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痒死了(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才明明还没有任何感觉,为何这会儿就觉得背部传来一阵麻痒?

而且,这痒寒起初还不是十分明显,她还能勉强稳得住身形,可以忍着不拿手去抓,片刻之后,那麻痒之感已经越来越强烈,整个后背都痒得难受,不仅如此,还有渐渐向四肢蔓延的趋势……

宁子怡心中叫苦不迭,她这支舞跳了还没一半,若是现在忽然离场,似乎有些不大合适,但若是继续跳下去,她都不知自己能不能坚持到结束。

为何,会这样……

宁子怡费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舞动依旧在继续着,尽量不让在座宾客看出自己的异样。

然而,她渐渐发现自己有些抵抗不住,大殿之中的乐曲还在进行,她脚下的步子,却有些乱了……

在座的众人,已经有不少人发现了宁子怡的异样。

“公主殿下似乎有些不对劲?”

“我也看出来了,眉眼间的神色似有古怪,不如一开始那般云淡风轻,且,她脚下踩着的舞步,与乐曲似乎有些违和?”

“怡长公主莫非是太过紧张,以至于乱了步伐?”

“不对,不对,你们看,她眉头已经拧起来了,总觉得她是在隐忍着什么,倒像是有哪不舒服?”

“真奇怪啊……”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颜天真望着宁子怡,目光之中浮现一丝疑惑。

其实,她是最早发现宁子怡不对劲的。

因为宁子怡此刻所跳的这支舞,正是自己教给她的,对这支舞的舞步,她自然再熟悉不过,宁子怡已经跳错了好几下。

这着实有些奇怪。

宁子怡早已将这支舞练得很熟,之前跳过几回都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是她忽然出了错,错上两三个动作也算多了,可就在这片刻的工夫里,细细数来,少说也错了七八个节奏。

宁子怡的水平还不至于如此差劲。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颜天真思虑了片刻,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将视线投射向凤云渺。

她并没有看到云渺出手,但是这一刻,还是怀疑他。

想想今夜的宫宴,先是楚皇后严淑妃连环摔跤,在之后,这两人向段枫眠敬酒时又丢了脸,这会儿,恐怕要换成宁子怡丢脸了……

这三个人,是自己最近得罪最多的,与宁子怡,可算是撕破脸了,再也不会是什么朋友。

正因为如此,云渺才会在今日的夜宴之上,暗中出手整治她们?

就在这片刻的时间,宁子怡的动作已经完全乱了,在大殿中央,滑稽地扭动着,显然是再也不能维持身形,原来的舞步是什么样的,这会儿已经没心思去想了。

痒——

浑身都痒,背部最甚。

直让她想抓耳挠腮。

他不能再这么坚持下去了,否则只怕会丑态百出,想到这儿,宁子怡连忙止住了动作,朝着首座之上的宁子初道——

“皇兄,我身体不适,恐怕无法继续表演,我……”

痒死了!

宁子怡上一刻还能隐忍,这一刻已经完全忍受不住,身上的奇痒之感,似是在摧残着她的神智,让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开始抓挠着背部。

锋利的指甲挠上肌肤的那一瞬间,将身上的痒感缓解的很好。

如此一来,宁子怡便再也抑制不住地抓痒。

“皇妹,你怎么回事!”

首座之上,宁子初望着宁子怡滑稽的模样,脸色一片阴沉。

先是楚皇后与严淑妃频出状况,这会儿又是宁子怡当众出丑,看她那抓耳挠腮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公主,分明就像是郊外的野猴子。

四周众人,此刻望着在大殿中央抓痒的宁子怡,大为惊奇,有几人甚至有些抑制不住地窃笑。

只因宁子怡的动作实在太过滑稽,抓完手臂便抓后背,之后,又是抓挠着腹部与大腿,只差在地上打滚了。

一身舞衣都因着她的抓挠,凌乱不堪。

“皇兄,我好痒……”宁子怡在这一刻,还能维持一丝清醒,向宁子初求助。

“皇兄,救我,我快……痒死了……”

若说一开始抓痒,还觉得舒服,这会儿却是,觉得痛苦了。

在同一个地方,一直抓挠着,自然是越抓越疼,细嫩的肌肤,受不得她这样的摧残。

“来人!”宁子初低喝了一声,“将公主带去太医院!”

