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真假郡主/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

凤云渺伸出手,修长白皙的指尖轻抚着颜天真的唇角,慢条斯理道,“这招果然挺有用的,比用手揉管用多了呢。”

涂再鲜艳的口脂又如何,使劲亲两回,不也亲糊了,鲜红的口脂淡化了,露出了她原本的唇色,微微桃粉,看上去明媚却又不过分妖娆。

颜天真拍开他的手,没好气道:“你就只知道对着我耍流氓。”

“在面对你的时候,我可以做个流氓。”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在外人面前,我素来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应该感谢太子殿下您对我的特别?您这般高贵的身份,对我一个区区小女子青睐,我应该感恩戴德,感激涕零。”

颜天真一边说着一边翻白眼,不悦的神色溢于言表。

“别用这么阴阳怪气的调调跟我说话,你明知道我为何不喜欢你浓妆艳抹,你故意将自己化成这样,不就是为了气我?”

凤云渺说着,又凑近了她一份,抵着她的额头道:“你的容貌本身就是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美丽,已经足够显眼了,为何还要化艳丽的妆容让自己那么扎眼?”

“我方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想要更美。”颜天真的态度不咸不淡。

别以为说几句好话就能把她哄成功。

她一向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已经很天生丽质了。”

“人都是不懂知足的,纵然我已经如花似玉,却还是想把自己打扮成仙女。”

“难道你原本不是仙女?”凤云渺的声线中似是带着笑意,“可别忘了,你原本就有个外号叫颜天仙,故而,不用再刻意修饰妆容,懂么?我的小仙女。”

颜天真听着凤云渺那声“小仙女”,顿时呆滞。

乖乖,他还会说这么好听的话……

虽然她早已听习惯了他人的夸奖,可当赞美的话从凤云渺的口中说出来时,还是让她觉得有些飘飘然。

她果然还是招架不住他的好话攻势。

虽然心中觉得喜悦,面上却并没有洋溢出来,而是白了凤云渺一眼,漫不经心道:“上一刻,还说我回眸一笑辣眼睛,这会儿又说我是小仙女,前后矛盾,谁晓得你是不是发自内心的夸奖。”

“你不浓妆艳抹的时候,一直都是小仙女。”凤云渺轻挑眉头,“可妆容一旦变得艳丽,便多了些成熟的韵味,少了几分少女元气,无端显得老了几岁。”

颜天真听闻此话,微微一惊,“浓妆看上去老了几岁?这不可能,你在胡说。”

“我怎么就是胡说了,你这十七八的年纪,添个妖艳的妆容,看上去都不止双十年华,少说老了五岁。”凤云渺一本正经道。

颜天真见他说得正经,垂下了眼。

浓妆虽有气场,但显得更加成熟,这话倒也不假。

淡淡的妆容的确显得更——嫩。

但是……也不至于差五岁这么多吧?

浓妆的她在他眼中竟无端老了几岁?

这有些不妙。

罢了,不化了。

其实她一向也不是个太张扬的人,如今也算是名花有主,若是再去勾引别人的视线,似乎真的就太不正经,这狐狸精的头衔只怕摘不掉了。

“行了行了,我不浓妆艳抹了。”颜天真最终选择了妥协,“我这就把妆洗了去,反正都花了。”

接下来的片刻时间,颜天真便招来了伙计,吩咐伙计打了一盆清水上楼,将脸上的胭脂水粉全都洗了。

将脸从水盆里抬起来时,一条柔软的帕子覆在了脸颊上,先替她擦去了眼角周围的水,让她得以睁开了眼。

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凤云渺那白皙修长的手,他拿着帕子在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水珠,动作轻柔又那么自然。

望着他那精致如玉雕的下巴,轻抿着的唇线,以及目光之中的丝丝柔和,颜天真忽然就觉得没脾气了。

凤云渺这个家伙,有时可恶得让人想抽他,有时又让人觉得他特好。

特别磨人。

又喜欢耍流氓,却又不够流氓。

特别神经。

又很毒舌,又会油嘴滑舌。

特别……

总而言之,他整体就是个十分特别的家伙。

“这样多好看,清清爽爽,一身仙气。”凤云渺的轻笑声在耳畔响起,“不像浓妆艳抹那会儿,一身妖气。”

