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你要不要脸?/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良玉的手顿在了半空中,望着此刻站在对面的女子,目光之中泛起一片氤氲水雾,好似下一刻就会溢出泪珠。

绝色容颜因着这一刻的委屈,而变得愈发楚楚动人。

可她这副模样落在三个人的眼里,并不能激起三人一丝同情与怜惜。

“还装?已经被我们识破了,还装什么装。”雪枫望着她,嗤笑一声,“骗了我这么久,你这心里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愧疚,我家郡主的美貌被你这居心叵测的小人盗窃,你还装着一副纯真无辜的样子,你就不心虚!”

“雪枫,你在说什么呀?”尹良玉不仅委屈,还十分不能理解,“我不就是你的郡主?为什么要这样骂我,你先前还说,你会一直对我好下去……”

“你顶着郡主的脸来骗我,这会儿还好意思说!你要不要脸?我真想撕下你这张脸皮,看看你原本的容貌究竟是什么样,你是不敢见人才要盗窃他人的美貌?”

相较于雪枫的愤怒,尹默玄倒是显得冷漠,抬手按住了雪枫的肩,示意她冷静下来。

“雪枫你忘了,她这脸皮子是真的脸,并非披着人皮面具的,你根本就撕不下来。”

“对,我忘了,这张脸皮虽然经过改造,但还是她真正的脸,不能撕,那就划破了,决不能让她顶着郡主这张脸。”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尹良玉所表现出的依旧是一头雾水,双手也下意识地捂上了脸庞,“我这脸又怎么了?雪枫为什么要撕我这张脸……”

“你能不能正常说话!你这冒牌货!”

听着雪枫的声声呵斥,尹良玉终究是忍不住蹲下了身,双手环住了膝盖,埋头哭泣了起来。

“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呜——”

听着她如小兽一般的呜咽声,仿佛是带着极大的委屈与无助。

她这一哭,雪枫更加气恼。

“你哭什么哭?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雪枫望着蹲在地上哭泣的人,转头朝尹默玄道:“殿下,如果她真是个被人利用的傻子,那我们还能问得出话么?”

他们迫切地想要知道,制造假良玉的幕后主使者是何人。

因此,就算证实了颜天真才是真的郡主,这个假的也必须得留着,严格审问。

可如今这人哭成这般模样,倒像是个真的傻子。

雪枫不禁在心中想着:莫非这幕后人是真弄了个傻子来迷惑他们的视线?

这么做用意何在?

“装傻充愣的本事一流,看上去倒像是真傻。”凤云渺听着空气中的呜咽声,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既然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而你们又想留着她的性命审问她,不如就将她先关押起来,找可靠的人来看守她,过了七日之后,她说不定会求着你们放她出去。”

史曜连说,七日不补充新鲜血液,身体便会开始出现干瘪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缺水缺血,非但失去貌美容颜,还会变得丑陋。

这冒牌货必定不敢面对那一日,既然她要装,那就看看她还能装上多久。

“南旭太子的提议可行,那就先将她关起来。”

正说着话,忽有一名下人上前来,走近了,听见尹良玉的哭声,怔了怔。

凤云渺瞥了他一眼,“什么事,说。”

“回太子殿下的话,陛下过来了呢。”

“知道了,下去。”

凤云渺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现出一道人影,望了一眼过去。

月光映照着那道明黄的身影,可不正是宁子初。

凤云渺收回了视线,望向尹默玄,“王爷之前与这位陛下谈的如何?”

“本王将具体情况与蹊跷之处跟他说明了,他沉默了许久,最终道了一句:希望我们可以尽快查明真相,并且告知他结果。除此之外,他就没有再说其他话。”

凤云渺听得笑了一声,“本宫依稀可以猜测到他的心情,他如今已经习惯了这宫中有天真的存在,若最终证实天真就是郡主,天真自然是要离开这皇宫的,总不能还在他身边做歌女,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给他唱歌跳舞解乏,他也是白捡了个大便宜,他还能说什么,又有什么立场来留下天真。”

