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有毒 第86章 春梦了无痕(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那一句状若威胁的话语,意思不言而喻。

颜天真自然理解他这种心态,自然是应下来了。

“放心,我不会唱给外人听的,下次找机会给你唱。”颜天真说到这儿,笑了笑,继续从果盘里拿着水果吃。

“天真,水果太甜,还是不比茶来得解渴。”凤云渺悠悠道,“你还是去取茶叶来吧,我沏茶给你喝。”

“他为何就那么执着于喝茶?”颜天真随口道了一句,“若非要喝点什么,还不如喝酒呢。”

良辰美景,饮酒赏月,同时,还能做点什么愉快的事……

比如借机揩揩油。

当然了,她吃豆腐素来不会太过猛烈,点到即止,以免吓坏了云渺。

凤云渺自然是不知她是什么心思,只以为她喜欢酒,便应了一句,“饮酒也成,不过,总觉得宁子初这皇宫里并无佳酿,前几日,宫宴之上的果酒,淡得似水,喝起来像是水中加了点糖,一点儿都不香醇,比起我们南旭的美酒,差得何止一星半点。”

“或许是太好的酒他不舍得拿出来招待贵宾。”颜天真轻笑一声,“我这寝宫里还有一坛梨花醉,香醇得很,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凤云渺挑眉,“既然如此,那便拿出来罢。”

“好,等着。”颜天真起了身,走到了寝殿角落的柜子边上,蹲下身,从柜子最后一层拿出了一坛酒。

“最后一坛梨花醉,你我共饮。”颜天真撕开了酒坛的封口,倒上了两杯。

凤云渺端起杯盏,抿了一口。

“果然是比宫宴上的香醇多了。”凤云渺说着,瞥了一眼颜天真,“这个家伙对你倒真是够好,宫中最好的水果,最好的美酒,都在你这儿,你虽是无名无份,这待遇却都能赶上贵妃了。”

听着这语气中明显的酸劲儿,颜天真挑唇一笑,“我与后宫妃嫔终究是不同的,她们才是真正的花瓶,而我却是武器,他是个赏罚分明的人,他对我的好,是建立在我为他办事的基础上,因此,云渺你犯不着这么酸,我的待遇可都是我应得的。”

“宁子初心机难测,多疑谨慎,但他终究不过是个少年,对待男女之情这方面,想必是后知后觉,他对你的心思,绝不单纯,只是他如今还没发现。等时间一长,他早晚会明白自己对你的心思,就会想着找你诉说心意,甚至起封妃的念头。”

凤云渺说到这,冷笑一声,“但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就是要在他这青春懵懂,情窦初开的期间,将你从他身边带走,等将来他成熟些再明白过来,已经为时过晚。”

凤云渺说这话时,目光中一片冷冽的笑意。

颜天真静静地望着他片刻,忽然笑了,“好啊。来,接着喝。”

言罢,端起面前的酒盏,轻轻碰了一下凤云渺手中的酒盏。

玉石做的酒盏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颜天真将酒盏端至唇边,一饮而尽。

“天真,这梨花醉虽香醇,但后劲有些大,你不可牛饮。”凤云渺道,“你若是贪杯,回头又要醉了。”

“醉了就醉了呗,反正有你在,怕什么?你还怕我发酒疯不成?”你颜天真冲他粲然一笑。

醉?

开什么玩笑。

以她的酒量,一个人干掉这一坛子梨花醉,都不成问题。

不过,她可不想让云渺知道她酒量太好这事儿。

醉了占人便宜,那叫做……不清醒下的冲动行为,辩解一番,还是可以获得谅解的。

清醒着占人便宜,那叫做耍流氓。

她要维持着清纯脸皮薄的仙女形象……因此,只能多喝点酒,事后,云渺也不敢说她什么。

颜天真又灌下了几杯梨花醉,神识依旧是清醒的,脸色却有些泛红,目光中也泛上些许朦胧之色。

她一贯晓得怎么演戏,演出醉态还不简单么,她能演得比真正醉酒的人更像。

“别再喝了,再喝下去可就真醉了。”凤云渺见她又给自己倒着酒,起了身,走到她身侧,按住了她欲端酒盏的手。

“你这酒量倒是不赖,能一连灌下好几杯,可这后劲上来了,你兴许就得睡上大半天了。”凤云渺夺下她手中的酒盏,放远了些,“不准喝了,时辰也不早了,该去歇息了。”

颜天真听闻此话,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将头贴了上去,“你让我去休息,那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凤云渺垂眸,望着她那不舍的模样,鬼使神差地道了一句,“你若是不舍,我留下来陪你?”