“这下你满意了?”颜天真冷哼了一声。

“满意。”凤云渺捧着她的脸,观赏了片刻,笑道,“甚是满意。”

凤云渺此刻心中也在笑。

果然,他一说她浓妆显老,她就忍不住洗掉去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忽悠,比任何劝慰的话都管用。

其实……一点儿都不显老的,她这般青春年华,又有倾国之色,随她怎么打扮都是好看的,只要是眼睛没瞎的人,都不会挑刺儿。

可他就是要挑。

因为她在乎他,因此,也会在乎她在他心中的印象。

他嫌弃那么一两句,她信以为真了,立即就把那妖艳的妆容洗了去。

真是想笑。

但是要忍。

绝不能被她瞧出了端倪。

凤云渺心中觉得好笑,面上却收敛起了笑意,一本正经道:“天真,我方才给你的九龙图,三日之后再交给宁子初,莫要太早交给他,否则,你的任务就等于是完成了,他便会阻止你我再见面。”

“这一点我自然是晓得。”

“还有一件事。”凤云渺的手抚上了她的乌发,“我会送你一个十分特别的礼物,你可以期待一下。”

颜天真听闻此话,当即问道:“什么礼物?”

“若是告诉你就不好玩了。”凤云渺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再等等,你就知道了,一定会很特别。会是你所需要的。”

他想,她如今最需要的,是一个高贵的身份。

纵然她美若天仙能歌善舞又冰雪聪明,她却依旧难免遭到无数嘲笑与贬低。

就因为她歌女的身份,总有人逮着这一点贬低她,轻视她,分明不如她,分明眼红她,却也死不承认她的过人之处。

从宁子怡到严淑妃,再到楚皇后,哪一个不是如此。

有了高贵的出生,便自有一份优越感,便有了理由否认他人的出色。

等到她也有足够高贵的身份,她便也有了轻视她人的权利,她便再也不会受到讥笑,她也能意气风发耀武扬威地,一口一个贱婢地去骂人。

“天真,相信我。”凤云渺的手指穿过她的乌发,慢条斯理地轻轻梳理,“长得漂亮,是优势,活得漂亮,是本事。长得漂亮是你爹娘的功劳,而让你活得漂亮,将会是我的功劳。”

颜天真:“……”

又接不上话了。

这醉死人的温柔话,不晓得该怎么接呀。

她平日里也算是能说会道的,这会儿搜肠刮肚却是有些词穷。

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呢……

略一思索,颜天真转头望向了桌上的几盘菜,“我的烤鸭片还没吃完呢,云渺,要不要来陪我吃?”

凤云渺听闻此话,淡淡一笑,“好,陪你吃。”

言罢,牵过她的手到了桌边坐下。

正准备吃的时候,颜天真却发现只有一双筷子。

也对,一开始就她一个人点菜,伙计只给了一双筷子,倒也正常,那就你一口我一口了。

想到这,她夹了一块烤鸭片,递到了凤云渺唇边,“没筷子了,咱俩就共用一双吧。”

凤云渺自然是不会有意见的,张口吃下。

这一刻二人的心情都挺美好,心情一好,东西自然就吃得多,两人合力竟是将一桌子菜都吃完了。

“云渺,眼见着这天色似乎也不早了,得回宫去了。”颜天真说到这儿,起了身,“咱们就在此处分别吧,晚些再相见。”

“天真。”凤云渺忽然道,“这两日夜里我就不去陪你了,有些别的事,我不得空。”

颜天真听闻此话,倒也没多问,只道了一句:“好吧。”

听到他说夜里不来,她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失落的。

不过既然他都说了他不得空,那也没辙。

“我先离开。”凤云渺说到这儿,俯身在颜天真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随即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颜天真挑了挑眉,行至门口,眼见着凤云渺下了楼,这才走到了隔壁,喊喜鹊杜鹃一同回宫。

“颜姑娘,似乎是把妆容给洗了?”

