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完了完了/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听着凤云渺的话,一时无言相对。

学会杀人灭口。

云渺所言,的确是生存之道,不过她目前还不太能达到那个境界。

方才那个陌生女子求饶的瞬间,她的确是动了恻隐之心。

她一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不曾与她敌对的人,她也不会随便找人家麻烦。

方才那个女子,与她素无恩怨,看清对方目光中的惊恐,她没能狠下心。

云渺说——

但凡是有一点可能妨碍到你的因素,都要扼杀。

人一旦能做到绝对的冷血无情,就等于没有弱点。

云渺的话,她是赞同的。

但若是行动起来,却又没有那么容易。

“天真,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还有可以学习的机会,如今我也不要求着你做事太残酷,但你必须记着一点,对你不利的人,万不可动恻隐之心,一点也不能。”

将凤云渺话听在耳中,颜天真静默了片刻,道:“你说的话,我记下了。”

人不能只做好人,也不能只当恶人。

还是视情形而决定。

“快离开此处,往其他地方去。”凤云渺道,“若是再让人发现,又得灭口一个。走。”

凤云渺的话音落下,便调转了马头。

颜天真当即也调了个方向,随着凤云渺一同离开。

离开了作案之地约莫几十丈远,二人这才缓缓放慢了速度,此刻周遭依旧是寂静的,很适合谈话。

凤云渺道:“天真,方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我仔细说说。”

他也是打猎路过此处,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似是听见有女子的惊呼,且一出口就忽然止了声,这让他一时有些好奇,便策马去看,远远的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那般熟悉,那是颜天真。

有颜天真在,他自然是要上前去看看的,等他靠近了一些,便看见颜天真脚下,严淑妃趴在地面之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脚边盘旋着两三条小蛇,他当即明白过来,严淑妃八成又耍什么花招了。

皇室成员出行狩猎,性命安全自然要有所保障,皇家狩猎场之内,极少会出现不明来历的猎物,若是有这类的猎物混进来,顶多也只是一两只,像这样五六条毒蛇凑在一起的场景,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么只有一个原因,这些东西是能捎带进来的,并非它们自己混进来。

“方才严淑妃跟随着我到了此处,还未说上两句话,便开始张狂大笑,然后就从马背上拿出了个麻袋,里头装着五条毒蛇……”

颜天真将整个过程叙述了一遍,末了,添上一句——

“严淑妃虽死,但今日真正的主谋却是楚皇后,因此,我这心中依旧不是很解气,总要找个机会报复回去的。”

“如此说来,你现在骑的这只马,是严淑妃的马了。”

凤云渺瞥了一眼颜天真胯下的马匹,“严淑妃这一匹银鬃上悍马,与你所骑的那一匹,颜色有些不同,马尾的颜色区分得尤其明显,高度也略有不同,你的马儿已经死于毒蛇口下,她的马儿在你这儿,若是被人认出这匹马属于严淑妃,你依旧难逃罪责。”

“那该如何是好?”颜天真这才惊觉,她与严淑妃所骑的马儿,虽然都是银鬃上悍马,但颜色深浅有所不同,淑妃这匹马的马尾颜色偏黑许多,难免会被人认出来,真到了那一刻,自己依旧是洗不清的。

在场与严淑妃熟悉的人,应该会有好几个能认得出她的马。

起码楚皇后与宁子怡有极大可能认出。

然而,自己此刻已经没有可以更换的马儿了。

这么一来,可真是有些难办。

凤云渺也是这一刻才知道,颜天真所骑的马不属于她,在听颜天真讲述之前,他可不知这一点。

哪能料到是颜天真抢了严淑妃的马儿呢?

