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为何一见面就要抱上?/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将二人贬低了一通之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鄙视他人的感觉还挺爽。

当然了,只针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

正常情况下,她可是不会对人如此冷嘲热讽。

对面那二人自然是极其火大,过去的日子里,从未被人如此顶撞,如今听得颜天真一番讥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回过神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气愤,上前便要对颜天真动手。

而颜天真自然是极有先见之明的,从藤椅之上迅速起身,一溜烟窜了出去,脚底抹油一般跑得飞快,身后那二人,自然是跟不上她的速度。

“陛下还未醒过来,你们谁也没有权利治我的罪!若实在心里不顺畅,就去陛下那儿诉苦吧,且看看他会不会帮你们出这口恶气,呵呵……”

娇脆动人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

宁子怡与严淑妃很快就被她甩出了一段距离。

二人跑得都有些气喘吁吁,便停下了脚步,稍作休息,眼见着颜天真的身影越来越远,在视线中变成一个小点,直至消失不见。

“这女人是属马的吗?怎的脚步这般快。”严淑妃愤恨地道了一句,“敢这样辱骂我,迟早要她吃不了兜着走!”

“她与南旭太子的事还没结束,皇兄醒来之后,想必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皇兄的性格我很是了解,最恨欺骗与背叛,哪怕颜天真曾经多得他的宠幸,触犯了他的底线,也绝不会好过。”

宁子怡阴沉着脸,开口语气冰凉,“她如今都自身难保了,还有闲情逸致来辱骂我们,听她说的那些都叫什么话?字字句句都是要把人得罪了彻底才甘心,依我看来,她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眼见着自己要倒霉了,便干脆将所有人都得罪个干净,让自己的心情落得个舒坦。”

“公主所言极是。”严淑妃冷笑了一声,“从前只觉得这女子不守规矩小人得志,如今看来,她的缺陷当真是多到说都说不完,不仅伤风败俗,水性杨花,更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她骂我与皇后也就罢了,毕竟我们都曾经与她结怨过,可公主您一向待她不薄,她却连您都一同骂了。”

“就当本公主是瞎了眼了,当初还觉得她真性情,不曾发现她那爽朗外表下的居心叵测。”宁子怡嗤笑了一声,“真是吃一堑长一智,本公主以后再也不会随意轻信人,颜天真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今日倒是让她骂了个爽,且看看皇兄醒了之后,会如何处置她,届时,就轮到我们来嘲笑她了。”

“只盼着陛下快些醒来,将她处置了,莫要再被她灌了迷魂汤,分不清是非曲直。”

这一头的二人将颜天真咒骂了一番之后,便离开了仙乐宫,另一边,长央殿内——

“林太医,陛下的情况如何?”

悬挂着明黄色幔帐的榻前,宁晏之双手环胸,望着躺在榻上的人,朝着一旁的太医问话。

“静王殿下放心,陛下并无大碍,只是受了刺激才导致昏厥,接下来的两日,陛下要多注意着休息,莫要再操劳了,臣会开副药方,有助于陛下安睡。”

“受了刺激?”宁晏之眉头轻挑,视线一转,望向右侧方的林总管,“老林啊,陛下虽年少,却也是见多了大场面的,这心理承受能力绝对不低,有什么事能让他受了刺激导致昏厥?本王不在的那会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宁子初昏厥的那会儿,他并不在场,因此,这会儿听太医说宁子初因为受了刺激而昏厥,这心中颇为好奇。

林总管听着宁晏之的问话,叹息了一声,“静王殿下,您不在的那会儿,还真是发生了不少事,先是怡长公主哭哭啼啼地去跟陛下告颜姑娘的状,再是颜姑娘与公主争辩了一番之后,从高台之上跃下……”

“等会儿等会儿,本王听得云里雾里的,老林你将来龙去脉说清楚些。”

“是。”

接下来的片刻时间里,林总管便将宁子怡闯入高台告状之后的事叙述了一遍。

“当时眼见着颜姑娘要跳下高台,我们可都是惊愕了,陛下喊了一声,颜姑娘并未理会,之后,陛下与那西宁国国君都冲上前去,试图要将颜姑娘拉上来,两人却都没拉住,还是让颜姑娘掉下去了,紧急时刻,南旭太子又出现,将颜姑娘接住了,当时陛下的神色就有些不对劲,似乎是在发愣,之后便昏厥了。”