坐在回宫的马车上,喜鹊望着颜天真那清爽干净的脸庞,问了一句。

“是啊,洗掉了。”颜天真说到这儿,顿了一顿,望着坐在对面的二人,一本正经地问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老实回答。”

眼见着颜天真板起了脸,二人只觉得她要说什么正经事。

“颜姑娘问吧,我们必定老实回答。”

“我问你们,我先前化的那个妆容,是不是显老?正经回答不许吹捧。”

对面的二人听闻此话,一时愣了。

还以为她要问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颜姑娘何出此言,之前的那个妆容很好看的,就是有些太扎眼了,什么显老不显老的,颜姑娘为何会这么想?”这话是喜鹊说的。

一旁的杜鹃也附和着道:“是呢,这也是我的心里话。”

颜天真有些半信半疑,“你们二人真的不是刻意夸我?”

“不是。”

“夸你还需要刻意么?实话实说罢了。关于颜姑娘的长相,在我看来是挑不出任何刺的。”

颜天真静默。

莫非是云渺一个人的审美有问题?

罢了,反正她已经决定不再浓妆,又何必想那么多。

还是当个正儿八经的小仙女吧。

……

是夜,月光皎皎清如水。

这一夜颜天真知道凤云渺不会来,正打算早早地歇息,却听到宫外有动静,随即是宫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颜姑娘,陛下身边的林总管又送东西来了!”

颜天真听闻此话,挑了挑眉,走向寝殿外去迎接。

这次要送的东西,已经不具备任何神秘感。

九尾凤簪。

还没迈出门槛,便见一名中年太监领着四五名小太监而来,人手一个托盘,都以红绸遮盖。

“颜姑娘,陛下吩咐咱家来给你送点儿东西,这些个小太监手上的都是贡品水果,有颜姑娘爱吃的荔枝,陛下估摸着上次赏赐的颜姑娘快吃完了,便将最后剩下的这些也给颜姑娘了,再想吃就要等到明年了。”

颜天真听闻此话,挑了挑眉,“林总管,我是不是吃得也太多了些?照我这么个吃法,其他宫的人还有得吃吗?”

异国进贡的水果数量有限,不是随时想吃都有,过了季节之后便又要再等一年。

“陛下说了,既然颜姑娘喜欢吃,那就都给颜姑娘吃,其他宫的人就不必吃了。”

颜天真:“……”

林总管笑了笑,从身后跟着的小太监手中接过托盘,递到颜天真面前,“颜姑娘,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你应该猜得到。”

颜天真不语,伸手揭开了托盘上那红绸,红绸下是一个红木质的锦盒,颜天真将那锦盒打了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精美华丽的发簪。

满目金灿灿。

以金打造的发簪,簪头处雕着昂头的凤凰头,从嘴巴到眼鼻的轮廓都十分清晰,可见这雕刻师的技艺精湛,再往后,延伸出了九条尾巴,每条尾巴约莫一指的长度,羽毛纹路清晰,煞是好看。

整体金光浮动,可谓贵气又华丽。

且,整只凤凰也就巴掌大小,簪根四寸长,委实不算沉重。

宁子初的原话是:这九尾凤簪虽然精美,却并不沉重,个头也不会太大,戴在头上,想必是不会压迫脖颈。

他说的果然不错。

比起其他娘娘们头上的发饰,这发簪轻巧得多了。

就在颜天真观赏着凤簪的功夫,宫人们已经走进了寝殿之内,将手中装着水果的托盘全摆上了桌。

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有劳林总管代我谢过陛下的恩典。”

“咱家自然会传达,时辰不早了,不打扰颜姑娘休息了。”

林总管带着宫人们离开了之后,颜天真将手中的九尾凤簪装回了锦盒之内。

这九尾凤簪是好东西,符合她的审美。

但——不可佩戴。

若是真的戴着这玩意要大摇大摆地走出寝宫,那就真的是太嚣张了。

且,云渺必定也会闹脾气的。

这玩意,作为收藏品便好了。

这一条的颜天真已经准备宽衣歇息,另一边,听风阁之内——

“你大半夜的喊我来又有何事?我发现只要与你在一处,你的事总是特别多,且你每次求人办事的态度也十分不好。”

花无心步入了凤云渺的卧房之内,第一句便是数落?

