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不知好歹!(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的是公主,那的确是该相见。”云霓秋从榻上起身,慢条斯理道,“将公主殿下请进来,哦,对了,命人拿出茶具与茶叶来。”

“是。”

宁子怡被请进屋内时,抬眸便看见一道黑色的人影坐在桌后。

桌子上放着一副紫砂茶具,女子修长的手指捏着茶匙,将茶盒里的茶叶慢慢地拨到茶壶中,将茶匙搁下之后,又拿过一旁的水壶,将不久前才烧开的水倒入茶壶。

很快,浓郁的茶香便从壶口中散发出来,浮动在空气之中。

“公主殿下请坐。”云霓秋招呼着宁子怡坐下。

“这是我徒儿自制的茶叶,外头是买不到的,公主尝尝。”云霓秋说着,提着紫砂茶壶倒了一杯,推到了宁子怡面前。

宁子怡自然没客气,端起茶杯到唇边抿了一口。

茶香浓郁,确实好喝。一口下腹,舌本回甘,齿颊生香。

“云老板这个茶着实不错。”宁子怡道,“回头可否卖些给本公主?”

“公主若是喜欢这茶叶,还谈什么卖不卖呢?公主离开之时,我便让人装上两斤,给公主带回去。”

宁子怡听闻此话,淡淡一笑,“那就多谢云老板了。”

“公主今日驾临我这妙衣坊,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宁子怡闻言,道:“在宫里闷得慌,便想着出宫逛逛,途经妙衣坊就进来看看,眼见着就快月中了吧,该有一批衣裳送进宫里去了,本公主想看看妙衣坊这个月为本公主制作的衣裳是什么样的。”

“这个不成问题。”云霓秋淡淡道,“回头我让人领公主去看,若是有不满意的,公主便告诉我的徒儿们,让他们改到满意为止。”

“如此甚好。”宁子怡说到这儿,又是淡淡一笑,“本公主可否看看全部的衣裳,连同其他人的一起看?”

云霓秋听闻此话,有些疑惑地挑眉,“公主为何要看其他人的呢?即便是看中了,也是不可能再做相同的样式了,我们妙衣坊,提供给皇族的衣裳不带重样,公主何必看其他人的?只需要看看自己的便好,想怎么改都成。”

“万一其他衣裳里有本公主更喜欢的,本公主想换。”

“这恐怕不行,妙衣坊为皇族做衣服,都是十分严格的,要做给谁,便会按照那人的喜好的颜色,以及喜欢什么品种的花儿,喜欢什么样的鸟雀来挑选花色,例如淑妃娘娘喜欢兰花,皇后娘娘喜欢梨花,德妃娘娘喜欢孔雀,贤妃娘娘喜欢白鹭,便按照她们喜欢的,来为她们的衣裳刺绣。”

云霓秋说到这儿,挑了挑眉,“妙衣坊制作衣裳的过程,工序都十分复杂,精挑细选,只为了令众人满意,不满意即可修改,不可与人更换,公主殿下总得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哪怕你看中了其他人的衣物,也不能任性地说换就换。”

“这……”宁子怡蹙了蹙眉道,“看看总可以吧?”

宁子怡坚持要看,云霓秋便也妥协了,“只是看看,自然是可以,不过,公主不能靠近那些衣物。”

“为何不能靠近?”

“这是规矩,运进宫里的衣裳,都会悬挂在专门的绣房之内,除了妙衣坊的绣娘之外,不允许外人接触,确保衣裳不会出任何问题,若是送进宫后发现了问题,就是我们妙衣坊绣娘的责任。”

云霓秋面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心中却有了思索。

她岂会看不出宁子怡别有企图。

经商多年,自然会看人脸色,宁子怡的心思,在她眼中几乎是无所遁形的。

她分明就是想要接触月中运入宫中的那一批衣服。

虽然不知她到底想干什么,阻拦她总归是对的。

若是应允了她,回头她在衣服上做些手脚……

总之不答应就对了。

宁子怡眼见着云霓秋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心中只觉得这云霓秋还真是……

多疑谨慎。

自己虽然是公主,却也不能强行破坏妙衣坊的规矩。

毕竟这妙衣坊,背后的靠山是皇兄啊……

对这云霓秋,也不能给太差的脸色。

不如——

开门见山地说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一个商人,最抗拒不了的想必就是钱财。

想到这儿,宁子怡唇角勾起一丝笑容,搁下了手中的茶杯,冲云霓秋道:“云老板,其实本公主今日前来,是想跟你做一门生意的。”

云霓秋听宁子怡如此说,眸底迅速掠过一丝笑意。

这位公主今日前来的目的果然不单纯。

她此刻愈发肯定,宁子怡想要在那批衣服上动手脚。

至于她为何要这么做,恐怕是看宫中某个人不顺眼,却又苦于没有办法整治,这才想着……在衣服上动手脚?

