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要本仙女还是要面子?(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意满意,甚是满意。”颜天真笑道,“对待其他女子,就是该用这般不客气的态度,断绝了她们的念想,让她们晓得你对她们没有半分意思,也不接受她们的大献殷勤,如此,便能给我减少些情敌了。”

并不是所有爱慕云渺的女子,都像宁子怡那般招人烦。

“既然满意了,就好好过来给我挑选衣料。”凤云渺道。

颜天真笑着走上了前,“好好好,就来。”

……

这一头的二人相处温馨,另一边,宁子怡已经乘坐马车,怀着一肚子闷气回到了宫中。

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之中坐下,没过多久便听到宫女来报,皇后驾到。

她这才回来片刻,皇后便上门来了,这消息倒是够灵通,一听到她回来了,就忙不迭来问她事情进展得顺利否?

“将皇后娘娘请进来。”

宫女退了出去,不多时,便领着皇后到了寝殿之内。

楚皇后一进殿,并便将其余的人遣退了出去,望着宁子怡那郁闷的神色,心中顿时猜到了几分。

“子怡,看你这脸色,是没成功?”

“妙衣坊的云霓秋,可真不是个好相处的,好说歹说,竟都不愿配合。”宁子怡冷哼一声,“不过就是个做衣服的美民女,架子摆得比谁都大,在本公主面前,鼻孔朝天的模样,真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来气。”

宁子怡回想起在妙衣坊与云霓秋的谈话,气恼得手握成拳,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看来,这个云霓秋是不想趟浑水。”楚皇后轻描淡写道,“想想也是,妙衣坊的名声那么响亮,她作为老板,在卖出的衣服上不愿意出半点差错,也是合情理的,你倒也不必太过气恼,本宫也猜到了,事情未必会顺利。你一开始不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的么?”

“我嘴皮子都快说破了,她都不退让半分。”宁子怡冷哼一声,“若不是因为她背后有皇兄做靠山,就以她对我的态度,我定能有办法让她的妙衣坊在帝都之内经营不下去!”

楚皇后闻言,不咸不淡道:“不必气恼了,对付颜天真原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若是这么轻易地就让我们得了手,她也就不会在宫中蹦哒这么久了。”

“凭什么她能整治我们?换我们整治她就不行了?”宁子怡冷笑道,“我不甘心,这口气我若是不出,必定寝食难安,她害我在宫宴之上丢这么大的人,无论如何,我都要回敬她。”

“别着急,机会总是有的。”相较于宁子怡的情绪不稳,楚皇后倒是显得云淡风轻,“就在你出宫的这段时间里,本宫就在想,若是你无法得手,那咱们又得另想办法,就在本宫思索之时,无意中听到了宫人们的谈话,明日午时过后,咱们陛下会邀请其他三国的来使,去帝都三里之外狩猎。”

“狩猎?”宁子怡听闻此话,怔了怔,“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处吗?他们狩猎他们的,与我们有何关系。”

宁子初每年都会去帝都之外狩猎几回,都是带着几名与他亲近的臣子们去。

她原本也不是很喜欢狩猎。

“子怡且听本宫把话说完。”楚皇后淡淡一笑,“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我刚接到宫人的消息,说是这次的狩猎,陛下会带上几位女眷去,只因其他国的几位使臣都提议出想带着女眷前往,咱们陛下自然没有多说什么,便也随他们了。”

“若是要带女眷前去参加,皇兄必定是会带颜天真的。”宁子怡冷哼了一声,“颜天真如今在皇兄心中的分量,这样的活动,皇兄想必是不会落下她。”

“颜天真自然是会去,而本宫身为六宫之主,理应与陛下同行,除本宫之外,便是淑妃家族势力最大,陛下也会带上她,至于公主你……”楚皇后淡淡一笑,“若是本宫没有记错的话,你的骑射之术还是可以的吧?”

