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子初此话一出,颜天真自然是微微惊了一惊,随即面上呈现一抹无奈的笑意。

“陛下,你又在任性了,那是皇后,不是寻常的妃子想废就废,废后总该有个理由,这可不是儿戏。”

宁子初静默片刻,道:“只要你道一句你愿意留下,朕自然是有理由废掉皇后,你只说你愿不愿意留下,不需要问朕拿什么样的理由去废她。”

“若是在许久之前,陛下说出这样的话,兴许还能让我有些感动,可如今我恢复身份了,陛下才跟我提出这样的事……”

颜天真顿了顿,道:“着实是无法打动我了。”

“为何?”

“陛下怎么忽然就糊涂了,如此浅显的理由还需要再问吗?陛下你可以为了鸾凤国的郡主而废后,却不会为了歌女颜天真而废后。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陛下你是看着我如今的身份有所不同,这才如此大胆地提出这样的事儿,若我还是那个卑微的歌女,你就绝对不会这么想了。”

宁子初一时无言。

他根本无法反驳颜天真的话。

若颜天真只是一介歌女,他做不到为她牺牲太多利益,也不可能让她轻易取代了楚皇后,于理不合。

可如今她是鸾凤国的郡主,她有了足以匹配他的身份,他便不用有太多的顾虑,给她天下间女子最渴望的高贵地位,又能有谁说什么呢。

这个世道上的人,原本就分三六九等。

“陛下,我当真很纳闷,你对我是何种感情。”颜天真望着眼前的少年君主,悠悠叹息一声,“有的时候觉得,你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虽然你心思缜密,谨慎多疑,可你有时太过任性,你要为了我废掉楚皇后,因为什么呢?为情?”

颜天真说到这儿,淡淡一笑,“或许陛下你只是觉得,看我比楚皇后顺眼了许多,我作为鸾凤国的郡主,或多或少也能给你带些利益,既然你觉得顺眼又有利可图的事儿,你自然就乐意……”

“并非如此!朕这一次不是为了利益!天真,你不明白,朕偶尔也会有很想要的东西,与利益无关,只是纯粹地想要而已。”

宁子初说到这儿,顿了顿,继而道:“朕只是很想让你留下来,不想你走而已,你可以跟朕提条件,怎样你才愿意留下来?”

颜天真望着宁子初难得失了镇静的模样,静默了片刻,道:“陛下,咱们索性把话说开了吧,你也知道我不是个喜欢磨磨蹭蹭的人,你虽然贵为天子,可你毕竟如此年轻,你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懵懵懂懂,少年青涩,说的便是如今的你,你对我,是不是动了心?”

宁子初怔住。

“在政事上,你处理得井井有条,这是你自小努力才有的成就,你年纪轻轻就晓得如何打理江山,可你却理不清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或许你连喜欢一个人都不知该如何表达。”

宁子初将她的话听在耳中,试探般地到了一句——

“如果朕告诉你,朕真的挺喜欢你的,你会因此而留下么?”

“不,陛下,我要的不是你的承诺,我只是要开导你罢了。”

颜天真的语气并无起伏,似乎对宁子初的回答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陛下,我晓得你最讨厌欺骗与背叛,那么我就简洁明了地告诉陛下你,你在我眼里,真的更像是弟弟,我从来就不曾对你有过任何非分之想。”

“你——”

颜天真的话,让宁子初眉头紧拧。

她的神态那般认真,他晓得她说得是实话。

然而这样的实话,他不爱听。

听到颜天真说出对他毫无想法的时候,心中竟觉得有些沉。

“还记得你我初次相遇的那一日么?我从青楼的窗口处跳下,你骑着一匹骏马从街道之上疾驰而过,我不偏不倚,砸到了马上的你。你我摔在一起,我看你摔得鼻青脸肿,就拿起袖子替你擦脸,在那个时候,你有些出神了,望着我叫了一声——阿姐。那个时候,你不就是把我当成姐姐么?”

“那一瞬间看着你,朕觉得像是回到了许久之前。朕从前练功的时候常常摔,阿姐总是在一旁看着,端茶递水又拭汗,将朕照料得很好,后来阿姐走了,再也没有人替朕拭汗,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朕,就连林总管也是小心翼翼。”

“这几年来,朕也甚少有摔得鼻青脸肿的时候,那一次被你砸到,心中的火气的确不小,可你却无视了朕的怒火,拿袖子擦拭着朕脸上的尘土。那一瞬间的你像极了阿姐,那么温柔细致。”

“也只是在初次见面之时将你当做阿姐,之后的日子里,与你相处的时间愈来愈久,早已不会再出现这种错觉,在朕看来,你是朕的知己,你颜天真就是颜天真,不是替身,朕不会拿你代替任何人,也没有人能够代替你。”

颜天真听闻此话,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神情,只是维持着淡淡的笑意,“陛下,我这个人记恩也记仇,虽然你对我一直不错,可你对我的限制也颇多,让我感受不到自由,为了留下我,甚至采用威胁的方法,陛下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强扭的瓜不甜。”

她最是受不了他人干涉她的自由。

她与宁子初之间,终究是不会有什么羁绊。

“所以……”宁子初望着她,面无表情,“你真的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留下来了?”

