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你从不曾让我失望过/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良玉,这位是南旭国的太子殿下。”尹默玄转头望着踏入雅间的女子,同她介绍着凤云渺。

而尹良玉没有立即回过神,依旧在打量着正对面的男子。

南旭太子?

这个男子可真是好看。

琼鼻薄唇,眉如墨画,这番标致的相貌令女子都有些自愧不如。

那一头乌发被银冠高束着,只余些许散在肩后,光洁的额头下,一双潋滟的桃花美目如同深不见底的海一般,浮动着神秘莫测的光芒,令人如法探知其中的情绪。

有些清凉,有些锐气。

却又有着道不明的吸引力,盯着这样的一双眼眸,竟让人有些难以挪开视线。

直到凤云渺开口道了一句画,才让她回过了神。

“良玉郡主?”

“嗯?我是。”尹良玉冲他笑了笑,随即走到了尹默玄的身旁,冲着尹默玄问道,“哥哥,南旭国是什么地方?南旭国的太子又是什么意思,这身份可有比哥哥更大?”

“南旭国是个大国,与我们鸾凤国差不多罢,至于身份的问题……也差不了太多。为兄与太子殿下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尹默玄耐心地冲尹良玉解释着。

尹良玉十分认真地在听,听过之后,道了一句,“那么良玉可以与他做朋友么?哥哥有时很忙,不能陪良玉玩,良玉可以找这位太子玩么?”

正对面,凤云渺听这话,难得翻了个白眼。

正对面的二人正在说话,因此都没有看到他此刻的神情。

“这个恐怕也不合适。一来,你提这要求有些唐突,二来,太子殿下想必也不是个闲人。”尹默玄朝着尹良玉道,“你平日里若是觉得无趣,就找雪枫陪你玩。”

“良玉想要交新的朋友。”尹良玉说着这话,悄悄地瞥了凤云渺一眼,“哥哥与他不是认识吗?既是哥哥的朋友,也是良玉的朋友。”

凤云渺懒得接她的话。

这位良玉郡主……看起来还真像个傻的。

一脸单纯无辜的模样,目光之中透出的也都是好奇与纯真,光是这么看两眼,的确看不出破绽。

就像是一张白纸,没有正常人该有的常识。

她的话语中也都透露着稚嫩,像个孩童一般,果然像是失忆后的人该有的表现。

她的容貌,跟天真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但,他可以轻易分辨出颜天真与尹良玉。

容貌虽一样,神态气质却是迥然不同。

天真犹如一朵绽放的红莲,自有一份妖娆明媚。

而这尹良玉,倒像是一朵白莲花,看似清纯,缺乏了天真的妖冶。

二者相比之下,还是天真看起来顺眼多了。

撇开相貌,光是论神韵,这尹良玉看起来很没特色,并不如天真那般……撩人心弦。

凤云渺想到这,心中不禁生出一丝自豪感。

其他的女子,即便是顶着那张同样美丽的脸庞,神态韵味也是远远不及颜天真。

凤云渺脑子里想着颜天真,正对面的尹良玉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唇角也勾着淡淡的笑意。

“见到太子之前,我觉得哥哥是最好看的。”尹良玉笑道,“听到太子之后……”

话说到这儿,转头望向尹默玄,“哥哥,你被他给比下去了。”

尹默玄听着这话,倒是不恼,颇为好脾气地淡淡一笑,“论容貌,为兄自然是比不过他的,他可是南旭国的第一美男,美名远扬。传言他有天神般的容颜,无论行至何处,都备受人关注。”

听着对面二人对自己的称赞,凤云渺不咸不淡道:“过奖了,良玉郡主,请你上前来,初次见面,本宫送你一个见面礼。”

凤云渺此话一出,尹默玄目光之中划过一缕思索。

凤云渺要做甚?

凤云渺的性格,向来就不是个喜欢跟人客套的,送人见面礼这种事,也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

而就在尹默玄思索期间,尹良玉已经面带欢喜地奔到了凤云渺的身前,“你要送我什么?”

