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要吃豆腐也不先说一声/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皇后将她的话听在耳中,险些气得咬碎了一口牙。

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字来,“你……”

然而颜天真却不想与她废话,开门见山道,“我不反对你们算计我,可你们就那几个老套的招数翻来覆去地使有意思么?下回来个新鲜点儿的,如今陛下与太后都是更偏向我这一头的,你们下次告状的时候,最好能拿出有力的证据,口说无凭,还不是轻易几句话就辩解了。”

说她伤风败俗,说她水性杨花……

光是嘴巴说顶什么用。

妄图用言语去抹黑一个人,却并无有力证据,还不是轻轻松松就洗白。

有本事来个捉奸在床,那才是真的无言以对,百口莫辩。

楚皇后广袖下的手攥得死紧,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境,不让自己扬起手甩颜天真一耳刮子。

太后既然已经被她摆平,这接下来想要对付她只会更难。

余光瞥见太后的身影出现在寝殿门槛之后,楚皇后只得收拾收拾心情,维持着表面的镇静,越过了颜天真便走,不再与颜天真有任何交流。

颜天真挑了挑眉头,迈着轻缓的步子离开。

她身后,楚皇后已经走到了太后身前。

“母后,她……”

“皇后啊,以后她的事你就别管了。”太后慢条斯理道,“方才她都跟哀家解释过了,她是有难言之隐的,这以后,莫要去刁难她,随她去吧,她影响不到皇帝的。”

楚皇后听着这话,心中气恼,面上却也不能表露出来。

在太后面前,她素来是端庄娴雅,不轻易动怒。

“母后,她都跟您说了什么?别又是忽悠了您吧?后宫众多姐妹,若是只有那么两三个针对她,倒可以说是眼红,可几乎有七八成的人都对她颇有意见,那就是她品行不佳了,可不是我们抹黑她。”

“听哀家的话没错,她翻不起什么大浪的。”太后面无表情道,“你们过你们的日子就是,她妨碍不到你们的,你们下次若是再说她德行不好,最好能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否则,哀家也是不信的。”

“母后……”

“好了好了,哀家困倦了,想歇息了,皇后你也回去吧,改日再与你唠嗑,下回别再说这个女子了,哀家对她的事没兴趣听了。”

“……”

楚皇后气极,却无可奈何。

颜天真一路心情愉悦地回了仙乐宫。

那太后虽看上去严谨,倒也不算是个灭绝师太,但凡是对皇帝有利的事,她都是乐于见到的。

因此,这一趟清灵宫,有益无害。

太后虽说称不上喜欢她,但也绝不会讨厌。最起码,往后不会再轻易听信后宫女子对她的贬低。

楚皇后这一回,该气死了罢?

想想心里就觉得爽。

……

一晃眼便到了傍晚。

清风过窗而入,拂过倚靠在纱窗边那道海蓝色身影,吹得衣袖轻轻摇曳。

“义父,莫主司来了。”

忽听身后响起一道清脆的少年声音,凤云渺转过了头。

正看见凤伶俐迈过了门槛,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

这女子一袭青衣,约莫双十年华,一头乌发顺着双肩垂落在胸前,眉若柳黛,面如桃李,五官秀若芙蓉。

“太子殿下,因为您的一道命令,下官千里迢迢地赶来,带了您所需要的东西。因为此物太过珍贵,下官可不敢交由他人护送,便亲自带过来了,念着下官的这一份尽职尽责,希望能得到殿下一句夸奖。”

青衣女子说着,将身上背着的包袱放了下来,搁在了桌子上,打开包袱,里头是一个锦盒。

凤云渺走到桌边坐下,将手伸向了那锦盒的扣子,轻轻往上一拨,便将锦盒打开。

只一眼,桃花美目之中便染上点点笑意。

“不错,莫曦瞳,这次是该给你赏金了。”

青衣女子得了凤云渺夸奖,怔了一瞬,回过神后,便是大喜过望。

在宫中任尚衣司的总管三年,还是头一次被这位殿下夸!