可当他踏进房屋之后,忽然间闻到鼻翼处一阵酒香浮动,不仅如此,还伴随着阵阵肉香。

花无心立即望向左侧那烛光跳跃之处。

红木制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坛子酒,三盘荤菜。

而就在桌子后,凤云渺端坐着,慢条斯理的拿过了酒坛,撕开了封口,给自己倒上一杯。

花无心目光一亮,走上前去。

“莫非你今夜邀我前来,只是单纯想请我吃一顿?”花无心边说着边坐下了,一坐下就忙不迭拿起了筷子,伸向了一盘黄焖鸭片,夹了一大把往嘴里塞。

“我晓得你平日里想喝酒吃肉不太容易,总要避开人的视线,你一贯喜欢装正经,不愿意让人得知了你的真面目。”凤云渺轻描淡写道,“将你喊进屋里来吃,你便可以放心大吃大喝。”

“不错不错,你怎么早不请我来,今夜才想起来请,之前那么些天也不见你请我吃顿好的。”花无心一边埋怨着,一边给自己倒酒。

“之前没有想到,今夜正好有些事要与你聊聊。”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既然是要聊天,自然是要配下酒菜。”

花无心夹菜的动作一顿,有些警惕地望着凤云渺,“你该不会又是有什么事要我去帮你?”

“紧张什么,这回不是让你去办事的,只是坐着聊聊,顺便跟你打听些事。”

“那就好,问罢。”

“有件怪事,我也是从莫曦瞳那儿听说的。”凤云渺低头饮了一口酒,“鸾凤国的那位良玉郡主,与天真的容貌,一模一样。”

此话一出,花无心自然是被惊了一惊,“什么?”

“你没有听错,一模一样,莫曦瞳亲眼所见不会有假。”凤云渺说到这儿,轻挑眉头,“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人,相貌一模一样,甚至连身上的胎记都一模一样,你什么看法。”

“这不可能,别说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了,即便是双生子,也不会巧合到连胎记都一样罢?世道之大,人有相似,但身上的标记没理由相似。”

花无心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又道:“若说真有这样的两个人存在,其中必有一假。”

“我也是如此想的。我与天真有多么熟悉,你也知道,我亲自验证过她身上的胎记,不假。”

“我曾听说,良玉郡主的胎记是长在锁骨上,三瓣花的形状,呈淡红色。我在颜天真身上从未见过,你却说她有?”

犹记得颜天真有几回穿的衣裳,领口微敞,能让人依稀看清她的锁骨之上一片光滑,什么也没有。

“听着身上的胎记是被我隐藏起来的,我现在就跟你说说,我在莫曦瞳那听到的,关于良玉郡主的事儿。”

接下来,凤云渺便花了片刻的时间,将之前与莫曦瞳所交谈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竟然会有这样的事……”花无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位郡主,在十六岁之前养在深闺无人识,鸾凤国内的人与她相识的都不多,更别说其他国,这也难怪颜天真在北昱皇宫内呆了这么久,都无人发现她长着一张良玉郡主的容颜。”

花无心说到这儿,白了凤云渺一眼,“你与颜天真那般郎情妾意,你就不能问清楚?”

“我试探般地询问了她的身世,她的回答却是她有难言之隐,如今不便与我说,等哪天她想说了再告诉我,我素来不会逼迫她,她不想说,我便自己查。”

“所以颜天真到底是不是良玉郡主?!”花无心抬手揉了揉眉心,“如果他是良玉郡主,那莫曦瞳在黑市里看见的那位又是谁?你敢万分确定颜天真才是真的郡主么?”

