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真像是鬼迷心窍了/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连原本还在鬼哭狼嚎,乍一听颜天真的话,倒是怔住了。

只因为他从颜天真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个关键人物。

“凤云渺?你说的可是南旭国的那位太子?”

“是啊。”颜天真斜睨了他一眼,状若漫不经心道,“是否觉得自愧不如。”

史曜连闻言,眉眼之间显出几分傲慢,“他没我好看。”

“你说什么?”颜天真的神色顿时狰狞,“就你这娘里娘气的模样,还妄图跟他一争高下?”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史曜连说到这儿,顿了顿,道,“他如今应该已过弱冠之年了吧?”

颜天真听着他这话,凤眸眯起,“你上一回见他是什么时候?”

史曜连的话中带着一丝不确信,连云渺的具体年龄也不晓得,可见他近几年与云渺不曾相见。

“约莫五六年之前了,虽然与他不过相见了寥寥几回,但我如今依稀还能记得他的模样,当年他是不比我好看的,莫非经过了这几年,他的容颜已经出落得比我好看了?”

“呵。”颜天真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嗤笑了一声,“就你这娘兮兮的小样,你与他站在一处,旁人一看就知道他是皇子,而你,像个跟在皇子身边的随侍太监!毫无阳刚之气,真不晓得你哪来那么多优越感,果然神经病。”

颜天真话音落下,便又要再度扬起手中的皮带。

“别打了!”史曜连嚷嚷着,“你已经抽了我十几下了!你究竟要如何才能善罢甘休?”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提出让我消火气的条件了。”颜天真把玩着手中的皮带,慢条斯理道,“且看看你提出的条件够不够吸引人,若是足够有诱惑力,我便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性命。”

她目前还并不想要了史曜连的性命。

她看不惯他的做派,狠狠地抽打了他一顿,算是为那些皮囊的主人出了口气,但她也有用得着史曜连的地方,若是就这么把他给打死了,未免有些可惜。

她所看重的是他的能耐,在制作化妆工具这方面,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样的人才要是给打死了,以后还能不能找到都说不准了。

“你若是放了我这一回,我这佳人阁里的东西就随你用了。我这里总会有你想要的东西。”史曜连道,“你即便是找遍整个帝都,也找不到一家做胭脂水粉能与我所比拟的。”

“我并不觉得你有多厉害呀。”颜天真心中是承认他的才华的,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只是不咸不淡道,“你说制的粉底膏,浮粉,一擦就浮粉,粉质不够水润,质地偏硬了一些,差评。”

“粉底膏?”史曜连一时有些没回过神,“哪一个?你所说的名字,与我那些东西原本的名称对不上号。”

“小圆盒,擦在脸上的那个白粉!”

“原来你说的是那东西。”史曜连犹豫了片刻,道,“我与你实话实说了吧,我的那些胭脂水粉是不存在缺陷的,你说粉质不够水润偏硬,那是因为我加了东西的缘故,它原本是完美的,抹在脸上十分服帖,并不会像你说的出现浮粉现象。”

“加了东西?”颜天真挑了挑眉,“加了什么东西,好好的水粉为何要加料?”

“我加了……慢性之毒。兴许是因为毒药的成分与那水粉的成分有些排斥,二者相融合在一起,改变了水粉原有的现状,使得水粉稍微硬化了些,我没有料到你会注意到这一点,我的水粉原本就比其他店铺做得好,即便是加料改变了原有的质地,也不会比其他店铺的逊色。”

史曜连此话一出,颜天真自然二话不说,又是一皮带抽在他身上——

“作甚在我的水粉里加料!还加慢性之毒?老子招你惹你了?”

史曜连吃痛,此刻,他心中已经确切地明白颜天真的脾气如何差劲,一句让她不高兴就动手,与她叫板无疑是讨打。

这种情况之下只能服软。

“你听我解释,我自然是不会无故害你的。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有人来了我这佳人阁,要买你的性命。我既然接下了杀单,自然就要履行承诺。”

“何人?”