尚衣司,是南旭皇宫之内——专门负责制造管理宫中衣裳鞋帽等穿着之物的地方。

尚衣司的低阶人员,负责管制宫女太监的服侍;中阶人员,则是负责管制嫔位之下娘娘们的服饰;高阶人员不过三人,管制皇子公主们及高阶妃嫔乃至帝后的服饰。

她此番得了凤云渺的命令,千里迢迢地从南旭国赶来北昱国,当真只不过是为了送一件衣服而已。

外人听了兴许会觉得纳闷:一件衣裳,何必如此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只因她护送的这一件——

非同小可。

说是万金难买都不过分。

宫中服饰素来都分三六九等,这一件衣裳的等级便是上等中的上等,怠慢不得。

“多谢殿下赞赏,殿下,这可是下官压箱底的宝贝呢,寻常人给再多钱也是不愿出手的。可太子殿下既然开了这个口,下官自然割爱了。”

莫曦瞳说到这儿,笑道:“不过太子殿下,这件衣服固然好看,却不是人人都能驾驭的。对于姿色平平的人而言简直就是灾难,穿起来便如同跳梁小丑一般让人笑话。但若是绝色美女,穿起来便是锦上添花了,这件衣裳刚完工的那一天,下官自个儿试穿了一下,立马就给脱下来了,驾驭不了啊……”

站在一旁的凤伶俐闻言,没忍住笑出了声,“莫主司,你这话里的意思是在说自个儿姿色平平?”

“才不是呢,我绝不是平庸,只是不够美。我敢说自个儿是秀丽佳人,却绝不敢自诩绝色美人。”莫曦瞳说到这儿,有些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凤云渺,“太子殿下,您是要给谁穿啊?”

“她一定能驾驭的。”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再给你一个任务。你在制衣方面极有天赋,与这北昱国妙衣坊的云霓秋不相上下,云霓秋有一件镇店之宝,十分让人惊艳,名唤刹那芳华,以红色为主。你也制一件以红色为主的衣裳,且看看会不会逊色那件刹那芳华。”

雪花流仙裙,刹那芳华,出自北昱国的人才之手。

他南旭国也是有人才的,就算在制衣方面,也不能输给北昱国。

“以红色为主?”莫曦瞳斟酌了片刻,随即笑道,“殿下放心,此事包在下官身上。”

“绝不能输给妙衣坊。”凤云渺淡淡道。

“下官自当尽力。”

“嗯。”

凤云渺将手搁在了锦盒上,有一下没一下地以指节轻轻敲点,发出低低的清脆声响。

她穿这件衣服……

一定很好看。

夜幕还未降临,却已经有些期待入夜了呢。

凤云渺盼了两个时辰,总算是把夜晚给盼来了。

这个点已经不早了,宫人们的走动也不会频繁,适合夜探寝宫,偷香窃玉。

凤云渺带着锦盒,溜进颜天真的寝殿时,颜天真正准备去沐浴更衣,一个回身看见了凤云渺,当即眉头一挑,两步上前,笑道:“今日来得有点儿早……诶,你这盒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颜天真就很快便注意到了凤云渺带着的盒子。

“好东西,你必定会喜欢的。”凤云渺将盒子递给她,“打开看看。”

颜天真闻言,直觉又是什么惊喜,连忙伸出了手,将锦盒打开。

开启锦盒的那一瞬间,她有些发怔。

伸手触上锦盒里的衣裳,布料丝滑柔软,携带着点点冰凉,触感实在是好。

颜色也实在是——鲜艳啊。

“听说,这是只有绝色美女才穿得起的衣裳,一般姿色无法驾驭。”凤云渺的语调云淡风轻。

颜天真挑眉一笑,“真的么?”

“霞娑,我南旭国特有霞棉。五年一结,用最好的第一批霞棉纺织,有金橙、金红、彩紫三种颜色,织成时便自带流云仙纹,远远看来如同一抹天边晚霞。色厚而浓,自身未经妆点便是华丽精致,十分不易驾驭。”

凤云渺在颜天真儿耳畔轻笑道:“一般人可是不敢尝试的呢。”