今日场上,银鬃上悍马不过寥寥几匹,严淑妃与颜天真的马,毛色与马匹大小不同,挺好辨认。

“天真,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凤云渺道,“我这匹马也不能与你对换,这匹是千里驹,有不少人能认得出来,又是棕褐色,如此一对换就太明显了,而你如今已经没有马匹可换,那么,你只能去找宁子初坦白此事,让他帮着你压下来。”

颜天真闻言,想了想,道:“云渺,你确定宁子初会维护我么?虽然能看出来,他并不是很喜欢严淑妃,但严淑妃毕竟也是他的女人,我不经他的同意,将严淑妃杀害,他能不计较?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云渺的考虑是有道理的。

她没有一匹可以更换的马,今日的狩猎场之中,要属北昱国的人最多,其他三国参与的人数量并不算多,就算能找到一匹与她原来那一匹相似的马儿,对方也不会愿意和她更换。

严淑妃的这匹马,还真是不好处理。

弃了马,她必须再找到一匹,狩猎场之内是一人一马的分配,她上哪儿去找……

狩猎场外围,都是北昱国的侍卫。

这狩猎场,是宁子初的地盘。

他的地盘他最熟悉,他的地盘他做主。他想要命人再弄一匹马进来,简直轻而易举。

一匹马,也算是庞然大物,其他三国的人若是想要从外面弄进来,北昱国的守卫都不是瞎的,总会看在眼里。

如此说来,还真就只能与宁子初坦白了?

“我想,宁子初即便是不高兴,也依旧会维护你的。”凤云渺的声音传入了耳膜,“在宁子初看来,你总归是比严淑妃重要多了,严淑妃死,他不会伤心难过,但若是你出了事,他的情绪不可能不受到波动,孰轻孰重,他自个儿心里应该有数的。”

凤云渺说到这,轻瞥了颜天真一眼,“还记得你曾唱过的一句歌词么?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你属于后者。”

被偏爱的,自然是会被维护的。

这件事,当真只能宁子初压下来了。

让她去求助宁子初,他这心中自然是不爽的。

但为了她着想,吃醋的事只能先放一放,凡事要考虑眼前利益,对她有利的事,他必须鼓动她去做。

任他本事再大,他也不能从外面弄来一匹马,从北昱国守卫的眼皮子底下进来这狩猎场。

狩猎场外诸多侍卫,帐篷附近也有不少人,都是北昱皇宫内的人,这些人,宁子初可以随意使唤,而他是南旭国太子,无权使唤。

“既然如此,那我就找他去了……”颜天真心中自然晓得,凤云渺提出这样的主意,他的心中也是不畅快的。

毕竟,在他眼中,宁子初属于情敌的范围了。

若不是为了她着想,他绝不会让她去求助宁子初。

她杀害严淑妃这一事,绝不能传出去。

一旦公诸于众,她所面临的就是死罪。

指证严淑妃先谋害她?没用。

一个高阶妃嫔要害一个歌女,能定什么罪。她一介歌女杀害皇妃,这才是罪。

严淑妃家中势力够硬,若是得知了真相,绝不会放过她。

“快些去吧。”凤云渺道,“往正南面去,宁子初应该就在那个方向,这狩猎场十分大,你尽量避开他人,不能让人注意到你胯下的马,宁子初今日所乘坐的也是棕褐色大马,紫色锦衣,十分好认。”

“我的好云渺,多谢你给我出主意了,不过你这心里可别太郁闷呀,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的确也只能去找他了,有句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嘛。”

颜天真说到这儿,嘿嘿一笑,迅速调转马头。

她的身后,凤云渺冷哼了一声。

眼见着颜天真驾驶出了一段距离,他便也策马而出,跟了上去,却不靠近她,与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一段距离。

他要密切关注着周围的动静,确保不会有人注意到颜天真的马匹。

颜天真胯下的马儿,是破案的关键所在,决不能被人注意到,否则对她极为不利。

若实在无法避免被人看到,他只能选择继续——

杀人灭口。

他当真不介意多杀几个人,来换取颜天真的安宁。

好在,没有人像之前那个陌生女子一样倒霉,颜天真这一路策马,附近都无人,即使有几道人影,距离也都隔着挺远,看得不太真切。

毕竟这狩猎场占地十分广阔,策马奔腾几十丈看不到一个人影也属于正常的。

又在颜天真之后跟随了片刻,凤云渺终于远远地望见了一抹紫色的身影。

紫影之下,棕褐色的马匹十分醒目。

正是宁子初。

凤云渺当即勒马,不再前行。

接下来,就不需要担心了。

……

“陛下,策马这么久,也累了吧,喝些水。”

宁子初策马奔腾了许久,觉得额头上有些汗了,便停驻了下来休息片刻,拭去了额头上的汗。

身侧跟着的贴身侍卫递来了水袋。

宁子初接过了水袋,饮下了几口,忽听身后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随即是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传入耳膜——

“陛下!”

