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你才是假的呢/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尹良玉所提出的要求,凤云渺不予理会,只是垂下了眼,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

“良玉,不要胡闹了。”尹默玄出了声,“为兄与太子殿下正在说话,你先出去外面找雪枫玩如何?”

先前凤云渺提议划开脸皮验真假,是经过了他的同意,因此,这会儿尹良玉不满地找凤云渺讨说法,他自然是得出声说几句话。

以凤云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致歉的,且,他也没有理由致歉。

“哥哥,你先前不是还对我说,会一直保护着我么?若是有人对我不好,你一定是要帮我出气的。”尹良玉转头望着尹默玄,俏丽的脸庞之上是毫不掩饰的气恼,“这位太子是哥哥的朋友,所以哥哥你就任由他划伤我的脸?”

尹良玉说到这儿,抬手捂着右侧的脸颊。

伤口早就已经上过药,这会儿自然也不会疼了,但即使是不痛,她也不愿意就这么善罢甘休。

许是知道找凤云渺算账不顶用,尹良玉便注视着尹默玄,眸光之中,似乎带着些许控诉,“哥哥还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良玉,原本良玉听着这话是很开心的,可是现在……良玉不敢信哥哥了。”

尹默玄听闻此话,一时静默。

不得不说,此刻的这个如孩童一般任性的良玉,给他的感觉当真是陌生。

曾经的良玉,活泼张扬,鬼灵精怪,又有些桀骜不驯。

即便是受了委屈,也不会哭哭啼啼,而是会攥紧拳头,将惹怒她的人修理个痛快。

良玉的脾气不算好,自有一分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气,不轻易哭闹。

眼前的良玉,哭哭啼啼吵吵闹闹……真是令人有些不太适应。

但是他又能如何。

她的记忆一片空白,只有孩童般的单纯心思,他就只能将她当成一个孩子看待。

就算她烦人了些,吵闹了些,是他的妹妹,他就理应包容。

或许她不是真的良玉。

可或许她就是真的良玉。

目前他也只能将她当成良玉对待,因此,他不能对她太冷淡,也不能表现出不耐烦。

万一这就是他的妹妹,总不能让她受委屈的。若最后证实了她不是,再找她算账不迟。

尹默玄斟酌了一番,终究还是对眼前的女子柔声道:“良玉,你要相信哥哥,谁都可能对你不利,但是哥哥不会,哥哥为何要让南旭太子在你脸上扎针?因为良玉你病了,太子是哥哥请来为你治病的,你莫要怪他,也莫要怪哥哥。”

尹良玉听闻此话,面上的气恼之色倒是散去了,再次开口,语气也表现出了谅解,“哥哥怎么早不跟我说这事?你早说这事,良玉就不怪你了。”

“是哥哥记性不好,忘记跟你说了。”尹默玄冲着她淡淡一笑,“下次有关于良玉的事,哥哥一定会跟你先说。”

“好!”

凤云渺在一旁听着兄妹二人的谈话,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莹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摩痧着手中的茶杯把玩。

他当然晓得尹默玄为何如此有耐心。

尹默玄心中自然是质疑的,他根本就不确信眼前的人是他的妹妹,但也有一半的可能性是,仅凭着这一半的可能性,就足以让他对眼前的女子温柔相待,用尽耐心。

这或许就是作为一个兄长的职责。

“哥哥说,太子是为了替我治病才划破我的脸,那么我就不应该怪他了,也不应该要求他给我道歉,我应该去谢谢他才是。”

尹良玉说到这儿,面上绽放出一抹欢喜的笑容,转头又走到了凤云渺身前,冲着他粲然一笑,“太子,能不能告诉良玉你叫什么名字?良玉想与你做朋友。”

凤云渺开口,语气毫无波澜,“就叫太子罢,不必喊其他的称呼了。”

“那,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么?”尹良玉望着他,目光之中浮现些许期待。

凤云渺不再回答她的话,搁下了手中的茶杯,起了身,朝着对面的尹默玄道:“王爷,本宫再与你谈下去,也得不到什么收获,本宫想去和雪枫姑娘聊聊。”

尹默玄道:“好。”

就在二人说话间,房门处又出现一抹人影,凤云渺抬眸望去,看见的便是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以黑布蒙着双眼,双手摸索到了门框,这才顿住了身形,开口道——

“郡主你在哪,你怎么忽然不出声了,你若是不发点声音,雪枫想抓住你就更难了。”

“我就在这呢。”尹良玉朝着雪枫回应了一声,随即便走向了房门外,在经过凤云渺身侧时稍作停留,转头问了他一句,“你为什么都不理我呢?”