颜天真求之不得,笑嘻嘻地道了句,“好啊。”

娇柔的话语中带着嬉笑,像个孩童一般,有那么点儿娇憨。

凤云渺此刻觉得,她大概是醉了。

起码也半醉了。

这梨花酿很是香醇,本应该慢慢品,她却太贪杯了,也难怪这会儿又神志不清了。

“真拿你没办法,下回可不准再这么喝了。”凤云渺说着,俯下身,将颜天真打横抱起,走向榻边。

将她放在了榻上,他坐在了她身旁,将被褥扯过,盖在了她身上。

颜天真笑道,“云渺这是要给我暖床么?”

“暖床?”凤云渺听着这两字,眯了眯眼,“若是天真愿意,我还真不介意给你暖床。”

纵然是醉酒之下说出来的话,他也会记着,待她清醒之后,还可以拿来调侃她。

颜天真:“……”

“睡吧,放心,我是不会对着你乱来的。”凤云渺说着,在她身侧躺下,伸手将她一捞,便捞到了怀中。

或许是榻上太暖和太舒适,颜天真竟有些昏昏欲睡了。

她并没有醉,但酒精多少还是会产生点儿影响,让她觉得……困倦。

那坛梨花醉,凤云渺饮得不多,目光之中并无多少醉意,望着此刻怀中的人,道:“天真,与我在一起,你可是觉得开心?”

“嗯,开心……”颜天真含糊地吐出了这两个字,随后唇角轻轻勾起,闭上了眼。

原本还想吃云渺豆腐,可是,怎么就这么困了……

脑子里是清醒的,眼皮子却是有些沉。

大概是这几天真的练舞太累。

凤云渺听着她的回答,唇角牵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白皙修长的手,摩痧着颜天真因为饮酒过后有些微红的脸颊,触手的温度十分的柔软细腻,让人有些舍不得离开。

目光落在颜天真湿润的唇瓣上,凤云渺俯下头,覆了上去。

口中都是香醇而微甜的气息,梨花醉的味道还未散去。

在颜天真唇上辗转了片刻,她却忽然毫无预警地伸手将他的脸推开,嘀咕了一句,“云渺,我要睡了,好困呢。”

说完,在他怀里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凤云渺:“……”

不多时,便有均匀清浅的呼吸声响起,她是真的睡着了。

“天真?”凤云渺喊了一声,听不到她的回答,便无声笑了笑,也闭上了眼。

……

温泉洞内,弥漫着一片云烟。

颜天真睁开了眼,眼前所见的是一片水雾缭绕,并不是在她寝宫的榻上。

嗯?她不是在寝殿之内睡着了吗?怎么这会儿醒来却不是在自己的榻上。

是云渺将她抱过来了吗?

周围的环境,也是她所熟悉的,仙乐宫之内的温泉池。

她抬眸,几尺之外正是温泉湖,湖上冒着白色的气泡,纯白的水汽上升着飞散开,有一道人影半浮在湖面上。

那是凤云渺。

温热的湖水在他身周微微荡漾,他正侧对着她,被水浸湿的乌发垂泄在背后,他长睫卷翘半磕着眼,静谧地让人不敢打扰。

浴池周围有假山石环绕,山石上嵌夜明珠,为这原本该是寂静又昏暗的温泉洞增添一抹光亮,明珠散发出的光晕柔和,明亮却不刺眼。

凤云渺此刻似是惬意地闭目养神,瘦削的肩头露在水面,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便如同白玉雕成的艺术品,白皙而光滑。

颜天真愣神了好片刻,这才反应过来。

这个云渺,睡醒了要来沐浴,自己来也就罢了,还将她一同带过来?

莫非想让她观摩他沐浴?

他还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天真,醒了么。”空气中,响起凤云渺特有的清凉而悠然的语调,颜天真挑了挑眉,迈出了步子。

凤云渺也在同一时睁开了眼,转过头,迎上颜天真的视线。

颜天真见他长睫卷翘若羽扇一般,那双桃花美目若黑珍珠一般漂亮而深邃,让人都要移不开眼。

这厮可真是个妖孽。

颜天真轻咳一声,“云渺,你在沐浴,却还把我带过来,是想让我观摩吗?”

