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她才是郡主!/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连:“……”

不得不说,颜天真这一笑着实笑得太开心,笑到后头都有些岔气。

“我不就是跟你们说了一下这美人蛊,你至于笑成这般模样,还笑得打嗝了都。”

史曜连颇为不能理解的道了一句。

而凤云渺身侧的花无心依旧在低头干呕。

“要吐出去吐。”

凤云渺斜睨了一眼花无心,随即站得离他远了些。

倒不是他为了史曜连的地盘考虑,而是他如今在这个地方,便不想看到一些令人作呕的事,看着他人欲呕吐的模样,他这心中也有些犯恶心。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我不去想这事便好……”

花无心好不容易缓过来神,伸手抚着喉咙顺气,“这世上能让贫僧犯恶心的事儿还真不多,这算是一件了,我一想到那副美丽皮囊之下的情景,我就……”

“行了别说了,一会又要吐。”凤云渺将花无心的话打断,随即迈步走到了颜天真身侧,“你也莫要一直笑,小心笑岔气了。”

“已经有点岔气了……嗝!”

凤云渺:“……”

这笑得委实也太过了些。

原本他们今日来到这佳人阁,为的就是跟史曜连打听关于易容一事,原本想要讨教他有什么更高超的易容术,却没想到还不等他们提问,史曜连便道出了美人蛊的作用。

“云渺,多亏了你踢他一脚,让他将装着蛊虫的罐子打翻了,否则,咱们也不会这么快知道——嗝!”

“从现在起,你还是少说两句话罢,下次别笑得这么猖狂了,虽然此事挺值得开心,我却不会笑成你这般模样。”

凤云渺说到这儿,将手伸向了桌子中央的茶壶,给颜天真倒了一杯茶水。

“多喝点儿水,或许就不会打嗝了。”

“我说,颜姑娘你今日登门拜访,又跟我手底下的人说要给我带点东西,难道不是为了要给我三尸脑神丹的解药?”

“不急不急,离发作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嗝!”

“那你们来找我是为了做甚?”史曜连慢条斯理道,“还一来就这么多人,这两位一上来就贬低我。”

史曜连方才在凤云渺手中吃了亏,心中晓得自己不是对手,这会儿气焰倒是下降了不少,不再如起初那般嚣张。

与凤云渺的较量虽然只有一招,却已经分出了胜负。

对方的内功比他高深些,这也就注定了在交手的时候,他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这三个人往他屋子里这么一站,对他而言几乎真的没有半分优势,他只能选择和颜悦色了。

“阿弥陀佛,贫僧可不是刻意要贬低施主。”花无心这会儿倒是又装起了正经,双手合十道,“贫僧只是听说施主你精通易容术,恰好贫僧也对这门手艺感兴趣,便跟着过来见识一番,未料到施主的香闺如此特别,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史曜连:“……”

“花无心,你可还记得昨夜咱们在听风阁之内见到的那一具女子干尸?”凤云渺轻描淡写的声线自空气中响起。

“我自然是记得的,当时便觉得,皇宫里头发生这样的命案实属稀奇。这会儿想想,几乎可以断定吸干那女子血液的人是谁了。”

花无心顿了顿,道:“与方才这位施主所说的话联想在一起,那位死去的宫女,想必就是做了良玉郡主的补品,哦不对,应该说是做了那冒牌货的补品。”

“她昨夜才补过一次,接下来这四五日她必定是能过得安稳,若是下一次她又想补充血液,咱们不给她补充的机会,你觉得会如何?”凤云渺说到这儿,唇角勾起一丝阴凉的笑意。

“没有补品,必定就原形毕露。”花无心笑道,“这下子你可算是开心了吧?方才颜姑娘笑得那么猖狂,我这心里就清楚,她的内心坦荡,毫无半分心虚,她才是货真价实的良玉郡主,若不是因为颜姑娘没有了从前的记忆,也就不会被人雀占鸠巢了。”

“即便她没有笑得如此猖狂,我也相信她是。”凤云渺说到这儿,伸手抚上颜天真的头,“我的天真看上去的确更像个郡主。”

话说到这,他忽然凑近了一分,薄唇凑到了颜天真的耳畔,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线,低喃道:“我天天都亲你,你若是喝人血,还能不被我知道么。”

颜天真:“……”

略一思索,她也低声道了一句,“我要是真的喝了人血,漱口漱个几十遍,你还能知道?”