“这么好的宝贝。”颜天真粲然一笑,灿若莲开。

她夺过了凤云渺手中的锦盒,凑上前去细细观赏抚摸。

衣裳的料子并不厚重,反而轻盈,穿在身上必定无拖沓感,可是这色彩,却是实打实地妖艳。

穿着这样的衣服在宫中招摇,又要变成那些娘娘们眼中的妖艳贱货。

“云渺,我很喜欢,不过,这件衣裳,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十分华丽贵重,我要是穿出去了,不好解释它的来历,只能先收藏起来,等他日离开了这北昱皇宫,再穿。”

凤云渺道:“你想如何都好。”

颜天真将锦盒搁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仰头望着凤云渺,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踮起脚在他脸颊上迅速啄了一下。

“真好,我的殿下。”

凤云渺抬手摸了摸脸,眉眼间划过一缕淡淡的惆怅,“天真,你真是有些吝啬了,我送你如此珍贵精美的礼物,你竟然只是亲了一下脸就算回礼了。”

“不够是吧?再来。”颜天真十分干脆,再次仰头在他唇上狠狠亲了一口,正欲撤离,却被凤云渺伸手一把扣住了后脑,不让她撤开。

他的唇很是轻柔地在她的唇瓣上辗转着,随后一点点深入,动作不急不缓,颜天真也很是受用,轻启唇齿回应着他。

唇瓣厮磨之间,颜天真脑海中划过一个想法:他的技术,似乎……越来越好了。

良久之后,凤云渺的唇才撤离了,望着颜天真那因为亲吻而有些红润的唇瓣,桃花美目中划过一丝笑意,伸手抚了抚她的唇,“方才进殿,看到你在整理衣物,莫非是要去沐浴更衣?”

“嗯。”颜天真应了一声,“你今夜来的比平时都早,平时都是等到夜深人静才来,我以为,等我沐浴更衣回来之后,你或许就来了。”

“那你去罢。”凤云渺笑道,“我在这儿等着你就是。”

“那我去了。”颜天真轻笑了一声,转身便走开,迈出了两步,又顿住了步子,转头道了一句,“不准偷窥!”

言罢,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

凤云渺:“……”

他若真想看,何必偷窥呢。

往后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

这一夜,又在相拥而眠中度过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层层叠的梨花树树叶,在树下的白玉石桌上洒下斑驳的碎影。

桌边,一白一青两道身影相对而坐,正手执棋子,对弈。

“伶俐,你又输了。”

花无心落定了一子,笑道,“你自个儿瞅瞅是不是胜负已定?”

“下棋这种事,不适合我。”凤伶俐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棋子扔回棋盅内,“琴棋书画我是不擅长了,咱们不如比刀剑棍棒?”

“你年纪轻轻便一身戾气,这样不好不好。”花无心悠悠叹息了一声,“话说回来,伶俐你发现了么,你义父已经好几个晚上夜不归宿。”

“那又如何?”

“你想不想知道你义父都干什么去了?”

“不想知道。”

“这几个晚上,他或许与你义母……”花无心说到这儿,一顿。

那种事情还是不跟伶俐说了吧,否则回头凤云渺又该说他教坏纯良少年。

“二位,一大早地这么有兴致对弈呀。”身后响起一道清朗的女子笑声,二人回过头,便看见莫曦瞳端着两盘糕点上来了。

“吃早点吧。”莫曦瞳走上前来,将糕点搁在了桌子上。

“有劳了。”花无心淡淡地道着谢,伸手便拿。

“有件事我当真挺好奇,希望二位不要觉得我多话。”莫曦瞳在一旁空着的石椅上坐下,低声道,“太子殿下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关于这一点,凤伶俐也不打算扯谎,便如实道:“有,不过这关系还并未公开说明,也希望你别往外说了。”

与这尚衣司的主司也算是熟悉,就不隐瞒了。

“我的猜测果然不错,我就说呢,那件衣裳拿去必定是送给心上人的。如此看来,太子殿下看中的姑娘,必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了。”

“还真是。”凤伶俐想了想道,“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姑娘,很配得上义父。”

“有多漂亮?”

“就是很漂亮,不知该怎么说,你回头去看看就知道了……”

“肤白貌美,细腰腿长,身段婀娜,美若红莲。”花无心给出了回答,“阿弥陀佛,贫僧只能想到这些言辞了。”

对于花无心给出的回答,莫曦瞳倒也不意外。

这位大师不是一般和尚,她有所耳闻。

“听你们二位的话,真是个绝代佳人,如此一来,我倒是更想见见了。”莫曦瞳说到这儿,笑了笑,“不知这位姑娘,比起鸾凤国的良玉郡主,谁的姿色会更胜一筹。”

“良玉郡主?”花无心微一挑眉,“你见过?”

