严淑妃将她的话听在耳中,翻了个白眼。

这女人还怪会收买人心的。

眼见着对手要输了,非但不打击嘲笑,反而好言相劝,激励对方,让对方听着,只觉得她这人着实好心。

这么一来,她这名声又好了,这些心思单纯的姑娘们,回国之后,谈起今日的比试,多半要跟他人说,北昱国的那位颜姑娘,不仅貌美如花,能歌善舞,更是品德高尚,谦虚优雅。

真能装!

平日里在宫中就没少装可怜,如今在宫外又装好人,再没有比她更能装模作样的女子。

看她真是愈来愈碍眼,听她说话,都觉得心里烦躁!

严淑妃不愿再与颜天真站在一起,转了个身便走开。

她要去问问皇后,她给她的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与此同时,南宫仙也朝着颜天真道了一句,“颜姑娘,这接下来没有我的事了,我便也失陪了,最后一场比试,希望颜姑娘也能与之前一样出彩,我会在台下欣赏着。”

颜天真闻言,转过头,朝她淡淡一笑,“借南宫姑娘吉言,希望我接下来的比试还能顺利。”

“定会顺利。”南宫仙冲她淡淡一笑,便转身离开,转身之际,唇角的笑意隐起。

必须得去问问马大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两名被颜天真激励过的女子也陆续上台,她们果真也将颜天真的话听了进去,认真地舞了一番。

虽说结束之后,收到的喝彩与掌声并不多,倒也得了几位前辈的几句夸奖。

诚如颜天真所言,不论胜败,尽了力,便算是不虚此行。

第二场比试的结果,果然也在众人的意料之内。

第一名毫无悬念地落在了颜天真头上。

最后一场比试,将在半个时辰之后进行,这半个时辰之内,众人便都回了木屋稍作休息。

回去的路上,好几人与颜天真搭话。

“颜姑娘,正如你说的,台上是竞争对手,台下便以和为贵,交流会结束之后,我想学学你方才跳的舞,不知可不可以?”

“颜姑娘,若是有空,也教教我呗?当然了,若是不得空,颜姑娘就当我没提。”

颜天真发现,自从她那一番大道理说出来之后,有大半的竞争对手,对她的态度都从冷漠转化为善意。

这些姑娘,大多还是心思纯正的。

“我自然是愿意教的。”颜天真笑道,“这样吧,交流会结束了之后,想学方才我那一舞的,便都留下,我一起教了。”

“好啊好啊!”

“颜姑娘人可真好。”

绿袖坐在角落里,听着身后众女的起哄,不为所动。

她对颜天真的那一舞,心中也是感兴趣的。

但……她却拉不下那个脸,让颜天真教。

众人正嬉笑着,忽听一道清朗的男子声音在屋外响起,“颜姑娘。”

众人一听这声音,纷纷转头看向门外,正是先前坐在角落里为颜天真弹琴伴奏的那位琴师。

“我在呢。”颜天真望着门口站着的那人,丹凤眉目中,一派笑意流转,“叶琴师喊我何事?”

“最后一场比试,我所要弹奏的曲子,有几处地方,我觉得改改旋律或许会更好听些,想与颜姑娘交流一番。”门口站着的那人面不改色地说着。

“好啊。”颜天真笑着应了一声,起身走向屋外。

屋外的人眼见着她走近了,道:“咱们边走边说。”

“好。”

“云渺,你是不是觉得闷了,才要把我拉出来与你聊聊天?”

二人一路漫步着,又走到了伙房附近,这附近来往的人不多,二人就这么大喇喇地交流着,也不担心让人听了去。

不过,在朗朗乾坤之下,得隔着些许距离的,不能站得太近,自然连手也牵不得。

“看你与那群姑娘们聊的倒是开心。”凤云渺轻描淡写道,“天真收买人心的功夫倒是不赖,三言两句,原本还对你有敌意的姑娘,对你的态度都转变为感激。”

“云渺,我那番话说出来,可不是装模作样呢。”颜天真挑了挑眉,“实话实说罢了,有些人或许觉得我是装好人假惺惺呢,我自然是不在意他人怎么看我,我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心思纯正的人,自然听得出我那是鼓励,心术不正之人,自然觉得我假仁假义。”

“如此看来,我的心思也很纯正。”凤云渺唇角挑起一丝淡笑,“天真今日表现得很好呢。”

他虽然是在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颜天真敏锐地察觉到,凤云渺这话虽然是在夸她,但他的心情似乎是不太好。

“云渺,你看上去有点儿不太高兴。”

“是啊,想不到天真的眼力还不错,看得出我不高兴了。”

“你为何不高兴呐?”