凤云渺语气依旧轻描淡写,“相信我的判断,通过亲吻你,我能晓得你在最近一个时辰之内都吃了什么东西,你漱口也没用的,你若不信,我们下次试试?”

“好啊,我下次就吃生姜大蒜!”

“你随意。”凤云渺浅浅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只差那么半寸的距离便可以咬到她的耳朵——

“那我吃糖可好?”

颜天真顿时无言。

这一招咬耳杀,她都还没开始教他,他也不知从哪学来的……

无师自通?

好吧,兴许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这一头的二人在咬耳朵,站在一旁的史曜连与花无心,自然是没听见他们两人说了什么。

可看着他们那腻腻歪歪的样子,想也知道必定是在说什么肉麻的话。

“云渺,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就不必再打扰这位公子……”

花无心说到这儿,站在一旁的史曜连忽然便是开口打断——

“云渺?他该不会是……”

史曜连望着那身着海蓝色锦衣的男子,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物。

“南旭国的那位太子?”

印象中见到凤云渺的次数只有两回,最近的一回也是在五六年之前了,依稀还能记得凤云渺那时稚嫩青涩的模样,当年凤云渺是不比他好看的,可真没想到,过了这几年的时光……

凤云渺的容颜,已经出落得比他好看了。

难怪方才见到凤云渺的那一瞬间,觉得有点眼熟,却又一时没有想起来。

毕竟在记忆中被遗忘了五六年的人,哪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凤云渺可真是……越长越好看啊。

史曜连盯着凤云渺的脸庞,似乎是想要在他脸上钉穿一个洞。

可恶的是凤云渺的功夫还比自己好……

且,以凤云渺的身份,自个儿在明面上也不能把他怎样。

他最讨厌长得比他好看,又让他得罪不起的人!

凤云渺仿佛是察觉到了史曜连的视线,转头给予了寒凉的一眼。

“这帮不怀好意的看着本宫,心中是在想什么呢?”

史曜连收回视线,慢条斯理道:“没想什么呢,只是许久不见太子殿下,忽然见着了,便欣赏了一番殿下的仪容。”

“云渺,你对他就没有一点儿印象么?他说他许久以前见过你两回的。”

“对于无关紧要又太过平庸的人,我向来不会过多关注,认识我的人,自然是比我认识的人多。”

凤云渺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史曜连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

而下一刻,凤云渺又道:“把你的美人蛊给本宫一只。”

他的手指间缠绕把玩着颜天真的乌发,并没有看着史曜连,但这话却是朝着他说的。

“给你一只?”史曜连唇角抽动了一下,“这东西很贵的,你去黑市打听一下价格便知道了,黑市还不一定有货呢。”

凤云渺也不与他废话,再次开口,语气变得更加清凉——

“给、不、给?”

这一字一顿的语句,其中不包含着威胁的言辞,却是无声地透露出了一种威胁与压迫。

史曜连:“……”

以他如今的处境,似乎没有机会说一句不。

“拿去!”

史曜连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那只美人蛊屈指一弹弹向了凤云渺的身上。

凤云渺抬手一抓,将那只美人蛊准确地抓在手心里。

“拿个盒子来装,否则你让本宫怎么带走。”

“这屋子里有这么多盒子,你自己拿!”

“你去挑个好看的来。”

“你这是把我当下人使唤了?”

“不是。”凤云渺顿了顿,道,“下人可比你贴心多了,不需要废本宫这么多唇舌,什么都会给本宫办好的,你没有资格与他们相提并论。”

史曜连的火气几乎要溢出来脑门。

“阿弥陀佛。”眼见此刻火药味较浓重,花无心插了这么一句话,“贫僧想到了一句俗语,恶人自有恶人磨,遇上比自己更恶的,贫僧建议妥协,不建议反抗。”

花无心此话,仿佛是给史曜连吃了一剂定心剂,史曜连平息下心中的火气,起了身去给凤云渺找罐子。

他还是不要再与这个人起争执了,否则指不定他又要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这种受人控制却又无法抗拒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颜天真一直不曾言语,眼见着史曜连此刻那憋屈的神情,脸上泛起一丝同情,“你犯不着太难过,我会给你安慰的,这个月的解药,连同下个月的解药,都给你了哈。”