“我此刻若是告诉你,你会放了我么?”

“你还想与我讨价还价?”颜天真作势又要扬起皮带。

“你若是不放过我,我是不会说的!说了你要打,不说你也要打,既然怎样都是挨打,我也要让你郁闷一些,你不知道幕后人是谁,这心中必定也不会舒畅。”

“你小子倒还挺口齿伶俐。”颜天真收了手中的皮带,开始将史曜连从头打量到脚。

身上将近二十处伤痕,一身紫衣早已被皮带抽打得破烂不堪,如同一件破布披在身上,甚是狼狈滑稽。

打得也差不多了,起码这家伙知道痛了,看他哭爹喊娘的模样,这心中觉得甚是舒爽。

“也罢,给你个机会。”颜天真不咸不淡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便不再抽打你,说到做到。”

“你问罢。”

“跟你买我性命的人是谁?”

不是楚皇后,想必就是宁子怡了吧,就这两位是她目前得罪较多的。

而史曜连的回答果然也毫不意外——

“长公主宁子怡。”

“果然。”颜天真笑了一声,“多少钱跟你买?”

“商议好的价格是三十万两白银,之后她又找了我一回,生怕我办不成事,便在原有商议的价格上,再加二十万两。”

“前后就是五十万两白银。”颜天真冷笑了一声,“为了杀我还真是费了不小的周章,如此大的数目她也能喊得出来。”

虽说贵为皇族中人,但也并不是所有皇室成员都手头富裕。

尤其在皇家,公主的家底总归是会比王爷少,宁子怡能拿出这么一笔钱来,可谓是荷包大出血。

从前的朋友,到如今的不死不休。

表面上的朋友,这关系果然不能维持太久,淡薄的友谊,轻易便能破灭。

“我将如此重大的消息告诉你,算不算是帮了你个忙?若是我不说,你就会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使用我送你的胭脂水粉,直到毒性发作。”史曜连道,“我所提供给你这个消息,够不够有价值?”

“呵呵,即便你不说,我也不会毒发身亡,本仙女天生丽质,你那劣质的水粉擦我脸上,还不如我素颜来得好看,我傻了才会去用你那胭脂水粉?”

“可我至少告诉了你,要取你性命的人,你可以及时防范。”

“你不说我也是知道防范的,我与她早就撕破脸了。”

史曜连:“……”

“也罢了,看在你足够诚恳的面上,放你下来。”

颜天真说着,慢条斯理地走到榻边,拿回了之前袭击史曜连用的小弯刀,一个回身,便将那小刀疾射而出——

破空之声划过了气流,小小的弯刀割开了吊在房梁上的腰带,让史曜连成功地落了地。

但由于他此刻浑身无力,一落地便是臀部着地,这么一摔,摔得臀部生疼。

史曜连疼得龇牙咧嘴,此刻却是不敢抱怨什么。

余光瞥见红影缓缓走近,史曜连偏过了头,看到的便是颜天真走上前来,俯下身,又是朝他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史曜连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颜天真绝对是目前为止,他所见过的最可怕的女子。

在遇到颜天真之前,他从不知晓被人虐打是什么样的滋味。

一向只有他虐人,没有人能虐他。

“唉,你这个怪胎胆子也不怎么大,你恐慌什么呢,我又不会再打你。”

颜天真呵呵一笑,从衣袖中摸出了一粒药丸,不由分说塞到了史曜连口中。

“吃下去,不许吐出来!敢吐出来我就划花你的脸!”

此话一出,史曜连面如菜色。

颜天真抬起手,在他的肩颈处一捶!

史曜连干咳了一声,喉管张开,药丸顺利入喉。

颜天真怕他耍花招,又转身走到桌边拎起了茶壶,走回史曜连身前,一手钳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另一手提着茶壶,将壶口对准了他的嘴巴开始灌茶水!