宁晏之听着林总管的讲述,陷入了思索。

颜天真与凤云渺……

当他听到这两人之间存在私情时,竟没有觉得有多震惊。

只是小小地讶异了一番,随后,便又觉得合理。

只因为……

他想起了与凤云渺第一次交流时,与凤云渺的最后那几句对话。

“太子就当是给本王一个面子,与本王说说,你中意怎样的女子?我北昱国的贵女们当中,有不少仰慕太子殿下风姿的,她们想必也很好奇,殿下对于未来正妃的要求。”

“既然静王殿下问了,那么本宫就正经地回答。第一,要美若天仙。第二,精彩绝艳;第三,冰雪聪明;第四,身姿纤细高挑,膀大腰圆的不做考虑,个头不能太矮,低于本宫肩膀的也不做考虑;第五,能歌善舞;第六,文武双全。以上这些,少一条都不行。”

当时就觉得凤云渺所提的这些要求,有些过分追求完美,但之后仔细一下,倒还真是有人能达到。

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过颜天真,只是觉得,单论身份的话,这二人之间已经隔着一条鸿沟,想必不会有多大的牵扯。

那事实往往是出乎人意料的。

或许,颜天真从一开始,就已经入了凤云渺的眼。

或许,在那一日之前,他们两人就已经相识。

更甚者,不仅仅是相识,或许早早就定情?

若不是恰好被宁子怡撞破了二人之间的情愫,这两人还能在一起暗通款曲多久?

宁晏之想到这,视线又落在了榻上的宁子初身上。

他的性格素来狠辣,颜天真这一次算是踩到了他的底线,他竟没有立即处置她,反而在她要跳下高台的那一刻,奔向她。

颜天真是第一个能让他破例的女子。

颜天真的坠落,竟会让他受了刺激昏厥?

他的心不该是如此脆弱才对。

对了——

他的同胞亲姐宁子萱,当年正是从高台上坠下,香消玉殒。

听人说,是仰头坠下,直击地面,回天无力。

宁子萱,是他心中永远无法忘却的一个痛。

今日颜天真坠下高台,是否勾起了他曾经的沉痛回忆?

宁晏之正想着,却见榻上的宁子初手指动了动。

原本以为他就要醒来,但片刻之后,依旧没有睁眼的征兆,反而额头上沁下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莫非是梦到了什么。

“拿条干净的毛巾来,拧湿了给陛下擦擦汗。”宁晏之朝着身旁的下人吩咐一声,便在床沿边坐下来。

下一刻,耳畔响起一声十分微弱的低喃——

“阿姐……”

宁晏之听着这声低喃,垂下了眼。

果然……

那位已经死去了多年的萱公主,这辈子怕是都不能从他的脑海中消失了。

此刻,宁子初的手无意识地抓着床单,捏得很紧,手背之上的青筋都要暴起。

朦朦胧胧之间,好像回到了一个地方。

周遭一片花团锦簇,落英缤纷,正是御花园。在一棵美人蕉旁,约莫十岁的黑衣少年,对着另一名比大一两岁的白衣少年道——

“三哥,本宫觉得很是无聊,你趴下来,给我当马骑。”

“我也是皇子,怎么能给你当马骑?”

“你是皇子又怎么了?我是太子,东宫太子!母后说,父皇的儿女当中,就属我最大,你们其他人都要听我的,我让你给我当马骑,你就乖乖地趴下来,哪来那么多废话?”

黑衣少年说到这儿,冷哼了一声,朝着周围几名小太监道:“把他给我按在地上,让他趴着,本宫没说起来,就不准起来!”

周围几名小太监闻言,非但不阻止,反而窃笑了两声,上前就抓住了那白衣少年。

少年自然是不依,一个侧身便灵活地避开,还朝着上前来的两个太监一人一脚。

身为皇子,总有武艺傍身,岂容人想捉拿就捉拿?

黑衣少年眼见着白衣少年反抗,当即威胁道:“你竟然不听我的话,你可知与我作对是什么后果?你若是不依我,我就告诉我母后,让他好好对付你母妃!以你母妃的身份,还不是我母后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白衣少年听闻此话,当即安静了,任由身边的小太监将他按在了地上,一言不发,低垂的脸上,一派隐忍之色。

“这就对了,好好听我的话,我自然也就不会对付你们了。若是让我高兴了,我会跟母后说,让她也好好赏赐一下你的母妃。哈哈!”