颜天真说到这儿,从衣袖里摸出了一个瓷罐,倒出了两颗药丸放在茶盘上。

史曜连顿时也没了脾气了。

解药最重要。

有了解药,便不能在蹬鼻子上脸了。

凤云渺瞥了一眼茶盘上的两颗药丸,伸手拈起一颗,到鼻尖嗅了嗅。

枸杞、麦冬、干姜、炙甘草……都是十分普通的药材。

这药丸看起来并无特别,这些平凡的药材组合在一起,大多都是拿来治小病的。

凤云渺望向颜天真,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探究。

颜天真冲他挑挑眉,唇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那丝笑意颇为调皮,仿佛做了什么坏事得逞一般。

凤云渺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道了句——

“淘气。”

那风骚的家伙显然是被天真给骗了。

什么三尸脑神丹,听上去似乎有点厉害,但其实就是……

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药丸罢?

这风骚的家伙,看似对美容美体这一方面极为擅长,却连一些普通的药材都辨识不出来。

真好骗。

傻子。

“喏,给你找了个好看的盒子。”史曜连的声音传入了耳中,下一刻,便见他走到了身前,将一个精致的锦盒递了过来。

凤云渺将手中的蛊虫放入了锦盒中,道:“你方才说,这美人蛊一旦打到体内,就无法取出来了?”

“嗯,只能进不能出,这也是美人蛊的一个特点,因此,使用了美人蛊的人,必须要考虑清楚,是否在未来的二十年之内都愿意喝血度过,哦,对了,美人蛊的寿命长达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便会死完了,因此,二十年过后,就不需要再有什么忧虑了。”

史曜连说到这儿,低笑一声,“二十年之后,这年纪也不小了呢,总之,在最青春貌美的那些年内,是挺不好熬的,总是难免会提心吊胆的,在一定期限之内不喝人血,会原形毕露的哦。”

颜天真道:“你先前说,原形毕露之后,身体会干瘪,越来越丑,那么若是继续喝血补充,还能恢复吗?”

“可以啊。”史曜连悠悠道,“七日不喝血,身体就会产生异样,十日不喝血,身体会枯瘦干瘪到不成样子,脸部凹陷,肌肤泛皱,这都是被蛊虫反噬的后果,半个月之内,若是还不能补充血液,那就彻底完蛋。”

“怎么个完蛋法?”

“蛊虫会破体而出,身上千疮百孔,极其惨烈。”

“噫……”

“呕——贫僧还是先失陪了,你们慢慢聊……”花无心捂着嘴巴,转头便奔向房门外。

听史曜连讲这些恶心的事儿,他在脑海里总是忍不住去想象那个画面。

一想下来,便觉得止不住一阵作呕。

谁能想到那张美人皮之下的情形,是如此多的蛊虫在效力。

在他看来,那女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该称之为怪物了。

“花大师还真是玻璃心啊。”颜天真望着花无心落荒而逃的背影,轻挑眉头,“听起来虽然恶心了些,但还不至于让我作呕,他光是听就受不了,要是那女子站在他面前,他岂不是得吓尿。”

“他就是受不得丑陋的东西。当初我扮作丑男,那张脸也将他吓得不轻,如今那冒牌货,比我当初更加惨不忍睹。”

“比起那张用蛊虫编织的美丽皮囊,我还是觉得画着满脸斑点的你更可爱些。”

颜天真说到这儿,低声道:“这要是不知情的人还好,若是知情的人,与那女子亲热……嗝!”

“别说了,真膈应人。”史曜连在一旁怪叫了一声,“原本我还不觉得有什么,被你这么一说,倒也觉得膈应的慌,别说了,别说了,不说就不会想。”

“呵呵呵……嗝!”颜天真原本还笑得愉悦,忽然又是一个嗝冲上了喉咙。

笑得太过分了。

……

临近午时,有宫人入了听风阁,进了鸾凤国使臣所在的院落,替宁子初传话。

“摄政王殿下,今日午时,陛下设宴华阳殿,宴请远道而来的殿下以及郡主。”

“本王知晓了,一定按时前去,请代本王向贵国陛下转达谢意。”

将前来通报的宫人打发走了,尹默玄望向了身后不远处的二人。

雪枫和尹良玉在庭院之内嬉戏,雪枫用黑巾蒙着双眼,双手挥舞着,尹良玉在她身周跑来跑去,让她捉不到她的身影。

尹默玄走了过去,朝着二人道:“别玩了,该准备去华阳殿赴宴了。”