凤云渺慢条斯理地将手伸入衣袖之内,蓦地朝着走上前来的尹良玉挥洒出一阵粉末!

尹良玉不防,眼见着一阵粉末扑面而来,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不慎吸入了一些到口鼻之内,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晃了晃身躯就要栽倒。

凤云渺并没有打算出手去扶。

他不出手,尹默玄却是出手了,他迅速从椅子上站起了身,一个箭步到了尹良玉的身侧,伸手接住她倒下的身躯。

“南旭太子,你这是何意?”

“王爷你且别着急,咱们这就来验证一下,你心中想必也好奇,此刻这个站在你眼前的是不是你妹子。”凤云渺轻描淡写地说着,再次抬起手,指间已经多了一支银针。

尹默玄望着那枚银针,道:“你想用怎样的方法来验证?”

“本宫怀疑这位良玉郡主,或许是靠着易容才得来的这番容貌。”凤云渺道,“这位和宫里的那位,二人之中必有一人是假脸,那就割开脸皮试试看……”

“割开脸皮?”尹默玄当即拧起了眉头,“怎么能用这样的法子?若这个是真的良玉,岂不是要她破相?”

“放心,她若是货真价实的,也只是在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不至于破相。只要是人皮面具,都会有破绽。活人的皮与死人的皮不同,易容术,便是把死人皮贴在脸上,制造真人皮的触感。等于是多披了一层皮。本宫跟你担保不会破相就是了。”

凤云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尹默玄自然不再阻拦。

有他在,相信凤云渺也不会太过分。

只在肌肤表层留下浅浅的伤口,那就试罢。

凤云渺抬起手中的针,缓缓凑向昏迷中的尹良玉的脸庞……

花无心强调过,下手一定要轻,手法要恰到好处,因此,必须小心翼翼,认真对待。

眼见着那针尖就要扎到脸颊,凤云渺的余光蓦地瞥见一道黑影从门外而来,朝着他这边低喝一声——

“住手!你想对群主做什么!”

被这么一打断,凤云渺蹙了蹙眉,瞥了一眼打扰他的女子,“别吵。”

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却是携带着丝丝寒意。

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划破这尹良玉的脸。

“南旭太子为何要拿着针往我家郡主脸上戳?”雪枫的脸色一派黑沉,望了一眼身旁的尹默玄,“殿下,您都不阻止?”

“雪枫,你且先退到一边。”尹默玄道,“南旭太子来帮我们验证一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良玉。”

“我们不是已经验证过了么?”

“我们的验证并不算标准,既然他有更标准的方法,那就让他来,他想试试,此刻的良玉脸上是否披着假面具。”

“拿银针戳脸就能验得出来?”

凤云渺斜睨了二人一眼,“在脸颊上划下一道浅浅的伤口,若不是活人的皮,出血速度会十分缓慢,若是真的人皮,立即见血。用此法,要把握割开的力度,若是下手重了,伤到了真正的皮囊就不好分辨了。精良的人皮面具很薄,因此,本宫下手也会小心翼翼。就算她真的是良玉郡主,也破不了相。”

此话一出,雪枫也不阻拦了。

气氛落得个清静,凤云渺终于又能动手。

无人打扰,方便他动手。

锋利的针尖触向了尹良玉的脸庞,轻轻划开表层那莹白的肌肤——

当即便有血液渗透而出!

“这是真脸?!”雪枫在一旁道,“如此说来,这就是我家郡主了。”

凤云渺的目光变得幽深。

难道他的天真……

不,还是不一定。

花无心说的验证方法,是针对人皮面具,万一……

这世上还有其他的换颜法呢?