凤云渺说到这儿,目光之中寒芒闪烁。

宁子初比他更早了两个月认识天真。

堂堂一国郡主,被宁子初当侍女般地使唤了这么长时间,可不正是让他捡了大便宜。

更令人不愉快的在于,他这后宫中的女眷们,轻视天真的歌女身份,眼红她所受到的待遇,逮着机会就对她一个劲地贬低,试图踩踏她的尊严。

看她拿回她郡主的身份,对那些曾经奚落嘲笑过她的人,给予加倍的反击。

他晓得她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但凡是得罪她的,决不能整轻了去。

“从与那位陛下的谈话中,本王可以看出陛下对天真是有点意思的,本王要将天真带走,他想必是很舍不得。”

宁子初此刻还未走近,尹默玄便又继续道,“我鸾凤国的郡主,是绝不能受人欺负与使唤的,但这北昱国的陛下从一开始便不知情,不晓得天真的真正身份,使唤她,本王也不好说什么,再有,本王也了解到他从未亏待过天真,天真在这宫中的待遇一直便挺不错,既然如此,本王更没有理由去指责这位陛下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若是宁子初对天真做了其他过分的事儿,王爷你是否应该与本宫一起,帮着天真讨回公道?”凤云渺说到这儿,凉凉一笑,“回头再说,那位陛下来了,咱们先跟他谈谈真假良玉的事。”

眼见着宁子初走上前来,凤云渺瞥了一眼过去,“陛下也这么迫不及待地来验真假?”

“朕想看看这事情有什么新的进展。”宁子初走近了,望着蹲在地上哭泣的人,道,“她就是那个与天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她这副容貌是盗窃来的,她才不是与我家郡主长得一样。”雪枫解释着道,“陛下,我们已经得出结论了,这就是个冒牌货,而陛下宫中的歌女颜天真,才是真正的郡主。”

宁子初听闻此话,眉头轻拧,“你确定么?”

“陛下可还记得昨夜宫中的惨案?”尹默玄道,“两个一模一样的良玉,其中有一个是假,而这个假良玉并非披着人皮面具,而是用一种十分邪门的法子改变了容颜,而她所得到的这副容貌,却不能永久维持着,每隔七日就要使用新鲜人血,方能达到美貌长存的目的。”

“竟有这么邪门的事?”宁子初素来镇定,此刻也有些觉得不可思议,“靠着吸食新鲜人血才能维持美貌,这还能称之为人,这应该是怪物。”

“不错,就是怪物!她这副美貌的皮囊下其实是……”雪枫说到这儿,忽然就有些不敢说下去。

再说下去,只怕又要膈应人。

“昨天那个倒霉的宫女必定是被她吸干的。在我们来这皇宫之前,宫里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惨案吧?”雪枫冷哼一声,“陛下宫中的颜天真,行为想必是从来没有异常的。”

“的确。天真在这宫中两个多月,也没发生过像昨夜那样诡异的命案。”宁子初垂下了眼,“虽然你们的推测挺有道理,但……你们真的就能完全肯定么?想要彻底拆穿冒牌货,总该让她露出真面目看看,否则是不容易让人信服呢。”

“就在陛下来之前,我们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她露出真面目了,等着她露出破绽,就不会有人再质疑天真的身份。”尹默玄淡淡道,“关她几天,等着看结果吧。”

宁子初道:“朕还是很疑惑,白日里王爷与朕谈话,说天真跳舞时的神韵与良玉郡主如出一辙,仅凭这一点,朕觉得还是不能十成十地判断真假,一个人在失忆之后忘记了原本擅长的东西,这并不算什么,你们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觉得这位良玉郡主是假的?”

“看来陛下一定是要追问到底。”凤云渺轻瞥了他一眼,随即转身迈出了两步,俯下身子,捡起那被尹良玉丢掉的盒子,朝着盒子里头望了一眼。

美人蛊还在里头爬,还好没跑掉。

凤云渺唇角扬起一丝凉薄的弧度。

他和天真,花无心、以及雪枫尹默玄,都被这美人蛊的作用恶心了一遍,如今宁子初既然要刨根究底,他又怎么能放过膈应宁子初的机会?

