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成为美人的代价/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也颇为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行了!”尹默玄低喝了一声,打断了二人的争执。

“你们可否先静下心来?这般吵吵闹闹,若是引来了人旁观,岂不是闹笑话?”

尹默玄此刻一个头两个大。

两个一模一样的良玉站在他的眼前,两人都没有属于良玉的记忆,身形与容貌上却又没有任何破绽,这让他该如何分辨得出来。

他也不能训斥她们二人当中的任何一个。

她们吵起来,他更不晓得应该帮哪个。

此刻,尹默玄从心底深处生出一丝无奈感。

“哥哥,你听到了么?她在骂人,还骂得如此难听。”尹良玉扯着他的袖子,语气有些气恼,“她骂我,哥哥,你怎的都不帮我?你白日里还说不会让任何人欺负良玉,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这位姑娘,你的行为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恶人先告状。”颜天真轻摇着手中的羽扇,嗤笑了一声,“不知道谁先骂谁,此刻还有脸委屈,你有哥哥撑腰了不起了?我想你兄长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之人,该晓得谁对谁错。”

“哥哥,她……”

尹良玉还试图在说些什么,尹默玄却出声打断了她的话,“好了良玉,先别吵了,为兄要与这位姑娘说几句话,你不可再干扰,否则为兄也要不高兴了。”

尹默玄说到这儿,难得绷起一张脸。

“那哥哥就不帮良玉出气了么?”尹良玉咬着唇,神色又是气恼,又是委屈。

“良玉,哥哥虽然待你好,但你要晓得讲理,方才是你先骂这位姑娘,为兄又有什么理由帮你去教训她?”

“我……”

“好了,你先别说了,也别再闹腾了。”

尹默玄说到这儿,轻轻扯开了尹良玉揪着自己袖子的手,随即转头望向颜天真。

“颜姑娘,我能否与你谈谈?”

“好啊,正巧我也满腹疑问。”颜天真说到这儿,羽扇指着不远处的凉亭,“咱们去那儿说话可好?”

尹默玄应了一声好。

尹默玄正要走开,身后的尹良玉又不依不饶地揪住了他的衣袖,“哥哥,你……”

忽有一道细小的破空之声划过气流,尹默玄敏锐地捕捉到这声音,连忙循声望去,看到的便是一粒小石子疾射向尹良玉的后肩——

尹默玄并未出手拦截那粒小石子。

因为他晓得,这石子所携带的力度足以把人击晕。

余光瞥见一抹海蓝色的影子,他晓得这出手的人是凤云渺。

尹良玉被石子击中,未说完的话,便哽在喉咙里,两眼一翻,身躯栽倒。

尹默玄伸手扶住她倒下的身躯。

“真是聒噪,吵吵闹闹个没完没了。”空气中响起一道清凉的男子嗓音,慢条斯理,“王爷还真是好耐心,若是换成本宫,敲晕了省事。”

凤云渺先前嘱咐颜天真来这御花园内,他离开了仙乐宫之后,也一路慢条斯理地晃悠了过来,远远地就看见了天真似乎是和尹良玉发生了争执。

走得近些了,听着那尹良玉叽叽喳喳,让他只想对着她照头一棍子。

跟只青蛙似的聒噪。

即便那尹良玉是真的只有孩童的智力,他的耳朵也受不得这样的吵嚷。

若她是假装出来的,那么不得不说,她装疯卖傻实在成功,将一个任性孩童该有的模样表演得淋漓尽致。

“太子殿下。”颜天真朝着凤云渺淡淡一笑,问了声好,“太子殿下刚才称呼这位公子——王爷?”

“不错,这位是鸾凤国的摄政王殿下。”凤云渺慢条斯理道,“现在没有人吵闹,你们二人可以好好谈谈了,本宫就不打扰你们说话。”

凤云渺说着,便转身走开了。

尹默玄将二人那状若生疏的对话听在耳中,心中倒是有些讶异的。

原本还以为,那南旭太子和这颜天真很熟悉,如今看来,凤云渺并未将良玉一事对颜天真说明,否则颜天真见到良玉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大惊小怪了。

那么之前,他测试容貌测试尺寸,都是在颜天真不知道的情况下?