他始终相信还有更高超的易容术,只是不被他们所知罢了。

“多谢南旭太子为我们再做了一次验证。”雪枫道,“不过你也因此而划伤了我们郡主的相貌,郡主醒来之后,必定会不高兴的,虽然只是这么点小伤,但我认为,南旭太子依旧有向郡主道歉的必要。”

“是你们家王爷允许的,又不是本宫强行动粗,何须道歉。”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二位不要高兴得太早,这宫里还有一位待验证的呢,待本宫再用同样的方法去试探一番,来一个彻底的确认。”

“这样也好。”尹默玄道,“有劳南旭太子再去确认一下,若证实那位是假,请告知本王。晚些我们会去北昱皇宫,见一见那位姑娘,若她真的是假借良玉的容貌,本王倒要质问她一番,为何盗取他人容颜。”

凤云渺不语。

“郡主何时能醒来?”雪枫闻着。

“约莫半个时辰。”凤云渺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迈出了步子离开。

他要立即前往一趟仙乐宫。

此刻还真是白日,想要溜进去可是不容易呢,难以避开耳目。

想要白日里进仙乐宫,其实有个简单的法子。

女子就可以很轻易地进入仙乐宫。

看来……

得扮一回女子。

……

今日天气十分好,午后的日光显得和煦又不热辣。

颜天真倚靠在树荫之下的藤椅上,任由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打在身上,沐浴这种暖洋洋的感觉。

耳畔听见似乎有脚步声走近,颜天真也不睁开眼,想也知道应该是她宫里的人。

“颜姑娘,南旭国的女使臣又来了呢。”

颜天真依旧不睁眼,慢条斯理道:“有请。”

宫人退了下去。

宫人领着上门来的女子走向了颜天真,路上,瞥了一眼身旁人的个头,道:“姑娘,您的个子还真高呢……姑娘之前也来过两回,当时我竟没有注意到姑娘个头如此高挑。”

身旁的女子开口,语气清冷,“原本是没这么高的,今日新买了双厚底鞋,有明显的增高之用,垫起来就比平日里更高了些。”

“姑娘都已经如此高挑,为何还要增高?”

“我自然有我的原因,不便告知。”

“小的唐突了,当小的没问。”宫人面上笑着,心中却觉得纳闷。

增高……

个头矮小的增高也就罢了。

个头这么高的,还增高?

别说是在女人堆里,这个头放男人堆里都是少见的高,这姑娘……以后还能嫁出去?

真是令人费解啊。

将女子领到了颜天真面前,宫人道:“颜姑娘,客人已经领来了。”

“嗯,你去沏一壶茉莉花茶来。”颜天真说到这儿,睁开了眼。

一睁开眼,便对上一道挺拔修长的身躯。

颜天真怔了一下。

宫人已经退了下去,颜天真站起了身,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这女子是南旭国使臣团中的一人,身形十分高挑,少说一米七五之上的个子。

但是此刻站在她眼前的,少说也得有一米九啊!

“你……”颜天真望着眼前的人,挑了挑眉,“你垫了多高的鞋垫?”

“没垫。”对方忽然俯下了身,朝她轻声道了一句,“我原本就是这么高的呀。”

颜天真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和语气,瞪大了眼,“云渺,你……”

“大白日的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只能将自己打扮成这个模样进来,果然容易多了。”凤云渺说到这儿,瞥了一眼四周无人,这才道,“咱们换个地方说话,我有十分正经的事要与你谈。”

“好。”

颜天真说到这儿,转身迈开了步子,“随我去偏殿后花园,那有几间清静的屋子。”

颜天真领着凤云渺一路绕过了偏殿,中途也遇上了一个小太监。

小太监冲她问候着,“颜姑娘。”

“嗯,你去准备枣泥糕和杏花酥,我与客人去后花园逛逛。”

“好勒。”

眼见着太监走远了,颜天真才道:“枣泥糕和杏花酥这两样甜点不太好做,一个人忙不过来,少说也得两三个人花半个时辰以上,如此一来,半个时辰之内应该不会有人打搅我们。”

颜天真说着,握上了凤云渺的手,笑道:“居然想出扮女子进来这样的法子,你这身高与声音就没人怀疑么?”