良玉郡王,他听说过好几回,却是没见过一回。

前些日子,那位鸾凤国的摄政王殿下,四处在找他家妹子。

鸾凤国的这位良玉郡主虽美,却并不招摇,二八年华之前,养在深闺无人识,据说是她母亲留下的规矩,至于为何要有这么一个规矩,外人还真是不晓得。

先前见了尹默玄一回,从跟在他身边的雪枫口中得知这位良玉郡主的大概特点。

雪枫的原话是——

我家郡主只有两个特点,一,是特别美。二,是锁骨的位置上有个三瓣花的胎记,呈淡红色,煞是好看。就这两个特点,很是好辨认。

“我在来这北昱国之前才见过。”莫曦瞳的声线再度响起,将花无心的思绪扯回。

“说来也巧,那一日恰逢我去黑市找一些市面上没有的材料,要制衣所用,远远的,便看见前面闹起来了,好奇心驱使之下去凑了个热闹,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起因是一名十分貌美的女子在黑市卖艺,吸引了无数客人观看。”

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原本还以为是个貌美的女奴,大家都晓得,出现在黑市里卖艺或是卖身的女子,容貌绝不会差,价格也绝不会低,尤其这位据说是极品的美人,男子竞价争着要买她回家,喊声一声高过一声,价格越喊越高,就在他们激烈争执之时,忽然冒出一名黑衣贵公子,带着无数护卫砸场子,场面十分混乱。”

花无心听到这,当即接了一句话,“你说的那位黑衣贵公子,想必就是鸾凤国的摄政王。”

莫曦瞳的故事已经毫无悬念。

她重点描述的女子必定是良玉郡主,而她出现在黑市之中,绝不会简单。

一国皇室血脉,沦落到黑市里去卖艺,这能是自愿的么?稍稍一想就觉得是被人陷害。

那位半路杀出的黑衣公子,不作他想,应该就是她的兄长了。

“大师猜得不错,就是他,我将这场热闹从头看到了尾,那位殿下还真不是个好说话的,指使着护卫对摊主一阵拳打脚踢,其中有好几名男子试图对那绝色的美人动手动脚,被那位殿下身边的一名女官使了分筋错骨手,那惨状,啧啧啧……像是看了一场大戏。”

“然后呢然后呢?”凤伶俐听得来了兴致,连忙追问,“分筋错骨手是什么功夫?听起来挺厉害的,我也想学。”

“一种挺残忍的武功。能将人身上的骨头硬生生扭转,筋骨血肉之间遭受了一遍蹂躏,隔着皮囊将筋骨扭到错位,想想也该知道有多痛,且,被这样的手法折磨过后的人,无法复位,错位的同时,也会造成捏碎与骨裂,或是一根骨头断成几截,想复原是不可能的。”

花无心眼角微微抽搐,“听着都疼……”

凤伶俐却是满面雀跃,“我要学,我要学!”

“小将军若是想学,还得去请教那位女官了,不过她脾气不太好,不一定愿意教。”

莫曦瞳说着,话锋一转,“言归正传,说说那位良玉郡主,哇那真的是叫一个漂亮,漂亮死了。也不知是被何人卖到了黑市,这个人若是被逮到,剥皮抽筋都不够他受的。所幸这位郡主终究还是被寻回了,要送那卖她的人脑子也是够不灵光,居然没有掩盖她身上最明显的特点,她锁骨处有个三瓣花的胎记,太明显,太好辨认了。”

花无心笑道:“她终究还是平安无事,可见老天有眼。”

“那分筋错骨手到底什么样?”凤伶俐依旧坚持着这个问题,“上何处可以找到那位女官?一定要去鸾凤国?”