毕竟妙衣坊在宫外,没有眼线盯着,若是能做手脚,也不容易被人知道了去。

这年头害人的法子多得很,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可以入手,从食物到穿着,整人的方式都是层出不穷的。

“公主想要与我做什么样的生意?”云霓秋笑道,“洗耳恭听。”

“云老板想必是认识颜天真了,若是本公主没有记错的话,在四国交流会之上,你们是碰过面了。”宁子怡轻描淡写道,“云老板对她印象如何。”

“颜姑娘?”云霓秋回想起那一日初见颜天真时的情形。

对待颜天真,印象还是有些深刻的。

倾国倾城。

花容月貌。

冷艳逼人。

还有什么呢……

没了。

想到这儿,她笑道:“这位颜姑娘是个妙人,相貌极其漂亮,跟个天仙似的。”

“她的相貌的确是不错的。”宁子怡不咸不淡道,“人品却是拙劣得很。”

云霓秋低下头,轻抿一口茶,“这个我倒是真没看出来,与这颜姑娘也就只有一面之缘,说上两句话,倒不觉得像是个品行卑劣之人。”

“你与她不熟悉,自然是不懂她的,而本公主呢,是日久见人心。”宁子怡说到这儿,冷笑一声,开门见山道,“云老板,本公主要与你做的生意是——请你将为颜天真制作的衣裳交给本公主处理,本公主处理过后,再还给你们。”

云霓秋闻言,面上依旧维持着淡淡笑意,“公主想要如何处理?可否告诉我呢?”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本公主想要怎么处理是本公主的事,总之不会害了你就是。”宁子怡说到这儿,顿了顿,道,“你只需要开个价便好。”

“公主以为我会答应么?”

“你还不知本公主要出价多少,还是不要这么快拒绝。本公主问你,你这妙衣坊一年能挣多少银子?本公主给你出了。”

云霓秋闻言,笑出了声,“公主,你要拿几百万两银子与我做这单生意?”

“几……几百万两?”这倒是让宁子怡有些惊诧,“你这妙衣坊,一年能挣如此多的钱财?”

“公主以为呢?妙衣坊所挣的钱财,其中有三成是来自于皇家,七成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达官贵人。”云霓秋说到这儿,面上的笑意敛起,“妙衣坊与皇家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未出过状况,公主如今却想要在衣服上做手脚,岂不是要砸我们妙衣坊的招牌?”

“本公主没想过要砸你的招牌,你犯不着太焦虑。”宁子怡道,“出了事,你大可选择抵赖,或者推给手下的人,以你云老板在帝都的名声,出这么一点点差错,并不值得被人议论,你只说是你手下的绣娘出了错,不会有损你的名声的。”

“呵。”云霓秋这回连客套话都懒得说,只是冷笑一声,“我手下的人就不是人了?我手下的人,就能在我犯了错误时拿来当我的替罪羔羊?我妙衣坊的绣娘尽职尽责,徒儿们也都乖巧听话,无论是哪一个,我都是舍不得拿来顶罪的,公主,您说这可怎么是好?”

“你!”宁子怡沉下了脸,“云老板是不想给本公主面子了?”

“给你面子,毁的是我妙衣坊的名声。”云霓秋不咸不淡道,“若今日来跟我谈这件事的是陛下,那我二话不说便能答应,可是公主您,还是不值得让我冒这个险的,纵然你能拿出妙衣坊一年的收入来给我,我也是不能昧着良心做事的呢,拿着黑心钱,只怕这夜里睡觉都会不安稳。”

“你——”宁子怡磨了磨牙,“你们妙衣坊受皇兄的恩典,理应也为皇兄考虑考虑,这颜天真恬不知耻,魅惑君王,德行败坏,本公主要教训她,也是为了皇兄着想,你是否也该体谅体谅。”

“陛下是聪明人,轮不到我们这些小人物来操心他。我们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公主您要谈的这件事,我可真不想考虑,至于您说那位颜姑娘人品如何,这与我委实没有什么关系,哪怕她杀人放火,我们做衣服的照样不误工,我要的是这金字招牌,其他事情我管那么多做甚。”

说到这儿,她冷哼一声,“你们后宫里的人,想怎么斗,我都不感兴趣,但若是想要牵扯我们妙衣坊,门都没有!我绝不容许我们卖出的衣服出半点问题。公主若是没有其他的事,请回,恕不远送。”

宁子怡气极,却又拿云霓秋无可奈何。

来之前倒是真没想到,这个云霓秋会是个如此正经的生意人。

轻松就能得来钱财的事儿竟不做。

这年头,最诱人的便是钱与势。

这云霓秋真是——

不知好歹!