“声音我能仿,至于身高,我只说我穿了双厚底鞋垫高了些,那宫人心里多半觉得我有病,随他怎么想去,反正我借用的也是其他人的容貌。”

颜天真觉得好笑。

将凤云渺领进了花园边的空房内,颜天真反手关上了门,悠悠道:“多亏小皇帝给了我个这么大的宫殿,亭台楼阁多得是,空房都有十几间。”

据说这仙乐宫,是上一任帝王在位期间,赐给一位贵妃的居所。

也难怪占地如此大,建设颇多。

“云渺,到底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不可耐地白日就来找我。”颜天真望着此刻身前的人,道,“你把人皮面具摘了吧,我不想透过一张假脸与你说话,尤其你顶着的还是女子的容颜,这么一来跟你亲热我都觉得怪异。”

“不想透过假脸说话?好。”凤云渺的语气毫无波澜,将手伸到了脸颊的边缘,揭下来一层薄薄的面具,恢复了原本的容貌。

颜天真见此,笑道:“说吧,什么事儿?”

“我曾经也用过假面目与你相处,如今用的是真面目,你也说了不喜欢隔着一层假皮说话,那么天真,我此刻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从头到尾,都是顶着真脸在与我说话么?”

凤云渺此话一出,颜天真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云渺,你这话是何意?”

凤云渺的目光望进颜天真的那双凤眸中,带着探究,似乎要看穿她此刻的情绪。

若她时刻顶着的不是真脸,被他这么一说,她想必会露出异样的情绪。

那种情绪称之为——心虚。

但是她并没有露出异样的情绪,她的目光之中,有的只是疑惑不解。

凤云渺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他并不在意她是否有绝世容颜,但他希望她是真的良玉郡主,如此一来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她拿回她真正的身份也合情合理,问心无愧。

“天真,你大概不知道,这世上还存在着一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且,这个人就连锁骨上的胎记也与你全然相同。”

凤云渺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道,“今日我见到了那个女子,原本我觉得,或许是她盗了你的容貌,我用花无心所提供的,辨别真假容颜的法子去试了试,得出的结果是——那女子的容貌或许是真实的。”

“有这种事……”颜天真的目光沉了沉。

早在凤云渺说有人与她一模一样时,她就觉得惊讶,心中第一想法是孪生姐妹,或者是有人刻意伪装成她的样子,可听到云渺后来那些话,她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世界之大,人有相似,但是总不能连胎记的形状和位置都一模一样!

二人之中,必有一假。

颜天真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

因为……就连她自己都不敢肯定,她此刻的容貌是真的了。

凤云渺的易容术有多厉害,她是亲眼见识过的,他特意去找那个女子试验了一番,却没能试出个所以然,那么——

她颜天真就有可能顶着一张假脸?

她是借着这个躯体重生的。

这是属于她的躯体没错,但是——三个月之前,这个躯体是不属于她的。

她对这个躯体的过往一无所知,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个躯体是重生过后得到最好的礼物,身为女子,谁不稀罕绝世容貌。

拥有一张赛天仙的脸庞,谁不欢喜。

她从来就不曾设想过,这张脸皮可能不是真的。

每日洗脸触摸,触感都是那么真实的人皮,会是假的么?

不好说。

她又不是出生就顶着这张脸长大的,她根本不能把话说死了。

毕竟云渺已经从一个女子那里得到了结论。

或许是云渺没破了那个人的伪装,又或许……自己才是那个假借他人容貌生存的人?

“天真?”耳畔再度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想什么呢。”

“我……”颜天真想了想,道,“你是如何辨别真假容貌的?”

“花无心提供的法子。”凤云渺道,“他所提供的法子还算是靠谱,起初我并不想拿你来试,便找了那个与你一模一样的女子来试。”

凤云渺将之前花无心提供的方法,再度朝着颜天真叙述了一遍。

“你原本是想着,要去拆穿那人的伪装,对吧?若是拆穿了,自然就不必再找我试验,可是你得出的结论却并不如意,因此,你也感到迷茫。”

颜天真说到这儿,抬眼望着凤云渺,“云渺,我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在今日之前我从不曾怀疑过自己,但听了你的一席话之后,就连我自己也不知自己这张脸……究竟是真是假了。”

凤云渺不解:“此话何意?你自己的容颜……连你自己都无法确定?”