想到这儿,尹默玄望着颜天真脸上那涂抹着膏药的地方,道:“本王方才没注意看,这才看见颜姑娘的伤痕,颜姑娘这是怎么弄的?”

“不知啊。说起这脸上的伤,我便觉得郁闷,一觉醒来就这样了,兴许是睡觉的时候太不安分,不慎被什么东西刮伤了,好在伤口也不大,不至于破相,过两日就好了。”颜天真说到这儿,伸手抚着脸颊,脸上挂着郁闷。

她一贯擅长演绎面部神色,她这么一说,尹默玄自然是没有怀疑,只当凤云渺是悄悄下手的。

“王爷,站着累,咱们去坐坐吧。”颜天真说着,转过了身,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当然不能让人知道,她与凤云渺很熟悉。

否则怕这位摄政王殿下心中会疑神疑鬼,觉得她与云渺串通一气来害他妹子。

在外人面前,以她如今的身份,可真不能跟云渺太亲切,必须保持着疏离客套,才不会落人口舌。

到了凉亭里坐下,尹默玄也扶着尹良玉靠在了凉亭边的柱子上,这才望向了颜天真。

“颜姑娘,本王想问几个唐突的问题。”尹默玄说到这儿,顿了顿,道,“颜姑娘可晓得自己的身世?”

他这问题一出,颜天真面上一怔,“王爷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

说到这儿,他望着尹默玄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狐疑与警惕。

“颜姑娘切莫误会,本王没有什么不良意图。颜姑娘你也看见了,你与本王身边这位姑娘,有着一模一样的外表。”

“你身边的这位姑娘,不就是你妹妹么?”

“还……不能确定。”

此话一出,颜天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王爷,你可真有意思,什么叫做不能确定?”

“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本王只能说,她有一半的可能性是。”尹默玄说到这儿,目光锁定颜天真的脸庞,“而你,也有一半的可能性。”

“哎呀,我的天呐,王爷可别吓我。”颜天真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我只是一介歌女。”

尹默玄追文道:“颜姑娘出身平民家庭?”

“额,不是。”颜天真说到这儿,垂下了眼,脸庞上泛起失落之色,“我不晓得自己是从哪来,也不记得父母亲人,我只有近三个月的记忆,在这之前,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的。”

尹默玄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又道:“那么自颜姑娘有记忆以来,是在什么地方?接触的第一个人又是谁?”

“在……青楼。”颜天真稍作停顿,又道,“见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是老鸨,她冲着我骂骂咧咧,骂我不接客就是断她的财路,我被他们追赶着到了窗口处,拍开窗户便直接跳下去了,而就是这么一跳,砸到了我们陛下,之后就被带到这宫里来了。”

尹默玄听到此处,目光豁然一凛,“你竟被人卖去那种烟花之地?你可知是谁卖你?”

“不知啊,我若是知道就好了,让我知道是谁,定要将那人大卸八块了喂猪。”

“你脱身之后,可有去质问那老鸨,当初是谁将你卖给她?”

“问是问了,可惜并没有得到什么结论,老鸨只说了是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与她做了交易之后便离开了,想想也是,做坏事的人总是喜欢遮遮掩掩。”

尹默玄静默了片刻,轻叹一声,“关于从前的事,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么?哪怕有些残存的画面也好。”

“王爷,我倒真是很希望能记起来,可我想多了会头疼。”

颜天真说到这儿,朝着尹默玄笑了笑,“虽然我失去了好多记忆,但好在我还懂得如何唱曲跳舞,或许我从前便很能歌善舞,这种本能保留了下来。”

“良玉也是,歌声动听,舞姿优美。”尹默玄说到这儿,望了一眼晕倒在身旁的女子,“你们二人的声音真是太像,她的身姿也很柔软,不过,她已经不懂该怎么唱曲,怎么跳舞。”

尹默玄说到这儿,目光之中划过一缕思索。

此刻他身边的这个女子,保留了良玉的喜好,尤其在饮食方面,与从前的良玉一模一样。

而坐在对面的颜天真,保留了良玉的本能,能歌善舞。

一个人失忆之后,习惯或许会保留下来。

本领也或许会保留下来。

习惯可能被遗忘。

本领同样可能被遗忘。

这……

让他不晓得该如何分辨。

颜天真将尹默玄的神色看在眼中,心中觉得,这位摄政王殿下八成是纠结死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其实……

她自己也觉得纠结。

似乎——

除了幕后黑手之外,目前没有任何人知道答案。

空气忽然变是寂静了。

直到一声清朗的女子声音响起——

“殿下,郡主!”