雪枫听闻此话,摘下蒙眼用的黑巾,转头朝着尹良玉道:“郡主,咱们晚些再来玩罢。”

“赴宴?赴什么宴?”尹良玉眨巴了一下眼睛,目光之中带着好奇。

“就是——北昱国的陛下要请咱们吃饭,咱们得过去一趟。”

“又吃饭,我今天已经吃了不少点心了,都快撑得吃不下了!”尹良玉撇了撇嘴,道,“哥哥,我可不可以不去?我……我想睡觉,你去就好了。”

尹默玄思索片刻,道:“也罢,你不去就不去了,那你就在这听风阁内好好休息,切莫乱跑。”

看她如今这不懂事的模样,若是去赴宴,只怕也会吵吵闹闹得不安生。

“好啦,我哪都不去,就在自己屋子里睡觉。”尹良玉说着,便转过了身,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了。

尹默玄带着雪枫赴宴去了。

偌大的庭院之内,一时只剩下尹良玉一人。

头顶上空,忽然响彻一道鹰的鸣叫。

尹良玉抬头,一只黑色的鹰儿映入了眼帘,只见那鹰儿在半空中盘旋了两圈,接着便是一个俯冲下来,落在她的肩膀上。

这只鹰儿,只有在确保周围无人的时候才会落下。

尹良玉抓过飞鹰,取下绑在它脚边的纸条。

摊开纸条,看了一眼,便将纸条揉皱在手心,抓起肩膀上的鹰儿,朝着半空中一扔,眼见着它飞离视线,逐渐远去,最终化作小点,直至消失在视野之中。

尹良玉这才转身回屋。

……

湛蓝的天空之下,阳光映照着金黄色的琉璃瓦,显得格外辉煌。

瓦顶下方,正红色的朱漆大门顶端悬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书写‘华阳殿’三字。

“朕这北昱国皇宫,今年算是最热闹的。”

华阳殿内,宁子初右手握着酒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把玩着手中酒杯,状若漫不经心道:“以往从没有在同一个月内,接待如此多的异国客人,这多国相聚的情况,以后怕是很难有了。”

坐在宾客席的尹默玄听闻此话,淡淡一笑,随即朝着宁子初遥敬了一杯,“相聚便是友,陛下,本王敬你。”

言罢,饮尽了杯中酒。

宁子初同样将手中的酒盏端到唇边,一饮而尽。

而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尹默玄旁边的空位上。

那是给他妹妹良玉郡主准备的位置。

“朕邀请的不止是王爷,还有郡主,为何此刻只见王爷,不见郡主。”

宁子初原本就不在意尹良玉来或不来,有此一问也只不过是客套话。

尹默玄听着这问话,答了一句:“良玉她身体有些不舒服,此刻正在卧房之内睡着,便没有喊她一同过来。”

“若是不舒服,该叫个御医去看看的。”

“多谢陛下的美意,良玉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兴许睡一觉就好过来了。”

二人正客套着,一名宫人走到了宁子初的身侧,朝着他低声道——

“陛下,颜姑娘已经准备好了。”

宁子初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今日的宫宴,他只邀请了鸾凤国人,其他几国的人在今日之前就已经宴请过,甚至请了不止一回,今日便懒得再跟他们客套。

而奇怪的是,今日颜天真竟主动跟他提出要在宫宴上献舞。

以往都是他叫着来,她才会来,少有她自己主动提的时候。

颜天真的原话是——

她十分欣赏这个女权为主的国度,因此要献上舞姿来表达她的喜爱之情以示欢迎。

随她去了。

想到这儿,宁子初朝着尹默玄的方向道:“摄政王既是客人,便赏个脸,欣赏一下我北昱国美女的舞姿如何。”

尹默玄自然是笑道:“乐意之至。”

宁子初便朝着宫人吩咐了下去。

不多时,空气中便忽然响起了丝竹之声,是乐师奏乐了。

乐声才响起片刻,一名红衣舞娘踏进了大殿门槛,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右手一把孔雀羽扇遮着面容,迈着轻快的步子迈入了大殿中央。