“他们应该还未回国。”莫曦瞳道,“两日前我离开帝都的时候,还远远地看见他们在街道上逗留,那位殿下带着良玉郡主买这买那,看来群主挺喜欢南旭国的风景,想要多逗留一会儿。”

“那希望他们再逗留的久一些!”凤伶俐道,“最好我回国的时候还能看见他们,我要去找那位女官指教指教。”

“小将军还真是爱武成痴。”莫曦瞳低笑了一声,“话说回来,如何才能见到殿下心仪的那位姑娘?我这心里实在好奇,能驾驭我那件衣服的人,究竟有多貌美。”

自打她见过那位良玉郡主之后,便觉得,这位郡主必定很配那件衣服。

而就在不久之后,她就接到了太子殿下的命令,将那件衣服送来北昱国。

原本还想着,高价卖给良玉郡主呢,那位郡王一定会喜欢的。

不过既然自己本国的太子爷开个口,那自然就打消了原本的念头。

她只是希望,这件衣服能找到合适它的主人,可不是随随便便普通姿色的女子就能穿,那岂不是糟蹋了。

“要见这位姑娘还真不难,毕竟她在这宫里也没有多高贵的身份,随便去求见,应该就见得着了。”花无心道,“你若实在那么好奇,现在就上仙乐宫去看她,作为南旭国的使臣去,她必定是会接见你的。”

“那好,我这就去。”

莫曦瞳说着,起了身便走开了。

离开了听风阁之后,她倒是有些茫然了。

这北昱皇宫也不熟悉,谁知道那仙乐宫在什么方向,应该找个人领路的才是。

想到这儿,她便顺手揪了一个路过的宫女问话。

得知了仙乐宫的具体方向之后,一路前往。

……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仙乐宫之内,颜天真踢着一个羽毛毽子,由身边的宫人帮着她计数。

“颜姑娘好厉害,这都已经破了百了!”

“一百零九、一百一十……”

“颜姑娘,有客人上殿求见!”忽从身后响起一道高昂的宫人嗓音。

颜天真便落了脚,纤臂一伸,将那半空中的羽毛毽子捞在手里。

“谁来求见我?”

“是南旭国使臣团里的一位姑娘,说是久仰颜姑娘的大名,前来拜访拜访。”

颜天真一听前来的是南旭国人,便道:“将客人请进来罢,喜鹊,去沏茶。”

宫人退了下去,不多时,就将那位客人给带进来了。

颜天真眼见着那女子走到了跟前,正要招呼她,却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眼前的这个女子……似乎很是惊讶?

“姑娘,你为何要这般看着我?看你这模样,怎么跟见了鬼似的。”颜天真笑道。

正对面,莫曦瞳好不容易才缓过了神。

望着此刻眼前冲她言笑晏晏的女子,心中升腾起一团疑云。

良玉郡主?

不,不是。

良玉郡主的脚程绝不会这么快的,前两日还在南旭国的帝都上,若是今日就出现在北昱国的皇宫中,未免太过突兀。

再有,来的路上就听宫女说了这位颜天真,大致就是夸她如何漂亮,一堆客套话。

字里行间,却能听出颜天真应该是在宫中呆了许久的。

那就更不可能是良玉郡主了。

可是——

这五官眉眼,简直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说是双生姐妹花,也不会有人不信。

但,良玉郡主是没有亲生姐妹的,只有兄长。

奇怪。

太奇怪了。

莫曦瞳心中觉得古怪,却不会唐突地直接说出,只是朝着颜天真笑道:“初见颜姑娘,被颜姑娘的美貌所震惊,难免就呆了些,颜姑娘可别怪我失礼呀。”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笑出了声,“姑娘可真是太会说话了呢。”

颜天真原本期盼着,这个女子或许是个帮云渺传话来的,却没想到,闲谈客套了几句之后,这女子依旧没有提起关于凤云渺一个字。

莫非真的只是来看看自己而已?

或许吧……

莫曦瞳坐了不过片刻,便起身借口离开。

“久仰颜姑娘大名,今日前来当真只是为了一睹容颜而已,希望不会打扰到了颜姑娘。”莫曦瞳笑道。

颜天真道:“不打扰的。”

“我这会儿想起还有些其他事,就不久留了。颜姑娘,告辞。”

莫曦瞳来得快,走得也快。

颜天真望着她匆忙离开的背影,目光中浮现些许思索。

这位姑娘,方才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她初见自己,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她嘴上虽说是被自己的容貌所惊艳,可表现出来的,分明不是那么回事。

她那是惊愕。

不是惊艳。

前者,所展示的像是一副被雷劈了的姿态,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值得稀奇的事。

后者,所表示出来的面部神色会自然一些,有一种仿佛目光一亮的感觉。

这位来去匆匆的姑娘……有点儿怪啊。

她方才究竟是想说什么?

