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淑妃之死(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就是抢了他们一头小鹿么?莫非还因此扰了他们的兴致?

不过想想也是,两个男子在那儿争夺猎物,为的只是一较高下,她忽然跑出来凑热闹,打断了他们二人的较量,似乎是有些——扰人兴致了。

好在都是熟人,想必是不会责怪她的。

想到这,颜天真便冲着远处的二人笑了笑,“方才没有看清,是陛下与南旭太子在追逐这头小鹿,眼见着有猎物闯入了我的视线,便下意识射杀了,若是扰了你们二位兴致,还望见谅。”

宁子初与凤云渺自然是都不会责怪她的,听着她的话,竟异口同声地齐齐道——

“无妨。”

但很快的,他们二人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颜天真为何与段枫眠在一处?

这段枫眠莫不是也想撬墙角?

似乎是看出了二人在想什么,颜天真悠然道了一句——

“陛下,都说这黑云山狩猎场大得很,在我看来似乎也不怎么大,先是偶遇的西宁国陛下,再是偶遇您与南旭太子,今日最尊贵的三人都被我遇见了,您说,这狩猎场还算是大吗?”

凤云渺听着颜天真这话,挑了挑眉。

她的意思可不就是:都只是碰巧相遇而已,莫想太多。

她说得倒是简单。

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却不知旁人已经对她动了心思。

又或者,她其实心里清楚,只是没当回事?

最好不过了。

除了他之外,其余对她有意思的男子,她若是都能采取不在意的态度,倒也好。

不过,虽然她不甚在意,段枫眠与宁子初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因此也不得不防。

望着正对面的段枫眠,凤云渺轻描淡写道:“早就听闻,西宁陛下是战场上的玉面罗刹,想必骑射之术十分精湛,今日正好,你我身处这狩猎场内,可以一较高下,不知西宁陛下,愿不愿意同本宫较量?”

“奉陪。”段枫眠笑道,“再加上北昱陛下,我们三人一同较量,就此刻开始,到狩猎结束之后,看看谁捕获的猎物最多?”

“好。”宁子初率先应下,调转马头,策马先行。

“架!”段枫眠也策马奔出。

凤云渺同样调转了马头,临走之际,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颜天真。

颜天真摸了摸鼻子。

云渺的那一眼,颇为清楚明白地表达了他此刻心中的不满。

正想要冲他回一个讨好般的微笑,凤云渺却已经背过了身,策马离开。

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

看样子,回头又得去哄了。

那三人都已经离去了,颜天真便也打算策马离开,继续寻找自己的猎物。

可就在她要离开时,身后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子声音——

“怎么,这心里很得意是吧?咱们今日这么多人当中,身份最尊贵的三人,都让你给勾搭上了,这样的事说出去,都很风光呢。”

这声音熟悉的很,除了严淑妃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颜天真转了个头,便看到不远处,严淑妃与宁子怡驾驶着马匹缓缓踱步而来。

这两人每每见到她就是冷嘲热讽,她都已经习惯了。

大多时候,她都是不屑于理会这样的嘲讽之语,可听得多了,心里也会不爽,总想着回上几句。

想到这儿,颜天真朗声一笑——

“都说狮子不会因为听到狗吠而回头,看来,我是一只暴躁的狮子。离狮王的境界还差得远。”

此话一出,当即引得对面二人怒起——

“你敢笑话我们是狗?!”

“就你这贱婢,还敢自诩雄狮?!脸可真大。”

“我脸大,我能比得上淑妃娘娘您脸大么。”颜天真慢条斯理道,“你那脸盘子看起来才是真的大,不似我这巴掌般的小脸。”

“你——”严淑妃听着她这话,顿时暴跳如雷,扬起手中的鞭子。

然而……

距离有些远,她这鞭子挥出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打得到,要是落了个空,鞭策马儿就不好使了。

“淑妃娘娘冷静些。”一旁的宁子怡道,“咱们是说不过她那张利嘴的,狩猎场内吵架多没意思,既然想争个高下,不如就比狩猎,皇兄他们比谁打的猎物多,咱们也来比比可好?”

“比就比!”严淑妃冷哼了一声,有些挑衅般地望向了颜天真,“你还是第一次来狩猎场吧?看你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也不知你这骑射之术有多好,敢不敢与本宫一较高下?”

“好啊。”颜天真不紧不慢道,“我也想见识见识你们二位的本领有多高。”

“既然如此,那就别说废话了,开始吧。”宁子怡说着,率先策马离开。

“驾!”