“我……不晓得啊。”颜天真说到这儿,悠悠叹息了一声,“我平日里总自诩天仙,若是最终被试探出我是个冒牌货,那还真是打脸了呢。”

说到这儿,她忽然笑了笑,“云渺,你心中对我应该是有些失望的吧?你或许觉得我欺骗了你,若是我一直以来真的盗用他人的容貌与你相处,你这心中是否会觉得我很无耻?若是我的本来面目很丑很平庸,你什么感想?”

她看似轻松地道出了这么一番话,就连脸上也挂着笑意,然而她的心中……却心潮起伏。

她觉得自己的容貌与凤云渺十分登对,但她与凤云渺之间的情意,是靠着点点滴滴的相处积累出来的,而不是靠着美丽的容貌来维系的。

但是,这并不能作为她欺骗他的理由,他心中或许觉得自己长久以来都被欺骗?

“你从不曾让我失望过。”凤云渺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下一刻,颜天真便见眼前高大的身影笼罩下,伸出双手将她拥紧了,“我曾经也对你有过欺骗,你都能谅解,那么我被你骗一骗也是不要紧的,只要从今往后你对我不再欺骗便好。”

颜天真伸手回抱他的腰身,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闷声道:“若是我真的很平庸,很难看……”

“外表平庸,没什么要紧的。”凤云渺轻抚着她的乌发,“你的性格不平庸,才能不平庸,哪都不平庸,若是容貌上有不足之处,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颜天真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不过或许会让人难以接受。你曾问我我的身世是什么,当时我不愿告诉你,就是因为我的身世太过匪夷所思,我怕说出来没人信,那多尴尬。”

“你说出来罢,我倒要听听有多匪夷所思。”

“我……”颜天真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道,“我此刻所占据的这个身体,三个月前才真正属于我,在三个月之前,这个躯体是什么身份,她都过去发生过什么,我都不了解。”

凤云渺听闻此话,眼角微微抽了抽,“这是什么说法?”

听着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当真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了。

“天真,你继续说。”

“我这么跟你说罢,从前,在另一个遥远的世界里,有一个名唤颜天真的女子,她是一名经过专业特训的,类似于你们口中暗卫一样的人物,她擅长许多技能,有这些能耐傍身,她可以完成许多上头派下来的任务,她是一个挺懂得生存的人物。”

凤云渺听着她的叙说,目光之中浮现了些许兴味,“然后呢。”

“然后,在她二十五岁的这一年,执行任务,发生了一场意外,便英年早逝,两眼一闭就归天了,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下到阴曹地府去,她的躯体虽然死了,灵魂竟然不灭,这一缕幽魂,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另一个世界,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她再次醒过来之后,睁开眼睛又是一个新奇的世界。”

“她不知如今这个身躯原本是什么身份,醒来的那一瞬间是在青楼,老鸨子带着龟奴闯入她的屋子,骂骂咧咧。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听出,这女子是即将拍卖的清倌,处子之身又天姿国色,定能卖出一笔大价钱。”

颜天真说到这儿,观察着凤云渺的神色,他的目光之中虽有讶异,却并无愤怒,可见——他是信了?

若是他觉得她在鬼扯,早该暴怒了。

于是,颜天真便又继续说了下去。

“她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沦落到青楼,当时自然是开溜,趁着老鸨一不留神跑出了屋子,老鸨吼了一声,冒出十几个人捉拿她,她被逼到了二楼的窗口处,灵光一闪,拍开了窗户。”

“为了躲开老鸨子与龟奴们的捉拿,她选择了跳楼逃走,朝下纵身一跃!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跃下的那一瞬间,街道上一匹骏马疾驰而过,她不偏不倚,砸到了马上的少年。那少年就是当今北昱国天子宁子初,他们二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识的。”