这声音十分熟悉,宁子初当即回过了头,看见的便是颜天真策马上前,到了他身后,勒住了马。

颜天真的神色似乎有些焦急,仿佛有什么要紧事。

“何事惊慌?”宁子初问道,“你看上去有些焦急。”

“陛下,我有些话要单独跟你说说。”颜天真说着,瞥了一眼宁子初身旁的贴身侍卫。

宁子初会意,朝着身后的侍卫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颜天真又道:“让他盯着附近的动静!莫要让其他人靠近,听到我们二人的谈话。”

宁子初闻言,朝那侍卫看了一眼,“听到了么?”

“是!”侍卫应了声是,便退出了一丈之外。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宁子初见颜天真神色焦虑,愈发好奇。

下一刻,颜天真已经从马背上下来,到了宁子初身前跪下。

“陛下,我犯了一个大错,特意前来向陛下请罪。”

宁子初越发不解,便也从马背上下来,到了颜天真身前。

“你竟把话说得这么严肃,犯什么大错了?”

“我……”颜天真似是犹豫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我失手杀害了淑妃娘娘。”

颜天真此话一出,宁子初有一时愕然——

“什么?”

她杀害了严淑妃?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子初并未第一时间责怪颜天真,而是询问出了过程。

“事情是这样的……”

颜天真从严淑妃一路跟随她开始说起,说到放蛇的地方时,修改了真相。

“在那般紧急的情况之下,我自然脱离了马背,陛下,你也知道我是懂武功的,从马背上跃起之后,我便借着就近的一根树枝,荡到了淑妃娘娘的马背之上,她自然是大惊,在马背之上就与我扭打了起来。”

颜天真说到这儿,垂下了头,“我情急之下,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但我并未真的划伤她,只是划破了她的衣服,想要吓唬吓唬她而已,我本意只是想借着她的马背做栖身之所,哪知我这么一吓唬,淑妃娘娘的情绪反而更加激动,硬是要将我推下去,凭她的力气,自然是推不开懂武艺的我,终究还是被我给推下去了……”

“之后就被毒蛇咬了是么?”宁子初绷着一张脸。

“不错,她跌落的那一瞬间,就被毒蛇给咬了。”颜天真的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懊悔,“陛下,我原本是不想杀她的。”

杀严淑妃的那会儿觉得心里痛快,还真就没有考虑到马匹的事。

不过,如今想想也不后悔。

若是不杀严淑妃,今后的日子依旧不得安宁,杀了省事。

诚如云渺所言,在宁子初的心中,她比起严淑妃还是重要一些的。

花瓶与武器的不同意义便在于此。

花瓶摔碎了不心疼,家中还多着呢,称手的武器却是不好找,总是难免生出些感情,不舍得丢弃。

不管宁子初究竟对她是否动过心,就凭她曾经为他做过的那么多事,他都不会选择不维护她。

“起身说话。”

果不其然,宁子初的情绪并未愤怒。

虽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这件事似乎并不能在他心中激起太大波澜。

果然与云渺所预想的差不多,宁子初对严淑妃的在乎,少得可怜。

颜天真起了身,依旧是低垂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

“陛下,这次我可是惹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宁子初并未回话,而是转身将那一名放风的贴身侍卫唤到身前,问道:“司雨,今日的狩猎场之内,还有何人有银鬃上悍马?”