“从前我是歌女颜天真,对于你所提的要求,我没有理由说不,因为我不想触怒了你而自己倒霉,可如今我是良玉郡主,我便有权利说不。陛下,我不想留下,你不必多费唇舌来劝说我。”

你宁子初的神情又绷紧了好片刻,随即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道:“天真你可知,今早那个冒牌货求见朕,朕去见了她,你猜她说什么?她说,她知道朕舍不得你,只要朕愿意帮着她,保住她,让她能够顺利成为良玉郡主,那么你就不能够离开朕,你依然要留在这北昱皇宫之中。”

宁子初这话一出,倒是让颜天真怔了怔,随即轻挑眉头,道:“陛下没有答应她,多谢陛下,在那样的时刻还愿意站在我这边。”

“连她都能看出朕对你的不舍。”宁子初道,“她当时提出的条件确实是挺诱人的,这让朕的心中不太平静,但……朕不想看着那个恶心的东西霸占你所有该得到的一切,她既然妄图夺取本该属于你的东西,自然是不能让她逍遥法外。”

“陛下没有配合她,是陛下做出的正确决定,我这心中自然是感激的,但是你给我下毒这件事,我始终是不能谅解你的。陛下你也该晓得我的性格,我绝不是烂好人,这样的事我怎能不记仇。”

颜天真说到这儿,朝着宁子初伸出了手,“陛下将解药给我吧,这事我就不告诉我兄长了,我并不想看到鸾凤国与北昱国之间起什么争执。但若是陛下你还不给我解药,恐怕会抹杀你在我心中仅有的那一丝好感,而最终你也无法留下我。”

颜天真将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宁子初终究是无言相对,转过了身。

颜天真眼见着他走到了书房角落的柜子处,伸手在柜子上某一处一按,便弹出了一个暗格,随即将手伸入暗格之中掏出了一个小瓶。

他走到了书案之后,将小瓶搁在了桌子上,不再言语。

颜天真望着那小瓶,上前一步将那小瓶拿在手中,朝着宁子初道了一句:“想开点,要记住你是一个帝王,想要留在你身边的姑娘多得是,总会有讨喜的,但愿你会再遇上一个能让你看得顺眼的,至于我,我只不过是陛下人生中的一个过客,陛下,不必太在意。”

话音落下,转过身便离开。

宁子初眼见着颜天真的身影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踏出了门槛,愈来愈远,直至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一刻,他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

不必太在意,真的可以做到不在意么?

她说得倒是轻松。

……

午后的日光透过白色的纱窗,打在倚靠在窗子边的黑色身影之上。

另有一道修长的蓝影坐在红木桌旁的椅子上,背对着他。

桌子上放着一副紫砂茶具,那人修长莹白的手指捏着茶匙,将茶盒里的茶叶慢慢地拨到茶壶中,将茶匙搁下之后,又拿过一旁的水壶,将不久前才烧开的水倒入茶壶。

很快,浓郁的茶香便从壶口中散发出来,浮动在空气之中。

“王爷,本宫煮的茶,少有给外人喝的时候,王爷是天真的兄长,将来本宫也得跟着叫一声兄长的,自然就不得太吝啬刻薄,王爷要不要过来试试本宫煮的茶?”

“试,当然要试。”

凤云渺说着,提着紫砂茶壶倒了一杯,推到了尹默玄面前。

尹默玄也不客气,端起茶杯到唇边抿了一口。

“唔,茶香浓郁,一口下腹,舌本回甘,齿颊生香。”尹默玄给出了不低的评价,“太子殿下煮茶的手艺还真不错。”

说着,便低着头将一杯饮尽了。

尹默玄对茶素来挺有兴趣,凤云渺先前也派人了解了他这一点,此刻听着他的夸奖,自然是毫不意外。

“看来王爷喜欢本宫这茶叶,回头让人装上几斤给王爷,小小见面礼不成敬意,虽算不上什么太值钱的东西,但胜在你喜欢。”

尹默玄听着凤云渺这话,笑出了声,“本王自继任摄政王以来,收到的礼物也是不算少,各种奇珍异宝都有,那些东西本王也从来不多看几眼,之后有人了解到了本王的喜好,送上了好茶,可惜,都不比本王喝过的好,今日太子这杯茶,还真是胜过了本王之前收到的那些礼品。”

尹默玄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凤云渺是个有本事的。

送礼这种事儿,也俗,也不俗。

以他如今这地位,送礼的人光挑着珍贵的珠宝来送,便是俗。

若是真正合他心意的,他非但不觉得俗,这心情反而会好。

靠着送礼来博取好感,十分老套,但若是送对了东西,那也是本事。

凤云渺今日拿出来的茶叶,还真是称了他的心意了。

尹默玄心中对凤云渺多了些好感,面上却并不表现出来。

“太子茶叶本王确实喜欢,可太子若是想靠着茶叶,来换本王的妹妹……”