这话一出,与之前一样的,都未得到凤云渺的回答。

“真是奇怪的人。”尹良玉冷哼了一声,不再试图与凤云渺交流,走到了房门口道,“雪枫,我们继续玩吧。”

雪枫正要应一声好,却听坐在桌边的尹默玄道:“良玉,雪枫与太子有要事谈,你就别拉着雪枫玩了,进来陪为兄喝茶聊天罢。”

此话一出,雪枫摘下了蒙眼用的黑巾。

“雪枫,南旭太子要问你一些问题。”尹默玄朝着雪枫道,“你如实回答便是。”

雪枫听闻此话,应了一声是。

“请南旭太子随我去隔壁间谈话罢。”

雪枫如此道了一句,率先转身离开。

凤云渺也迈出了步子。

“良玉,过来喝茶罢。”尹默玄将尹良玉唤到了身前。

尹良玉闻言,乖巧地走上了前,接过了尹默玄递来的茶,低头饮了一口,蹙了蹙眉,“哥哥,我不喜欢这茶的味道,有点怪怪的,我还是喜欢喝甜的东西。”

尹默玄闻言,垂下了眼。

这看似随意的交谈,其实也是他的一个试探。

良玉不喜欢喝茶,只因为茶微苦,她要喝的茶,只能是加了蜜糖的花茶。

眼前的这个良玉,习惯还真是跟从前的良玉一模一样。

但他依旧不能因此而下定论。

若是真的想要冒充良玉,在冒充之前,将良玉所有的喜好都了解一遍,冒充起来自然就不是那么难了。

而关键的问题在于,了解良玉喜好的人原本就不多。

假良玉一事,会是谁设的局呢……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应该是身边人。

真是不好猜呢。

“哥哥,这个我不喝了。”尹良玉的声音再度闯入了耳膜,下一刻,只见她将手中的杯子搁回了桌子上,“太难喝了,哥哥怎么会喜欢喝这样的东西。”

“忘了良玉不喜欢喝茶,那就不喝了吧,吃水果。”尹默玄冲她淡淡一笑,随即伸手,从果盘上挑了个桃子递给了尹良玉。

尹良玉接过了桃子,拿到唇边咬了一口,随即抬头,冲着尹默玄粲然一笑,“这个好吃。”

“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吧,为兄买来的东西都是随便你吃。”

“哥哥待良玉可真好。”尹良玉笑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敛起了笑容,撇了撇嘴,“哥哥,我记得雪枫之前对我说过,她说我一直便是很讨人喜欢的,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但是现在……我却不这么觉得了。”

“良玉为何这么说?”

“哥哥的那位朋友,南旭国的太子,他好像就不是很喜欢良玉,我对他说上三句话,他都不会回我一句。”尹良玉说到这儿,脸庞之上泛起失落之色,“雪枫还说我讨人喜欢,看来是骗我开心的。”

尹默玄听闻此话,有些好笑,“我还以为你是为了何事不开心,原来就为了这么点事?你犯不着往心里去,那凤云渺的性格我早就有所耳闻,他不喜欢客套,也有些不近人情,别说是对你,对其他人也是如此,就连对为兄,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脸色。”

“原来他叫凤云渺?”尹良玉笑了笑,“这三个字该怎么写?”