“这个倒是,父皇还在世的时候,便很喜欢狩猎,身为公主,骑马射箭自然是必须要学的,我的骑射之术还算不赖。”

“既然有个还算不赖的本事,那自然不用藏着掖着,陛下想必是知道这一点,也会带着你一同前往。”楚皇后道,“狩猎这样的活动,男子们喜欢互相较量,女子们自然也不例外,四国的女眷,在狩猎场上也会想要一较高下,放眼宫中的女子,你的骑射之术名列前茅,理应一同前往。”

“如此说来,你我加上淑妃,颜天真,咱们这四人又能聚在一起了。”

宁子怡说到这儿,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我似乎有点明白皇后娘娘的意思了,既然在衣食住行方面,咱们没那么容易下手,那正好,狩猎场就是个不错的下手地方,狩猎之时,众人四散开,能有谁去管她?皇兄与南旭太子,想必也不会猜到,狩猎场之内还会有人对颜天真下手。”

“正是。不过皇家的狩猎场之内,不会出现一些来历不明的猎物,因此,若是要带点什么东西进去,也得十分小心谨慎才可。”

“这一点我明白了。这次的机会,希望我们不会再错失。”

她就不信了,颜天真每次都能运气那么好。

……

颜天真与凤云渺在妙衣坊之内磨蹭了小半个时辰,总算是挑好了两套衣裳,付了帐之后,拿包袱一装,便走出了妙衣坊。

之后二人又陆续逛了几处地方,吃了不少点心,不知不觉,天色都快暗下来了。

“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尤其是玩乐的时间,转瞬即逝。”颜天真手上啃着糖葫芦,眼见着天色将暗,状若叹息般地道了一句,“云渺,我又得与你分开了。”

“不必太过感慨,晚些我再去找你。”凤云渺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咱们就在这分别么?”

此处,正是人来人往的街道边。

颜天真瞥了一眼四周,觉得行人有些多,便拉过凤云渺的手腕,拐进了一条暗巷中。

前方不远处,正是一种茂盛的榕树。

二人到了树荫之下,凤云渺有些疑惑地望着颜天真,“将我拉到此处,莫非是有什么要紧事与我说,怕被人听了去?”

“也没什么要紧事……”颜天真撇了撇嘴,“想与你来一个临别亲吻,方才在街道之上,自然是没有那个胆子,毕竟我如今穿的是男装……即便是女装,在人前也是不好意思的……”

“所以,将我拉来这清冷的巷子里,避开行人的视线,便觉得可以无所顾忌了?”凤云渺凑近了她一分,桃花美目之中一派笑意流转,“闭上眼。”

颜天真听闻此话,心中窃喜,很是听话地闭上了双眼。

下一刻,凤云渺轻柔的一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颜天真睁开了眼,望着他,有些无言。

亲个额头,还闭个毛的眼睛!

颜天真磨了磨牙。

凤云渺望着她有些郁闷的模样,挑了挑眉道,“好了,你我就在此处分别?”

“告辞。”颜天真有些愤恨地低头咬了一口糖葫芦,转身便要走。

然而,迈出了几步,却又觉得心中有些不甘心,脚下的步子一顿。

就这么走了,总觉得有些遗憾呢……

想到这儿,颜天真吞下了口中的糖葫芦,转过身,奔到了凤云渺的身前,伸手搭上了他的双肩,试图将他的头往下拉低一些。

他个子太高。

虽然她的身形在女子当中也属于高挑,可站在他的身前,还是矮了一大截,若要亲吻他,需要将脚尖踮高了,站久了也会有些累的。

他若能乖乖低下头,自然最好。

凤云渺察觉出了颜天真的意图,心中起了逗弄的心思,便故意不依着她,身躯依旧站得笔挺,挑眉道:“天真要做什么呢?”

颜天真道:“低头。”

“为何要低头?”

“让你低头,就给我低头!”

“你将理由说给我听听。”

“你明知故问!”颜天真低斥一声,“你若是再不依着我的意思,我可就翻脸了。”

凤云渺听着她这话,更是觉得好笑,“天真,我瞅着你这态度怎么就如此野蛮?你想吃我豆腐,也总得客气些才行,又想占便宜,态度又要如此霸道,可真是……”

“本姑娘就是这样的性格,又要占你便宜,又要你低头。”颜天真轻描淡写道,“我想亲亲你,这不是恳求,这是命令。”

凤云渺:“……”

这会儿,他脑海中不禁开始思索一个问题。

在将来的某一日,他与她洞房花烛,她是否也会用命令般的口气道一句——把衣裳脱了,好好伺候伺候本仙女,若是伺候得不好,休怪我翻脸。

这媳妇还真是够强势的。

凤云渺神游着,面前的颜天真却有些没耐心了,抬手一掌拍在他肩膀上,似是在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凤云渺这才回过了神,低头望着她,目光之中的笑意依旧未散。

“天真,你如此野蛮,我若是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你,岂不是显得没面子?”