“正因为不敢万分确定,所以才来问你……这世上有没有一种可以完全改变人容貌的方法?甚至可以做到把胎记植入皮囊之内,无法消除?若是真有这样的方法存在……”

“没有,从没听说过。”花无心道了一句,“最高超的易容术,大概就是让你卸不下来罢了,你的易容术虽好,但这世上总有比你更厉害的人,易容术高明到连你都无法拆穿,也是极有可能的。”

“若是真的碰上这种情况,那该如何……”凤云渺陷入了思索。

“还是有办法能够分辨的。”花无心沉吟片刻,道,“割开皮囊试试看,再好的人皮面具也会有破绽。活人的皮与死人的皮是有区别的,既然是易容,自然是把死人皮贴在脸上,等于是多披了一层皮。”

说到这儿,他挑了挑眉,“在脸颊上划下一道浅浅的伤口,若不是活人的皮,出血速度会十分缓慢,若是真的人皮,立即见血。用这样的方法,切记要小心,要把握割开的力度,若是下手重了,伤到了真正的皮囊就不好分辨了。精良的人皮面具很薄,因此,你下手也必须小心翼翼。”

“这个方法倒是可行。”凤云渺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那么就等那位良玉郡主过来了,半个时辰前,伶俐传信了过来,说是已经成功拦截了他们,大概明日下午,我们就能见到那位良玉郡主。”

“你想拿那位良玉郡主来试?”

“不然呢,难不成还要叫我去划破天真的脸皮?”

“我方才不是说了吗?只要在表层留下浅浅的伤口即可。你即便是拿颜天仙去试,也不要紧,那种程度的伤口,涂抹上良药,两天就能好,且不会留疤。”

“这事我不干,我就要试那位良玉郡主。”

“你这不等于是在绕弯路么?你要去试摄政王身边的那位郡主,恐怕没那么容易,人家总会是对你有所提防的,你总得费些时间,可若是去找颜天仙就不一样了,容易多了,你一试不就知道了?”

“你听不懂人话么?”凤云渺斜睨了一眼花无心,“我想如何就如何,犯不着你来提醒我。”

拿天真去试,的确很简单,现在就能试。

花无心说得也不错,浅浅的伤痕,只需涂抹上良药两天就能好。

可他依旧是做不到在颜天真脸皮上动刀子的。

哪怕只是一道浅浅的划痕。

对她下不了手,自然只能对别人下手,即使很麻烦也无所谓了。

“看来你可真是心疼她。”正对面,花无心饮下一口酒,慢条斯理道,“我如今想要问你一个问题,若你最后证实了,那位摄政王身边的良玉郡主才是真郡主,而颜天真那张貌美容颜其实是假,你会如何?”

“我还能如何。”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我总不会因为一张脸皮移情别恋,我看上的是颜天真,不是尹良玉。”

“她们两总有一个是假脸,你得考虑到这一点,万一是颜天真假借他人的美貌,你是否会觉得自己被欺骗?”

“即使被她欺骗了,终归也改变不了我看上她的这个事实。”凤云渺的声线毫无波澜,“我的天真有倾国之貌,可我喜欢她却从来不是因为她那张脸,若是因为她的容貌喜欢她,就该对她一见钟情了,我真正看重的是她的性格,我遵从自己内心的感觉,不看脸。”

“那万一,她那张脸下的是一张丑陋容颜呢?”花无心抽了抽唇角,“兴许她很丑,才要假借他人的美貌……”

“你有完没完,哪来那么多猜想。”凤云渺打断花无心的话,“当初我化名云泪,将自己易容得惨绝人寰,她也从不嫌弃我的容貌,我隐瞒了她容貌身世,甚至因为喉管受伤,连说话都不能与她说,当时的我可谓落魄,她却也看上了。既然她都能做到不在意容貌,我为何就不能做到。”

花无心哑口无言。

“再有,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无论天真她到底是不是良玉郡主,最后她都得是。”凤云渺冷笑一声,“如果她是,那自然最好不过,如果她不是,那就让她取代真正的尹良玉。”

“什么?”花无心瞪大了眼,“你……如果她不是,你要她代替真正的良玉郡主,那么你打算将良玉郡主如何?”

“你不必大惊小怪,这个世道不存在公平,这个世道,也是看运气的。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又没有运气,那么他活不下去也是正常的。就如同此刻的那位良玉郡主,碰上我注定她倒霉。”

凤云渺说到这儿,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天真是有能力的,但是她缺乏运气,她如今的身份低微,总被人轻视嘲笑,不过她碰上了我,那就算是运气了。或许给她带来运气会伤及无辜,但我不在乎,我不介意用其他人的血为她铺就一条道路。”

“你这个人真是……”花无心抽了抽唇角,“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少跟我念经了,你也晓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事上无辜的人何其多,战场上的士兵哪个不无辜?在我眼里,弱者并不需要怜悯。”

花无心不再接话,继续低头喝酒吃肉。

凤云渺望着他,“是不是觉得我挺可恶的?”