尹默玄闻言,将手中握着的茶杯微微一倾,让茶水倒在桌子上,随即用指尖蘸着茶水,在茶桌上写下凤云渺的名字。

“他的名字可真好听,人长得也好看。”尹良玉说到这儿,又是一笑,随即走到了尹默玄的身前,伸手扯上了他的衣袖,轻轻摇晃,“哥哥,你能不能想个法子,让我与他一起玩?良玉很想跟他交朋友。”

“这恐怕是有些不容易。”尹默玄挑了挑眉,“良玉,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

“看上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你是不是挺喜欢他的?”

“好像是的,我就是很想见到他,想与他说话,想与他一起玩,他不理我,我这心中觉得有些不好受,哥哥,这算是喜欢么?”

“都说这凤云渺,有让女子看一眼就沦陷的本事,如今看来,所言非虚啊。”尹默玄低笑了一声,道,“良玉,这件事情为兄可能帮不了你,我与他并不是很熟悉,且,也不知他有没有意中人。”

尹良玉闻言,垂下了眼,失落之情溢于言表,无需述说,便能让人感受得到。

“你还是换一个人喜欢罢。鸾凤国内喜欢你的人那么多,回国之后慢慢挑罢,这南旭国的太子,就莫要去想了,他一看就不像是个怜香惜玉的。”

“唉……”尹良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寻了个椅子坐下,闷不作声地啃桃子。

与此同时,另一边——

“雪枫姑娘,你是不是与良玉郡主最亲近的女子?”凤云渺倚靠在雅间的纱窗旁,长身玉立。

“我算是一个。”雪枫道,“太子殿下想要从我这了解到什么?”

“本宫目前还想不到法子拆穿容貌的真假,我们便只能从其他地方找破绽,本宫想请问雪枫姑娘,你家郡主的具体个头,以及胸臀腰腿的长度尺寸,这些你是否全都了解?还有,她擅长什么?都有什么样的具体特征,请你将你知道的一一告知本宫。”

雪枫静默了片刻,道:“关于太子殿下说的尺寸问题,此刻我们身边的这位是符合的,我与郡主从小一起长大,郡主每回要订做衣裳,量尺寸的时候,我也在一旁看着,我自然是了解的。”

雪枫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刚找到郡主的那一天,郡主在黑市受了惊,夜里我是与她一起睡的,趁着她睡觉,我确认了一遍太子殿下方才说的那几个部位的尺寸,这事我忘了告知我们殿下,因为那会儿我已经确信这是真的郡主,而殿下也几乎相信了,若不是南旭太子你邀请我们前来北昱国,我们都不知还有另一个郡主。”

“那么,雪枫姑娘可否将具体尺寸写下来,待本宫拿回宫里去,确认一下那位姑娘的尺寸是否符合良玉郡主。”

“好,我这就写下来。”雪枫道,“关于我们此刻身边的这位郡主,在身躯问题上我们已经基本做了确认,是符合的,而其他特征……我们郡主原本就擅长跳舞,身姿柔软,且嗓音清脆动人,身边的这位我们已经一一验证过了,虽然她已经忘了该怎么跳舞,但她的身姿依旧柔软,完成我指定的一些动作不成问题,若不是因为仔细确认过,我们也不会那么坚信她就是郡主。”

“看来,本宫曾经考虑过的问题,你们二位也都考虑过了。”凤云渺说到这儿,目光有些幽沉,“宫里的那位,也是能歌善舞呢。可惜她也没有记忆,若是有记忆就好了。”

“真是奇了怪了,怎么就能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且都没有郡主的记忆。”雪枫拧起了眉头,“照着太子殿下的意思,宫里的那位似乎也符合了许多,就差再去验证一下尺寸,若是最终也符合……那我们真是不知该如何分辨。这背后捣鬼之人未免太过居心叵测,也着实有能耐。”

“能将冒牌货仿到相似,的确是很有能耐。”

“有劳太子殿下帮着我们验证了,夜里我们便会入宫,见一见宫里的那位。”

“那好,本宫在皇宫里等着你们。”