颜天真听闻此话,笑道:“那就要看你如何选择了,要本仙女,还是要面子?”

凤云渺闻言,眼角微挑,“我若是两样都想要,可不可以?”

“可以的,在外人面前呢,我会给你留足了面子,绝不会让你有一点儿丢人。”颜天真嫣然一笑,“但若是在只有你我二人的情况之下,我就不需要给你什么面子咯。”

凤云渺细细考虑了一番,道:“听起来倒是不难接受,也罢,依了你,江山美人,我都能选择后者,面子与美人,我选择的依然还是后者,看来,我这贪恋美色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话音落下,便伸手捧起了颜天真的脸颊,低下了头,覆上了她的唇瓣。

亲了一口,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连忙抬起了头,“天真,你手上的糖葫芦还未吃完,这次可不能像上次那样,把糖葫芦粘到我的头发上,那种黏糊糊的感受,我不想再体会第二回。”

“放心,绝不会再有第二回。”颜天真说着,连忙将手中的糖葫芦背到自己身后,道,“保证不会再弄到你身上。”

“就怕你又回弄到自己身上。”凤云渺说到这儿,干脆利落地将手伸到了颜天真身后,夺过了她手中的那串糖葫芦,直接朝边上一扔。

糖葫芦脱手的那一刻,颜天真不悦的声音也响起,“我的糖葫芦!未经我允许,你怎么能扔……”

剩下的话并未说完,便被凤云渺的唇堵了回去。

颜天真:“……”

这下子她也不好再抱怨什么了。

没有了糖葫芦的羁绊,双手空空,也就能放心地搭在了凤云渺的腰上。

凤云渺含着她的唇瓣,辗转轻吮。

唇间都是糖葫芦的味道,清甜可口。

糖葫芦这个东西,果然还是挺好吃的。

他想,大概这以后,只要吃上糖葫芦,便能回想起,与她在这小巷内亲吻的情形了吧。

她的吻,是甜的。

一旦触碰上了,还真让人有些舍不得放开。

唇瓣厮磨了好片刻,凤云渺撬开了她的牙关,才准备深入,忽听身后不远处有人的议论声响起——

“这年头的年轻人是怎么回事啊?要亲热也不在家中,这地方虽然不怎么热闹,也难免会被人看见的呀。”

这声音有些许的沧桑,听着像是一个老婆婆。

而就在她说话之后,另一道声音接过了她的话,带着明显的讶异——

“年轻人亲热,不算什么稀奇事了,可你看清楚了没?那俩人可都是男子啊,男子!”

“个头较高的那个,虽然看不清全脸,可就这么看上去,似乎长得也挺好看的,戴面具的那小伙子,光看半张脸,想必也不赖呀。”

“两名男子还能抱在一起亲热许久,真是有伤风化!”

凤云渺听着身后的声音,再也没有兴致继续下去,颇为不舍地松开了颜天真的唇,拉扯过她的手腕便跑,背对着身后的两位老人,不让那二人看到他们的真面目。

方才那巷子的确是清冷,但偶尔也会有人路过,方才听着那两人的议论,显然是把他与天真当成了一对断袖。

幸好,跑得快,不会让人认出来。

颜天真自然也是听到身后的议论之声,便由着凤云渺拉她跑出小巷。

越想越是觉得好笑……

卿卿我我这种事,以后还是在确保无人打扰的情况之下进行,省得中途中断,令人心生不爽。

与凤云渺远离了小巷之后,凤云渺松开了她的手。

“云渺,时辰真的不早了,你我得分开了。”颜天真道,“喜鹊杜鹃她们们还在千里香等着我,我这就要过去与她们会合了。”

“去吧。”

与凤云渺分别之后,颜天真便一路走向千里香,喊着喜鹊杜鹃一同回宫。

……

回到了宫中,颜天真将身上的男装换了下来,到了自己平日里最喜欢待着的藤椅上坐下,回想起之前在巷子里发生的情形,抑制不住地笑出了声。

喜鹊来给她上了茶,眼见着她心情愉悦,不禁问道:“颜姑娘,何事如此开心?”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便发笑了。”

“我这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颜姑娘,野姑娘听了之后想必也会欢喜的。”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好奇了,“什么消息说来听听?”