宁子怡冷哼了一声,起身甩袖离开。

……

“颜姑娘,来客人了呢。”

仙乐宫之内,颜天真原本坐在藤椅上晒太阳,忽听宫人来报,有客上门。

“是南旭国的女使臣,说是上回与颜姑娘学习了歌舞,受益匪浅,这回又想来拜访了。”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道:“快请进来!”

前来请教歌舞的女使臣……

不过就是过来替云渺传话的而已。

借口编得倒是挺好,同为女子又不需要有什么道德顾忌,便可光明正大地出入仙乐宫捎话。

宫人将那位女使臣带来了,颜天真便将闲杂人等给遣退了。

“颜姑娘,我们太子殿下邀请颜姑娘,午饭过后宫外相见。”

颜天真听闻此话,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地点呢?”

“妙衣坊三丈开外的榕树下。殿下说,他最近想买新衣裳了,却又不知该如何挑选,请姑娘帮着他挑选挑选。”

“好好好,回去转告你们殿下,我一定前去赴约。”

……

正午过后,颜天真照例带着两名宫人出宫。

今日出宫,她着的是男装。

“你们也该知道我身上还肩负着陛下给我的重任,此番出宫,也是为了执行任务,你们不必跟着,去千里香等着我吧,你们要吃什么随便点,就当是我给你们放个小假,否则每回出宫都跟着我,你们也等同于被限制了自由。”

颜天真朝着喜鹊杜鹃如此说着。

以往出宫,这两牛皮糖总是会跟着,但如今,小皇帝默许她与凤云渺亲近,在他给出的时限之内,她与凤云渺可以毫无顾忌地谈情,这两牛皮糖自然不能跟着,随意打发了就是。

喜鹊杜鹃也是识趣的,听着颜天真说要“执行任务”,便也都依着她的意思。

颜天真眼见着就要走进了妙衣坊,抬眼望向不远的三站之外,那榕树下,果真站立着一道海蓝色的身影,望着那道身影,她的唇角轻扬。

“喜鹊杜鹃,你们可以玩你们的去了。”

将跟着的两人甩脱了,颜天真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不远处的榕树下。

走到一半之时,凤云渺正好望了过来。

凤云渺原本只是不经意地随意一瞥,却看见了颜天真走过来的身影,那双桃花美目当即含笑眯起。

颜天真走到了他身前,笑道:“等了很久么?”

“不久,也就等了片刻。”凤云渺挑了挑眉,“今日倒是没见到那两个牛皮糖,真是难得。”

“被我打发走了,都跟她们说了,是执行任务,她们总不会赖在我身边的。”

“如此甚好。”凤云渺道,“听说这北昱国帝都之内,所有成衣店之中,要数妙衣坊名声最响亮。”

“小皇帝罩着地盘啊,皇家人所穿的衣裳,都是从这儿出来的,这也是达官贵人们的聚集地。”颜天真笑道,“名声最是响亮,价格也是绸缎商中最高的呢。”

“应该的。等会帮我挑一挑衣裳。”凤云渺说到这儿,从衣袖中拿出了半片面具,递给颜天真。

宁子初为了九龙图,不阻挠他们二人的亲近,但在宫外,也不可太明目张胆地玩乐,以免有心之人拿来大做文章。

戴上面具是最好的方法。

颜天真自然晓得凤云渺的想法,二话不说便接过了半片面具,戴了上。

“天真穿男装,也很俊俏呢。”凤云渺望着眼前的人,目光之中流转着淡淡笑意,“瞧这一身打扮,俨然一个神秘的翩翩贵公子。”

“我知道我穿什么都好看,好了,咱们进去吧。”