雪枫将关于良玉郡主的详细尺寸写下来之后,凤云渺便收着那张纸,离开了千里香。

现在,就等入夜了。

……

转瞬之间,便是夜幕降临。

凤云渺用过了晚饭之后,天色就几乎全暗了下来。

这个时辰,潜入仙乐宫便不是什么难事了。

凤云渺离开了听风阁,避开了宫中人的耳目,十分轻易地就潜入了仙乐宫。

轻车熟路地摸进了颜天真的寝宫,才踏入寝宫之内,便听得颜天真的声音——

“喵喵,过来,别躲床底下了……”

凤云渺闻言,眼角微微一挑。

这下他能确定,颜天真是在叫之前她救下的那只小白猫。

喵喵……

险些又听成了渺渺。

“不是说好了叫小白的么。”凤云渺出了声,走向了蹲在榻边的颜天真。

颜天真闻声,回过了头。

“云渺今日这么早就过来了?”

“自然是有要紧事来找你的。”凤云渺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向她,行走之间,将手伸入了衣袖之中,从宽广的衣袖之下取出了一条——软皮尺。

颜天真自然是看清了他手中的东西,挑眉,“云渺,你手里拿着的是裁缝制衣用的软皮尺?”

“是呢。”凤云渺走到了她身前,冲她莞尔一笑,“天真,你起身,来让我测量一下你的尺寸,且看看是否符合良玉郡主。”

“测量尺寸?是要量我的个头还是……”

“需要测量的地方不少,岂止只是量个头那么简单,还有你的腿长,手臂长,腰的尺寸,以及……”

“我靠这是要量三围吗?胸围腰围臀围?”

凤云渺静默了小半刻,而后“嗯”了一声。

“看来你已经了解了良玉郡主的三围了。”颜天真说到这儿,伸手搭上了凤云渺的肩膀,冲着他轻笑一声,“云渺,你还真是有意思呢,借着验证身份这一事,顺便也能知晓我各个部位的尺寸,又给你占便宜了。”

“你的便宜,我占得还少么?”凤云渺唇角扬起一丝浅淡的弧度,拉了拉手中的软皮尺,“来吧,天真,让我测量一下,将手臂抬起,先量一量……”

剩下的话,凤云渺并未说完,而是瞥了一眼颜天真的胸膛。

“量就量,怕什么。”颜天真冷哼了一声,将双臂抬起,任由凤云渺拿着软皮尺,从她的胸前到后背绕了一圈。

拉紧软皮尺测量的那一瞬间,凤云渺的手,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颜天真的胸前。

“你要出来就测量,别趁机袭我胸。”颜天真这般抱怨了一句。

其实她打心里清楚,收拉的那一瞬间难免是要碰到的,除非站在身后测量。

因此,姑娘们制衣的时候,替她们测量尺寸的大多是女裁缝。

她知道凤云渺此刻并不是要占她便宜,她故意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逗他。

而事实证明,凤云渺是个不太经逗的人。

就在颜天真说了那句话之后,他慢条斯理地回应了一句,“原本我这脑子里没什么不正经的想法,可被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你是不是又想趁机对我耍流氓?”

“不许说我流氓,否则,我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手不对你做点流氓的事,才对得起你这一句流氓。”

“你……”颜天真无言了片刻,催促着道,“快点,量个胸围,这么磨磨蹭蹭。”

“你嘴上似乎说着抱怨的话,但我瞅着你的表情似乎有些欢喜,天真似乎很期待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我还能期待什么?分明是你为了自己想吃豆腐找借口。”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一吃?”

凤云渺说到这儿,莹白修长的手探向了那柔软的一处。

还未触碰到,便听到颜天真怪叫了一声。

凤云渺收回了手,“好了,不逗你了,站好,我再测量一下其他地方。”

她的豆腐,他确实已经吃得够多了,想吃随时也有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那一夜在她寝宫的榻上,算是把豆腐吃到底了。

不过……人没被他吃干抹净就是了。

“云渺,怎么样?尺寸符不符合?”