尹默玄和颜天真齐齐循声望去,呼喊之人正是雪枫。

雪枫正朝着凉亭内的三人走来。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见了颜天真的容颜,她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迅速奔至凉亭之内。

她的目光盯在了颜天真的脸庞上,打量了好片刻,才道了一声——

“还真的是一模一样……”

尹默玄有些无奈地朝着她笑了笑,“你可分辨得出来?”

雪枫摇头。

“这位姑娘是……”颜天真望着雪枫,唇角挂着一丝礼仪般的微笑。

这个黑衣女子,她其实见过的。

犹记得不久前的一次,与花无心在千里香烤鸭店雅间之内,她坐着靠窗的位置,从窗户里头往外看,正看见这女子在街道之上,对着一名登徒子使用“分筋错骨手”。

据花无心说,这门功夫挺残忍,而这个女子,性格有些狠辣。

“这是我的随行女官,雪枫。”尹默玄朝颜天真介绍着,随即又朝着雪枫道,“这位姑娘姓颜。”

“颜姑娘。”雪枫冲着颜天真淡淡一笑,打了声招呼之后,才朝着尹默玄道,“殿下,我刚才做了两道郡主爱吃的点心,正打算叫你们回去呢……郡主这是怎么了?”

“方才要与这位颜姑娘谈话,良玉太吵了,便将她打晕了。”尹默玄说到这儿,站起了身,“那我们这就回去罢,颜姑娘,失陪了。”

“王爷慢走。”

眼见着雪枫背起了那尹良玉,随着尹默玄离开了凉亭。

颜天真依旧拿羽扇慢条斯理地扇着小风,一声轻叹,自唇间逸出——

“唉,要是这世道有验DNA技术就好了。”

可惜,目前这个世道没什么验证血缘关系的法子。

滴血认亲那是扯淡,这世道也不流行这法子。

真是希望能快些得出结论。

……

冷月高悬,洒下了一地的月辉。

“怎么样怎么样?我那验证人皮面具的法子管用么?”

“两个人验出来都是真脸,你让我该如何分辨?”

“这……见鬼了都,没理由啊。莫非冒牌货用的不是人皮面具?除了人皮面具之外,还能有什么易容换颜的法子。”

“你问我,我去问谁。”

“你别瞪我呀,我这法子基本是靠谱的。”花无心接收到凤云渺清凉的视线,撇了撇嘴,“可能是你下手的力度把握得不够好?”

凤云渺唇角勾起一丝阴凉的笑容,“要不你去试试?”

“算了算了。”花无心的眼角有些抽搐,“容貌一样,个头一样,身形一样……这是双生姐妹花么……可是那良玉郡主确确实实没有姐妹,我怎么越想越觉得心里瘆得慌。”

“有什么好瘆得慌,是人又不是鬼。”

“我只是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二人正说着话呢,忽听远处响起几道女子高亢的尖叫声——

“啊——”

“这么回事?”花无心立即从椅子上起了身,“我怎么听到了好几声尖叫。”

正对面,凤云渺也起了身,“出去看看。”

话音落下,二人便齐齐迈出了屋子。

才走出了院落,就瞥见前方几丈之外人头攒动,约莫有十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围在一处,不知在议论着什么,而人群边上,三名小宫女蹲着哭泣,有人脸色发白,全身颤抖。

花无心越发觉得好奇,走得近些了,才听到那群侍卫的议论——

“这死得可真惨啊。我在宫里当差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死者。”

“可不是么,这模样怪瘆人的,也不知是死了几天,奇怪的是,这两日的太阳也不热辣,能把人晒成这么干瘪?”