史曜连仰着头,只能被迫地做着吞咽的动作。

这么个灌水法,那药丸早就已经入腹了。

颜天真这才放开了他。

她方才给他吃的那粒药丸是——清热解毒丸。

她最近吃糖葫芦、糖炒栗子、糖人这些东西吃多了,前两日流了鼻血,太医说她是肝火太旺,宜吃些凉的东西,便给她开了一瓶药丸,说是清热降火气。

也就是史曜连方才吃的那一颗。

“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史曜连好不容易顺过了气,眉头拧成了一团。

这个女子如此疯癫,也不知会给他吃什么可怕的玩意儿。

而下一刻,他便看见颜天真朝他展露出一个——无害到堪称温柔的笑容。

“这颗药丸,名唤——三尸脑神丹。”

史曜连眉头拧得更紧。

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颜天真很快也给出了解释,“药中有三种尸虫,服食后无异状,但到了每个月的月底,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

颜天真说到这儿,轻笑一声,“是不是挺厉害的?”

感谢金庸老先生,看了他那么多武侠故事,各种厉害的毒药还不是信口捏来。

而史曜连给出的反应也让她很满意——

“你,你……”

他颤抖着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指着她,目光之中,似是想要控诉,又似乎是想要谩骂。

然而,所有的情绪终归在片刻之后化为平静。

“说吧,要我做什么。”

他晓得颜天真是不想杀他,如今来毒药控制他,也不过是为了使唤他。

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一贯晓得权衡利弊,便很快地镇静了下来,开始思虑着如何与颜天真周旋。

“看样子你也挺懂事的,这么快就想要为我服务了。”

颜天真低笑了一声,“把你这佳人阁里的好东西都拿来给我用,你所有的发明,最好的胭脂水粉,若是再让我知道你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在你的脸上刻上四个字——我是太监。”

史曜连的眼角抽动一下,很干脆地应下,“好。”

“对了,干你们这行的,若是收了雇主的钱,却又无法完成任务,该如何?退钱么?”

“退。”史曜连面无表情道,“我这佳人阁生意做得如此好,倒也不差那三十万两。”

“你这么有钱呀?”颜天真低笑一声,“那正好,以后我若是缺钱,找你。”

史曜连唇角一抽,心中愈发觉得颜天真无耻,面上却也不敢说什么。

早知道就不说自己有钱了……

“你提出的要求我都答应了。”史曜连道,“我此刻依旧觉得有气无力,四肢使不上劲儿,你的迷药着实厉害。”

“我的迷药当然厉害,别说你是个人,就是猛虎雄狮,沾染上那么一丁点儿,也得给我倒下。”颜天真慢条斯理道,“先把你这佳人阁里最好的东西贡献给我,临走之前,我会把迷药的解药给你。”

“柜子的第三层,最靠右那一个小紫檀木箱。”

颜天真依言走了过去,找到了那个箱子,打了开,里头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盒,圆的方的长的扁的,连盒子上的雕刻都十分精致细腻。

“笑纳了。”

颜天真将盒子搬了下来,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迷药的解药你还没给我呢!”身后响起史曜连的叫唤。

“落在你榻上的那把小弯刀,你让人拿刀砍开,解药就藏在里头。”

颜天真说到这儿,踏出了房门外,留下一串长长的笑声。

房屋之内,史曜连瞥了一眼落在榻上的那把小弯刀。

这是颜天真之前袭击他用的。

她竟然把解药就藏在刀内?!

真是个大胆的想法。

这样的小刀一出,伤人的同时等于是送出了解药,但……

颜天真若是不说,压根就没人能想得到。

谁吃饱了撑的,被暗器伤了之后还要劈开暗器研究一番。

她脑子里的想法果然不同于正常人,这般青春年华,却成长成了一个疯子……

这一头史曜连在感慨着,颜天真已经抱着盒子下了楼。

楼下的大堂之内,喜鹊杜鹃二人在等着她,眼见着她下来了,便都迎了上去。

“颜姑娘,你与那店主交谈得还真久呢,转眼都快一个时辰过去了。”

“颜姑娘手上抱着的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颜天真悠悠道:“这是店主送我的胭脂水粉。没什么事了,咱们回吧。”