“若是你看到我被一群女子垂涎的画面,你这心里能高兴得起来?”

“喔,原来是这么个意思,云渺是觉得我表现太好,容易给你招来情敌?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呐,凡事有利有弊,我的胜利,能为我带来荣誉,为我打响了名声,但同时,也难免会招蜂引蝶,拉仇恨,这也不是我所希望的,却又无法避免。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红是非多嘛。”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自然是理解的,因此,我也不曾阻止你夺取交流会的魁首。”

“既然大道理你都明白,那就别不高兴了嘛。要怪,只能怪上天将你我二人的皮囊生得太好看,若是咱们长得磕碜点儿,上台去表现,那就成了丑人多作怪呐!这世道,掌声与喝彩,都是与颜值息息相关的。”

“颜值?”凤云渺捕捉到了一个不太懂的词汇,眉眼之间浮现些许疑惑之色。

“忘了跟你解释这个词的意思了,颜值,意思便是,形容一个人容貌的数值,美人,即高颜值,丑人,即低颜值。哦,对了,还有一种说法,叫颜值爆表,就是形容云渺你这样的,俊美到让人夸都夸不完,只想把这世间最好的溢美之词,都往你身上贴。”

凤云渺挑眉,“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如此说来,一个人的容貌如何,当真如此重要,甚至是影响胜负的关键?”

“可不是么?这就是个看脸的世道啊!常听人们说,男子最英俊的时候,便是策马拉弓,指点江山时的意气风发,嘁!我跟你说,只要你相貌英俊,你蹲在树边斗蛐蛐都帅气逼人,长得磕碜的,吟诗作对也无法掩饰一身土鳖气息;还有说什么端庄优雅的姑娘都有魅力,素面朝天的姑娘都很清纯,都是扯淡!只要你长得漂亮,你穿着个粗布麻衣卖豆腐都说是豆腐西施,若是长得歪瓜劣枣,弹个琴都像得了抽筋……”

凤云渺听着颜天真的愤慨,顿时笑出了声。

“笑什么。”颜天真撇了撇嘴,“我说的可不都是大实话么。”

“你说话可真是风趣。”凤云渺望着她,目光之中的笑意未散,“时常听你念一些我听不懂的词,解释出来之后,又觉得蛮有意思,你这些新鲜的词汇都是哪来的?都是来自于你的家乡么?还不曾听你说起过你的家乡,想必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若是有空,我陪你回家乡看看?”

“回家乡看看?”颜天真先是一怔,随即笑了,“不了,还是不回去了,深山老林的,没什么意思。”

回家乡……

回个屁。

二十一世纪,这辈子甭想回去了。

不过,不回去倒也好。

如今她倒也习惯了这个世道的日子,重活一世,便打定了主意要认真活,上辈子的那些日子,只能成为追忆,再也回不去了。

云渺似乎是对她的家乡有点儿兴趣……

可不能让他再这么继续追问下去了。

关于借尸还魂,重活一世这种事,说出来恐怕也没几个人会信的吧。

颜天真正打算说点什么切断这个话题,却听凤云渺又道:“一说到新鲜词汇,我又想起来个事,与你都重逢了这么久了,都忘了问你。”

颜天真顿时疑惑,“问什么?”

“还记得你我在北昱皇宫分别的那一日么,临别之际,我的声音恢复了,同你说了两句话,没时间与你解释,你便以为我是故意装哑巴,气急败坏地骂了我一句……你他大爷的是想被日吗。被日……又是什么意思?”

“噗嗤……你记性为何这么好,这都多久了,你还能想起来问?”