“这哪是太阳晒的,依我看倒像是被吸干了血,你看她干瘪得……”

“诸位让一让让一让,贫僧看看……”花无心扒拉开了人群,总算是看清了地上的东西,这么一看,唇角剧烈一抽——

“我的个娘……”

地上躺着的,是一名身着宫女服饰的女子,说是死状凄惨一点都不为过,浑身干巴巴,暴露在衣裳外的肌肤都是皱着的,就连面部也都有些凹陷,几乎都无法判断具体年龄。

这具尸体看上去……似乎很没有水分的模样。

干枯。

凤云渺也走进了人群之内,瞥了一眼地上的尸首,桃花美目之中划过一丝讶异。

皇宫之中出现这样的命案,还真是少见。

凤云渺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只薄如蝉翼的手套,那手套也不知是以什么材质做的,看上去当真很轻薄。

将手套套在了手上,他俯下了身,伸出两指,探向了死者的脖颈。

一旁的众侍卫见此,都晓得凤云渺是在验尸,无人出声打扰。

“虽然浑身干瘪,但肌肤还是有些温度的,不是死了好几天,是今夜刚死的。”

凤云渺说到这儿,伸手试探般地在那肌肤上按了按,道,“这个女子似乎是被抽干了全身的血液,因此看起来倒像是暴晒过后的干尸,肌肤触感僵硬。”

凤云渺的话音落下,身后的一众侍卫哗然。

“抽干了全身的血液,怎么会有这样的杀人方法?”

“听起来真是有些匪夷所思啊。”

“不应该说是抽干,应该说是——吸干。”凤云渺说话间,手指已经触碰到了死者脖颈后的肌肤,“这脖颈后方有伤口,参差不齐,像是牙印,她是被人吸干了浑身血液而死,这个宫女是谁宫里的,可有人能辨认得出来?”

“回太子的话,小的们方才在这附近巡逻,是听见了这三名宫女的惨叫声才赶来,得问她们。”

一名侍卫说到这儿,瞥了一眼旁边还在瑟瑟发抖的小宫女,道:“你们三个,是不是认识这宫女?”

其中一名小宫女颤声道:“她是跟我们一起做事的,在这太平阁之内服侍异国使臣们,她叫兰香,平时是与我们住在一起的……”

“问她们也是得不到什么结论的。”凤云渺不咸不淡道,“此事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仅凭一句干枯的尸体,摸不到任何线索,你们或许可以找个仵作来具体验一验,没准能获得什么讯息呢。”

凤云渺说到这儿,便转身迈步离开。

这北昱皇宫之中,竟然还有吸人血的怪物?

有意思。

……

仙乐宫。

颜天真在庭院之内吹够了凉风,便从藤椅之上站起了身,准备回寝殿之内去休息。

寝殿的门是半掩着的,她才伸手推开了门,一只脚才跨过了门槛,忽觉得腰间一紧——

随后整个人被带着一个旋转,站定之时,背部已经抵在了门板上。

同一时,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鼻翼间萦绕着熟悉的气息,颜天真就晓得了此刻来的人是谁。

卧房之内没有点灯,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不清身前人的轮廓。

“云……”

她正想说话,哪知才张开口,便有柔软清凉的物体覆在了唇瓣上,那气息她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凤云渺的唇。

这个家伙,一来就抱着她啃,还真是不客气呢。

唇瓣厮磨,柔情蜜意。

“今夜我又来陪你了。”凤云渺撤开了颜天真的唇瓣,而后一个俯身将她横抱而起,借着微弱的月色,走到了榻边,将颜天真放下,往床的里侧推了推。

空出了半张床的位置,他便躺在了她的身侧。

“怎么,夜里不与我一起睡,就觉得空虚寂寞冷了是么?”颜天真平躺在榻上,悠悠道。

“是呢,给你暖榻,高兴么。”

“我高兴得很。”颜天真在黑暗之中翻了个白眼,随即朝着凤云渺所在的位置挪了挪。

黑暗中与云渺面对面,虽看不清他的脸庞,却可以感受到他浅浅的呼吸喷洒。

鼻翼间有浅浅的淡香萦绕,那是属于凤云渺身上的气息,好闻的同时,又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安心,此刻周遭的空气寂静,静的只能听见呼吸声。