颜天真说到这儿,走到了不远处的柜台之前,朝着柜台后的侍女笑道:“我下楼的时候,你们店主让我捎句话,来个人上去帮他,他有要紧事呢。”

言罢,她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柜子后的侍女听闻此话,当即转身走上了楼。

……

装潢华丽的房屋之内,史曜连有些困难地挪动着步子,挪到了床榻边上,伸手去拿被褥之上的小弯刀。

将刀柄拿在手中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了,这小刀的材质,绝不是可以轻易劈开的。

即便知道解药藏在这里头,他此刻也没有办法拿出来,必须得有个帮手才行。

他才这么想着,便听到屋子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传了进来——

“公子,方才下楼的那位姑娘说,您有要紧事需要帮忙?”

史曜连闻言,连忙应道:“有!进来说话。”

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帮手。

颜天真倒还好心了一回,离开之时帮他喊了个人上来。

侍女推门而入,看见趴在床榻边的史曜连,一时有些疑惑。

“公子,您是身体不舒服吗?”

“喊几个有力气的人上来,把这玩意儿给我毁了。”史曜连将手中的弯刀递了出去,“还有顺便去给我查查——三尸脑神丹是什么鬼东西!关于此药的一切讯息,我都要知道!”

……

这一头,史曜连被整治得气急败坏,颜天真已经上了回宫的马车,心情十分舒畅。

宁子怡找的这个杀手,的确可以称之为怪胎,不过——弱点还真是不少呢。

太过爱惜容貌。

性格不够硬气。

头脑不够灵活,好骗。

想必从前没有吃过亏吧?吃了这么一吃亏,准能让他长记性了。

光是有着变态的癖好顶什么用,这脑子真的不算好使。

马车一路驶回了皇宫,在仙乐宫之外停了下来。

颜天真才下了马车,便有宫人上来道——

“颜姑娘,您可算是回来了,快些去一趟清灵宫吧。”

“清灵宫?”颜天真有些许讶异。

清灵宫是太后的寝宫。

“是呢,太后娘娘宫里的人半个时辰前就来了,说是太后娘娘要见您,得知颜姑娘你不在宫中,便留下了一句话,让颜姑娘回宫之时,立即前往太后娘娘处。”

颜天真闻言,淡淡地应了一句,“知道了,这就去。”

太后找她?

自打她入宫以来,就晓得这位太后娘娘不太爱过问六宫的事,管理六宫由楚皇后全权负责,她则是悠闲地呆在自己寝宫中,两耳不闻窗外事。

据说她一直戒荤腥,只吃素斋,又不爱凑热闹,因此,宫宴上大多都看不到她的人影。

今日这位太后忽然找上她……

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

才与一个怪胎周旋完,又得去与一个灭绝师太周旋?

这一天下来还真是忙碌。

……

日头正高,清灵宫中四处是一片沉静的光辉,金黄的琉璃瓦顶与雕刻在房檐之上的龙飞凤舞昭示着大殿的肃穆与高贵。

颜天真被宫人领着进了寝殿,抬眼便看见前方两道人影,一站一坐。

站着的那位正是楚皇后,而坐在藤椅上的那位便是如今的太后娘娘。

当今太后虽有四十却不显老气,容貌姣美,端庄之中透着成熟的韵味。一身锦绣华服上绣着拜月飞腾的五彩凤凰,显得雍容华贵。

楚皇后正站在她的身后,替她轻轻地按压着肩膀。

颜天真望着这样的一幕,只觉得这位太后……比起楚皇后要美上几分。

两人的年纪差了一倍,在容颜风姿上,楚皇后却是败下阵来了。

颜天真走上前,垂下头循规蹈矩地行了一礼。

“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

打从颜天真进来的那一刻,太后便有些发怔,此刻眼见着颜天真到了自己身前,便道了一句:“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

颜天真依言,抬起了头。

“果然是生了一副令人艳羡的祸水容貌。”太后淡淡地给出了评价,“难怪都说你艳压群芳,六宫之中美女这么多,还真就挑不出容颜能胜过你的了。”

“太后娘娘谬赞了。”颜天真道,“不知太后娘娘唤天真来有何事?”