尹默玄解释得还算是客气,并未说出具体细节,只说这冒牌货是用了“邪门的法子”。

很显然,尹默玄也被这美人蛊膈应到了,不愿再陈述一遍。

凤云渺转身走到了宁子初身前,将手中的盒子递了出去,“陛下,你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

宁子初瞥了一眼锦盒内的东西。

“这不就是一只小虫子么。”

看起来像是瓢虫,却又比瓢虫样子更丑一些。

“这个东西,叫做美人蛊,顾名思义,为了打造美人而生。”凤云渺的语气慢条斯理,“陛下可知她为何能与天真的容貌身段一模一样?因为她的体内有这个东西,将她从头改造到脚。”

宁子初的眼角似乎抽动了一下,“……”

而凤云渺还在继续说着:“这蛊虫便是有如此的妙用,可吸食人身上的血肉与油脂,并且在主人的操控下进行挪移,听起来是不是很不可思议,有了这个东西,塑形美体便不是难事。除了个子不能改,什么部位都能改。”

“也就是说,只需要找一个身高等同的女子,便可以进行改造,甚至连容貌也能打造到一模一样?”宁子初心中觉得震撼。

“不然怎么能配得起美人蛊这个名字。你可知打造一个这样的美人,需要费多少蛊虫。”

“多少?”

“三五十只,这是最少的估计。”

宁子初听得胃里一阵翻涌。

凤云渺将他的神态看在眼中,仿佛透过他那绷着的脸色看出来他的膈应,又笑着道了一句:“虽然得来了绝色容貌与曼妙身段,但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她需要靠着常年不间断地吸食人血,为了养体内的美人蛊,超过七日不饮血,立即出毛病,时间拖得越长,身体越糟糕。到最后蛊虫甚至会破体而出。陛下,咱们到时候一同来观赏观赏如何?”

宁子初忍耐着心中的恶心感,冷眼看向凤云渺,“好啊,朕也很好奇那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即便心里膈应得慌,他也依旧是应下了凤云渺的提议。

他不就是存心想膈应自己。

若是找借口推脱,倒是显得自己没胆量。

登基这几年来,什么血腥的场面没见过,纵然满目鲜血淋漓,他依然能够保持镇定。

不过——

血腥跟恶心……是两码事。

恶心比血腥似乎更让人难以接受……

宁子初心中这么想着,面上去维持着毫无表情的样子,瞥了一眼地上还在哭泣的尹良玉。

她似乎压根就没听见他们的交谈?

她依旧只顾着自己哭,仿佛除了哭之外,什么事她都不在意。

“那就先将她关押在她自己的屋子内,命人严加看管她,一日三餐按时给她,不得离开一步,咱们且看看,她现原形会是什么模样。”

“本宫觉得,这样还是不够严谨。为了防止她伤人,再给她加一道枷锁罢。”

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听说陛下这宫中有拿来囚禁人用的大铁笼子,不如就拿出来用一用,将她禁锢在笼子之内,至于她的屋子,房门可开着,方便有人来探望,本宫想,这几日说不定会陆续有人前来探望她,毕竟天真与雪枫在大殿上相认那一出,被许多人看在眼中,这事儿算是瞒不住了。”

“也好。”凤云渺身后的雪枫附和道,“拿个坚硬的铁笼子罩着她,也更放心些,她想出去作妖都不会有机会。”

“那就依你们的意思。”宁子初淡淡道,“等会儿回到长央殿,朕就让人搬个铁笼子来,将她关押进去。”

话说到这,地上那埋头哭泣的人终于有了反应,抬头望着尹默玄道:“要关我?哥哥为什么骂良玉,之后又要来良玉?为什么要和他们一同欺负我?良玉究竟做错了什么……”

“本王懒得再与你多费口舌,关你几日,且看看你还能不能装得下去,若你实在是受不住美人蛊的摧残,便实话实说,交代一切事宜,将幕后主使者道出,若是有助于本王识破小人的阴谋,将功折罪,本王还能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哥哥,你到底在说什么?良玉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不等她的话音落下,雪枫低斥一声,“行了!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要不是为了抓你幕后的人,我真想抽死你我……”

“好了,不与她多说,关起来罢,等美人蛊作怪的时候,她就知道厉害了。”尹默玄说到这儿,当即招来了侍从,吩咐他们将尹良玉关押起来。

“哥哥,为什么要关我!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尹良玉被人拖下去的时候,口中依旧是止不住的祈求与控诉——

“哥哥!不要关我!呜……”

“这么多人看着还能装得下去,我都差点信了。”雪枫咬牙切齿道,“怎么就能如此厚颜无耻。”

“雪枫姑娘莫生气,万一真的傻了呢。”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可能是蛊虫爬到她的脑子里,把她的脑髓给吃了,才让她宛如一个智障。”

“太子殿下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呵呵。”凤云渺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之际,留给宁子初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宁子初目光一沉。

天真。

朕要失去你了么?