“你的事我不管,你想如何就如何,但我也不会帮你什么,我唯一能帮你的,大概就是在那位良玉郡主死后为她诵经超度,让她的亡灵不要半夜去找你。”

“也成。”

……

一夜过去,又迎来了新的一日。

一辆华丽的马车行驶在山间小道,身后,一众护卫策马。

马车前头几丈之外,两道身影策马疾驰。

“可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你们太子殿下请人的方法,当真是别开生面,一点儿都不客气。”

枣红色的骏马之上,黑衣女子冷哼道。

边上与她策马并行的少年闻言,笑了笑:“这位姐姐不必恼怒,我义父并无恶意,只是有要事相商话说回来,这位姐姐你的分筋错骨手,厉害是厉害,可惜对上我依旧没有胜算。”

“你别得意。”雪枫白了他一眼,“本姑娘是看你年纪小,手下留情了些,不想与你计较。”

她嘴上不愿意承认凤伶俐的能耐,其实心中已经是承认了。

昨日与这少年交了一回手,起初觉得,这般年纪轻轻,功夫再高也高不到什么程度,却没有想到,与凤伶俐交手期间,让她大为吃惊。

这个少年的身法太灵活,说是身轻如燕,一点都不为过,且,他人看起来瘦削,力气却大得有些吓人。

她并没有手下留情,真正手下留情的是凤伶俐才对。

她的分筋错骨手一向厉害,可她根本捕捉不到这少年,反而被这少年揪起了衣领扛到头顶,险些就被他给扔出去。

凤伶俐那一下要是真的把她给扔出去,她一准去掉半条命,只能喘气了。

不过好在,这少年最后还是把她放了下来,还朝她道了一句——姐姐莫要生气,我不是来找麻烦的,只不过想请你们殿下前往北昱国走一趟,我义父在北昱国帝都恭候着。

这便是传闻中的少年将军凤伶俐,传言他年纪轻轻,战功赫赫,如今看来诚然不假。

雪枫对除了自家殿下之外的男人一向没有好脸色,不过对强者心中还是会存着敬畏与钦佩,这凤伶俐倒也算是能让她刮目相看的了。

“雪枫姐姐女中豪杰,我有个不情之请。”凤伶俐朝着一旁的女子笑道,“你那套分筋错骨手能否教我?”

雪枫闻言,不咸不淡道:“独门绝学,不教。”

“不教啊……”凤伶俐的面上划过一丝失落之色。

“前面就是帝都了。”雪枫望着前方不远处高耸的城门,朝着凤伶俐道,“到了帝都之后,我们先找一落脚点,你再去通知你们太子殿下过来相见。”

“好。”

……

临近午时,凤伶俐回到了北昱国宫中。

“义父,他们已经进入了帝都之内,我对这帝都也不太熟悉,唯一印象深刻的便是那家千里香烤鸭店,让他们在那儿暂时落脚。”

“嗯,这次去,可曾看清了那位良玉郡主的长相?”

“人我是见到了,不过她蒙着面纱,看得不太真切。义父打算何时出宫去见他们?”

“现在。”

说走就走。

凤云渺带着凤伶俐一同出了宫,一路前往千里香见客。

……

“南旭太子邀本王前来有何要事?您这请人的方式还真是有些特别,竟让人半路拦截,还与我手下的人动了武,本王起初还以为是哪来的刺客呢。”

坐在纱窗边上的男子开口声线轻描淡写,毫无起伏。

此刻的雅间之内,只有他与凤云渺二人坐着,其他人则是全去了隔壁。

“摄政王不必恼,本宫找你前来,还真是有挺重要的事儿。”

凤云渺说话间,打量着正对面的人。

对面的男子一袭青色锦衣,面容儒雅清俊,约莫二十七八的年岁,一双黝黑如墨的明眸有些高深,那高挺的鼻梁之下,唇线轻抿,有些淡漠。

这边是鸾凤国的那位摄政王,尹默玄。

“听说王爷你这次离开鸾凤国,是为了找你家那位失踪了的妹子良玉郡主,且找到她的时候,她在黑市里头卖艺。”凤云渺开门见山道,“敢问王爷,你找到你家妹子的时候,她可有异样?”