颜天真百思不得其解。

回头,或许可以去问问云渺。

……

再说听风阁之内,凤伶俐连续输了好几盘棋,已经完全没有了下棋的兴致。

“下棋这么无聊的事,真是不想再陪你了!”

凤伶俐道:“你找旁人去下吧!我要练剑去。”

“伶俐呀,你太暴躁了,下棋这种陶冶情操的事怎么就是无聊了呢。”花无心正打算说教,余光瞥见一抹青色的影子匆匆而来,转头望了过去,正是去而复返的莫曦瞳。

“莫主司不是去见颜姑娘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没见着人?”

“见到了。我有要事禀报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此刻在何处?”

“义父应该在他自己的卧房之内。”凤伶俐道,“你有何急事?”

“小将军先别问那么多了,快带我去见太子殿下罢。”

凤伶俐见着她那严肃又正经的模样,便也不再多话起声道:“好,随我来。”

将莫曦瞳领到了凤云渺的卧房之外,凤伶俐抬手敲了敲门,“义父。”

屋子里头,响起凤云渺淡淡的声线,“何事?”

“义父,不是我有事,是莫主司说,有要事找你。”

“进来,房门未锁。”

凤伶俐闻言,便将门直接推开了,凤云渺正坐在书案之后沏茶。

莫曦瞳踏入了屋内,走到了书案之前,道:“太子殿下,您是否从未见过良玉郡主?”

莫曦瞳问了这么一句话,凤云渺自然是不解,“良玉郡王?”

“鸾凤国第一美人,摄政王的那位亲妹妹。”

“没见过。”凤云渺轻描淡写道,“本宫没事去关注她做甚。”

“这也难怪殿下不知道。殿下,您看中的那位颜姑娘,与鸾凤国的良玉郡主,相貌一模一样。”

此话一出,凤云渺的脸色总算是变了变,抬眸望向房门处的凤伶俐,“伶俐,你去房门外守着,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这间卧房。”

“是。”凤伶俐见凤云渺的神色十分严谨,应了一声,便退出房门外去。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凤云渺望着站在书案前的人,“说清楚些。”

“那位颜姑娘的相貌,与良玉郡主当真无差别!”莫曦瞳道,“不瞒殿下,我也是前些日子才有缘见到了良玉郡主一回,就在咱们南旭国的黑市里……”

接下来的时间内,莫曦瞳便将在黑市里所见的事叙述了一遍。

“太子殿下,如此看来——是否也太蹊跷了?一个是北昱国的女子,一个是鸾凤国的郡主,毫无血脉关系的两人,怎会长得如此相似?那位郡主是没有姐妹的。”

凤云渺陷入了思索。

此刻,他内心也是十分不平静的,。

鸾凤国良玉郡主,锁骨处有三瓣花的胎记……

这个胎记,颜天真也有。

犹记得在一个夜里,颜天真在仙乐宫之内遭遇了刺杀,之后被他所救,也就是在那一夜,他发现了她锁骨处的胎记,之前不曾显露出来的。

当时他觉得疑惑,却并没有多问,只因那个时候他还是不会说话的,只觉得那兴许是是颜天真的隐私,没必要多问一句。

而之后,颜天真却让他帮着隐藏她的胎记——

“这是天生的胎记,之前隐藏在一块假皮之下,对了,我想请教你,假皮卸下来之后,怎么粘回去?你帮我粘回去可好?”