……

深夜。

宫中绝大多数地方已经熄了火,有几处宫殿依然灯火通明。

“搞什么鬼,就颜天真那德行,怎么能是良玉郡主?”

宁子怡满脸写着不信,手中的杯盏重重搁在桌面上。

“她若是良玉郡主,何必窝在这皇宫里做一个小小歌女?以我之见,或许只是人有相似罢了。”

宁子怡夜里并未出席宫宴,宫宴之上发生的事,她自然是不知道,此刻知晓了,是从楚皇后的口中听说。

近来与楚皇后来往频繁,尤其发生了这等大事,楚皇后自然是告诉了她。

“子怡,本宫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事儿,本宫起初也是觉得不可思议,特意派人去打探了一番,听说那良玉郡主已经被关押起来,陛下还叫人搬了个铁笼子去囚禁她,这要求,还是他们鸾凤国的人自己提出来的。”

“所以……被关起来的那个是假的,颜天真才是真的?”

“据说俩人都失忆了,都没有良玉郡主的记忆,如此一来,想要分辨真假有些不容易,不过他们似乎想到了办法,说是关那个假良玉几天,等她原形毕现,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宫也不晓得,总之,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凭什么只关那个良玉,不把颜天真也一起关起来?既然至今还无法确定,那干脆两个一起关,两个一起审!怎么就能让颜天真逍遥快活?!”

“你稍安勿躁。本宫听说,颜天真是真郡主的可能性大一些,因此,受到的待遇自然也会更好一些。”

“怎么就能这样……”宁子怡绷着一张脸。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颜天真会有这样一层身份。

若最后真的证实了颜天真是良玉郡主,那以颜天真的身份……

足以配得上凤云渺的身份了。

原本还觉得,凤云渺对颜天真顶多感兴趣罢了,被她的容貌风情所迷惑,那也只是暂时的,就颜天真的上不得台面的身份,根本就别想能和凤云渺有什么牵扯。

皇兄也不会放她走的。

可是如今……

她若是良玉郡主,皇兄就留不下她了。

鸾凤国的人会把她带走,她会得到自由。

她……会不会嫁凤云渺?

良玉郡主是足以做太子正妃的,不会有人敢嫌弃她的身份。

这简直……

“不行,我不能让颜天真得逞,我觉得她不像是真的,这或许只是她的一个阴谋,她想谋夺那良玉郡主的身份,没这么容易!也许被关起来的那个才是真的……”

宁子怡说到这儿,站起了身,“我要去见见那个被关起来的良玉郡主,说不定她就是让颜天真给陷害了呢。”

楚皇后道:“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听风阁?别这么急切,说不定鸾凤国那群人都歇息了呢,你若是真要看,还是等明日一早再去吧,莫要深夜去扰人清静。”

楚皇后的话,让宁子怡稍稍平复了心情。

“也罢,那我就明早再去……”

……

这一夜,注定好几人都睡不安稳。

颜天真与凤云渺自然是睡得最安稳的。

一夜过去,又迎来了新的一日。

和煦的日光透过半敞着的窗户,打在冰凉的地面之上。

装潢简洁的房屋之内,大铁笼子罩着一名白衣女子,她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

忽听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便是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打开。

铁笼子内的人抬头,望着进屋的人。

来人逆着光,一袭红衣,身形高挑纤细,手中正端着一个碟子,碟子上是摆放整齐的点心。

“听说你被关起来了,我来探望探望你。”颜天真走到了铁笼子前,拉过了一旁的椅子坐下,将手中的点心搁在地上,让笼子里的人伸手能够得着。

“哥哥还需要你为他提供线索,你原本的身份是什么?谁给你用的美人蛊?你都知道幕后人的哪些具体计划,若是你愿意道出实情,祝他铲除小人,他便大发慈悲,给你个痛快的死法。”颜天真的语气慢条斯理。

笼子里关着的人,像是忽然发狂了一般,将手伸出铁笼子的缝隙,似乎要去扯颜天真的裙摆——

坐在椅子上的颜天真直接侧了个身,翘起了二郎腿。

“干什么你?还想打我不成?关在笼子里还不安生,你冒充我这么久,想打人的应该是我吧?”