颜天真话说到这,低下了头,望着泡在浴池里的凤云渺,这才发现这浴池里的水有些偏白,并不透明,如此一来……

泡在水下的部位便都看不见了。

不知为何忽然有点儿失落。

颜天真蹲在岸边,望着他两个雪白的肩,以及他手臂的线条,轻挑眉梢。

云渺平时看上去挺瘦削的,但脱下了衣裳之后,也是肌理分明,清瘦,却结实。

想想也是,毕竟是练武的身子,身型看起来自然是不错。

这一点,早在许久之前她就明白了。

曾经帮他在伤口缝过针,处理伤口的同时,也顺便将他上身看了个光。

那肌肤如雪如玉,触感滑如丝绸……

颜天真正在出神,凤云渺开口说了句话,将她的思绪扯回。

“天真,我这背后有些痒,你帮我抓抓可好?”

颜天真挑了挑眉。

帮他抓痒?

现在这样的情形,肌肤接触便显得很是暧昧……

不过,正合她意。

想到这,她无声一笑,俯下了身。

“自然是可以的,哪儿痒?我给你抓。”颜天真说着,伸手就要触摸凤云渺的背,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手指,才触上他脊背的那一瞬间,凤云渺就忽然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一个不稳,险些就能栽到水里!

她条件反射地用手臂揽住了凤云渺的肩,借着他的肩膀做支撑点,避免自己落到水里去。

于是就导致了她直接趴在了凤云渺的肩上,凤云渺一只手还抓着她的手腕。

颜天真有些嗔怪道了一句,“云渺,你这是干什么呢?忽然吓我……”

他是想着偷袭她,将她拉着水池里,进行一番鸳鸯戏水?

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淘气。

他先前分明矜持得很……这才没过去多久,他就忽然开窍开到让她想佩服他。

凤云渺只觉得肩头一沉,不禁低笑一声,“天真,你平时看上去就挺纤细的,如今整个人压在我肩上,还真是轻飘飘的,没多少重量呢。”

颜天真笑道:“那是自然的,我这么苗条的身形,重得到哪去。”

“天真,泡在这温泉内,当真很舒服,我觉得,你也下来试试吧。”

凤云渺的话音落下,握着颜天真的手狠力一扯,这回是真的将颜天真整个人扯进了水里,干脆又利落。

颜天真原本就没打算反抗,再加上凤云渺的力道不小,顿时失重,被他一扯就扯进浴池,呛了一口水。

口鼻间有一种淡淡的硫磺味道,那是这池水的味道。

跌进水里,颜天真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以避免眼睛进水,正想要一个仰头冒出水面,却在下一刻,察觉到自己的双臂被一双手握上,将她从水里拎了起来。

颜天真瞬间便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正准备睁开眼,却忽觉得唇上一软。

微凉又湿润的触感,如此熟悉。

颜天真微微一怔,睁开眼,入目是凤云渺近在咫尺的脸庞,二人呼吸相闻,她几乎都能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

凤云渺的手不知何时移到了她的腰间,环住。

颜天真目光之中浮现丝丝笑意。

唇上柔软的触感,携着浅淡的香气,让她觉得这一刻心情很舒坦。

凤云渺扣着她的腰身的手忽然一紧,身子稍稍一倾,带着颜天真一个旋身,将她直接压在了浴池边上,让她的背抵着浴池的边缘,无处可躲,低头含住她的唇,辗转吮吸。

他现在亲吻她,已经很熟练了。

颜天真愣了好片刻才回过神,眨了眨眼。

云渺这**的手段还真是服突飞猛进……

此刻在这浴池里,他又没穿衣服,再发展下去,会是何等热烈的场面?

她觉得这发展有点快了,虽然能看出云渺身材很好,但是,她还真没想过,这么快就与他发生那种关系……

原本还想再晚一些的,等感情更加深厚些,再来也不迟。

此刻让他尝点甜头,但不能让他得逞。

或许应该提醒他穿好衣服,上岸再继续卿卿我我,在这池水之中,二人都湿了身,很轻易便能**,一发不可收拾。

如此想着,颜天真一偏头避开了他的亲吻,“云渺,我……”

而凤云渺见她躲开,桃花美目微微一眯,有些不满,不等颜天真说完话,右手又扣上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扳了回来,唇又压了上去。

颜天真没说完的话,再次被堵了回去。

凤云渺这一回的动作不比之前温和了。

他试图撬开她的唇齿,而她这一回倒也没有很固执,由着他加深了这个吻。

舌尖触及她那躲无可躲的舌,有些强硬地深吮,带着不容反抗的霸道。

片刻之后,颜天真忽然觉得喘气有些困难。

她当然无力再推开他,便干脆安静了下来,而他扣着她下巴的力道也明显松了。

又是片刻的时间过去,她终于将头偏了开,从他的气息下挣脱出来,“云渺,你让我喘口气好么……”

凤云渺见她有些轻喘,湿润的唇瓣也有些红肿,不禁笑道:“天真,你忍心拒绝我么?”