眼见宁之初已经动怒了,宫人们忙不迭将宁子怡扶了起来。

即使有人扶着她,她依旧控制不住双手,还是在自己身上抓挠着,甚至已经开始向宫人求助。

“你们也帮帮我,帮我抓……”

“公主殿下,您再忍忍,咱们这就去太医院了。”

宫人们一边好生劝慰着,一边将宁子怡拖远了。

宁子初眼见着宁子怡远离了视线,锐利的目光,盯向了远处的凤云渺。

这厮到底还有完没完!

起初见楚皇后与严淑妃摔跤,倒还不觉得有什么,既然凤云渺想为颜天真出气,就随他去了,之后,这俩人给段枫眠敬酒,他又出手捣乱,此刻,宁子怡献舞,他竟设法让她丑态百出。

今夜的宴会上,出这么多状况,都与这厮逃不了干系。

宁子怡如此出丑,北昱皇室可不就脸上无光。

大殿之中的气氛一时有些僵硬。

宁子初隐忍着怒火,并未朝着凤云渺发。

虽然凤云渺所作所为他心知肚明,但苦于没有证据,凤云渺擅长诡辩,若是想要指责他,总得拿出令众人信服的证据,否则,再怎么争执也是无用。

既然这气不能朝着凤云渺发,那就先不发。

玩阴的,谁不会呢。

他若那么想玩,就陪着他玩。

“北昱陛下……”东陵国的使臣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了,“贵国公主……”

“皇妹兴许是得了什么怪病,已经让太医去诊治,失礼之处,还望见谅。”宁子初面不改色,“诸位若是还想再看表演,朕可以再点其他人。”

凤云渺已经整治完了该整治的人,想必不会再捣乱,这接下来的表演,多半顺利。

而就在下一刻,凤云渺开了口,声线慢条斯理,“诸位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就让本宫的义子来表演一场剑舞,诸位意下如何?”

就在他说话的功夫,凤伶俐已经从大殿之外回来,朝着宁子初抱了抱拳,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他是以解手作为借口离席,掐着时间差不多了,自然就回来了。

凤云渺的提议一出,得到了诸多附和声。

“如此甚好,听闻太子的义子是少年将才,我等十分想欣赏他的表演。”

“这位小将军,看似乖巧稚嫩,不知舞起剑来,会是怎样的情形?我等十分期待。”

听着大殿之上的众多声音,宁子初作为东道主,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异议,只淡淡道:“小将军意下如何?”

凤伶俐道:“那伶俐就献丑了。今夜赴宴,未带佩剑,请陛下赐一把长剑。”

宁子初随意点了一个侍卫,让他将身上的佩剑交给凤伶俐。

凤伶俐接过了佩剑,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向了大殿中央。

站定之后,他将手抬起,拔剑。

剑从鞘出!

一个起身轻跃而起,手中长剑一晃,划开了气流——

剑光挥洒,剑花带起点点银芒,彷如天降霜点,回旋之间行云流水,剑花划过空气的道道劲风,听在人的耳中分外清晰。

白皙瘦削的手腕不断地翻转,却能极好的控制着剑身的力度,不懂武艺的人,看着他的身法,都会觉得有些眼花缭乱,却又暗暗在心中钦佩他的敏捷灵活。

这套剑法,轻快中带着一丝柔和,并无杀伐之气,看着只令人觉得,连心情都能随着那变化的柔和剑花,而变得愉悦轻松。

颜天真托腮观看,目光之中浮现淡淡的欣赏。

云渺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就给他争脸。

少年将军,难得将才。

颜天真已经可以想象到,今日过后,会有多少人想要从凤云渺手中将凤伶俐挖走。

伶俐云渺,不过就是养父与养子的关系,且二人相差不过七岁,伶俐如今还年少,一声义父,喊得心甘情愿,这以后要是长大了些,没准会觉得不甘心呢?