“我也是才想起来,一时觉得有些好奇罢了,我总是希望能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有些词汇我当真不懂,你应该跟我解释一番,这么一来,只有你我懂的词汇,将来说不定还能作为接头暗语用。”

“噗嗤!”

“你笑什么?”

“没什么……”颜天真费力地憋着笑。

该怎么解释那一句……被日。

这种话……要是将来策划了什么行动,拿来当接头暗号……

简直笑尿。

……

“马大人,当初你我商议的计划,看起来毫无纰漏,如今看来还是失误了。”

“我也觉得很是纳闷,按理说,药效该发作了,可如今看她那生龙活虎的样,显然是没有中招,兴许……被她发现了那小猫身上的问题,她早已处理好了?”

“想必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既然她没有出差错,我也就不能取而代之,且,我们三人站在台上,底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由不得我不认真,若是我失误了,岂不是丢脸?我也就只能陪着她到一舞结束了……”

“唉……”

这一头的两人在唉声叹气,另一边的树荫之下——

“皇后娘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分明照着你说的,将你给我的药下在了饭菜里,我亲眼见着她吃下去的,可她还是好好的,一点儿事都没有!”严淑妃说到这,语气里有些气急败坏,“终究还是陪着她将一舞跳完了,底下那么多人看着,我又不能刻意捣乱,否则陛下必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她倒是想捣乱呢,不让颜天真赢了去。

颜天真平日里就气焰嚣张,若是真被她夺去了交流会的魁首,这以后想必更加得寸进尺,陛下对她只会比以前更好。

没有人比她更希望颜天真倒霉了。

可惜,上台了之后,就由不得她不认真跳舞了。她有想捣乱那个心,却没捣乱的那个胆。

楚皇后听着严淑妃的控诉,垂眸思索。

她就在高台之上看着,自然是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当她看到颜天真那么顺利地赢下了两场比试,自然是心中不痛快。

还以为是严淑妃本事太低,没能得手,但此刻,严淑妃却咬牙切齿地告诉她,她给的药没用?

“皇后娘娘,你确定你给我的药没问题?”

“本宫给你的药是不会有问题的,本宫既然想对付她,自然不可能疏忽到连药都给错了,这个药的药效,本宫从前是见识过的,断然不可能失去作用。”

严淑妃听闻楚皇后此话,秀气的眉头顿时拧起,“可我明明就看着她吃下去了!既然不是药的问题,又不是我的问题,那就是她的问题了?莫非她有超乎寻人的体质,连迷药吃进肚子里去都会安然无恙?”

“少胡言乱语了,哪有这样的体质。”楚皇后说到这儿,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瞥了一眼严淑妃,“既然你得手了,也断定她吃下去了,她却没有任何异常反应,或许是因为——本宫给你的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掉包了,颜天真吃下去的药,不是本宫给你的那一包。”

“这不太可能,那药一直藏在我的袖子里,我是等着要动手时方才掏出来,谁能有机会掉包。”严淑妃说到这儿,冷笑了一声,“皇后娘娘是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误,才想出了这么一个理由么。兴许一开始就是娘娘给错药了。”

“本宫不会出错!”

“娘娘的意思是怪我了?我才是受最多委屈的那一个!为那个贱婢做了伴舞,出风头的是她,我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这往后,在宫里兴许还会让人笑话。”

“行了,别瞎嚷嚷!回头让人听了去可不好。”

“……”

“云渺,咱们出来也有一会儿了,我该回去换身舞衣了,还有最后一场比试呢,咱们继续配合。”

“好。”