看那把扇子,北昱国的臣子们便晓得是颜天真。

一身火红衣裙随着轻快的步伐摇曳,煞是好看。她随着琴师弹奏的丝竹之声而起舞,身姿轻盈若红蝶一般。

将手中的羽扇从脸上拿开,露出了那半遮掩的倾国姿容。

宾客席上,尹默玄与雪枫望着她,都有些发怔了。

这一刻似乎回到了从前。

曾经,鸾凤国的大殿之上,尹良玉便是一身红衣舞动摇曳,身姿柔媚无骨慵懒如猫,举手投足间尽是道不清的妖娆。

尹良玉能歌善舞,与她所熟悉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一点。

而就在二人怔愣之时,大殿中央的颜天真开个口,音色清脆落出谷黄莺——

“如果红颜,命不曾单薄

这世间,有没有传说

生为飞蛾,若是不敢扑火

这宿命,凭借什么壮阔

似绫罗,缠绕着

似枷锁,金妆玉裹

似雪花,飞舞着坠落

美丽啊,向死而活——”

颜天真唱到此处,裙摆一扫,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将声音再度扬高了几分——

“爱若能参破

终究是寂寞

忘却了前因后果

苦守的执着,

虚晃的一诺

空耗这青春许多……”

宾客席上,尹默玄与雪枫二人依旧呆愣地望着她,听着耳畔的歌声,一时不能回神。

而颜天真的目光,也有意无意地扫过他们二人,一双丹凤眉目,在此刻竟是染上了点点泪花,就连出口的歌声也多了一丝哀伤——

“年月里蹉跎

轮回中错过

被遗忘的人是——我

熟悉的轮廓

泪眼中斑驳

望着却无法触摸

爱是可念不可——说”

不等颜天真的话音落下,雪枫已经蓦然回过神,转头朝着尹默玄道:“殿下,是她,就是她!她才是郡主,她才是!”

雪枫忽然的失态,令众人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谁也不知这位鸾凤国的女官,为何忽然就怪叫了一声?

原本众人都欣赏歌舞欣赏得好好的,雪枫这么一声怪叫,可算是破坏了气氛。

而就在下一刻,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雪枫已经起了身,直接从自己的坐席上奔出,直奔向大殿中央的颜天真。

颜天真一舞还未结束,余光就瞥见了一道人影靠近,那道人影的速度实在是快,一个眨眼便冲到了她身边,抓住她的手腕,就那么一捞,直接捞到了那人怀里。

颜天真眨巴了一下眼睛。

这个雪枫还真是——霸气侧漏啊。

“郡主,你没有被遗忘,是雪枫瞎了眼,误把别人当成了郡主,郡主,不要怪我。这几个月我一直都在找你,今日总算是把你给找着了……”

雪枫就那么抱着她,将头搁在了颜天真的肩上,说话间,眼角都已经泛出了泪花。

“之前是我没有认出郡主,是我的错,我的错……”

“没事没事。”颜天真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其实我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只是不知为何,觉得你们给我的感觉甚是亲切……”

“雪枫从郡主的歌声中听出来了哀伤,这或许是郡主潜意识的抱怨与控诉罢?”

颜天真:“……”

其实这个是她随便唱的,她脑海里的歌曲库太庞大,觉得这首歌十分能渲染气氛,便挑出来在今日唱了。

细细琢磨这首歌最后那几句的歌词,倒真是有那么点控诉的哀怨味道。

年月里蹉跎,轮回中错过,被遗忘的人是我。

熟悉的轮廓,泪眼中斑驳,望着却无法触摸。

哎哟,我的天呐,听着真是忧伤。

“这是——怎么回事?”首座之上,宁子初望着这么一幕,一时也有些没回过神。

身后的林总管凑上前,道:“方才老奴要是没有听错的话,那位女官一直喊着颜姑娘喊郡主。”

“郡主?”宁子初的目光之中泛着疑惑,“跟他们一起来的郡主不就是良玉郡主,方才不是还说她在听风阁之内睡么?”