眼见着宁子怡先行了,颜天真也换了个方向。

胯下的骏马疾驰着,很快她便又锁定了一只山鸡。

她勒紧了马匹,取下箭羽搭在弦上,将那只山鸡射杀。

而就在她停驻的这一刻,忽听身后有策马之声,她转过了头望向来人,看清那人的瞬间,挑了挑眉头。

眼见着那道人影策马逼近了她,她道:“淑妃娘娘,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较高下吗?为什么你要选择跟我同一个方向?莫非是想与我争抢猎物?这样实在没什么意思。”

“颜天真,本宫容你放肆多回,这心中实在憋了不少气,今日终于可以好好出出气了。”严淑妃望着颜天真,忽然便是冷笑一声。

颜天真看清她目光之中的阴冷,敏锐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看严淑妃此刻的神情,倒不像是单纯来找麻烦的,兴许是想对她采取什么行动?

“你还不知道吧?此处乃是狩猎场较为偏僻的一处地方,再往后走就很荒凉了。要怪只怪你自己,对这狩猎场不甚熟悉,竟然不知不觉就策马到了这一处,趁着现在没人,本宫若是不对你做点什么,岂不是丧失了大好机会。”

严淑妃说到这儿,从马背上取下来一个麻袋,将麻袋口束缚着的线轻轻一拉,便解开了麻袋的口子。

颜天真反应过来,只觉得情况不妙,想要策马离开,严淑妃却在同一时刻,迅速将麻袋中的东西冲着她撒了出去!

颜天真看去了那些东西,微微一惊。

那是——蛇!

五条色彩鲜艳的蛇。

竟然是严淑妃带进来的蛇,那必定是毒蛇,若是不慎被咬到,或许就得去阎王爷那报到了。

有三条蛇避开了她,落在地面之上,另有两条就要落在她身上,她一拉马头,避开一条,手中的鞭子挥舞出,又甩掉另一条。

面对这些毒蛇,必定是讨不到什么好处了。

严淑妃望着她,笑得肆意。

楚皇后给她的五条毒蛇,原本都是被养蛇人迷晕的,装在麻袋里便很是安分,而麻袋口束缚着的线,正是穿过了解药的药包。一旦解开麻袋口,那根线被抽离了,绑在袋口的解药也就洒下来了。

解药用来唤醒毒蛇,毒蛇一旦接触到那些药粉,便会瞬间清醒过来,清醒过后的毒蛇,具备强烈攻击性,她冲着颜天真撒出去,且看看她还怎么逃得过。

再说正对面,颜天真原本是想要调转马头,立即逃走,却没有想到,就在拉缰绳的那一刻,胯下的马儿忽然剧烈一颤,险些将她从马背上抖下来。

她低头一看,是毒蛇盯准了马儿的马蹄,咬了一口!

这毒蛇还真是厉害,一旦看见活物便进行攻击,她胯下的这匹马,注定难逃一死。

为何毒蛇不去攻击严淑妃?多半是严淑妃做了什么防护措施吧。

想想也是,毕竟是她带来的东西,她自然晓得保护自己的安危。

蛇怕雄黄,没准她连同她的马匹,都涂上雄黄了呢?

正对面,严淑妃笑得欢快,俨然一副确信颜天真就要见阎王的得意样子。

颜天真身下的马匹,在这一刻俨然支撑不住了,高大的马声轰然倒下——

同一时刻,颜天真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拉住了身侧垂落下来的一根树枝,轻灵的身影借着树枝一荡,身轻如燕一般,掠下了几尺之外的严淑妃!

严淑妃唇角的笑意僵了一下。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颜天真已经踩在了她的马背上!

这是——

什么情况!

看这女人敏捷的身手,她懂武艺?!

有了这个认知,严淑妃骤然一惊。

严淑妃胯下的马匹,由于忽然多承载了一个人的重量,颤了一颤,但很快的,便又站稳了。

“我亲爱的淑妃娘娘,你察觉到马儿的颤抖了吗?咱们两个人坐在一起,对它来说或许是重了些,这样吧,下去一个,让它的负担减轻一些,你看如何?”

颜天真稳坐于严淑妃的身后,在严淑妃的耳畔说话,吐气如兰。

而她的柔声细语,听在严淑妃的耳中,仿佛恶鬼索命,吓得她顿时六神无主——

颜天真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想要将她推下去!