凤云渺此话一出,尹默玄眯了眯眼,“南旭太子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你为何会有兴致来打听本王家小妹的事?”

凤云渺道:“王爷你还不曾回答我的问题,她有没有异样?你若是不回答,本宫不晓得该怎么接话。”

“有异样。”尹默玄道,“她什么也不记得了,连同我连同雪枫,往日里与她最熟悉的人,她也都不认得了,大夫诊断出她是脑部受了创伤,又兴许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导致了失忆。”

凤云渺:“……”

脑部受创?失忆?

“王爷你莫非就没有起疑过?”凤云渺道,“既然是你家妹子,你总该是了解她的,失踪了这么久,一找到便是失忆,若说这当中没有阴谋,都让人有些不敢相信,没准你身边这位小妹是个冒牌货。”

“太子殿下何出此言?”尹默玄望着凤云渺,目光之中带着探究,“看太子的模样,似乎挺是关心我家小妹的,太子殿下是否与我家小妹相识?一直都是你在问本王问题,本王也都回答你了,现在轮到本王问你。”

“本宫的确是与她相识,且,本宫可以明确地告诉王爷你,此刻你身边的这位良玉郡主乃是冒名顶替,借着良玉郡主的容颜与身份呆在你身边,不知是有什么阴谋,而真正的良玉郡主,此刻就在北昱国皇宫之内。”

“什么?”尹默玄眉头一拧,“北昱国皇宫之内,莫非也有与我家小妹容颜一样的女子?”

“那位才是你家小妹,此刻的这位不是。”

“不对。本王找到良玉的时候,她什么也记不清了,关于这一点,本王心中自然存在疑惑,本王也绝不可能不去验明身份,经过手底下懂易容术的人验证,她并没有经过任何易容伪装,就连她锁骨处的胎记也是真实的。”

尹默玄说到这儿,顿了顿,又继续道:“再有,她虽然什么也不记得,但她的喜好与口味还是与从前一模一样,满桌的美味佳肴她都尝过一遍,最后只挑着茄子与牛肉吃,这两样都是她曾经喜欢吃的。”

凤云渺:“……”

正对面,尹默玄又继续道:“她最讨厌吃的是葱头,每回吃菜,但凡是有葱出现,她都拿筷子拨开了再吃,这些习惯都没有改变,大夫的解释是,虽然她的脑海之中没有了记忆,但她总是潜意识地记住了自己的喜好,选择的时候,就与从前无差别。如此一来,本王没有理由不相信她是良玉。”

凤云渺静默了片刻,道:“此事看来是有些棘手了,北昱国皇宫中的那一位,经本宫查证,也没有经过任何的易容伪装,这么看来,两位良玉郡主中,必有一真一假,若是王爷,你不介意,将此刻你身边的这位良玉郡主喊出来,让本宫见一见如何?”

“好。”尹默玄意识到了事情的不简单,便扬声喊来了下人,让他去隔壁请良玉郡主过来。

不多时,便听到屋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即是一道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进来——

“哥哥叫我?”

凤云渺闻声望去。

一道浅白的身影踏入屋内。

与颜天真如出一辙的容颜。

那女子一个抬眼看见凤云渺,也怔了怔。

------题外话------



嘿嘿嘿,五二零快乐~

推荐我们家心肝宝贝——柠檬笑温馨宠文《寒门娇宠》

她说,“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我不过是个寒族之女,如何能入得了门阀大家?”

他说:“那有何妨?只要你肯嫁,莫说这望族之门,便是那龙椅,你若想,我也给你夺来一坐。”

她说:“嫁你有何好?”

他说:“旁的没有,只疼媳妇儿,倘若你捅破了天,我便宠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