“云渺,话说到这,你究竟信了几分?听起来是不是像在编故事,其实我想过要与你坦白身世,但我真的不知该如何解释,你若不信,我也没辙。”

颜天真说到这儿,耸了耸肩,“我已经在尽力解释,故而,我现在真的不敢确信自己这张脸……究竟是不是借他人的。”

凤云渺望着她片刻,忽然低笑了一声,抬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我信了。”

“你信了?”颜天真挑眉。

“听起来像是在编故事,不过,我信你这个故事。”

凤云渺说到这儿,淡淡一笑,“类似的故事我从我母亲那儿听说过,记得在我年少的时候,母亲曾对我说,在我们这个世道之外,存在着另一个世界,两个世界迥然不同,当时我听得正在兴头,却被父亲给打断,父亲似乎不喜欢听母亲说这些,母亲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颜天真听到这,怔了怔,随即目光之中浮现一丝雀跃,“云渺,我能不能见见你母亲?”

“我倒也想让你去见见她,不过我的双亲云游在外,就连我也不知他们的行踪。”

凤云渺说到这儿,笑了笑,“天真,你大概还不知道,如今南旭国的天子,并不是我的父皇,而是我的皇伯父,我们凤氏皇族血脉太单薄,他膝下只有公主,没有皇子,因此,由我坐上这个太子之位,我真正的父皇,二十几年前与母后诈死,把江山这个烫手山芋给扔了,我皇伯父自然是乐于接下的,于是便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那父皇委实也算个妙人,不恋皇权的帝王,不多见。”颜天真说到这儿,撇了撇嘴,“所以我想见他们,暂时还是见不到喽。”

“无妨,迟早是会见到的,不急于这一时,你这性格想必也是讨母亲喜欢的。”凤云渺说到这儿,抬起了手,指间捏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天真,就让我用花无心的那个法子来试一试,不论结果如何,你我之间都不会存在什么嫌隙,可好?”

“好。”颜天真十分干脆地应下,“来罢。”

凤云渺一手捧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捏着银针,小心翼翼地触碰上了颜天真的脸颊,在那白皙细嫩的肌肤表层,轻轻一划——

立即有血液溢出。

凤云渺轻扬唇角。

“怎么样怎么样?”颜天真看不到自己的脸,抬眸望着凤云渺唇角的那抹笑意,道,“看云渺你此刻的神情,我这脸不是假的?”

“经过验证,好像是真的呢,不过这就让我更奇怪了,同样的方法,用在你与那尹良玉的身上,得到的结论也是相同的,莫非你们二人都是真脸?这不可能。”凤云渺说到这儿,顿了顿。

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他又道:“我真是要打听打听,这世上究竟有多高超的易容术,都有怎样的破解方法,如今看来,应该是有一个人在你或者在尹良玉的脸上做了手脚,他的手法太高明,花无心的法子根本破解不了。”

“真是让人纳闷,这么一来,我依旧不能确定自己是真的?”

“那个尹良玉也未必是真的,她也别得意。”凤云渺说到这儿,掐了掐颜天真的脸颊,“我倒希望你是真的啊,倒不是我贪恋你这倾国美貌,我希望你是那良玉郡主,如此一来,你也有那尊贵的身份,咱俩就真是门当户对,宁子初只能靠边站。”

“良玉郡王……”听着凤云渺道出了这么一个身份,颜天真挑了挑眉,“听起来倒是气派。”

“更气派的在于,鸾凤国是女子为尊,与其他大国比起来较为特殊,良玉郡主的地位,等同于其他大国中的王爷,比公主气派些。”

“鸾凤国的贵女,貌似是三夫四侍喔?女帝更是面首三千,满目男色。”

凤云渺白了颜天真一眼,“你在想什么?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替你拿来良玉郡主的身份,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你都得是。将来你是不是也想三夫四侍?你别想。”

“就算我是个假的,你也要我代替真的?那真的那位又该如何?”