冲着他们二人没有血缘关系这一点,有些人便会觉得,伶俐这少年很好说动,回头跟他提出各种动人的要求,试图收为己用,倒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这个年纪的少年,心智坚不坚定,很难说,这个年纪,也是最受不得诱惑的懵懂年纪。

当今天下将才难求,拿多少金银财宝都不一定换得来一位猛将,凤伶俐今日露了这么一手,不遭人惦记就怪了。

回头得给这小子好好上上课,多灌输点儿拒绝诱惑的思想。

这一头颜天真在担心着凤伶俐遭人惦记,四座宾客之中,当真不乏有人窃窃私语,议论的全是凤伶俐。

“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我国朝中猛将,年纪大了他一倍,这剑术还真是比不上他,这灵活敏捷的身姿,可真是令人惊叹。”

段枫眠的身侧,有人低声道,“陛下,这少年若是能归属我朝……”

“你这想法倒是不错,可惜不是那么好实现。”段枫眠一句话打断了他,“这可是凤云渺的义子,哪里是那么好诱惑的。”

“陛下,您也说了是义子,并非亲生子,既然毫无血缘羁绊,想要说动就不是那么难。”

“还是难,这少年自小被凤云渺所教习,凤云渺于他而言,如兄如父,亦是师父,一点点诱惑,你就想让这孩子忘记养育之恩?”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陛下,这少年虽说是个武学奇才,可他年纪不大,心智想必不太成熟,我等好好劝说一翻,且看看能不能让他心中有所动摇,只要有一点点动摇,咱们就可以慢慢来了。”

“再说吧。”

大殿中央,凤伶俐的剑舞已经接近尾声。

首座之上,宁子初望着他的身影,目光微沉。

这个凤云渺……

在宫宴之上捣乱了一番,让皇后淑妃到公主接连出丑,这么一来,宫宴过后,有多少人会笑话他北昱的后宫女子仪态不佳。

且他捣乱过后,还让自己的义子出来表演一番,大出风头,四座的议论之声,大多都是在称赞这位少年将军如何如何出色。

凤伶俐出了风头,作为凤云渺的义子,可不就是给凤云渺长脸了么?

真是卑鄙无耻。

宾客席中,颜天真将宁子初的神情看在眼中,挑了挑眉。

今日的夜宴,北昱丢人,南旭拉风。

小皇帝这心中必定十分不甘心,攒着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呢。

他心中想必是将云渺骂了上百遍。

然而,拿不出云渺捣乱的证据,便又不好撕破脸。

大殿中央,凤伶俐一支剑舞终于结束,从半空之中稳稳落于地面,将长剑插回鞘中,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四周当即响起如潮水般的鼓掌声,众人皆表示称赞。

凤伶俐回到了座位上坐下,转头望向凤云渺,“义父,我今日是真的喝多了酒,撑着了,舞剑之时,不比平日里干脆利落,这身法,或许也稍慢了一点,若有不足之处,还望义父不要责骂。”

“嗯。”凤云渺淡淡应了一声,“表现得尚可。”

……

一场夜宴终于结束,众人各自回了住处。

夜宴结束时,夜色也已经深了。

趁着夜深人静之际,凤云渺自然是不会安分在住处呆着,便溜出了住处,循着仙乐宫的方向去了。

而另一头,凤伶俐在自己的住处之内,解衣欲睡。

忽听窗户外有异响,凤伶俐当即目光一凛,望向窗外——

“谁!”

外头响起一道讨好般的笑声,“小将军,夜间拜访,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你是何人?”

“在下是北昱国陛下贴身侍从,我皇请小将军到长央殿一叙。”

------题外话------

~

昨日的送币活动,留言太多没有全回,符合要求的都发放奖励币币了~

领不到的,咱们下次还有活动,不要气馁哦,就当是凑热闹了~

此乃二更,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