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贪恋美色(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将他的话听在耳中,顿时怔住。

江山与美人,他更爱后者……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对君王而言,向来是个严谨的问题。

有人爱江山,如宁子初。

有人爱美人,如凤云渺。

“云渺,你如今虽贵为储君,到底还不是九五之尊,因此,爱江山还是爱美人这个问题,如今还不适合回答。”

颜天真靠在他的肩头上,悠悠道:“如今的你,还并未接下江山这个担子,因此,说话总那么云淡风轻,可等到将来有一天,你也肩负起治理江山的重任,心态想必就会有所不同,我理解每一个看重江山的君王,但凡是明君,都会把江山社稷放在第一位,而云渺,你却要将美人放在第一位,你这么说?不怕外人笑话你昏庸?”

“天真可知什么才叫昏庸?”凤云渺的语气轻描淡写,忽然便抬起了手,修长的指,撩起颜天真的一缕头发在手中缠绕把玩,“昏头昏脑,毫无才干,这叫昏庸,而我,精才绝艳,文武双全,唯一的缺陷恐怕就是贪恋美色,这能叫昏庸么?嗯?”

最后一个音落下,他的手指勾着颜天真的发丝,轻轻扯了扯,力度很轻,却依旧表达了他此刻的不满。

她的话不仅仅是打趣,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丝质疑。

觉得他把好听的话说太早了?

颜天真听着他的话,一时无言,“……”

精才绝艳,文武双全,唯一的缺陷恐怕就是贪恋美色……

他竟然那么说他自己。

颜天真觉得有些好笑,“云渺啊,贪恋美色这个词,可不是这么用的,见着美人就爱,像花无心那样的,那才叫贪恋美色。”

“请尊重美色这个词汇。”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过去他的那些老相好,能称之为美色?这世上并不是什么女子都能担得起‘美’这个字。”

颜天真怔了怔,“那么在云渺的眼中,怎样的容貌,才能达到美的程度?”

“比不上你好看的,都不能称之为美色。”

凤云渺唇角的笑意淡淡,“贪恋美色这个词,一方面是用来贬低男子的德性,一方面又是用来评价男子眼光的,若随随便便一个庸脂俗粉都能称之为美色,岂不是可笑?真正贪恋美色的人,眼光必定极好,至于那些眼光差劲的,只能说是——贪恋女色,女色与美色,有根本上的区别,前者,是个能看的女的就成,后者,要求可谓极高。”

颜天真又一时语塞。

贪恋美色这个词,被他这么一解释……竟无端高大上了几分。

有眼光的就是贪恋美色,没眼光的就是贪恋女色……

美色,女色,一字之差。

他倒真是较真。

不过,也是间接地夸耀她了。

颜天真心中甚是欢喜,面上却只浮现淡淡笑意,未显出得意之色。

“云渺对我的评价如此之高,就不怕夸多了,让我得意忘形么?”

“得意忘形便得意忘形罢,有值得炫耀的资本,又何必太过谦虚,太过谦则显得作了。”凤云渺眉头轻挑,“宁子怡这个蠢物,到宁子初面前揭发了你我二人,本意是想让你被处罚,结果却让她大为失望,宁子初非但没有处置你,反而默许你来与我亲近,这下子,你我就算再被他抓到现行,他也不会拿你怎样了。”

“话虽如此,但他是给我限定了时间的。”颜天真撇了撇嘴道,“我是打着拿九龙图的名义来接近你,他只给了我十天的时间,若是十天之后,还不能将九龙图交给他,那么,他就会杜绝你我二人见面。”

“交给他之后,你的任务就算是结束了,也就没有理由再亲近我,他照样会杜绝你我二人见面。”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无论你能不能将九龙图交给他,十天之后,他都会打断你我二人继续来往。”

“对喔。”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他怎么不干脆将我送给你算了,用我来跟你换取九龙图,多好。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毕竟还是花大师的,咱们也不能代替他做决定,总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九龙图的事你暂且不用担心。”凤云渺冲她笑了笑,“这几日,咱们只管玩,其余事情都不必考虑。”

“及时行乐,我喜欢。”颜天真轻笑一声,将头埋在凤云渺脖颈处,嗅着他身上的淡雅气息。

凤云渺抬手,轻抚上她的头。

“天真。”

“嗯?”

“你这想必有茶叶吧?拿些出来,我来沏茶,实在是有些渴了呢。”

“渴?喝什么茶呀,我去给你拿水果吃。我这仙乐宫内的水果,多的是从不同国度运过来的贡品,你身为南旭太子,也不一定全都吃过,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颜天真说着,便从他的怀中跃下,一路奔向了寝殿之外。

凤云渺见此,笑了笑,坐在椅子上等着她。

忽然一个不经意间,瞥见了床榻前的一本书册,上头几个娟秀的大字:歌词本。

凤云渺顿时起了好奇心,起身走向床榻,抄起那本书册。

这本书册上所记载的,想必全是歌曲。

拿着书册走回了桌边坐下,忽听寝殿之外有脚步声响起,抬眼望去,是颜天真端着果盘小跑进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凤云渺冲她笑了笑。

“这些水果都是小皇帝赏的,我最喜欢吃的当属这荔枝,也是贡品水果之一,你应该还记得吧?个头又圆又大,口感比起市面上的普通荔枝可是好得多了,香甜得很。”