“你平日里在宫中应该清闲的很。”太后慢条斯理道,“除了给陛下表演歌舞解乏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事可干了罢?”

颜天真虽不晓得她为何要问这样的问题,却还是如实回答了,“回太后娘娘的话,的确如此。”

“既然这么闲,以后就都来陪哀家吧。”

颜天真听着这话,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陪她?

陪她吃斋念佛?

这太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定是楚皇后跟太后说了什么,楚皇后虽然不得小皇帝喜欢,却是深得太后喜欢的,当年就是太后钦点她为太子妃。

好家伙,告状都告到太后这来。

宁子怡喜欢告状,每回不是找皇叔就是找皇兄。

宁晏之一向不是个好管闲事的,宁子初对自己也算是好脾气,因此,无论宁子怡怎么告状,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没想到楚皇后竟也学了宁子怡的这一招。

这位太后娘娘,可是比宁子初还大了一级,若是太后看自己不顺眼,想要略施惩戒,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宁子初即便是知道了,也绝不会来找他的母后算账。

楚皇后这个帮手找的好啊。

能让宁子初都忌惮的帮手。

“怎么不说话了?”太后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不咸不淡,“哀家让你留在这陪哀家,你不乐意了是不是?”

“天真不敢。”颜天真冲太后展露一抹淡淡的笑颜,“太后娘娘莫非也喜欢观赏歌舞?天真自然是不会被太后娘娘的,但陛下平日里政务繁忙,闲下来时总喜欢观赏歌舞,我若是来服侍太后娘娘,也不知陛下那儿……”

“这一点你就不用操心了。他起了兴致想看的时候,让人来把你带过去就好,等你表演完了,再回到哀家身边,这一点儿都不冲突。你也知道陛下政务繁忙,除了他有需要解乏的时候,你不该去打扰他。”

太后说到这儿,目光之中似是泛上了一丝凉意,“身为帝王,要雨露均沾,这样浅显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自打你出现之后,陛下就很少到后宫中走动,虽说不能全把过错推在你的身上,你却也是有责任的。”

颜天真在心中翻着白眼,面上却维持着从容不迫的优雅姿态,“太后娘娘说的是,不过,容天真为自己辩解一句,陛下不喜欢去其他娘娘处,是因为他平日里就太忙,陛下素来不是个贪恋女色的,若是娘娘们要怪罪天真,我倒是觉得有些委屈了,陛下也并不是很经常踏入仙乐宫啊。”

“好,此事就先不谈,咱们就来说说你不守宫规这件事儿,你总该承认吧?”太后冷眼看她,“你虽然无名无份,却要记住这是在宫里,条条框框规矩严谨,哀家随便喊个人来打听,都能晓得你平日里有多随意,目无王法。”

颜天真摸了摸鼻子,“太后娘娘,关于此事,也是陛下要求的,陛下常说这宫中太沉闷了,他所见的人都被规矩束缚着,使得他心烦意乱,如我这样随意的性格,是他所欣赏的,一直这么保持下去便好。”

“你的意思是哀家冤枉你了?”太后唇角泛着一丝冷冽笑意,“你这模样看上去倒是谦虚,字字句句所吐露的,都是在为自己强行辩解!”

眼见着太后的语气有些不平稳,颜天真就晓得,接下来她或许会寻个什么理由来惩罚自己了。

在太后说话的这期间,楚皇后一言不发,只是低垂着头在她身后替她捏肩,一副温顺乖巧的模样。

这王八羔子,倒也挺会装,别看她此刻一幅安静娴雅的姿态,这心里想必已经笑开了花。

楚皇后想看她吃鳖,必定想了很久了,此刻见她被太后训斥,这心中的喜悦之情想必快要溢出头顶了吧?