“明日午时过后,陛下会邀请其他三国的来使,去帝都城外的狩猎场狩猎。”喜鹊笑道,“颜姑娘,您也是可以一同去参加的呢。”

“狩猎?”颜天真挑了挑眉,“听起来倒是蛮有意思的呢,去的人很多吧?”

“狩猎这样的活动,去的人当然多,以往陛下也会带着许多臣子去,这一次人会更多,三国的来使们,身份高的都会去,还会携带些女眷,陛下自然也要带几人去。皇后娘娘不善于骑射,过去便是贴身侍候陛下,淑妃娘娘与怡长公主擅长骑射,过去便要与其他三国的女眷们一较高下。”

喜鹊说到这儿,笑问颜天真,“颜姑娘还从来没有去狩猎过吧,陛下说了,这回要带着你一同去,我服侍颜姑娘这么久,还真不知道颜姑娘是否擅长骑射?”

颜天真笑道:“还算不赖吧。”

骑马射箭,根本难不倒她。

上一辈子就会做的事了,虽然这辈子不常接触,但也不至于太生疏。

不过这技术能不能比上一世熟练,就不得而知了。

狩猎……

云渺也是会去的。

真想看看云渺骑高头大马弯弓射箭的模样……

想想便觉得那画面应该是养眼。

颜天真想到这,目光中的笑意掩藏不住。

喜鹊将她欢喜的神色看在眼中,不知她在想什么,只当她是因为能参与狩猎而感到欢喜,便也笑道:“颜姑娘很欢喜吧?陛下对颜姑娘可真好,干什么都不忘了带上颜姑娘去凑热闹,听人说,狩猎很有意思呢。”

颜天真懒得去反驳她的话,更加不会解释,便顺着她的话道:“是呢,我很欢喜。”

小皇帝的人,还真是逮着个机会都要说他的好话。

“对了,喜鹊,我的衣裳那么多,有没有骑射装?”

她最不缺的就是漂亮衣服。但若是骑马射箭,可不能穿那些衣裙,要穿束着袖口的劲装,样式简洁不繁琐。

“颜姑娘放心,有的。陛下早就给你准备了呢,他知道,迟早是会带您去狩猎的。”

“陛下还真是有心了。”颜天真轻描淡写道,“我这从未去过狩猎场的土包子,明日也能见识一番了。”

……

“天呐,这些东西你是打哪来的?”

淑兰殿之内,响起一声压低的女子惊呼。

“妹妹不必惊慌,此刻它们是不会咬人的。”

“真的假的?蛇怎么可能不咬人?”严淑妃站立在桌前,望着桌上摆着的一个陶瓷罐,罐里头,此刻正盘旋着五条小蛇。

这五条小蛇花色鲜艳,有红黑相间的,也有小花蛇。

常听人说,蛇身的颜色越鲜艳,蛇的毒性也就越大。

这些蛇想必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不过说来也奇怪了,它们此刻十分安静地呆在罐子里,没有半点想攻击人的意思,难怪楚皇后方才会说一句“此刻它们是不会咬人的”。

“皇后娘娘,这蛇为何如此听话?”严淑妃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楚皇后道:“这是我托人从黑市里带来的呢,想要弄到这五条蛇,可是不容易,能避开陛下的眼线,都算是一大难题了。”

楚皇后说到这儿,笑了笑,“知道为何它们现在不咬人么?因为它们如今处于昏厥状态,养蛇人给它们下了迷药,暂时限制了它们的行动,他们此刻是没有多少力气的,很是无害呢,你瞧。”

楚皇后说着,伸手到了罐子里,伸出手指轻轻摸了摸蛇头。

蛇果真是没有什么反应,任由她触摸着。

严淑妃见此,道:“如此说来,将它们带入狩猎场里就不难了,可是,要如何唤醒它们?你方才说,它们被迷药迷晕了,这才不害人。”

“自然是有办法可以唤醒的。”楚皇后说到这儿,低头从袖中摸出了一个药包,递给了严淑妃,“这里头装着的是解药,回头往它们头顶一洒,自然就能唤醒它们了,别忘了在你的马身上涂些雄黄粉,这样蛇就不会靠近你了。”

------题外话------

==

三点前继续二更呀~

话说,如果末尾写楚皇后被蛇咬了一口,那可真是神作了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