近在咫尺的气息,让颜天真在这一刻觉得,若是以后的每一日都能如此,倒是极好。

每一日都能与凤云渺相见,每一夜都能与他同榻而眠,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入睡。

想到这儿,颜天真抬起了手,手指摸索到了凤云渺的脸庞,慢条斯理道:“有云渺你夜夜给我暖榻,我兴许会——沉迷男色,日渐消瘦。”

“与我在一起,不会让你瘦下去的。”凤云渺轻笑了一声,抬手握住了颜天真的手。

“好了,不调情了,我跟你说正经的。”颜天真收回了手,靠向了凤云渺的胸膛,慢条斯理道,“今日在御花园里见着了那位郡主,啧啧,你说她一身傻气,我赞同。”

颜天真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云渺,你也知道我是挺会演戏的,今日我看那良玉郡主,她的表现的确像是个心智不全的孩童,初见我时,似乎大为震惊,仅凭着这个神情也不能说明什么,她口口声声说我像鬼……”

“我远远地就看见了你们二人在起争执,她似乎对你极为排斥反感。”凤云渺说到这儿,轻掐了一下颜天真的腰肢,“她面对你的时候,可有表现出心虚?”

“这倒是没有,他从头到尾都在骂骂咧咧,一口一个——哥哥,我们走吧。哥哥,她是鬼呀。哥哥我好怕呀。”

颜天真模仿着当时尹良玉的口气,末了,添上了一句,“若她真的是在演戏,而且她演得是一个智障,那么她演得非常成功,其实要演出智障的模样不难,只需要疯疯癫癫痴痴傻傻,再聒噪一些,要多烦有多烦,落在他人眼里,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智障,这可真不好拆穿。”

凤云渺听得笑出了声,“如此说来,连你都看不出来了。”

“她看起来真的像个任性的智障孩童啊,这我能说什么,没准人家真的失忆了。”颜天真说到这儿,悠悠叹息一声,“容貌能伪装倒是不觉得奇怪,我最纳闷的是,这身形应该如何改变呢……”

“这一点,我也有些想不通。”凤云渺沉吟片刻,道,“你们二人身躯各个部位的尺寸,实在太相似,几乎没有多少误差,据雪枫说,良玉郡主是怎么吃都不发福的,因此,这身形在几年之内基本是不会改变。”

“我不相信这世道会有这么发达的整形技术……”颜天真说到这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云渺,明日用过早饭之后,咱们宫外相见罢,我忽然想到了一位擅长剥人皮的专家,此人极度自以为是又臭美,还有那么一点点变态,说不定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帮助。”

凤云渺听着颜天真的话,一时好奇,“擅长——剥人皮?”

“嗯,一个怪胎,先前我险些在他那吃了亏,不过多亏了你给我的暗器,最终还是他吃亏了,我略施小计,便让他乖乖听话了,不过这个家伙的本事倒也不小,我若是独自去见他,就怕有些不安全。”

“有我在,必定安全。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想见识一下此人。”

“他是个怪人,十分擅长美容保养化妆,且对人皮面具有浓烈的兴致,或许他还知道其他破解易容术的法子。此人就在佳人阁之内,与妙衣坊相邻。”

“如此甚好,明日我们就去见一见这人。”凤云渺说着,揽紧了颜天真的腰身,“睡罢。”

“嗯。”

颜天真应了一声,靠在他的胸膛之上,闭上了眸子。

……

第二日的黎明到来,颜天真睁开眼时,凤云渺已经不在了。

颜天真用过了早点之后,便直接出了宫。

依旧是有宫女跟随着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办事,让她们在楼下等着就是。

马车在佳人阁之外停了下来,颜天真下了马车之后便直奔佳人阁内。

她才一踏入店门,立即便有侍女迎了上来——

“姑娘,您……”

“劳烦帮我去通报一声你们店主,我是给他送东西来的,告诉他我姓颜。”

侍女怔了一瞬间,随即笑道:“那好,请姑娘稍候片刻,待我去通报一声。”

眼见着侍女上了楼,不多时,便又见她下来了。

“姑娘请随我上来罢。”

颜天真听闻此话,朝着店门外瞥了一眼,随即唇角轻扬,随着那侍女走了。

同一时刻,佳人阁之外——

“云渺,咱们现在就进去么。”

花无心今日原本是在大街上闲逛,偶遇凤云渺,听他说是要来找一位擅长制作人皮面具的怪人,便也起了兴致要跟来。

“不走大门。”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天真每回出宫,背后都跟着两牛皮糖,委实烦人,咱们绕过她们,从佳人阁后院潜入,反正那怪人也受天真的控制,闯了他的院子也无妨,看他敢说什么。”

“也行。”

……

颜天真踏进史曜连的屋内之时,看到的便是他举着镜子在——描眉。

“臭美的,每回见着你都是在打扮,弄得这么风骚是要给谁看?”