颜天真说着,走到了桌边坐下,将果盘搁在了桌子中央,揪下一颗圆滚滚的荔枝,剥开了,便放在了一旁的小碗里。

一颗一颗吃,总觉得有些不过瘾,她总是喜欢一次多剥上几颗,凑足了一小堆再吃。

她并没有注意到,凤云渺此刻正坐在一旁,翻阅着她的歌词本。

字体娟秀整齐,这字迹他认得,正是属于颜天真的。

翻了几页之后,他的额角有些抽动。

只因这上头所记载的内容——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这歌词……

真是放浪啊。

再翻一页——

讨厌公子莫要瞧呀,奴家衣裳未穿好呀

除了衫,来做伴,水中喘喘喘

迷离眼,桃花瓣,情意乱乱乱

藕臂栏,似欲还,抛下矜持有何难

鸳鸯欢,游乐戏水不愿返……

这个词倒是有些熟悉。

是了,听她唱过一次。

调调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意思有些太露骨了。

继续翻——

北鼻怎麼会这样

再也不能睡同床

寂寞的我怎麼度过夜

你有自己的立场

可是怎麼才能够阻挡

别飞向别人的床……

这都什么淫词艳曲!

这都是她写的么?

真是太……

他也不知该怎么形容了。

此时此刻,颜天真自然是不知凤云渺的心中所想,正低头专注地剥着荔枝,忽觉得有些口渴,道了句,“云渺,给我递一块青枣来。”

耳畔传进凤云渺‘嗯’的一声,下一刻,一块青枣便闯入了眼帘,不过,并不是用手捏着的,而是——用口衔着的。

颜天真轻挑眉梢,随后将头一倾,将凤云渺衔着的那块青枣咬下了一块。

脆脆甜甜,味道不错。

她朝着凤云渺微微一笑,将手中一颗刚剥好的荔枝,递到了他唇边。

凤云渺张口吃下,将荔枝核吐了之后,才慢悠悠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天真,你这本书册,上头所记载的歌词,都是你本人所写的么。”

颜天真听闻此话,抬起了头,这才发现自己放在床头的那本歌词本,被凤云渺握在手中。

他以为这些歌词都是出自她的想法么?

上一回,她给他写诗词,他问她,是否她的原创,她否认。

这一回,他问的是歌词,她同样否认。

不是原创,自然厚不下那个脸皮去承认。

当然了,若此刻问她的人不是凤云渺,她就承认了,为自己的光芒再增添一抹色彩。

但面对云渺,不可吹嘘。

“不是我所写,我可没这么有才,能写出这么多好歌曲的都是人才中的人才,此乃传家之宝,祖上流传下来的,除了我之外,可不会有别人知道。”颜天真笑言。

凤云渺挑了挑眉,“传家之宝?这上头分明是你的笔迹。”

“这歌曲是我祖上流传下来的,我怕记不住,便记载在书册上,这么一来,无论多少年过去,我都还能记得这些歌词,书册容易泛黄,等将来我有了孩子之后,便让他们自己重新抄写一份,代代相传,这么好听的歌,可不能失传。”

“歌是好听,但是词太低俗了,必须改改。否则你好意思拿来教孩子么?孩子都会学坏的。”

颜天真一听凤云渺这样的评价,当即不乐意了。

“哪里低俗了!”

“来啊,快活啊,这不叫低俗么?写这歌词的人,可真是个人才,仅凭这五个字,便抒发了中心思想,让人一下子便想歪了,这人不仅是人才,也蛮猥琐。”

颜天真朝天翻了个白眼。

“那又如何?现在世道的淫词艳曲,一首比一首难听!我随便从这本册子上找一首出来唱,都能完爆各大青楼的名曲。”

“……”

看她这神态,仿佛会唱淫词艳曲,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儿。

“云渺,在我面前,莫要跟我假正经,我只管歌好不好听,词写得有多荡漾,我都不在意,现在这世道,人总是喜欢装正经,有些事,做的时候倒不觉得有什么,拿来唱就成了低俗,那么,他们做那档子事的时候,我能不能说他们很龌龊?”

颜天真说到这儿,冷哼一声,“做都敢做,又何必怕说唱?”

凤云渺听闻此话,桃花美目顿时变得幽深莫测。

做都敢做,又何必怕说唱?

有点儿道理。

“再说了,我这本书上,也不全是这么荡漾的歌。是你恰好翻到了最后几页,你再往前翻翻,前面那些都很是正经,想想我在四国交流会上唱的,红颜旧,牵丝戏,哪首不好听?都正经的很,还都好听到爆炸。”

凤云渺合上书册,置于一旁。轻描淡写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与你争辩,你想唱什么样的曲子都好,包括艳曲,只要你喜欢,你便随意,而我只有一个要求,正经的曲子,你想怎么唱都好,但……艳曲就只能唱给我一个人听,或者,没人在的时候?自己哼上两句。”

颜天真:“……”

“这首极乐鸳鸯不错,唱来给我听听?”

“……”颜天真静默了片刻,道,“云渺啊,这几天为了参与四国交流会,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这嗓子也累了,腿脚也累了,不想唱也不想跳了,让我休息几天吧。”

里面有几首歌太销魂,还真不太好意思唱。

凤云渺仿佛看出了她的不自在,低笑了一声,道:“也罢,既然天真觉得累,那我就不强求你了,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总有机会听你唱给我听。还有,记住我说的话,这里头几首荡漾的歌曲儿,决不能在外人面前唱,否则……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