想想也是,若太后发难,没有人能阻止得了。

若太后有意为难,此刻也没有人救得了她。

宁子初此刻应该正在御书房忙着吧,还不知道自己被带来这了。

云渺更是不能掺和此事。他是异国太子,北昱国后宫里的事,他无权插手,更是不能插手。

看此刻太后的神色,仿佛将她认定为红颜祸水,这接下来的麻烦必定不会轻松,轻则将她留在身边看管着,再派些粗活累活来做,重则——

寻个借口处置了她,也是极有可能。

后宫之中有多少阴暗的手段,身为太后,想要一个歌女的命,还不是易如反掌。

如今,还剩下一个法子。

颜天真的大脑在这一刻开始飞速运转。

“颜天真,哀家已经决定了。从此刻起,你就不用再回仙乐宫了,留在哀家这清宁宫……”

“太后娘娘。”颜天真大着胆子开口打断她的话,“天真有十分重要的事要与您说,此事关乎陛下,请太后娘娘重视,将闲杂人等遣退,留下我与您单独谈话。”

太后听闻此话,顿时眯了眯眼,“十分重要的事?”

她身后站着的楚皇后闻言,眉头一拧。

颜天真又想玩什么把戏?

眼见着太后都要收拾她了,她在这个时候蹦出来一句要与太后单独谈话,莫非又要施展她胡说八道的本领,将太后给忽悠过去?

楚皇后有些后怕。

颜天真胡说八道的本领一向不赖,当初宁子怡亲眼见着她与南旭太子做出伤风败俗之事,她也是在陛下面前辩解了一番,回宫之后又密谈了一次,之后陛下竟再也不计较那件事。

真像是鬼迷心窍了。

“太后娘娘,天真以项上人头担保,要对您说的事绝对很重要,若是太后娘娘听了之后觉得不重要,再惩罚天真也不迟。”

颜天真这句话道出来之后,太后点了头。

“也罢,既然你说得如此正经严肃,那哀家就听听你要说什么,其他人都退下,皇后你也出去吧。”

楚皇后道:“母后,既然是关于陛下的事,臣妾也想听,臣妾时时刻刻心系陛下,让臣妾听了去也不要紧吧?”

“此事关乎陛下的隐私,即便是皇后娘娘也不可听。”颜天真面无表情道,“我只与太后娘娘说。”

楚皇后绷紧了脸,“你……”

“皇后退下吧。”太后又道了一句,“就让哀家与她单独谈谈。”

话说到这,皇后自然是不会忤逆太后,便只能应了声是,转身与其他人一起退了出去。

等到寝殿之内仅剩颜天真与太后二人时,太后才开了口,“你现在可以说了。”

“那天真就开门见山地说了。”颜天真冲她展露一抹笑颜,“太后娘娘今日喊我过来,想必是听说了关于我的一些不正当行为,想要对我惩戒一番吧?”

“你也晓得自己的行为不正当,难道不该惩罚?”太后语气冷然,“你不是说,有关于皇帝的要紧事禀报哀家?那就快些说。”

“其实也没什么太要紧的,我若是不拿这个作为借口,又怎能轻易地让闲杂人等退出去,留下与太后娘娘独处的机会?”

“好啊,你竟敢欺瞒哀家,你……”

“太后娘娘先别恼,听我将话说完。”颜天真立于太后身前,正儿八经道,“宫中大多关于我的传言,我也都晓得,说我魅惑君王也罢,红颜祸水也罢,这些都不是我在意的。这些流言虽不太好听,却也有助于掩护我的真实身份。”

太后的语气依旧冷然,“你还有什么身份是不为人知的?”

“太后娘娘想要处置我,无非就是觉得我妨碍到了陛下,太后娘娘为了陛下着想,消除不利于他的因素这是应该的。但若是我的存在有利于陛下,太后娘娘对我的看法,是否会因此改变?”

“你除了在他闲暇时,给他表演歌舞解乏,还有什么用?你不就是靠着这张脸皮得他喜欢?”