侍卫道:“有,司风有一匹,不过他在狩猎场之外,他今日腹痛,一上午跑了四五趟茅房,就没有参与狩猎。”

司风,宁子初的贴身侍卫之一。

“你即刻离开狩猎场,命人击鼓,鼓声一出,狩猎场之内的所有人便会到大营前集合,将所有人聚齐之后,若是有人问起原因,就说这狩猎场之内混入了数条毒蛇,为了众人的安危着想,暂时不可入场。另,让司风将他那匹银鬃牵来,此事需秘密进行,不得让人知道,守卫一律封口,谁敢泄露,格杀勿论!”

“是!”

眼见着宁子初神色严峻,司雨便意识到了事态有些严重,连忙应了一声,便上了马,迅速策马离去。

“幸好淑妃与你争执的那一处,是这狩猎场较为偏僻荒凉的一处,那儿猎物不多,附近的人不集中,且,你都说了有毒蛇在,即便有人路过,有点眼力劲的,能认出是毒蛇,也不敢靠近淑妃的尸首。”

宁子初说到这儿,顿了顿,道:“狩猎,以击鼓之声起始,又以击鼓之声停歇,朕让所有人离开狩猎区集合到大营前,就不会有人去观望淑妃的尸首了。”

“多谢陛下维护。”颜天真连忙道谢,“今日若不是有陛下的帮助,天真恐怕有麻烦,杀害淑妃一事,陛下打算如何罚我?”

“朕都已经打算将此事压下来了,你为何还要问这样的问题。”宁子初面无表情,“若是真想处罚你,还犯得着维护你?”

“就算陛下念在天真曾经的功劳,免了天真死罪,可杀害皇妃毕竟不是小事,陛下……就这么放过我了?”颜天真抬眸望着宁子初,神色似是有些受宠若惊。

“淑妃对朕而言意义不大,当初也不过是母后看着喜欢才选入宫为妃,她的性格又是十分惹人烦的,娇纵胡闹,朕平日里也不会去理会她,有她没她,于朕而言又有什么区别。”

宁子初说到这儿,正视颜天真的脸庞,“你与她是不同的,你曾经替朕做了那么多事,这次就换朕来帮你,虽然此事处理起来有些麻烦,朕也依旧乐意处理,你不必担忧。”

“多谢陛……”

“感谢的话就不必多说了,往后要小心谨慎一些,你素来聪明,这次当真是有些冲动。”宁子初说到这儿,神色变得有些严谨,“杀害一个人,你必须考虑到后果,若是想要做得滴水不漏,切记不能留下蛛丝马迹,可今日,你胯下的这匹马,就很有可能成为暴露你的证据。”

“天真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的。”颜天真叹息一声,“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来陛下这儿坦白。这次若是陛下不帮我,我便真的无计可施。”

宁子初静默了片刻,道:“不必懊恼,朕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提醒你。”

二人的交谈也不过片刻时间,就在下一刻,远处似有击鼓之声传来。

司雨的速度倒是快。

击鼓之声一出,狩猎场内的众人听在耳中,虽然觉得疑惑,却还是纷纷调转马头,朝狩猎区外策马而去。

“咱们进这狩猎场,也不过才半个时辰,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呢?”

“是呢,即便是中场休息,也不会来得这么快吧?”

“兴许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北昱陛下不会无故命人击鼓。”

“谁知道呢,去看看吧。”

一时之间,无数马匹,朝着狩猎区外奔腾,疾驰向大营。

凤云渺跟在众人之后,神色毫无波澜。

结果同他预料的一样,宁子初果然选择了维护颜天真。此刻命人击鼓,将众人引到狩猎区之外,为的是不让人去观望严淑妃的尸首。

这一次想要躲过,还真是要得靠宁子初。

想到是宁子初帮了颜天真,这心中的郁闷之感还真是难以消散呢。

不过——

这的确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

颜天真与宁子初依然站在原处,忽听身后响起了马蹄声,转过头一看,便见一位黑衣侍卫骑着银鬃马而来。

颜天真望着他胯下的那一匹银鬃马,目光一亮。

这一匹马,与她死去的那一匹马当真是相似。

个头与毛色相差无几,不像严淑妃的那一匹马,与自己的马匹差异那般明显。

侍卫车马到了二人身前,勒停了马,即刻翻身下马,到了宁子初身前。

“陛下,这一匹马是属下牵着从后山绕过来的,只有后山的几名守卫知道,属下已经封口了。”那侍卫说着,指着身后的马匹,“陛下看看这匹马,是否满意?”