黑衣少年猖狂地笑着,大步迈到了白衣少年的身后,骑在了他的背上。

“驾!”

“皇兄,你怎么不动?跟个木头人似的,当马儿就要会跑啊!驾!”

“你怎么还不动?信不信我……”

黑衣少年正要继续威胁,却听身后响起了宫人的声音,“太子殿下,皇后娘娘喊您回寝宫去,说是给您带了些新鲜玩意儿。”

“真的啊?好!就来!”黑衣少年朗声一笑,终于放过了白衣少年,携带着宫人离开了。

留下白衣少年独自在原地,手握成拳。

身后响起了急躁的脚步声,随即,一抹桃红色的裙裾映入眼帘。

“子初,太子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身着桃红衣裙的少女蹲下了身,伸手捧起白衣少年的脸颊,“子初,再忍他一忍,相信我,他得意不了太久了。”

白衣少年不语,目光中带着隐忍的恨意。

“子初,若不是因为他是皇后所出,就以他的德性,怎配做一个储君?父皇的子嗣原本就不多,最机敏的要属你了,若是太子失了势,那就只剩下你与大皇兄,大皇兄成日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在朝中毫无势力,这样的草包,委实不能与你相提并论。”

“那又怎样?”白衣少年开口,语气无喜无怒,“皇后的亲子,德性再怎么差劲,朝中也多的是人维护他,而我,再如何优异,势力也是远远不如他,我拿什么去和他争?他对我们做的这些事,父皇也不知道,即便去父皇面前说,他们也会懂得诡辩,咱们又如何能辩得过?”

“所以,我们要给他们安一项,让他们无法洗脱的罪名,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赖不掉。”少女说到这,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子初,相信阿姐,太子今日有的风光,将来你也会有的。”

“莫非阿姐已经有什么计划了?”

“晚些你就知道了。”少女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子初,如果将来的日子里没有阿姐,你也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白衣少年听着这话,眉头当即拧起,“阿姐此话何意?莫不是要冲动犯傻?”

“放心,阿姐不会冲动,也不会犯傻。阿姐的计划,只会成功,不会失败。”

那一刻,白衣少年并不知,眼前的少女存着怎样的心思。

直到当天入夜时分——

“皇后娘娘,这是萱儿为你做的糕点,希望皇后娘娘莫要嫌弃。萱儿今日在这高台之上设下糕点宴,是因为打听到皇后娘娘喜爱吃酸甜的东西。”

“萱公主可真是有心了。”身着金红凤袍的妇人望着眼前的少女,轻描淡写道,“萱公主年纪轻轻,却有着不小的心思,这一点,还真是与你母亲一模一样。”

坐在一旁的白衣少年闻言,垂下了眼。

他虽年少,却不会听不出的话语中的讥讽之意。

皇后这是在讥讽他的姐姐,年纪轻轻,就心机难测。

然而,少女像是没听到这话中的轻嘲,只是起了身,走向了高台的围栏边,俯视着下方御花园的景色,“皇后娘娘,萱儿只是想让您开心开心,可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哟,父皇来了呢!”

少女说到这,面上浮现出淡淡的喜色,而就在下一刻,她的脸色蓦然一变,惊呼出声,“父皇……父皇跌了一跤!”

身后坐着的皇后闻言,当即起了身,“陛下跌倒了?!”

白衣少年闻言,也连忙起身走向围栏边去看。

皇后的速度却比他更快,只因少女呼喊的时候,皇后离围栏的距离更近一些。

而就在下一刻,眼前却发生了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

站在围栏边的少女,忽然双手擒住了皇后的手腕,搭在自己的双肩之上,唇角勾起一抹冷然的笑意。

与此同时,她那纤细的腰肢抵靠在围栏之上,忽然毫无预警地向后仰头一翻!

翻下高台围栏的那一刻,也松开了皇后的手。

“阿姐——!”

白衣少年几乎是飞一般地冲到围栏边,想要抓住少女,却连她的一丝衣角也未捞到。

不过瞬息之间,那抹桃红色的身影落了地,头颅直击地面,鲜血四溢。

回天无力。

同一时,视野所及之处,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带着三五妃嫔从御花园而来,眼见着这样的一幕,众人几乎都怔了一瞬,回过神之后,便都齐齐奔了过来。

尤其最前头那道明黄色的身影,奔得飞快。

“萱儿!”