“那我回木屋去了。”颜天真冲凤云渺笑了笑,转身离开。

方才和云渺解释了被日的意思。

她当然不可能说真话了,若是把真正的含义告诉他……只怕他要想歪。

且,这么一来也显得她好没素质的。

当时只是情急之下,随口骂了句脏话而已,如今想想,这话还真不能随便拿来骂人。

幸好骂的是凤云渺,这要是换成旁人,她可不会用这样的话来骂。

她通常只会骂……你大爷的、你娘的、你姥姥的。

骂云渺的时候,竟没多想,随口就是一句……日你。

真是有辱斯文啊。

姑娘家家的,骂这样的话,想想还真觉得有些没面子,幸好没人听得懂,随她怎么解释了。

她和凤云渺解释的是:打骂的意思。

小小撒了个谎,保住了脸面。

颜天真一路走回了木屋,换上了那一件凤云渺给她的舞衣。

犹记得当初在妙衣坊看到这件舞衣时,她一眼就被惊艳,立即生出要买下来的想法,然而,当时站在她身边的妙衣坊侍女却说:镇店之宝,不卖。

听到不卖这两个字,心里自然是失落的。

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只是跟凤云渺那么随口一提,他竟然就真的给她弄来了这件舞衣。

他说,不偷不抢,拿东西和云老板换的。

这件衣服可是镇店之宝,他拿什么去换的?当时竟没想着要问,太过欢喜,就连忙拿去试穿了。

他不会是拿了什么很贵重的东西去交换吧?

回头得问问清楚了。

颜天真换好衣裳的那一刻,耳畔响起了无数赞叹声。

“颜姑娘,你这件衣服是哪家店铺做的?”

“颜姑娘,你这件衣裳好漂亮呐!”

“与你之前穿的那件雪花流仙裙一样好看得紧,不同的是,那件衣裳穿起来有仙气儿,而这件红衣穿起来,显得妖娆艳丽。”

“颜姑娘,为何你的衣服都这么漂亮?看着你穿的衣服我都觉得自个儿要输了。”

“这么好看的刺绣,我怎么瞅着,与之前那件雪花流仙裙,像是出自一个人的手?这件该不会也是来自妙衣坊吧?”

“你们说对了,的确出自于妙衣坊。”颜天真轻笑一声,“我跟妙衣坊还真是挺有缘了,对了,你们万不能气馁呀,记住我先前说过的话,比试要尽力,好好表现一番。”

“我们会的。”

半个时辰的时间,一晃眼而过。

终究是迎来了最后一场比试,舞曲结合。

颜天真立于台下,眼见着出场顺序排在前头的几个姑娘,一个一个地上了台,都十分给面子地从头看到了尾,待到她们下台之时,也不吝啬地夸赞了一两句。

对手,很多时候也是需要尊重的。哪怕对手不如你。

给予尊重,或许能换来一场友谊。

对于这些心思单纯的姑娘,她其实蛮欣赏。

终于盼到了绿袖上台,颜天真十分好奇她的表演。

这么多竞争对手里,要属绿袖最有能耐了。

这一场,绿袖换上了一身雪白的裙装,手持油纸伞,头戴同色珠花点缀,显得十分娇俏动人。

乐声一起,她便撑开了伞,伞面之上所画的图案,是层峦叠嶂的山峰,被一层雪白覆盖,周遭点点落雪。

这个道具倒是不错,配上她穿的这身衣裳,营造出了雪地氛围。

她开口,声线依旧如同出谷黄莺一般,娇脆好听——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她一边吟唱着,一边舞动,身体轻盈地彷如一只白鹭,舞动的身影轻快又不失柔美,一个轻跃一个旋身,都与乐师弹奏的琴曲分外契合,三千青丝随着舞动的身影在空中轻扬缠绕,玲珑翩然的身姿,令众人都难以挪开目光。

“这位绿袖姑娘,是除了颜姑娘以外,最值得期待的一位了。”

“是呢,依我之见,绿袖姑娘的舞姿倒是不比颜姑娘差多少,只是颜姑娘每每都让人眼前一亮,其它女子无法像她那样花招百出。”

“这位绿袖姑娘的舞,当真很不赖,或许是最后一场,她能有机会赶上颜姑娘也说不定,颜姑娘上一场太有新意,这一场不知会不会更平淡些。难说呢……”

绿袖的一舞,在众人的称赞中结束了。

众人给予她的掌声与喝彩,经久不息。

“陛下,绿袖姑娘这一场表现当真是极好。您看,这么多称赞声,可见众人对她十分认可。”

段枫眠听着身后随从的话,面上倒是并无太多表情,只轻描淡写道:“继续看罢。”