“那是我哥哥!怎么就成了你的哥哥!”尹良玉抓着笼子的栏杆,手背上的青筋似乎都要浮起,可见她此刻的愤怒心情,“是你抢我的身份!抢我的哥哥!”

“啧啧啧……”颜天真望着她,摇了摇头,“如果是你演的是一个智障,你真的太成功了。若不是你居心叵测,就冲着你这演技,我都想收你为徒。”

“你闭嘴!”尹良玉低喝道,“你才是坏人!你怎么就能来嘲笑我!你别得意,你迟早要倒霉!”

面对尹良玉的叫嚣,颜天真自然是不在意,抖着腿,慢条斯理地哼起了歌——

“简单点

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递进的情绪请省略

你又不是个演员

别设计那些情节

没意见

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

你难过的太表面

像没天赋的演员

观众一眼能看见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闭嘴!别唱了!”笼子里的人费力地伸手,想要够到颜天真的裙摆,似乎是想靠着拉扯她的衣裳来发泄。

颜天真跷着的腿,朝她的手一踢——

“做甚?想拉我的裙摆,害我走光?还是想将我拉到身前暴打一顿?别拿你的手碰我,万一你的手里也有虫子,我会吃不下饭。”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尹良玉终于是被颜天真气哭了,一边落泪一边厉声控诉,“等我出去了,你要完蛋!你敢这么对我,一定会有报应!”

颜天真听着她的话,一下子笑出了声。

“扑哧!你是想把老子笑死了,好继承老子的郡主之位?你这内心着实是险恶啊,要知道,我昨天因为笑你,整整打嗝打了一上午。”

“你笑什么笑!”

“我笑你这个人既可怜又可悲。”颜天真斜睨着她,目光之中带着轻蔑与怜悯,“为了维持这样的一副皮囊,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若是你,宁可做个开开心心的平庸人,你觉得你自个现在这样很有意思么?你觉得你是人还是怪物,别怪他人嘲笑,我只有一个字送给你——该!”

“你是不是有毛病?”听着颜天真的话,尹良玉反驳道,“你才是个怪物!”

“我不介意你继续跟我装下去,你再垂死挣扎几日,总会有你后悔的时候,或许你现在正在拖延时间,脑子里盘算着要如何摆脱此刻的局面。”

颜天真说到这儿,冲她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我告诉你,你大可想一出又一出的奸计,想玩我就陪你玩,正好这后宫妇人的段数太低,难得有个厉害点的,玩得久一些也好。”

正说着,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响起,随即是下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太子殿下,颜姑娘也在里头呢。”

听着这声音,颜天真挑了挑眉。

云渺也来了呢。

她转过了头,便看见凤云渺踏过了门槛,冲着她淡淡一笑。

“云渺,吃过早点了么?”

“吃过了。”凤云渺走到了她的身前。

此刻房屋之内仅有三人,颜天真便站起了身,无所顾忌地伸手搭上了凤云渺的肩,指尖在他的肩上画着圈,慢条斯理道:“我记得某个人曾经跟我说过,通过亲吻我,可以猜出我近一个时辰之内吃了什么东西,要不要试试呢?看看某人是否在吹牛……”

颜天真话音未落,便被凤云渺一把扣住了下巴,而后,倾下了头,也不在乎旁边有人观看,狠狠地吻了下去。

唇与唇一触到,便好似胶在了一起般辗转不息,难分难舍。

察觉到了颜天真的顺从与主动,凤云渺扣着颜天真下巴的手松了开,另一只手却揽着她的腰不放,而颜天真也极为识趣,双手环上了凤云渺的脖颈,二人旁若无人般地厮磨。

呼吸喷洒,愈发地缠绵悱恻。

他们似乎已经忘了,旁边还有一个人在看。

笼子内的人从怔愣中回过神,忽然便是呵斥了一声,“云渺哥哥,你怎么能亲她!你知道她这人有多坏么?!”