当时也并未多想,回了她一句好。

他精通易容术,帮她掩盖了那胎记,从外表上就绝对看不出来了。

若是假的胎记,何必掩盖?直接清除了就是,只有真的胎记,与血肉肌肤连在一起的,才需要掩盖。

“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人,相貌一模一样,甚至连胎记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凤云渺忽然冷笑一声,“必有一个冒牌货。”

“那位颜姑娘的身上……没有胎记呀。”莫曦瞳觉得有些疑惑,“我今日特意去见了那位颜姑娘,颜姑娘今日穿的衣裳领子较低,锁骨处大致可以看得到一片光滑,什么东西也没有。”

“原本是有的,只是被隐藏起来了。”凤云渺此刻已经恢复了镇定,轻描淡写道,“好端端的一个郡主,又是被拐卖,又是一下子出现了两个,其中必有阴谋。你方才说你在离开帝都之前,鸾凤国的摄政王与他家妹子还在帝都街道之上逗留?”

“不错。太子殿下,我现在也有些犯糊涂了,依照殿下里的分析,在南旭国帝都街道上的那一位——兴许不是真的良玉郡主?”

“待本宫夜里再去做最后一次验证,基本就能确定下来了。”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你虽不是本宫的下属,却也应该晓得本宫的脾气,今日你我所议之事,你若是敢传给第三个人知道——”

“殿下放心,此事我定当守口如瓶!殿下可别威胁我了,这事情的轻重缓急我都晓得。下官向来是乐意为殿下效劳的,不知如此,有没有升职的机会?”

凤云渺斜睨了她一眼,“升职的机会总是有的,把你的衣服做好了再说,若是太子妃不满意,你就等着降职吧。”

“是……”

“没什么其他事了,下去罢,把伶俐喊进来。”

莫曦瞳退出了房门外,朝着凤伶俐道:“殿下让小将军进去。”

凤伶俐闻言,连忙踏进了屋内,到了书案之前。

“义父唤我何事?”

“鸾凤国的摄政王在咱们南旭的帝都内逗留,给远在帝都的人手下道指令,命他们找到这位王爷,邀请他前来北昱国,若是他不来……就设法绑过来,无论用什么法子,都要阻止他回到鸾凤国!”

“是。”凤伶俐将凤云渺的命令听在耳中,神色浮现一丝雀跃,“义父,咱们也不知那位殿下几斤几两,咱们的人手虽强悍,也不一定就奈何得了人家,这样如何?这件事情伶俐亲自去办,快马加鞭前往,他们人多,脚程肯定不快,只要能确认他们的路线,提前去拦截,我必定能拦下的。”

“若是有你去,的确更省事些。”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怎么忽然这么积极了呢?”

“我……想学分筋错骨手。据说,那摄政王身边有一位女官,会这门功夫。”

“……随便你。”

……

一眨眼便又入了夜。

这一夜,颜天真早早地沐浴更衣,坐在寝殿内的白玉桌后剥荔枝吃。

忘了这是哪国进贡来的荔枝了,她实在是爱吃,当初要不是因为贪嘴,也不会被小皇帝下了毒。

就算是因为吃了荔枝而中毒,依旧阻挡不了她对这荔枝的喜爱。

云渺似乎也很喜欢吃呢。

颜天真嘴里叼着荔枝,手中一边剥着,将剥好的荔枝放在了面前的盘子里,摆成了规则的形状。

等云渺过来,也有得吃了。

云渺必定会觉得她很贤惠?

颜天真才这么想着,便听到空气中有衣衫翻飞之声响起,抬眼一看,一道海蓝色的残影越掠过空气之中,直奔眼前而来。

颜天真莞尔一笑,“云渺来得正好,看我给你剥了这么多荔枝。”

颜天真说着,挑了一颗大的,递到了凤云渺面前。

凤云渺见此,挑了挑眉,俯下了身,张口咬下颜天真指间的那颗荔枝。

唇似乎有意无意的触碰她的指尖,仿佛在吃荔枝的过程时,还顺带亲吻了一下她的手指。

颜天真缩回了手,心中暗道一句:这个妖孽……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

凤云渺吃了荔枝,慢条斯理地吐出了核,随即走到了颜天真身前,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揪了起来。

他自个儿落了座,再把颜天真扯到腿上坐下。

而就在下一刻,他的动作却让颜天真吃惊——

只见他白皙修长的指尖拨开了她的衣领,往锁骨处探去。

颜天真下意识拍开了他的手。

“讨厌!要吃豆腐也不晓得先说一声,这么急切……”

凤云渺:“……”

------题外话------



推个书。

【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待宰羔羊。

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屡屡破例,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