而就在下一刻,颜天真的手,已经搭上了她的肩。

严淑妃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挣脱开颜天真的手,“马背的承受能力之强,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咱们两个姑娘,就算是两个健壮的男子,坐于马背之上,马儿也是撑得住的……咱们就……就一起坐……”

话说到后头,严淑妃的舌头都有些不利索了。

想着颜天真方才敏捷的身手,此刻她们二人都坐在这马背之上,若是与她硬碰硬,自己恐怕是讨不到好处的。

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严淑妃自然是懂得退让的。

“颜……颜天真,本宫平日里,与你结怨颇多,那都是因为你来招惹本宫,否则,本宫也……也不会……”

听着严淑妃忽然就软下来的语气,颜天真低笑一声,忽然伸手就揪住了严淑妃的耳朵。

严淑妃吓得惊呼一声,想要拍开颜天真的手。

“老实点!”颜天真低喝一声,“现在知道怕了,方才那嚣张得意的模样哪去了?看看你那小人得志的嘴脸,你还以为自个今日就会实现把我铲除的愿望了吗?严淑妃啊严淑妃,你能不能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本天仙长这么漂亮,还能活到这么大,是经历了多少磨难?能没点防身的本事吗?我若是个好捏的软柿子,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说到这儿,她冷笑一声,“好在本仙女还有点本事,否则,哪能招架得住你们这些妒妇!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长得不好看,再怎么作妖也是白费心机!整天就知道作!不作到死不善罢甘休是不是?”

“本宫……”严淑妃磨了磨牙,心中气急败坏,却又不敢与颜天真叫板,唯恐她将自己推下马背,只能哭丧着脸道,“今日之事,当真不是我策划的,是皇后!这五条毒蛇都是她从黑市买的,本宫原本不想与她同流合污……”

“不是你策划的,也有你的份。你是楚皇后的狗吗?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若真是不想与她同流合污,就该早早的来告诉我,这样我兴许还会相信你的诚意。”颜天真说着,瞥了一眼前方那匹倒下的马儿。

五条毒蛇正在马儿身上缠绕着,它们此刻有了食物,再加上她胯下的马匹抹了大量雄黄,毒蛇便也都不靠过来了。

“我可怜的马儿,就这样死在了你们几个毒妇的手中,我得为我的马儿报仇,所以,亲爱的淑妃娘娘,您就来当第一个偿命的吧。”

话音落下,颜天真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

这是云渺留给她的刀囊里头取出的,如今还真就派上用场了。

用那把小刀将严淑妃的衣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确保能让她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若是身上真的涂了雄黄,那也都是涂在衣服上,总不可能沐浴之后,抹了自己全身吧?

划开了严淑妃的背后的衣裳,颜天真凑上前去,嗅了一下。

淡雅的兰花芬芳。

果然,除了香粉之外,没有涂其他东西。

“颜天真,不要……”严淑妃开口,语气中带着恐慌与求饶,“放过本宫,这次就当是本宫求你了,本宫以后再也不与你作对,你若是放过我这一回,以后我帮着你来对付皇后……”

“楚皇后哪里需要你帮我对付,就她那丑样儿,陛下看着她都倒胃口了,楚皇后最好的下场,也就是老死宫中了,这辈子都空虚寂寞冷,想想倒也挺可悲。至于你……”

颜天真轻笑了一声,“你个性善妒,睚眦必报,心胸狭隘,我若是今日放过了你,你也不会对我有所感激,回去之后,反倒觉得自己受到了我的侮辱,对我的憎恨更添一分罢了,而后,继续想着该怎么弄死我,所以……下去吧!”

颜天真话音落下,双手扣上严淑妃的肩膀,将她从马背上推落!

严淑妃惊呼一声,这会儿才想到了,应该大声呼救。

方才只顾着与颜天真周旋,心想着自己跟她服个软,低声下气一回,再提些可口有利的条件,没准能让她放过自己。

毕竟此处是狩猎场最荒凉偏僻的地方,若是她大声呼救惹恼了颜天真,颜天真没准就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这么一来即使让人听到她的呼救,也未必赶得及来救下她。

可到了此刻,只剩下呼救这条路了。

她那么低声下气,也无法让颜天真动了恻隐之心,可见她是铁了心的要自己这条命了。

于是乎,严淑妃迅速起身,一边试图逃离,一边大声呼救。

“救——”

话音未落,蓦然觉得脚下一疼!