此话一出,正在亲热的二人齐齐身躯一震。

云渺……哥哥?

颜天真双手抵上了凤云渺的肩,将他推了开,转头朝着笼子里的人道——

“我说,你这膈应人的本事还真是厉害,你能不能别在我亲他的时候,这么肉麻地喊一声云渺哥哥?我跟他走这么近,从来没喊过这么肉麻的称呼!不是你家情郎,又不是你家兄长,就不要随便喊人哥哥!”

“关你什么事,我想怎么喊碍着你了么?你凭什么管我对他人的称呼?”

“老子就要管!我不准你这么喊我情郎!”

“要你管!我就喊!云渺哥哥,她是坏人,你不要喜欢她……”

“你麻痹!你真是毁了我忍受傻逼的能力!信不信我一刀剁了你娘的狗头,顺便把你那野爹的尸体挂在树上风干供人瞻仰!”

颜天真骂到了兴头上,走到了笼子前,抬起腿,透过缝隙踹向里头那人的肩膀——

尹良玉被她这么一踹,直接仰倒在地上,这会儿她却没有想着要还手,而是抬起了头,眸光之中似乎染上了点点泪花,那楚楚可怜的神色,像是受了莫大的欺负,委屈万分。

“云渺哥哥,你看到了,她踢我!”

凤云渺一言不发,相较于颜天真的暴怒,他倒是显得淡然得多,慢条斯理地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皮夹子,从里头抽出了一根小刀。

这样的刀具,他先前也给颜天真送了一副。

凤云渺手执小刀,迈着步子走到了铁笼前。

颜天真一个转头便看见了他手上的刀,伸手擒住他的手腕,“云渺你干什么?”

“别拦着我,我要割了她的舌头。”

“不行,你割了她的舌头,她还怎么招供一切?我们还指望着她受不住美人蛊的折磨,将她所知道的内情全部道出。”

“割了她的舌头,她还可以手写。”

“这样审问起来也太麻烦了,算了算了。现在对她动手也不太合适,毕竟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结果呢,现在还是先不动她了。看她实在不顺眼,那就眼不见为净!走罢。”

颜天真这会儿倒是冷静了下来,推着凤云渺便往外走。

“云渺,其实我刚才已经出过气了,你犯不着再动手了,走罢,言归正传,你到底能不能猜到我早餐吃了什么?”

二人的声音逐渐远去。

笼子内的人依旧低垂着头,白皙的指节扣在栏杆之上,捏得死紧。

就在颜天真与凤云渺离去后不久,又来了一位上门探望她的人。

尹良玉听着前头响起的脚步声,再次抬起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粉衣女子,容貌娇美,穿着打扮十分贵气。

宁子怡望着眼前白衣女子的容颜,纵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难免惊奇了一番。

“还真是与颜天真长得一模一样。”

“我本来就是长这样的!”尹良玉望着眼前的女子,目光之中带着警惕,“你是谁,你也是来嘲笑我的吗?你也想像她那样打我骂我吗?你们都是坏人,走开!”

“你不必着急,本公主既不是来嘲笑你,也不是来打扰你的,我当真只是来看看你而已。本公主只是好奇,他们口中的假良玉郡主会是什么样的。”

“我不是假的,我是良玉啊!她才是假的,她还抢我的哥哥,她想抢走我的一切!”

“好好好,你是真的,她是假的。”宁子怡敷衍着道,“为什么你会被关在这?你们俩都一模一样,为什么只关着你,不关着她?”

“不知道……”尹良玉的面上挂着失落之色,“本来在她出现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可就在昨夜,哥哥和雪枫也不知听说了什么,忽然就要把我关起来。”

尹良玉说到这儿,仔细观察着宁子怡的神色。

宁子怡拧起了眉头,嘀咕一声,“一定是颜天真捣的鬼,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就你这榆木脑袋,怎么能斗得过她,迟早要被她搞死,有她在,就算你是个真的也会变成假的。”

“你是公主吗?”尹良玉望着眼前的人,试探般地问了一句,“你好像也很讨厌她?”