“这……老奴也不知道啊。”

宁子初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便将疑惑的目光望向了尹默玄——

“殿下,你能否跟朕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尹默玄好不容易回过了神,此刻面上已经恢复了一派镇定,面对宁子初的疑问,他道:“陛下,此事太复杂了,眼下也不好做解释,不如这样如何?本王与陛下单独聊聊,陛下的疑惑,本王自然会为你解答。”

是该跟宁子初好好聊聊。

再怎么说,颜天真也在这宫中呆了许久,要带走她,总得与宁子初打声招呼。

宁子初听着尹默玄的话,再看了看大殿中要抱在一起的两个女子,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泛上一丝空落落。

静默了片刻,他道:“好,请摄政王随朕来御书房。”

宁子初说到这儿,起了身,“其他的人,先散了罢。”

众人一头雾水,却还是依着宁子初的意思,纷纷起身离开。

尹默玄也随着宁子初走开了。

今日的宴席,楚皇后也在场,目睹着经过,秀眉微拧。

隐隐感觉有大事发生?

为何鸾凤国的女官会抱着颜天真不撒手,口中一个劲地叫着郡主,良玉郡主不是就与他们在一起么?

还没有见过这位良玉郡主,大名却是听说过的,鸾凤国的第一美人,有倾国倾城之姿。

今日没能见着那位,却看了一场糊里糊涂的戏。

颜天真怎么能是那个郡主?

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眼见着众人都离开了,楚皇后也不好多做停留,离开大殿之际,还能听见身后的女子一个劲儿自责。

“郡主,是雪枫糊涂啊,竟被一个冒牌货蒙蔽了双眼这么久,如今想想,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别别别,人都会犯错,何必因为一时失误的判断而太过自责了,再说了,你怎么此刻就能确信我一定是你的郡主?”

“你肯定是,我相信我这次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听风阁内的那一位,虽说也符合了大半的要求,可那眉眼之间的神韵与姿态,确实相差甚远!”

“人家失忆了嘛,难免智障了些。”

“你也失忆了,为何你的神韵风姿与郡主如出一辙?那般美好,那般耀眼,这才是我的郡主……”

“好吧,那咱们就等结果出来了再说吧。”

颜天真说到这,扯着雪枫的手腕便往外走,“南旭国的太子对我说,他有重要的事要与你们谈,如今你们的摄政王被陛下喊去谈话,那么,你就去见一见南旭太子罢,听听他和你说什么,针对良玉郡主这件事上,有了新的线索。”

雪枫听着这话,便任由颜天真拉着她走。

二人离开的身影落在了楚皇后的眼中,使得她嘀咕了一声,“见鬼的郡主,就颜天真那德行……”

身后跟着的侍女听闻此话,道了一句,“娘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奴婢这会儿忽然想起来了,在鸾凤国那边,女子为尊,贵女风流,那边的女子大多伤风败俗,水性杨花,不过,由于是女帝当政,她们管这种国风叫作——女子本色。这颜天真平时也不守规矩,有伤风化,还真就符合她们那边的女子性格。”

楚皇后听得眉头都拧了起来。

“是女儿家,就该守三从四德,从一而终,鸾凤国那破地,贵女们那般下流,当真不怕被其他国笑话。”

“笑话的是有呢,不过他们那边的女子都不好惹,因此,没人敢当面说的。”

“果真都是些厚颜无耻之辈。”

这一头楚皇后在贬损着鸾凤国的国风,颜天真已经拉着雪枫去听风阁,到了南旭国使臣所在的院落,见了凤云渺。

“听闻南旭太子有要事找我谈?”

“不错。”凤云渺坐在石桌边上,望着走上前来的二人,将手伸入衣袖之下掏出了一个盒子,搁在了桌子上,推到了雪枫的面前,“雪枫姑娘,看看这东西。”

雪枫将盒子打开,望着盒子里头。

一只与瓢虫外形相似的黑色甲虫,也就比米粒大了一些。

雪枫顿时疑惑了,“太子殿下,给我看这个东西是何用意?”

“本宫来跟你介绍一下,这叫做美人蛊。”凤云渺唇角勾起一丝笑意,“雪枫姑娘应该很疑惑,为何有两位跟你家郡主容貌身段都一模一样的女子,甚至连胸腰臀各个部位的尺寸也等同,茫茫人海之中,要找个头相同、身段相同到几乎没有差距的女子,可谓是难。”

“这确实很难,且在容貌之上又找不到破绽,这就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太子殿下说那是易容术,殿下如今可有法子破解这易容术呢?”