“基本符合,果然,靠着量尺寸还是得不出什么结论,我所能设想到的,这幕后人也都能设想得到,我不敢说假的良玉郡主一定就是幕后人,或许她背后还有更大的人物,唯一能确定的是,捣鬼之人,一定与良玉郡主非常熟悉。”

凤云渺说话间,手中的软皮尺绕过了颜天真的腰肢。

果然,精确。

千里香的尹良玉,与此刻他身前的颜天真,容貌一样,个头一样,包括手长、腿长、以及腰胸臀的围度尺寸——

完全一样。

雪枫说,那尹良玉的身姿也很柔软。

再说那尹良玉的声音,音色与天真倒也十分相似,不过,说话的调调不同。

那尹良玉说起话来,声音较为娇柔了些,时不时地带着娇嗔,像个喜欢撒娇的孩童一般。

而他的天真,说话的调调大多慢条斯理,声线有些慵懒,有时不经意间勾动人的心弦,让人觉得,听她说话都是一种享受。

凤云渺收了软皮尺,伸手揽过颜天真的腰肢,轻描淡写道:“你与那个尹良玉实在太像了,我指的是表面,从容颜到身躯,着实太像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分辨你们二人。”

“我好奇,那一位是什么样的?”

“晚些你就知道了,这才入夜,时辰尚早,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来了,不出意外的话,宁子初明日就会为他们设宴。”

凤云渺说到这儿,手指有意无意地摩痧着颜天真的腰部,“我对你实在是太熟悉了,因此,即便有与你一模一样的女子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能轻易就区分开,绝不会晕头转向。”

“这么听来,值得夸奖。”颜天真轻笑一声,双手攀着凤云渺的双肩,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吻了一吻。

“说说你是怎么分辨的?声音还是气质?亦或者给你的感觉?”

“很容易呢。”凤云渺轻抚着她的乌发,悠悠道,“别说是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女子,就是再来八九个,我也能从一堆一模一样的你当中,挑出真正的你。”

“真的么?”颜天真听闻此话,心中暗暗盘算着,将来有一日,她一定要这么逗他一回,找来八九个女子易容成自己的模样,站在他面前让他挑。

凤云渺将颜天真若有所思的模样看在眼中,仿佛猜到了她在想什么,轻笑一声,“想着来试探我对吗?无法,我一点都不担心认不出你,天真我告诉你,你若是想要找一堆人来假扮你,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易容术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说到这儿,他右手轻抬,冰凉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脸颊,从指尖绽放出的温柔,令颜天真感受得真切。

“太漂亮的人皮面具是不好做的,又要漂亮精致,又要精良服帖,你得下不少的成本呢,还得找个专攻这方面的高手来。”

凤云渺说到这儿,唇凑到了颜天真的耳畔,呼吸浅浅喷洒,“这么跟你说吧,再来九个与你一模一样的,我也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你们每个人说一句话,我就能分辨出来了。”

“什么话?”

“喔,不用说话,真的可以一句话也不用说,每个人娇喘一声,能让我有感觉的,那必定就……”

“呸!”

“我与你实话实说,你怎么就不爱听了呢?还将唾沫星子喷我一脸。”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不正经的,现在怎么跟我说话,动不动就开黄腔!”

颜天真觉得有些无语。

自从上次与他在榻上磨蹭了一番之后,他好似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明明都还没那什么,他就仿佛什么都懂了,就连说话的调调……也愈发变得不正经。

“若是我对你能正经得起来,那就说明我不是那么喜欢你了。”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我觉得,能令我最高兴的一件事,大抵就是——遇见你,睡到底。”

颜天真:“……”

睡都没睡,还说什么说。

真是的。

又不睡,又时不时撩,撩个没完没了。

“咱们筹划着能把良玉郡主的身份拿来,等你做了郡主之后,嫁来给我做太子妃,你便可以实现睡到我的愿望。我如今愈发觉得你才是真的郡主,千里香里的那尹良玉看起来太傻,并无郡主的贵气。”

“我看起来就那么像真的?”

“哪怕不是真的,也比真的更像。”

“千里香那位有那么糟糕么?让你如此嫌弃。”

“我受不了傻子。”

“有那么傻?”