“皇后娘娘把萱公主从高台之上推了下来!”

“我方才眼见着皇后娘娘按着萱公主的双肩,一时都没能回过神,就那么一瞬间,萱公主就跌落下来了!”

“这下我倒要看皇后如何申辩了!就算萱公主做了什么惹怒她的事,她也不该如此,谋杀皇室血脉!”

高台之上,白衣少年听着底下的喧哗之声,双手握着围栏,手背上青筋暴起。

身后,皇后的身影颓然坐下。

“宁子萱……”她念着这个名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个小贱人,竟如此算计本宫,连自己的性命都要搭上,果然是贱人生出来的……”

“啪!”

未说完的话,被一道清脆的巴掌声生生打断。

她有些愕然地望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只见他面色一片阴寒,稚嫩的脸庞上一片杀机。

他开口。

“要不了多久,你跟你的儿子,都要去陪我的姐姐……”

他的音色十分柔和,目光中的嗜血之色却让人不寒而栗。

“子初,别睡了,该醒了。”

蓦然从天际飘下一道温润的男子声音,随即,他便觉得手背一疼。

他立即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明黄色的帐幔,被微风拂起,在半空中轻扬。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上头扎着一根银针。

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坐起了身,抬起了手,“谁扎的?”

“我命太医扎的。”身旁,宁晏之淡淡道,“陛下睡得直冒冷汗,可见是身处梦魇之中,我便自作主张,喊太医来给陛下扎了一针,果然扎醒了。”

宁子初闻言,一言不发,将手背上的银针拔下。

“天真呢?她怎么样?”

“回陛下的话。”榻前的林总管道,“颜姑娘她没有大碍,摔下去的那一刻,被南旭太子给接住了,回宫之后,皇后娘娘将她软禁在了她的仙乐宫内,只等陛下醒了再做处置。”

宁子初闻言,当即掀开了被褥,下榻穿鞋。

“陛下,您才醒过来,不再休息休息?”

宁子初一言不发,下了榻之后,顺手拉过了挂在屏风上的外衣,披上外衣之后,便走向了寝殿之外,并不搭理任何人。

林总管连忙紧随其后。

身后,宁晏之望着他急匆匆离开的身影,目光之中浮现些许思索。

看他的样子,倒不像是要去兴师问罪的,眉宇之间不见一丝怒意。

看来这一回,颜天真又要躲过了。

……

宁子初一路走向了仙乐宫,还未踏进颜天真的寝殿,便听到里头传出娓娓动人的嗓音。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宁子初脚下的步子顿了一顿。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这词唱的,还真是这么回事。

她显然是被偏爱的那一个。

宁子初朝身后跟着的人摆了个手势,示意不用再继续跟,这才踏进了门槛。

再说寝殿之内,颜天真余光瞥见前头有人影晃动,抬眸一看,来人正是宁子初。

醒的还真快,这么快便来兴师问罪了?

想到这儿,颜天真也不觉得紧张。

他越是严肃,她的态度就要越发轻松,绝不能有紧迫感,一旦紧张,便是败下阵来了。

到了这一刻,她依旧要胆大包天,进行一番诡辩。

颜天真在心中思索着,宁子初可能问出什么样的问题,就在她思索期间,宁子初已经走进了她。

颜天真慢条斯理地起了身,“参见陛……我靠!”

原本是要问安的,却在中途转变为一声惊呼。

原因无他,只因她话说到一半时,宁子初又忽然上前一步,这二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拉得太紧,他只要稍稍一伸手,就能把她按进怀里了。

而宁子初也确实这么做了。

不过——

没得手。

他的手才搭上了颜天真的肩,正预备将她揽到身前,颜天真却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迅速撇开了他的手,一个侧身,肩膀便从他的手中溜出去——

就跟见了猫的耗子一般,动作何其快。

她果然是不适应与人亲密接触。

同一时刻,颜天真避开了宁子初的拥抱,脑海中迅速思索着,宁子初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按理不是该训斥一番,或者给予处罚吗?

再怎么轻判,也是少不了一顿骂才对,为何一见面,就要抱上?