“我对她已经不仅仅是讨厌,是恨。”宁子怡冷笑了一声,“亏得本公主从前还将她当成朋友,她却拿我当猴耍,表面上说一心只向着皇兄,背地里又勾三搭四,她勾搭旁人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抢我喜欢的人。”

尹良玉附和了一句,“她好不要脸,她也抢我哥哥。”

“就是不要脸。偏偏她还花招百出,我根本奈何不了她。”宁子怡恨恨地道了一句。

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下一刻,笼子内的人忽然就伸出了手,握上了她的手腕。

“公主,只有你能帮我了。”

这句话,尹良玉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的,确保不会让外头的人听到一点儿声音。

她的行为,自然是让宁子怡微微一惊。

望着此刻眼前的尹良玉,她的脸上不再是天真与无辜,而是一本正经,目光之中的朦胧泪眼已经散去,转变为祈求与期盼。

看上去,像是一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人,哪有半分的傻气?

“你……你在装疯卖傻?”宁子怡也低声道了一句。

之前听说这良玉郡主失忆了,不具备正常人的常识,像个天真的孩童一般。

如今看来,她就是个正常人啊。

“公主,你别管我是不是真的良玉,只要你能帮我,我就能帮你对付颜天真,公主你想清楚了,冒充郡主是怎样的罪名,把这个罪名在颜天真头上套实了,还愁她不会倒霉么?只要你帮我,我也会帮你。”

宁子怡不语,似乎是在斟酌。

“公主,你只需要出点力就好,我不会连累你的。就算我失败了,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但我若是成功,对你也有利呀,你何不考虑着帮我?为了报答你,我脱身之后,也会应允你一个要求。”

“说吧。”宁子怡道,“你要我如何帮你?”

“简单,你只需要说服你们陛下来看望我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来劳烦你,你可以跟陛下说,你觉得疑点重重,事有蹊跷,总之,你寻个理由,让他一定要过来看我。”

“也罢,本公主尽力就是了。”

……

宁子怡离开了听风阁之后,便一路前往长央殿。

进殿之时,宁子初正在批阅奏章。

“听说你有事找朕,什么事?”宁子初头也不抬。

“皇兄,关于良玉郡主这一事,我觉得有点儿蹊跷。”

“怎么?你也对此事感兴趣?有什么好蹊跷的。”

“今天我也去探望了一下那良玉郡主,她有些疯疯癫癫的,口中一直喊着哥哥,我进去探望她,她又忽然疯一般地扑向我,她的手紧紧地扒拉着铁栏,她说——我要见陛下,让我见陛下。”

“她竟然想见朕?”宁子初总算抬起了头,将手中的奏折合起,丢到了一旁,“也罢,朕就去听听看她想说什么。”

话音落下,他便起了身。

……

宁子初走到关押着尹良玉的屋子内时,尹良玉正靠在铁笼子的角落。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走近,她抬起了头。

眼见着来人是宁子初,她弯了弯唇角,笑道:“陛下,你是不希望颜姑娘离开的,是么。”

宁子初听闻此话,眼眸眯起。

“你不傻?”

“陛下舍不得颜姑娘走,但若是颜姑娘变成了郡主,那她就一定要走。”尹良玉不咸不淡道,“良玉可以帮陛下,让颜姑娘永远留在陛下的身边呢。”

------题外话------



天真:又骂脏话了唉。



说个事哈,在以外的网站看盗版章节的读者就不要来留言了,因为我的书评区是有两个管理员的,管理员通过后台,可以看到留言的读者是否订阅,正版盗版一眼分清,没有正版订阅的留言,通常会被咔擦,而我也不会回复,所以留言了也没有用,出现频率太多的盗版用户可能会被禁言。

没有看正版就不要给我留言了,算是给我最起码的尊重,尊重我,也尊重我的管理员。别说我不通情达理,大部分的作者都有这样的脾气。有的妹子,看了我一本又一本盗版,你自己心里清楚。

再次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正版读者,端午节还会有送币活动,这次送的不少,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抢楼就是拼手速的哈,有的孩子每次都能抢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