宁子初转头望向颜天真,示意她上前去看。

“满意满意。”颜天真道,“与我所失去的那匹马儿相差无几。”

颜天真说到这儿,抬眸望向侍卫,“今日的众多马匹之中,银鬃上悍马的数量不多吧?”

“也就大概四五匹,都是上等的马儿。”侍卫说到这儿,看了一眼颜天真身后的那匹银鬃马,微微惊诧,“颜姑娘身后的这匹马,不是淑妃娘娘的么?”

“原来你看得出来。”颜天真撇了撇嘴。

侍卫道:“颜姑娘有所不知,今日的几匹银鬃马,只有淑妃娘娘的这匹马是最特别的,其余的几匹马,相差都不大,淑妃娘娘的这一匹马,毛色与个头明显与其他几匹有所不同,今日恰好路过淑妃娘娘身侧,便注意到了。”

“都上马吧。”宁子初出了声,“天真,你带领我们去严淑妃死去的地方看看。”

颜天真应了声是。

三人上了马,有着颜天真领路,一路策马前往严淑妃死去的地方。

远远地,便看见前方有两具人的尸体,与两具马的尸体。

“陛下,这……”司风望着前头的情景,一时有些愕然。

“陛下,当心前方有毒蛇。”颜天真出声提醒道,“一共五条毒蛇,此刻应该还在尸首周围徘徊,若是有活物靠近,难免会被袭击。”

“朕知道。”宁子初望向了身旁的司风,“去处理。”

司风应了一声是,便朝着前方策马,同时,将随身携带的弓箭拿在手里。

勒停马匹之后,他又从腰间掏出了一个药瓶,将箭羽的尖端伸进了药瓶之中。

“陛下,他在做什么?”身后不远处,颜天真望着这一幕,问道。

“在给箭的尖端淬毒。”宁子初轻描淡写道,“虽然是毒蛇,却是可以被毒死的,将箭淬了毒,用来射杀毒蛇。”

眼见着前头的司风连发了五箭,随即见他转过了头道:“陛下,属下已经将毒蛇射杀。”

宁子初这才与颜天真策马上前。

宁子初望向地上另外一名陌生女子的尸体,道:“这个女子,是因为看见了,才被你灭口的吗?”

颜天真在讲述过程当中,并未说自己多杀了一个女子,不过此刻看到多了一具女子的尸体,他大致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颜天真自然是承认了。

“的确被她看见了,他似乎想要发出惊叫之声,我唯恐她的喊声会把其他人引过来,便只能射杀了她。”

“嗯。”宁子初淡淡地应了一声,“只有死人才是最会保守秘密的。”

司风道:“陛下,接下来该如何处理?”

“淑妃遭毒蛇咬伤,不治身亡。”宁子初说着,瞥了一眼另外一名女子,“这个身上有箭伤……”

思索了片刻,他道:“对外称,兴许这位女使臣在狩猎过程之中,与淑妃娘娘发生了争执,被淑妃娘娘所射杀,而淑妃娘娘也死在毒蛇口下,派人过来把她们二人的尸首运出去,这位女使臣不知是哪国的,让他们自己来认。”

司风道:“陛下,此事是否会引起他国的不满。”

“不论这女子是哪一国的,这身份想必也不会比淑妃来得高贵,其他三国的来使之中,并无皇家的女子,兴许只是个小人物而已,朕失了一个淑妃,相信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陛下说的是。”

二人正说着话,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虎啸。

这声虎啸一出,三人当即循声望过去,这么一看,都齐齐惊愕——

一只通身雪白的虎,个头庞大,速度敏捷,原本还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片刻的功夫,便已经渐渐逼近。

“好大的一只白虎。”司风依旧有些没回过神,“这狩猎场之内,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只白虎,莫非是从外头闯进来的?!”