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倒真是叫她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了。

“陛下,你……”

“以后不要再做那样的事。”宁子初并未再度伸手,只是十分平静地注视着她。

“哪样的事?与南旭太子卿卿我我搂搂抱抱?”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陛下果然还是不信我……”

“朕说的,是指跳楼一事。”宁子初再度开口打断颜天真的话,“以后,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别做寻死觅活的事了。”

颜天真挑了挑眉,“原来您指的是这个,陛下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陛下已经原谅我了吗?哦,不对,我既没有犯错,何来原谅一说?应该说,陛下已经选择相信我了么?”

宁子初静默了片刻,道:“以后,不要再与凤云渺来往。”

颜天真凤眸一眯。

小皇帝这话的意思……

他究竟是信了还是没信?亦或者,半信半疑,再或者,他已经不想去探究她话语中的真实性,只是给予一个口头警告:不管你之前说的是真是假,以后就要按照我的意思来。

因此,她可以理解为,之前的事他不计较了,甚至也不想去探究真假,他是在吩咐她,从今往后,不能再与凤云渺有牵扯。

这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但也不能直接忤逆他。

幸好早在他来之前,她就已经设想了多种他兴师问罪时的情形,也早已想好了一个可靠的说辞——

“陛下,九龙图,你应该还感兴趣吧?”

宁子初见她忽然话锋就转了,怔了一瞬间,还是回答上来了,“自然是感兴趣的,随时都感兴趣,不过,若你实在没有办法从花无心手中拿到,那也就罢了,朕再想其它的方法就是,到了无计可施的时候,便只能用些强硬的手段了。”

“天真不是没有办法,这是,这办法还得需陛下同意才可。”颜天真坐回椅子上,轻描淡写道,“花和尚是很固执的,我与他相识了也这么久,都不能从他口中撬出一点关于九龙图的消息,可见他有多谨慎,对我也十分提防,因此,单凭我的能耐,要拿到九龙图还是很困难的。”

颜天真说到这,笑了笑,“不过幸好,还有一个法子可行,花无心虽然谨慎,对待好友也是不设防的,例如凤云渺,据我所知,这二人少说也有五年以上的交情了,若是有凤云渺的协助,有利于我更快地拿到九龙图。”

宁子初听闻此话,淡淡道:“凤云渺是否有以此为条件,要求你服从他?他知道朕要九龙图的事了?”

“必定是花无心告诉他的,我自然是不可能跟他提起这些,不过,既然他知道了我有需要的东西,就难免跟我提出一些要求,作为交换。”

颜天真说到这,稍作停顿,道:“不瞒陛下,虽然我还不曾对男子动过心,但我对男子的了解可是不少,可以很轻易地通过他们的面部情绪看穿他们的心思,否则,过去的那些日子,我就难以完成陛下交代给我的任务了,以我精准的判断,我能看出,凤云渺对我的确有浓烈的兴趣。”

“那又如何?他会把九龙图给你吗?他并非是贪恋美色,冲动莽撞的人,朕认为,纵然他对你有兴趣,也不会为了你舍了九龙图。身为皇帝,朕能理解他作为一个储君所具备的野心,他若是愿意将九龙图给你,那才是稀奇。”

“天真十分愿意挑战这个难题,把不可能变成可能。”颜天真开口,语气不紧不慢,“反正都已经被占了便宜了,若是什么都不捞回来,岂不吃亏?要么,就一点儿便宜都不让人占,既然占到了,总得捞点什么东西回来作为补偿,否则这心里太不平衡。”

“所以天真的意思,还是要与他来往?”宁子初面无表情道,“若是又被占了便宜,且还拿不到九龙图,那岂不是亏上加亏,倒不如现在就斩断了联系,另想其他办法,何必一定要从他那儿得手?”

“陛下,九龙图是何等稀罕的东西,谁不想要?既然能有办法拿到,自然就要选用最快最有效的法子快点儿拿到手,何必耽搁时间?若是现在惹得凤云渺不痛快,只怕这东西就更难拿了,想想凤云渺与花无心之间的交情,我若是不待见凤云渺,等于是将九龙图推得更远,反之,我若是接近凤云渺,这九龙图,我想要不了多久,就能到我的手里。”

颜天真说到这儿,悠悠叹息一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陛下若是想要扩大北昱国土,让北昱更加富强,就不应该介意天真被南旭太子占便宜的事儿,若是陛下真那么看重天真的清白,那么,陛下您就得放弃这九龙图了,凤云渺与花无心,这两人,我总得接近一人,如今看来,凤云渺对我的兴趣显然要更浓烈些,我不如就先依了他,等九龙图到手之后,就将他甩了。”

宁子初望着她,神色有些复杂,“天真你敢担保,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会对他产生情愫么?”