“莫非太后娘娘也觉得陛下是如此肤浅之人?贪恋美色,荒唐无道?这些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

颜天真说到这儿,面色一派严谨,“天真真正的身份,是陛下的杀手,天真所要做的就是,帮陛下处理一些需要处理的人,有些人在明面上是不能处置的,只能暗中悄悄地做掉,我的使命就是,以歌女的身份留在宫中,利用美色接近陛下所指定的目标,或是刺探情报,或是等待清除命令。”

颜天真这番话说出来,倒是带给了太后不小的震惊。

“你……”太后望着她,有些不太信,“你竟是杀手?”

“一直都是。自打我入宫起,就是陛下手中最厉害的武器。”颜天真道,“陛下相中了我的容貌、才能、以及身手,时至今日,我已经替陛下完成了十几项任务,我此刻身上依旧肩负着一个任务,那就是替陛下拿到九龙图。这个东西,太后娘娘应该也是有所耳闻罢?”

“哀家自然是听说过的,据说得到完整的九龙图,便能寻到一个宝库,皇帝要这九龙图,是要让我北昱国更繁荣些。”

太后望着颜天真,这一刻目光之中的冷意倒是退散了。

“如此说来,你真正的使命是为他排忧解难的,外头有些人却把你传成魅惑君王的妖姬。”

“这些天真都不在乎了,不过是为了掩护身份而已,随他们说去。”颜天真慢条斯理道,“太后娘娘还有什么疑惑的,都可以问出来,天真必定如实回答。”

“有件事你需要解释一下,为何子怡会看见你与南旭国的太子举止亲密?”

“南旭太子,也是我的目标人物之一,与九龙图颇有渊源,他是助我得到九龙图的关键,若是不接近他,这九龙图也就没那么好拿了。”

颜天真说到这儿,耸了耸肩,“太后娘娘听到的是怎样的说法,说我伤风败俗,朝三暮四,扰乱宫规?纯属子虚乌有,不瞒太后娘娘,天真至今依然是完璧之身,试问,完璧之身,还怎么做出伤风败俗之事?伤风败俗水性杨花的人,还会是完璧?”

“你竟然还是……”太后望着她,神色讶异,“这么说来,皇帝并没有……”

“陛下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天真再如何貌美,也是影响不到他的,这一点太后娘娘大可放心。据我所知,这宫中应该有嬷嬷会检测女子是否完璧,太后娘娘若是不信我的说辞,找个嬷嬷来验一验?”

望着颜天真目光之中的坦然,太后忽然便是笑了笑。

“谅你也不敢在这一点上欺骗哀家,哀家原本就担心,你的存在会影响到皇帝,就怕他因为你而失去正确的判断。作为君主,是绝对不能在女人身上浪费太多时间的,若是皇帝真的因为你而改变,那么你的存在,的确会让哀家反感。”

太后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不过既然你都说开了,可见之前是哀家误会你了,若你真的只是个绝色花瓶,哀家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打碎,可你既然是把利器,留在皇帝的身边,有利无弊。不过你切记,莫要与皇帝产生深厚的感情,不可走进他的心里,否则……”

“这一点天真自然是明白的,不能扰了陛下恩宠后宫的秩序,太后娘娘请放心。”

“你明白就最好,那你回去罢。”

……

颜天真慢条斯理地迈出太后寝殿的门槛时,不意外地看见了楚皇后青黑的脸庞。

颜天真唇角噙着一抹胜利的笑意,缓缓走向楚皇后。

楚皇后此刻的神情,可谓精彩。

气恼中带着不甘,不甘之中又带着点怨愤。

看颜天真此刻那般神采飞扬,跟个没事人似的,很显然,她并没有遭到太后的任何惩罚。

让她与太后独处,果然是给了她胡说八道的机会。

眼见着颜天真走上前来,与她擦肩而过之际,听着她道了一句——

“皇后娘娘,您这回找的帮手倒是挺大牌,可惜结果又让你失望了呢,想要对付我,我觉得您不应该请太后娘娘,该去请王母娘娘啊。”

楚皇后:“……”

颜天真又继续笑道:“改明儿派几个法师来宫里,跳个大神做个法,请王母娘娘下凡收了我这只妖孽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