话说到这,桃花美目之中泛上一派魅人笑意,只让人觉得,望着他这样一双眼睛,都要醉了。

此刻,他身上未着寸缕,湿润的发,顺着肩头垂下,遮盖住了晶莹锁骨,还有几缕贴在脸颊,无端地显出了几分妖冶。

比平日里更加动人心魄。

颜天真一时竟没能回过神。

见惯了俊男的她,还以为自己面对各式各样的俊男都能维持镇静,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还是会如此沉迷男色,无法自拔。

凤云渺得不到她的回答,也不再说什么,再次欺身上前,未着寸缕的身躯,紧贴着她,肌肤之间只隔着她身上的衣物。

空气中浮动着浓浓的暧昧气息。

他俊美无俦的脸庞凑了过来,与她鼻尖相抵,下一刻,脸庞一偏,将唇凑到了她的耳畔,浅浅的鼻息喷洒,开口语气,分外轻柔——

“真真……”

这一声呼唤,可真是听得颜天真虎躯一震。

他那低柔的嗓音,如同一把小钩子,勾动着她的心弦。

真是个磨人的大妖孽。

“我们来做些快乐的事,你一直期待的……”

下一刻,她就觉得耳垂一紧,耳畔那温热的气息,让她有些没出息地腿软。

一只冰凉的手探入脖颈,一把将她身上的红衣扯下,那动作干脆又利落。

她只觉得脖颈处一凉,肌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凤云渺的指尖,从她的脸庞上,游移到下巴,锁骨,逐渐往下……

颜天真一个激灵,蓦然回神。

不行,不只由着他摆布,她要反客为主!

想到这,她也伸出了手,攀上了他的双肩,头一低,朝着他那雪白细腻的脖颈啃了下去!

……

昏暗的寝殿之内,凤云渺才有了睡意,却在下一刻,身躯僵了一僵。

只因脖子上的肌肤,被什么利物嵌入,那东西应该是……牙。

他缓缓垂下了眼帘。

月色透过了纱窗打进寝殿之内,他能看到颜天真黑漆漆的头顶。

空气中还有均匀的呼吸声。

她咬的力道不重,对他来说像是在挠痒痒,他想,她大概是梦见了什么吃的,把他当成食物啃了吧?

凤云渺腾出一只手,挠了挠颜天真的脸。

抵在他脖子上的牙齿不再动了。

凤云渺眉眼间划过一丝好笑,不忍吵醒她,由着她贴在他身上睡,好在她接下来没有再咬人。

这种能够抱着她入眠的感觉,很不赖。

不知过了多久,听得耳畔传来一声嘤咛,埋在他脖颈上的颜天真悠悠转醒,黑发正摩挲着他的下颌,柔滑如丝绸一般。

颜天真朦朦胧胧间,觉得睡得不大舒服,想要调整一个姿势,哪知翻身之际,却觉得有点儿艰难,上半身翻过去了,下半身却似乎被卡着翻不过去。

她还没有意识到是凤云渺的一只手勾着她的腰。

她下意识腰肢用了点劲一甩,终于翻了个身。

“扑通”

“天真!”耳边似是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低笑。

凤云渺没想到,颜天真醒来第一件事,是从榻上翻了下去。

“唔……”一声吃痛,颜天真终于清醒,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身下的赫然是冰冷的地面。

怎么回事?

刚才还在温泉池呢,这会儿却坐在地上?

身上的痛感那么清晰,让她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刚才温泉洞的那一切……

是梦。

此刻才是现实。

“天真,一醒来就自己滚地上去了,我想拉你一把都来不及。”凤云渺的低笑声空气中响起,“这会儿清醒了吗?你睡觉竟然如此不踏实,一会儿咬人,一会儿又翻床底下去。”

“什么?”凤云渺的话让颜天真有些惊讶,“我咬你了?”

在她刚才做的那个梦里,她确实咬他了。

此刻处于现实,他竟说她咬他?

“不信么?”凤云渺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方才刚要睡着,就觉得脖子一疼,被你啃了,你这小馋猫,莫非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题外话------

~( ̄▽ ̄~)~

端了一碗假狗粮,不知道会不会被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