“陛下若是信不过天真,我再怎么担保也是无用的,反之,若是陛下信得过天真,不用担保,天真自然也会自觉,那花和尚留在北昱的时日或许不多了,再不抓紧时间,只怕以后也没机会了,九龙图事关陛下的宏图大业,这种时刻,你当真不用纠结我清不清白的事,终归我不过就是你手上的一把武器。”

颜天真说到这儿,唇角的笑意有些清凉,“陛下,还是快些做决定吧。”

宁子初又静默了片刻,终究道:“就依你吧。”

颜天真中了毒,每个月底都要服用一趟解药,他并不担心颜天真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唯一担心的只是,颜天真会对凤云渺产生情意。

但以她如今的态度看来,似乎是没有多大感觉的。

她是一个很不容易被打动的人。

他与她相识了这么久,几乎是有求必应,又百般纵容,诸多关心,她都不见得有多少感动。

而凤云渺,与她相识也不过才几日,此人虽然俊美绝尘又风采卓绝,颜天真却并不是一个会被外表所迷惑的。

颜天真的话,他起码还是信了七分的,而这七分,已经足够让他考虑她的提议。

她的目的是把他拿九龙图,那么他就要看到她的诚心,为了证明她不是敷衍,他必须给她限定一个时间。

“天真,给你十日的时间,这十日之内,你是完全自由的,不会有人妨碍你做什么,不过,若是十日之后,任务还没有半分进展,也就没有继续执行下去的必要,无论成或不成,你都不用再与凤云渺有什么牵扯了。”

颜天真听闻此话,垂下了眼,“是……那么陛下,关于淑妃与皇后娘娘以及公主殿下说我伤风败俗一事……”

“此事朕会处理,原本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朕会让她们守口如瓶,不乱传你与凤云渺的闲话,若是再有人说你伤风败俗,朕会给予处罚。”

“多谢陛下体谅,陛下,我很困了,想歇息。”

“既然如此,那你歇息吧。”

……

子时,夜已深沉。

仙乐宫宽敞的庭院内,颜天真坐在梨花树影下,轻摇着羽扇,等着一人到来。

她身后不远处,一道海蓝色身影缓缓迈近。

他并没有刻意隐藏脚步声,因此,那背对着他坐着的人,自然能察觉到他的到来。

颜天真转过了头,看到了来人那一瞬间,唇角轻扬,随即起了身,签上来人的手,往寝殿里走去。

“云渺,我本以为宁子初醒了之后会兴师问罪,或者冲着我大发雷霆,可我着实没有想到,他的神态竟然平静得很,我可又算是躲过一次,否则,他的怒火上来了,还真是不容易熄灭的。”

“他竟然态度平静?这倒有点不像是他的性格。说说经过吧。”

二人到了寝殿之内,凤云渺率先坐了下来,颜天真原本也要拉一把椅子来坐下,却忽然觉得手腕一紧,又被凤云渺扯着坐到了他腿上。

颜天真顿时轻笑一声,“如今这是在我的寝殿内,倒还真不担心被人看了去。”

接下来的时间内,颜天真便将与宁子初交谈的内容,和凤云渺叙述了一遍。

凤云渺听过之后,便是冷笑一声,“看他的态度,果然是对你动了点心思的,不过,兴许他自己没有察觉出来。”

“我倒觉得,他对我不会有什么心思的。”颜天真道,“一个男子,若真是对一个女子有点心思,想必是不会赞成她去引诱其他的男子,我对他来说,更像是棋子,不过,是他最重要的一颗棋子罢了,因此,他不忍舍弃。”

“错。还记得你跌落高台的那一刻,他忙不迭要去拉住你,神态紧张,他若真的只是将你当成一颗棋子,就不会在你面临着危险之时惊惶喊叫,那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他对你,终归是在乎的。”

“然而,他对你的情意,比起他所需要的东西,或许还是轻了点吧,我只能说,江山美人,他两者都爱,或者,内心深处还是更偏向于江山,他身为一个国君,自然有偏向于宏图大业的心思,而你身为一个女子,你所选择的应该是将你放在第一位的。江山美人,我更爱后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