“一身的傻气,你见了就知道了。”

“……”

夜色深沉之际,鸾凤国众人入了北昱皇宫。

听风阁供异国使臣暂居,占地颇为广泛,共六处院落,房屋几十间,因此,鸾凤国众人再入听风阁,也依然不显拥挤。

北昱国今年还是头一遭接待遇到如此多异国之人。

就在前一日,东陵国众人与戎国众人已经离开了王宫。

西宁、香泽、南旭众人还未离去,又添了鸾凤国众人,好不热闹。

“哥哥,这儿就是皇宫啊,可真大。”

身着雪白衣裙的女子面遮轻纱,朝着一旁的墨衣男子笑道:“咱们鸾凤国的皇宫有这么大么?”

“差不了多少的。”尹默玄冲着她笑道,“良玉,这里是皇宫,皇宫之内规矩较为多一些,不比宫外,因此,在皇宫之内你不可太过闹腾,要安分些,你若是想要走出这个院子,必须有雪枫带领,不可擅自离开。”

“知道了。”尹良玉笑道,“这皇宫里的房子实在是太多,看得我有些眼花缭乱,要是没个人带我,说不定我就迷路了呢,我刚才听人说,咱们现在住的这个宫殿,还有其他几国的人。”

“不错,皇宫之中,总会有供异国客人居住的地方,这儿就是了。你若是觉得无趣,可以去御花园逛逛,可别去其他宫,省得与其他宫的主人发生不愉快。”

“哥哥说的,我都记下了,我绝不会乱跑的,那么现在我可以带着雪枫去御花园玩了么?”

“现在为兄也有空,为兄陪着你一起去罢。”

“好!有哥哥看着我,我绝不会犯错的。”尹良玉笑着。

尹默玄便领着她朝着听风阁外走去。

再说凤云渺,才从仙乐宫内溜出去,远远地就看见了尹默玄二人的身影,看二人所去的方向,应该是御花园。

凤云渺略一思索,便又折返回颜天真的寝宫之内。

“云渺,你怎的又回来了?”

“方才溜出去的时候,被我看见了尹默玄和尹良玉,他们去的正是御花园的方向,你是不是该去与他们来一场偶遇?让他们认识认识你。”

“他们进宫了?!”

“嗯,不妨去与他们先见见面,且看看,你给尹默玄留下的印象,会不会比他身边的那个傻子更好。”

……

御花园中,一盏盏宫灯高挂于树枝之上,照映着下方的花团锦簇。

许多不知名的花儿竞相开放,衬得周围的凉亭楼阁美轮美奂。

身着雪白衣裙的女子在这落英缤纷的园林内蹦蹦跳跳,欢快得如同一只白蝶。

“哥哥,这地方可真好看。”

她发出一阵如同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伸展出了双手在原地转起了圈,雪白的裙裾飘扬。

那就在这样的时刻,忽的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嘹亮动人的歌声,音色清脆——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尹良玉身后的尹默玄听着这道歌声,微微一怔。

这声线,为何听起来也给了他一丝熟悉之感?

想到这,他连忙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约莫隔着七八丈之外的前方,一道纤细的红影晃动。

在这样寂静的夜,时不时的伴有清风,微风扬起那女子的裙裾,随着她的走动轻晃。

尹默玄就那么看着那女子,一步一步地晃动了过来。

近了些,再近了些,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的视线依稀能分辨出那女子的相貌……

他怔住。

那女子的身段纤细高挑,如同记忆中那般熟悉。

一身火红广袖长裙,一手自然垂落在身侧,另一手握一把孔雀羽扇,正慢条斯理地轻扇着小风。

那女子的五官极为精致细腻,琼鼻樱唇,额头饱满,长睫卷翘,一双丹凤美目眼角斜勾,分外魅人。

尹默玄低喃了一声,“良玉……”

又是一个良玉。

看着那缓缓走来的红衣女子,好片刻之后,尹默玄才收回了视线,转而望着此刻身边的白衣女子。

两个良玉。

不,应该是一真一假。

哪个真,哪个假?