“本宫的判断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那不是易容术,那就是真脸啊。”凤云渺慢条斯理道,“盗窃来的真脸,靠着美人蛊编织出来的容颜,靠着活人鲜血才能维持的美貌,用无数精力财力乃至时间才造成的一尊皮囊,太不容易了。”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假的郡主全身上下也都是真的?”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这样的表象维持不了多久,有一个非常容易判断的方法。”

“什么方法?”

“呵呵……希望雪枫姑娘听了之后,不会吐才好呢。”

……

是夜,月色清凉。

宽敞的庭院之内,一袭黑衣的女子坐在石桌边上,月色打在她的头顶,拉出一道斜长的影子。

身后忽有脚步声响起,随即是女子的轻笑声传入了耳中——

“雪枫,听丫鬟说你找我?”

雪枫听着身后的声音,收敛起了此刻阴郁的神情,转过头时,面色已经不带任何异样。

“郡主,你不是跟雪枫说过,想和南旭国的那位太子做朋友么?”雪枫朝着对面的女子笑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帮郡主办好了呢。”

“真的么?”尹良玉听着她这话,面上当即浮现起雀跃的笑容,“雪枫你是如何办到的?哥哥说那太子的脾气很是不好,不近人情。”

“只要是郡主的心愿,雪枫无论如何都会帮着你达到的,哪怕是厚着脸皮,对那位殿下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烦到他答应了我的要求为止。”

“这样就行?那雪枫你可真是辛苦。”

“只要郡主能开心,雪枫辛苦也是值得的,那位殿下说了,愿意和郡主见上一面,郡主,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雪枫说着,转过了身。

“雪枫你真好!”尹良玉笑着,蹦到了雪枫的身旁,亲昵地挽过了她的胳膊。

月色朦胧,人的神情都看得不太真切,尹良玉更是看不见雪枫眸底浮现的寒光。

被雪枫带着走进了另一个庭院,一抬眼就看到了一抹海蓝色的修长身影。

那道人影也看见了她们,迈出了步子,缓缓走来。

尹良玉望着那人逐渐走近,唇角始终挂着单纯喜悦的笑意。

更近了些,她终于看清了他。

他露在衣裳外的肌肤,若羊脂玉凝般,好似被月色笼上了一层纱,月光正打在他的头顶上,那浑然天成的细腻五官,看着直让人觉得彷如神祗降临。

尹良玉一时有些呆愣。

凤云渺冲着她淡淡一笑,“先前对郡主太过冷淡,如今想想似乎有些失礼,今夜给郡主准备了一份见面礼,希望郡主喜欢。”

凤云渺说着,朝着尹良玉伸出手,递出了早已握在掌心的盒子。

尹良玉伸手,接过了那精美小巧的锦盒,笑道:“这里头是什么宝贝呀?”

凤云渺慢条斯理道:“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尹良玉应了一声,掰开了那锦盒的口子,将锦盒打开。

看清了锦盒里头的东西,唇角的笑容便是僵住。

下一刻,她惊呼一声将手中的盒子丢了出去!

“虫子!”

她转身欲跑,这一转身,却看见了尹默玄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后。

“哥哥!他……他拿虫子来吓我……”

尹良玉苦着脸,伸手要去拉扯尹默玄的衣袖。

尹默玄朝后退了一步,避开她的触摸。

尹良玉怔住,“哥哥你……”

余光瞥见另外一道人影靠近,尹良玉又转过头,一见来人是雪枫,便也朝着雪枫走近了一步,“雪枫……”

想要像之前那样伸出手扯上她的衣袖撒娇,却听得对面传来了一声呵斥——

“别碰我!”

------题外话------



常常看到评论区有要求我加更的,在此郑重说明——

我将无视所有催更。

我目前的更新量,在本站真的不算少了,如果这样还是满足不了看文的妹子,那我真的没辙。一章一万字左右的内容,我没有五六个小时是写不出来的,遇到卡文的时候所需时间更久,我的人生不可能都被码字充斥着。

码字是坐在电脑前工作,时间一长肩周炎颈椎病都会伴随而来,我不想年纪轻轻就有这些病,因此,我只能对不住大家的催更要求,实在是因为我手速不快。

总之,我将无视所有催更,见谅。

总之,我将无视所有催更,见谅。

总之,我将无视所有催更,见谅。

觉得我不通情达理的,请移驾更新榜,日更一万五,两万的作者都挂在榜上呢。

而我,注定上不了这个榜→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