颜天真轻笑了一下,迈步走向前头的妙衣坊。

她穿男装很俊俏……

也掩盖不了她是姑娘的事实啊。

若她能生为男儿,应该也很会把妹。

“走慢些,等等我。”身后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

颜天真放慢了脚步,等着身后的凤云渺靠近了。

凤云渺到了她的身侧,伸手便揽上了她的肩,“如今你装扮成男子,你我自然不好牵着手一起走,否则便会引人侧目,觉得你我有断袖之癖,影响不太好,不过勾肩搭背还是可以的。”

颜天真一时失笑。

勾肩搭背自然是可以的,正如他们二人此刻的举止,俨然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就这么搭着肩进了妙衣坊,才踏进了门槛,当即有侍女走上前来问候。

“两位公子……”

话未说完,在抬眸看到凤云渺之时,哽在喉间。

颜天真见此,轻咳一声。

“这位姑娘,劳烦带我们去看看衣裳,要上等的料子。”

云渺这番妖孽容颜,十个女子九个见着他第一眼都会发愣。

剩下那一个,要么就是女断袖,要么就是强装镇定。

颜天真的话语一出,那对面那发愣的侍女回过了神,当即道,“二位公子风姿卓绝,自然是要最上等的衣料才配得起你们,请随我来。”

侍女领着二人到了楼梯口,道:“请二位上楼,楼上有许上等的料子,样式颇多,想必会有二位喜欢的,我随后就到。”

颜天真宇凤云渺闻言,便相继踏上了台阶,走向二楼。

二人不知的事,就在他们身后,那名侍女抬起了手,将前头不远处另一名侍女招到了身前,道:“告诉霓秋姐,她心心念念的那位公子来了。”

……

“云渺,我看你的衣裳几乎都是海蓝色,你只要这一种颜色吗?不考虑其他?”

“从小到大穿习惯了,便不太喜欢其他的颜色。”

“可以考虑一下其他的,就像我,我的衣服虽然以红色居多,但也有个别件黑白紫,偶尔换换颜色也挺新鲜。”

虽然她一直对红色情有独钟。

但她偶尔也会尝试着其他颜色的衣裙。

“那依你之见,我该挑件怎样的衣服?”

“不如也来件大红?”

“不要,太艳了。”

“紫色呢?显得贵气。”

“看着不是太喜欢。”

“白色,有仙气儿。”

“……”

“黑色,冷酷深沉。”

“……”

“罢了,你还是选你的海蓝色吧。”颜天真撇了撇嘴。

蓝色神秘,优雅。

云渺不爱其他的颜色,原本还想与他来一套正红色情侣装。

如今看来……

还是她配合他好了。

回头定一套海蓝色的衣裙,与他走在一起,显得登对。

话说回来……

红配蓝也很是不错呢。

颜天真正在思忖着衣着搭配问题,凤云渺已经在二楼悬挂着的衣裳前走了一圈。

目前为止,还并未看到让他很满意的款式。

“云公子。”

忽然,身后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子嗓音,不算是陌生。

凤云渺回过头一看,便见一道黑色的纤影走近了。

一袭黑色曳地长裙,乌发高挽,面容姣美。饱满的额头之下,一双秋水明眸挟带着淡淡笑意,浓密的睫毛稍稍向上扬起,肌肤细润,秀而不媚。

来人可不正是妙衣坊老板,云霓秋。

“云公子,你要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备上好茶迎接。”

云霓秋笑着走到凤云渺身前,“这层楼的衣裳,都是供达官贵人们的,不过,以你的容貌风姿,这些都配不上你,随我上三楼去,看中什么样式便告诉我,分文不取。”

一旁的颜天真将这话听在耳中,顿时眼角一抽。

看这云老板脸上的笑意,再听听她说的话。

要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备上好茶迎接。

以你的容貌风姿,这些都配不上你。

看中什么样式便告诉我,分文不取。

重点是——

分!文!不!取!

妙衣坊的衣裳,华贵精美闻名帝都,价格昂贵同样令许多人望而却步。

遇上云渺就给他免单,凭什么!

想到这,颜天真顿时心中不爽,一把扯过凤云渺的手腕,冲着云霓秋笑了笑,“我们兄弟二人说点事,劳烦云老板稍候片刻。”

话音落下,便扯着凤云渺走远了些,确保云霓秋听不到他们的对话,这才朝凤云渺道,“你与这位云老板,交情很好?”

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无甚交情,怎么了?”

颜天真神色不悦,“让她凭什么给你免单!”

“她的想法与我何干,我并不会接受,又不差那点儿钱。”

------题外话------

==

三点前继续二更走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