“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呢?”尹默玄的身后,尹良玉转过了头,而就是这么一转头,也瞥见了不远处走来的那道红影,下意识地便望了过去。

尹良玉的视线接触到了颜天真的脸庞,眸底似是一震。

颜天真已经走近了,望着几尺之外那墨衣男子,客套般地展示了一个微笑,随即视线一转,落在他身后的白衣女子身上。

蒙着脸,容颜看得不大真切。

这女子同样有一双凤眼,肤色白皙,身形高挑纤细……

望着她的那双眼睛,颜天真凤眼轻挑。

这就是那位良玉郡主了罢。

而就在下一刻,只见对面的白衣女子忽然冲到了墨衣男子身边,仿佛受惊了一般,挽住了他的胳膊,伸出一手指着颜天真,手指有些发颤,“哥哥,她……她怎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她还穿红衣服,她是人吗,她是不是鬼呀!”

尹良玉一边说着,一边缩到了尹默玄的身后,手指紧紧地扣着尹默玄的衣袖,仿佛十分害怕。

正对面,颜天真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望着尹良玉的反应,她装作纳闷道:“这位姑娘说的话我有些听不明白?我穿这身红衣服怎么了?为何要说我像鬼呢……”

尹默玄好不容易回过了神,望着正对面的红衣女子,思索了片刻,才道出了一句话——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颜天真,颜色的颜,天真可爱的天真。”颜天真说到这儿,唇角轻扬,“公子,你的脸色看上去有些古怪,还有你身后的姑娘,为何她看到我要吓成这般模样。”

“哥哥,不要跟她说话,她肯定不是人,我们不理她了,赶紧走吧……”尹良玉说到这儿,便要拉扯尹默玄的衣袖。

“良玉,安静点儿,哥哥要与她说会儿话,你自己先去一旁玩罢。”

“哥哥,你怎么能和她说话?她怎么能和良玉长得一模一样!哥哥你不能理她啊,她肯定不是人的,她会害我们……”

尹良玉说到这儿,声线都在颤抖,仿佛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这位姑娘,你老说我是鬼,这就让我有些不能理解了。本姑娘活到这么大,可从来没有人说我像鬼,你说我不是人?的确也有人这么说呢,人家是说我好看的不像个人,像仙。”

颜天真说到这儿,眉头轻挑,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到了尹良玉身前,“听姑娘的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说我与你长得很像?这我就觉得有些好奇了,不知姑娘可否摘下面纱,让我一睹容貌?”

“你走开,不要碰我!”尹良玉眼见着颜天真走近了,连忙退到了尹默玄的另一侧,“哥哥,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尹默玄此刻也不知该说什么。

这红衣女子给他的感觉,与良玉倒是有些相似,却又不太相似。

她的笑容也是那么张扬明媚,与良玉笑起来一样好看。

但是她比起良玉,更多了一丝不羁与洒脱,良玉比起她,多了一份傲慢。

这红衣女子,比起他此刻身旁的这位良玉,倒是更像以前的良玉一些。

但他依旧不能因此判断真假。

一个人若是失忆了,性格大有改变也是属于正常,一个人若是想要伪装另一个人,刻意模仿她的神态,也不是做不到的。

“哥哥,我们走吧……”身旁的人依旧在催促着他,似乎对靠近的红衣女子十分排斥与反感。

颜天真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这位姑娘,你如此害怕我,只是因为我与你长得相似么?世界之大,人有相似是属于正常的,你反应何必这么大呢?”

颜天真说着,转而望向了尹默玄,冲着他淡淡一笑,“这位公子,可否让我看看你家小妹的容貌?”

尹默玄望着她,道:“好。”

不管谁真谁假,见面总归是要见的。

想到这,他转过身,伸手便扯下来了尹良玉的面纱,让颜天真看清了她的容颜。

颜天真心中早已做好了准备,望着对面的女子与自己完全相同的容貌,心中自然是觉得没什么惊奇了,面上却还要装作大惊小怪的模样。

“这这这……”

颜天真也伸手指着对面的白衣女子,颇为难以置信地道:“你怎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是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尹良玉反驳,“哥哥说了,我没有姐妹,你是不是鬼,你若不是鬼,你肯定是假的!假的!”

“你他大爷的才是假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