“我自己看着喜欢就好,你总不能连这点都要干涉,听手下的人说,你是来给我送点东西,是不是要给我送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呀?”史曜连放下了眉笔,转头朝颜天真淡淡一笑。

而就在下一刻,忽听窗外有异响——

“啪”的一声,半掩着的窗户直接被人拍开,两道人影就那么从窗外跳了进来,一青一蓝。

史曜连当即目光一凛,望向那两人——

“哪来的混账东西,敢闯本公子的卧房!”

可当他看清了两人的容貌时,面上的怒气却顿时化为了怔愣。

乖乖……

穿蓝衣的这位……

又他娘的长得比他好看!

看上去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别恼,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我带他们来跟你认识认识。”

与此同时,凤云渺的目光在房屋的四周扫了一遍。

这间卧房,装潢以深紫色为主,桌子椅子柜子、幔帐地毯珠帘……满目的紫。

瓶瓶罐罐摆了一屋子,柜子上几乎就没有书,都是些胭脂水粉模样的盒子。

凤云渺开口,音色清凉,“娘里娘气。”

花无心也接了一句,“骚里骚气。”

颜天真闻言,挑眉笑道:“他就是这样的,你们不必讶异。”

“娘气?骚气?”

史曜连听着这样的评价,当即眉头一拧,起身朝着凤云渺迅速出手!

身影如一道轻烟般闪到了凤云渺身前——

早在他行动的那一刻,凤云渺便已经做好了准备,抬手接住他袭来的手,将他的内力化去了大半,再抬脚,一脚踹向他的腿!

史曜连被这么一踹,连续后退几步,这么一退便撞到了柜台,将一个瓷罐给撞了下来。

瓷罐倒在了地上,盖子也掉了,从里头爬出来一只黑色的小东西。

颜天真瞅了一眼,那小东西犹如七星瓢虫一般的个头,颜色倒是挺鲜艳。

那只小虫子爬到了凤云渺脚边,凤云渺抬起靴子便要踩下去。

“别踩别踩!那是我的美人蛊啊啊啊!”

凤云渺听着这话,面上浮现一丝嫌恶,“蛊虫你还给它起这么骚包的名字?”

史曜连解释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名字不骚包,它的作用,原本就与它的名字贴合。”

“此话怎讲?”颜天真有些好奇了。

“美人蛊,顾名思义,为了制造美人而生,听起来或许有些匪夷所思,但它实实在在具备这样的妙用。”

史曜连说到这儿,将那只蛊虫抓到了手中,指腹轻轻抚摸着蛊虫的头,慢条斯理道:“别看它个头小,吃东西可厉害着呢,你猜它的食物是什么?是人体油脂与血肉,它吃下去后,顶多只能消化一成,剩下的九成,要排出体外,用吐出来的方式而排出。”

颜天真道:“蛊虫既然是寄居在人体之内,那么它排出的东西……岂不是也全排到人体内了?”

“不错,它排出的东西才是有大妙用,饲养美人蛊的人,可以靠着特定的笛声来给蛊虫下达指令,可命令蛊虫进食,也可命令蛊虫排出。这样的方式,可用来改造人的体型。”

“改造体型?!”颜天真顿时觉得惊奇。

“不错,个头是改变不了的,因为骨骼已经固定,但改变身体其他部位就不算难事了。假如此刻有一腿粗胸小的女子站在我面前,她若是告诉我想要塑形美体,我便可以让蛊虫吸食她腿上的油脂与血肉,从而减少她腿部的围度,而后,蛊虫吸食的东西,可以转移到她的胸上,如此一来,是不是达到了美体效果,呵呵……”

“我靠。”颜天真抽了抽唇角,“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一个人若是想要改变体型,借用美人蛊,可以改变胸腰臀的围度尺寸?!”