“这只大家伙,长得倒是不错。”宁子初望着那白虎,雪白的皮毛在日光的照耀之下,似是泛上一层光泽,想也知道,这白虎的皮毛应该很是柔顺。

在看他那双虎眼,既然是琥珀色的,十分好看。

“这毛色看上去倒是挺让人喜欢的,正好拿它的虎皮来做椅子。”宁子初笑了一声,从背后背着的箭囊之中取出一支箭羽,搭上了弦。

瞄准了那只已经逼近的白虎,离弦之箭,疾射而出!

本以为可以命中只白虎,却没有料到,那只白虎眼见着利剑袭来,一个轻跃而起,轻松的避开了射来的箭羽。

“反应还真快。”宁子初拧了拧眉,再度将手背到身后,这一次,取出了三支箭羽。

一支箭射不中,那就三箭齐发!

三次箭羽离弦,再次朝着那白虎疾射而出——

而这一次,那白虎的表现却让人大为震惊。

只见他抬起了虎爪,十分干脆利落地拍掉了一只袭来的利剑,剩余的两支,便都擦着它的虎身两侧穿过,钉在他身后的大树之上。

不远处的三人望着这一幕,有些瞠目结舌。

“这白虎成精了。”颜天真只觉得颇为不可思议,“它竟然……”

一个爪子就拍掉了宁子初的箭羽。

离弦之箭,所带着的力度不容小视。

它竟然一爪子就拍下来了。

“陛下,这白虎不好对付,快些离开!”司风回过神之后,当即喊了一声,随即也拿箭搭弦,“箭羽还能拖住这白虎一会儿,陛下,颜姑娘,你们先行!”

他说话之间,已经又射出了一支箭,毫无意外的,又被那白虎躲过去了。

此时此刻,白虎离他们的距离,已经不足两丈。

“陛下,快走!”颜天真喊了一声,当机立断调转马头。

同一时刻,不远处的白虎再次避开了司风射出的箭羽,稳当落地之后,朝着三人发出一声虎哮。

它显然是怒了!

只见它几个轻跃蹿上前来,将自己与三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这下子宁子初也不敢再逗留,连忙策马奔腾。

“驾!”

三匹骏马在树林间疾驰着,身后一只雪白大虎在追着。

“活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精明的畜牲。”司风一边感慨着,一边回头,这一回头,又是一惊。

白虎与他们的距离,已经不足一丈。

这大家伙的速度也太快了!

颜天真也回头望了一眼,只觉得有些脑仁疼。

这个大家伙……以它这速度,不消片刻的时间,就可以追赶上他们了。

不过,它若是捕获了三人中的任意一人,都可以拖一下它的脚步。

“天真,过来!”宁子初的喊声传入耳膜,“你寻个机会,越到朕的马背上来,将你胯下那匹马舍弃,好歹能拖住它一会,这匹马原本就是淑妃那一匹银鬃马,你骑着逃出去也不合适,舍弃了也好。”

“好!”

宁子初的主意,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即使能从虎口逃脱,骑着淑妃的这匹马出去也是不合适的。

之前费了那么多时间,不就是为了掩饰她杀害淑妃这事么,她胯下的这匹银鬃马,注定是保不住了。

想到这,颜天真也不再拖泥带水,迅速策马朝着宁子初靠近,眼见着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颜天真瞅准了机会,一个跃身而起,踩着马背,借力高高跃起,落在了宁子初的马背之上——

而被颜天真舍弃的那匹银鬃马,也依旧在奔腾着。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再次令人意想不到。

银鬃马失去了人的鞭策,便自己换了个方向奔腾,与三人逐渐也拉开了距离,由于无人鞭策,它的速度也稍微降下了些,然而,白虎却并不去追它,明明已经快要接近了那匹马,却在接近之际,与它擦身而过,依旧追逐着颜天真三人。

“我靠……”

这大家伙还真是难缠!

到了嘴边的猎物,竟然不去捕猎,就那么直接无视了,铁了心的要追着他们三人。

正常情况下,他不是先应该攻击最近的那匹马么!