“这个你就不必管了,我自有办法,首先,我要去了解一下这个尹良玉,命人打听一下她究竟有怎样的特征,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纵然你没有这个身躯的记忆,这个身躯若是真的,有些特征总能符合。”

凤云渺说着,伸手掐了一把颜天真的腰,“比如,良玉郡主是否身姿柔软,是否有一把好嗓子。若这些特征都有,我之前见到的那个尹良玉,回头让她劈个叉试试?看看她身体的柔韧性够不够?”

“噗嗤——”

颜天真笑出了声。

劈个叉试试……

果真是云渺能想出的法子。

不过,这也倒不失为一个办法。

究竟谁真谁假……还真是费解。

这个世道的易容高手怎么就那么变态呢?手段堪比整容。

不过,易容术终究是能拆穿的。

“别想太多了,继续该吃吃该睡睡。”凤云渺说到这儿,伸手捏起颜天真的下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把你的脸给划了个痕迹,看得我这心里不好受。”

“这个不打紧,这么点伤口,两天就好了,我这宫里有上好的金创药,我自己会涂抹的。”颜天真说到这儿,靠回了凤云渺怀中。

遇上凤云渺,何其有幸。

……

凤云渺离开了仙乐宫之后,便回到了住处,将身上的一身行头换了。

恢复了自己原本的面目,穿上平日里最常穿的海蓝色锦衣,这才带着凤伶俐出了宫。

与良玉郡主最亲近的,大概是那位叫雪枫的女子?

那个女子看上去脾气不好,可字里行间,都是对尹良玉的爱护。

看得出来,她对尹默玄尹良玉兄妹二人十分忠心。

雪枫,是个关键。

或许可以从她那儿,了解到关于良玉郡主的许多特征。

凤云渺出了宫之后,便前往千里香烤鸭店。

找到了尹默玄,将自己试验的结果告诉了他。

“什么?那位也是真脸?”

“不错,同样的方法,同样的结果,本宫也很是无奈,看来,疑点越来越多了。”

凤云渺与尹默玄隔着桌子相对而坐,说话间,轻轻晃动手中的茶杯,“看来是本宫的那位朋友指点的方法不够精确,靠着他的法子,我们依旧无法断定谁真谁假,既然我们无法拆穿易容术,那我们只能另寻法子来判断,比如——”

凤云渺说到这儿,笑了笑,“先从具体的身形来判断,良玉郡主的准确身高是多少?”

“本王身边的这位,个子是符合的。”

“那还有其他地方呢,比如,腰身的长度、腿的长度、包括胸与臀的尺寸?”

尹默玄:“……”

“王爷,本宫这不是在说笑,也不是轻浮。”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想要标准的判断,只能如此。”

“本王不知。”尹默玄眉眼之间浮现一丝无奈,“虽然是本王的亲妹子,但毕竟男女有别。关于良玉有些部位的尺寸,本王是不了解的。”

胸的尺寸臀的尺寸……这他怎么可能知道。

“王爷也是男子,不了解到也正常,平日里给良玉郡主制衣的人,总该是要了解尺寸的。那位雪枫姑娘或许知道。还有——你家小妹的身姿柔软度如何,嗓音如何,是否能歌善舞?”

二人正说着,忽听屋外响起一道欢快的女子声音——

“雪枫,你来追我呀,嘿嘿,追不到我……”

随着那道女子的笑声越来越近,一抹雪白的身影闯入了雅间之内,打断二人的交谈。

正是尹良玉。

“良玉,你在做什么?”

“哥哥,我与雪枫玩,我让她蒙着眼睛来抓我,你说她会不会抓到我呢?”

尹良玉说到这儿,察觉到屋子内还有另外一道人影,望了过去,一见是凤云渺,唇角的笑意滞了一笑。

下一刻,她绷起了脸,抬步走到了凤云渺身前。

“我听雪枫说,是你划伤了我的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又没有惹你。”

凤云渺闻言,并不理会她,转头望向了尹默玄,“王爷,你就没有帮本宫解释解释?”

“要什么解释,原本就是你不对,你该给我道歉的。”尹良玉轻哼了一声,“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你陪我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