绿袖的舞姿虽美妙,但……并不能让他心中泛起波澜了。

他倒是更期待接下来的颜天真。

不知颜天真,又会给人怎样的惊喜?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一抹火红的身影,缓缓走上台。

看清那道人影的那一刻,他一怔。

台上的女子身着一件广袖抹胸襦裙,衣袖上的红纱层层叠叠,看似不薄不厚,深红的腰封上是编制得十分精美的红绳,腰封边缘缀着道道流苏,长短不齐,分布的却极其有规律,这样的流苏,若是随着舞动摇曳,必定好看得紧。

她如同一朵盛放的红莲,展示着灼灼逼人的惊艳。

而就在她上台的那一刻,有两名下人,端着两个火盆,分别放在台子一左一右靠近边缘的地方。

之前那名为她弹琴伴奏的琴师,跟随在她的身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角落里。

“铮——”

音起,站在台子正中央的颜天真,抬起双手,向左右两边一挥,抖出了两道长长的水袖。

这个动作一出,台下便有一部分人沸腾了。

“水袖舞!颜姑娘最擅长的舞蹈。”

“是啊,我就猜到她必定要拿水袖舞出来展示的,这可是她的优势,不展示可就亏了!”

熟悉颜天真舞姿的朝臣,一见她挥舞水袖,眉眼之间便都显出了雀跃之色,颇为期待。

就在众人说话期间,坐在角落的琴师十指拂过琴弦,悠悠绵长的曲调从指间逸出,旋律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般奔放,清逸无拘,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

颜天真缓缓起舞,双手牵着水袖,蓦然起身,将两条长长的袖子向空中抛开!

琴音渐响,她又是一个旋身,一跃而起,长长的水袖向后一扬,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落地之时,迅速收袖。同一时,开口吟唱——

“嘲笑谁,恃美扬威

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她的声音当中有一种银铃般的清脆,令台下众人听着,只觉得对双耳是一种享受。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有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唱到此处,她手中水袖再次朝外一扬,动作颇为干脆利落,与此同时,清越嘹亮的戏腔,自喉中逸出。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曲音未落,右腿轻抬,从空中一扫,层层叠叠的裙裾翻开,如同一朵艳丽的红花绽放,分外妖娆。

台下的众人一时看痴了。

琴音渐缓,她的舞步亦有所放慢,水袖叠起握于手中,左右腿旋转点翻,裙裾飘飞,一双丹凤美目,顾盼流转之间,带着若有似无的魅色。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唱到此处,清脆动人的声线再度变化,转为嘹亮的戏腔。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她口中唱着曲,手中的水袖挥舞一刻不停,身轻如燕一般,腰肢纤细灵活宛如云絮,那步步生莲般的舞姿,令看者如饮佳酿,醉在其中,无法自拔。

凤云渺拨动着琴弦,望着颜天真那舞动的轻盈身影,一时也有些恍然。

翩若仙子,美似红莲。

这就是颜天真。

宫中早有流传着一句话,她的舞姿,是一道绝妙的风景,令看者都不禁想停驻下来,好好欣赏一番。

“太美妙了……”坐席之上,凤伶俐低喃着,“常听你们说的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当真是个妙人,对,义母真乃妙人。”

“要不怎么说人家叫天仙呢……”花无心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开口语气颇有些感慨,“贫僧最是无法抗拒这样细腰腿长的美貌女子,可惜啊,朋友妻不可欺,对于颜天仙,贫僧也就只能看看了……”

二人正说着,台上中央的颜天真却在下一刻,展示了一个令人惊奇的动作——

但见她双手水袖朝外一抛,分别准确无误地抛进台子边缘左右两侧的火盆之中!

趁着众人还未回过神,便又将袖子一甩,携带着火花高高扬起,右足为轴心,转动起来。

裙裾飘舞,火焰袖在空中摆出华美的弧度。

一时之间,满目流光飞舞。

她转动着身姿,唱出最后一段——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题外话------

(^o^)/

食我安利:天真跳的【牵丝戏】炒鸡好听!不好听你打我。

其他人的曲子,就没什么搜索的必要了……噗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