可它却直接无视了,仿佛它的瞳孔之中,只有他们三人的身影,其他活物,都可以忽略不计。

颜天真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狩猎场挺大,想要离开这狩猎区,回到大营前,还得片刻的时间。

若是能快些到人多的地方就好了,那么多守卫都拿着兵器,白虎即便再厉害,也不敢独身对抗那么多人的。

寡不敌众这个道理,动物也是晓得的。

不像此刻就他们三个人,已经进入了白虎的菜单选项。

真是——无奈。

眼见着它愈来愈近,不过几个眨眼之间,距离宁子初的这匹马,不过几尺。

“完了,完了……”颜天真唇角有些抽搐。

近了,近了……

更近了!

它已经追到了马尾之后!

颜天真转过头,正对上白虎那双琥珀色的大眼。

大眼之内,倒映着她与宁子初的身影。

下一刻,他又是咆哮一声,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马尾狠狠一咬!

马儿痛苦的嘶鸣之声响起,马身向后一仰,前蹄高高抬起,将马背上的二人抖了下去!

“陛下!”

空气之中,想起司风惊惶的喊叫声。

眼见着远处就是大营了,只需再坚持那么片刻的时间便可抵达,届时,人多势众,白虎也会退缩的。

然而,却不等他们抵达,就被白虎给追赶上了。

司风眼见着宁子初与颜天真二人跌落在地,身为宁子初的贴身侍卫,自然是不会独自逃亡,便勒紧了马匹。

而白虎压根就不理他,一个轻跃,跃向了前方摔落在地上的那抹红影。

它的第一个目标,竟是颜天真。

宁子初虽然与颜天真齐齐跌落,摔在地的时候,各自滚了几圈,便拉开了些许距离,此刻白虎凑近颜天真,刚好背对着宁子初。

“陛下,快些过来!”司风喊叫着。

然而,宁子初这会儿却并不急着逃亡,目光落在前头一人一虎身上,难以挪开。

这个时候,的确适合逃亡,不过……

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该逃。

这一刻他明白,他是舍不下颜天真的。

他应该冲上前去虎口救人么?

那是送死。

逃,不忍逃。

救,救不了。

宁子初这一刻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奈。

他背负的是整个江山社稷,不能为了一个女子而自己涉险。

可看着颜天真即将落入虎口,他却又觉得身躯有些沉重,难以挪开身。

“陛下!别管颜姑娘,快走!”

司风眼见着宁子初没有动作,咬了咬牙,从马背之上一个翻身下来,迅速冲到了宁子初身后,拉扯宁子初的手腕。

这一刻,白虎正凑在颜天真面前,还并未有动作,似乎是在考虑着,该从哪个部位下手。

“陛下,趁此机会,快走吧。”司风拉扯着宁子初,“纵然陛下喜欢颜姑娘,这种时刻,也不能管她了,这白虎着实厉害,不可轻易触怒,我们快些离去,大营就在前头了,咱们去与众人会合,再喊人过来包围白虎,还来得及给颜姑娘报仇。”

宁子初似乎没有听到司风的话,目光依旧紧紧地盯在前头。

司风眼见着宁子初不听劝,咬了咬牙,道了一句——

“陛下,属下得罪了。”

说着,便要抬起手刀,意图将宁子初打晕带走。

然而,抬手的那一瞬,前头又响起一声虎啸,这一声响,让他听得从肝颤到脚颤……

同一时刻,狩猎区之外——

“我怎么好像听到了虎啸?是我的错觉么?”

“是么?我怎么没听见,是你听错了么……”

“我似乎也没听见啊……”

帐篷之外,众人在谈笑着,忽然便是有人道了一句——听到了一声虎啸,之后大多数人的回复却是,不曾听见。

众人的谈笑之声,足以把虎啸声掩盖。

不过,也有那么一两个耳朵特别好使的,隐约听到了虎啸声,却又觉得听得不大真切。

而就在这一刻,坐在一株榕树下的凤云渺忽然起身,二话不说,迅速奔向了狩猎区内!

那声虎啸,他听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