这世道竟然存在如此不可思议……又有些变态的法子。

这下子也就能解释了,为何她与尹良玉的身形会完全一样。

两人之中,必有一人使用了美人蛊,照着另外一个人的身形而做改变。

“改变这些尺寸当然是不成问题的,胸腰臀都是长肉的部位,把油脂血肉换一换即可,不过——要改变的地方多,需要的蛊虫也就越多,以达到平衡状态,光是靠一两只不能达到目的。只因美人蛊在人体内的行动极为缓慢,一旦打入人体,就没有办法取出来了。”

颜天真追问道:“那么,靠着美人蛊来改变容貌,很难么?”

“非常难。改变身形倒还好说,不就是把油脂与血肉换来换去么,不算难事,但若是改变容貌,那可是精细活。非常精细又长久的活,要控制每一只蛊虫的吸食量与排出量,在容颜上做修改,容貌越是精致的,难度越大,没有个把月根本就无法完工。”

史曜连说到这儿,状若叹息般地道了一句:“且这过程十分痛苦,你想想,十几只蛊虫在脸部肌肤之下穿梭,过程有多久,这脸就得痛多久。使用美人蛊的人,以塑形美体居多,不过短短几日的事,改变容貌那着实是煎熬,忍受几个月甚至长达半年以上的痛苦,得到的容貌还不能长久。”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还不能得到永恒的美貌?”颜天真额头上的筋抽动了一下,“那这美人蛊还有何意义?”

“你以为呢?美人可不是这么好当的,想做美人,就要付出这些代价,还是人皮面具省事些,可惜人皮面具是假脸,再如何漂亮也不是自己的脸,而被美人蛊改造过后,那就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脸庞。”

史曜连说到这儿,轻笑了一声,“不过,这后续的保养工作十分麻烦,你想,蛊虫在不工作的时候,也是需要进食的,虽然吃得不多,但那么多蛊虫一同进食,会对人体造成消耗,因此,有消耗自然要有补充,否则身体怎么吃得消呢。”

“需要补充什么,才能填补蛊虫造成的消耗?”

“喝血。”史曜连慢条斯理道,“要喝新鲜的人血哦,每隔五到七日,必须喝一回血,最多不能超过七日,否则身体会出现异样,不及时补充新鲜的血液提供蛊虫需求,美丽的容颜与身体便会开始干瘪,因为缺血缺水,反而会变得比原来更丑。”

史曜连此话一出,颜天真静默了一瞬,随即便是毫无预警地发出一阵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

史曜连见颜天真忽然笑得如此癫狂,一时有些不解。

他说的事儿很好笑么?何至于让她笑成这样?

难不成她还拿来当笑话听?

史曜连不明所以,凤云渺与花无心却晓得颜天真为何大笑的原因。

颜天真从不需要吸食人血。

因此,史曜连这话一出,便能确定以及肯定——

颜天真的容貌,乃是真实,毫无经过改造。

那么另一位良玉郡主……

不,她已经不能称之为良玉郡主。

应该称之为——冒牌货。

“照你这意思,一个人若是想从头改造到脚,从容貌改变到身型,究竟需要消耗多少只蛊虫?”花无心说到这儿,咽了一下口水,“我怎么听着觉得怪恶心的……”

“据我估计,恐怕得要三五十只,能用得起这么多美人蛊的,真是有钱。”史曜连轻描淡写道,“想想还觉得挺心疼这样的人呢,虽然拥有如花容颜与美体,但这副皮囊之下,却寄养着数量半百的蛊虫,她等于变成了一个养蛊虫的漂亮容器……”

“呕——”

花无心终究是听吐了。

“喂!你要吐出去吐!别吐本公子房间里!”

这一头花无心在呕,史曜连在骂,另一边的颜天真已经笑倒在桌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题外话------

昨天看了评论区,看了群,不少妞说看女配碍眼要养文?

好吧╮(╯_╰)╭,那给不养文的发个小福利——

本章发布之后,抢楼留言前二十名正版读者,奖励100潇湘币~

注:童生等级之下不予奖励,评论说要养!文!的!不予奖励。哼哼哼哼哼!重复楼层跳过。

依旧是拼手速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