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身躯仿佛顿时虚软了下来,头昏脑胀,四肢无力。

下一刻,她便倒在了地上,这才看清了自己脚下,盘旋着一条小花蛇。

果然是厉害的毒蛇,一口下来,就让她连身子都站不稳了。

“救……救命……”

就在她恍惚之际,耳畔传进颜天真的声音。

“严淑妃,我颜天真素来不是个善良正义的人,这个世道弱肉强食,原本就是强者生存。一个人的能力如何,与他的家世,还真没有太重要的关系,你与楚皇后,家中势力雄厚,那又如何?到头来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你输就输在,太自以为是。”

“门阀士族之中,不乏草包存在,自以为出身比旁人高贵了几分,就觉得自己能耐大了?可笑,不过是比别人会投胎而已。”

“你们若只是嘴贱,喜欢来嘲讽我,不付诸实际行动,我倒也不至于对你们起杀心,骂我的人多了去了,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要我死,面对那些嘴上难听的,我还真不一定会计较,可面对你们这种心思歹毒的,我若是还不计较,那我岂不是傻?”

“颜天真……”严淑妃虽然意识涣散,开口的语气,却是挟带着强烈的恨意,“我不会放过你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我等着你半夜来找我呢,你不妨去地府试试,以你的美色,能不能让阎王爷动心,放你回来找我的麻烦。”

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最后与你说一句好话,你若是在地府,能混得够好,一定别忘了找找关系,下辈子投胎,千万别做后宫之人,后宫就是战场,以你的脑子,生存不下去的。”

“贱……”严淑妃还想再骂,却是再也没有力气蹦出一个完整的字,眼皮子缓缓盖上。

颜天真居高临下地望着严淑妃,这一刻,心中并没有杀敌的畅快。

后宫中的女子,为何歹毒?还不就是为了博取一个男子的欢心。

云渺以后也是九五之尊,纵然他承诺过只会娶她一人,她的情敌也不会少的。

想要她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她,以后会不会变得越来越歹毒?

很难说。

这个世道,优胜劣汰,她要做吃小鱼的大鱼,而不是被吃。

颜天真正思索着,忽听身后有异响,转头一看,是一名陌生女子。

能进狩猎场的,都是四国的客人们。

这个女子是从哪冒出来的?何等身份?

重点不是她的身份,而是——

她看见自己杀严淑妃了。

这有些不妙。

若是被她给泄露出去……

颜天真调转马头,奔向那个女子。

那女子见颜天真过来,似乎惊了一惊,连忙调转马头就要逃离。

“站住!”颜天真呵斥一声,“你若再不停下,休怪我射箭了!”

那女子听闻此话,非但不停下,反而大呼救命——

颜天真眉头一拧,手中的小刀还未放下,朝着那女子胯下的马匹射出——

小小的弯刀命中了马蹄,马儿再也无法稳固住身躯,轰然倒下。

马背上的女子,自然也跌落了下来。

“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保证不说出去的……”

那女子跌坐在地上,眼见着颜天真靠近,只能往后不断地挪着身子,目光之中,一片惊惧。

颜天真垂下了眼。

不过是个没有交集的陌生人罢了,她想必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意。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想到这,颜天真道:“你发誓,方才的事情,你不会……”

颜天真的话还未说完,互听一道利器破空之声划破的气流——

下一刻,便见后侧方射出一支箭羽,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那女子的胸膛!

那女子瞪大了眼,缓缓倒下。

颜天真当即回过头,看到的便是……

熟悉的海蓝色身影,驾驶着棕褐色的马儿,缓缓踱步而来。

“云渺,你……”颜天真回过神,道,“她不是我的敌人……”

“我知道。”凤云渺开口,语气清凉,“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她不是敌人,却也不值得信任,这是四国使臣之一,你怎知她不会把你的行为说出去?若是发誓管用,这世上每天会有多少人被雷劈?口头的保证,从来都不靠谱。”

颜天真顿时无言。

“天真,虽然很残酷,但我必须告诉你……”凤云渺望着她,语气毫无波澜,“但凡是可能妨碍到你的因素,都要趁早拔除,一时的心慈手软,没准就会引来许多麻烦,以后,要学会——杀、人、灭、口。”

------题外话------



不要说什么男女主太坏的话了哈,设定如此,我的男主从来就是这样的。

就怕评论区出现啥乱杀无辜的字样,没办法,炮灰就是死的命,乱世之间,不存在公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