“王爷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凤云渺慢条斯理地打断他的话,“令妹原本就对我十分倾心,即便本宫不送你这茶叶,令妹也是该归属我的,本宫给王爷送礼品可不是为了示好的,王爷你想想,既然是本宫有把握的事,本宫又何必去示好他人?你是天真的大哥,送你些东西也是应该的。”

言外之意:我是看在你妹的面上才给你送些东西,别想着给我耍威风。

尹默玄:“……”

这凤云渺的脾气倒真是有些意思。

想要娶他的妹妹,总得过了他这关,对他客气一些总是没错的。

可凤云渺对他的态度委实称不上客气,仿佛不是征求,只是在做通知。

看他这般胸有成竹的模样,尹默玄心中不禁又多了一丝赞赏。

若是对方摆出太好的姿态,讨好的意味太明显,他反而会觉得没趣。

可凤云渺却有一种无声的嚣张。

他的姿态分明云淡风轻,谈吐优雅贵气,给人的感觉却是实打实的嚣张。

有气魄。

不过……

若是良玉嫁给这样的男子,能镇得住他吗?

这凤云渺只怕是不好驾驭啊,别回头把良玉给欺负了去。

尹默玄忽然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道:“太子家中还未有妻妾吧?本王可得先跟你说清楚了,在我们鸾凤国,想娶良玉郡主的贵族公子,可以从本王的王府排到帝都门口,并且,他们都会发誓,一旦抱得美人归,便要一心一意,良玉若是高兴,可以再纳男侍,也就是偏房。”

“不行。”凤云渺斩钉截铁道,“与我成婚之后,她若是敢纳偏房,我会毫不留情地全部打杀,我知道你们那里女子为尊,但本王可是南旭国的储君,天真嫁来之后,是正室……”

“储君不得入赘的道理,本王自然晓得,你们二人成婚,那必定是良玉嫁到你们南旭国,你身为太子,她若是纳偏房,你自然脸上无光,可你若是妻妾成群,良玉也会遭到我国的贵族女子取笑,在我鸾凤国内,皇女与贵女绝不与人共侍一夫,否则便是笑柄。”

尹默玄说到这儿,捏紧了手中的茶杯,目光变得有些冷厉,“太子你身为储君,将来继承大统,难免妻妾成群,这么一来对良玉未免太过不公平,鸾凤国的女子,不同于其他国的女子,在鸾凤国女权至上,你可晓得?如此一来,本王怎能轻易答应这门婚事?”

“原来王爷是在忧心这一点。”凤云渺轻挑眉头,“纵观各大泱泱大国,大多是男子为尊,鸾凤国的确属于异类,男尊之国的太子,与女尊之国的郡主联姻,无论是哪一方纳偏房,另一方面都没面子,如此一来,最好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俩人都从一而终,维持忠诚,不得三心二意。”

“太子说得倒是挺好听,纵观你们这些大国,哪个君主不是后宫三千,要为了皇室开枝散叶,真到了将来太子殿下登基的那一日,你会选择不填充后宫?恐怕你们南旭国的臣子也不会同意。”

“填充后宫,无非是为了开枝散叶。”凤云渺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我与天真多努力努力,生他十个八个不就结了?皇后的生育能力若是如此强悍,那只要一个皇后就够了,众臣必定不敢对她有什么意见。”

凤云渺是话一出,正在低头喝茶的尹默玄险些呛着。

生十个八个……

那可真的是强悍。

纵观各国,帝王佳丽后宫千百人,真正能为帝王孕育子嗣的倒也不多,那么多的美人,大多都只是摆设,能有十个八个儿女也不算少了。

可是……

“太子觉得你实施这件事的可能性高么?”

“王爷在怀疑本宫的能耐,还是在怀疑天真的能耐?”

“本王……”

“十个八个太累了,其实两三个也好,只要能有一个小皇子便够了,自小接受我与天真的教育,想不成长为人中龙凤都难,臣子们要的无非是一个合格的君王,本宫只要能满足了他们这点心愿,谁敢说本宫什么,本宫就拿个异议最多的人开刀,杀鸡儆猴。”

凤云渺说到这儿,唇角挂着凉薄的笑意,“本宫自有办法让话多的人闭嘴,本宫一贯晓得怎么刻意为难了,本宫可对外宣扬,天真的倾国之色无人可及,若是长得不比她好看的就别来丢人现眼了。”

凤云渺此话一出,尹默玄又捕捉到了重点。

“太子殿下如此喜欢良玉,该不会只是相中了她那倾国美貌。”

凤云渺闻言,望着尹默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清凉。

“王爷,你的想法跟大多数人一样庸俗。王爷可晓得,本宫在我南旭国,是众所皆知众人承认的第一美男。当初你家妹妹还真是垂涎本宫的容貌,才百般纠缠。如今王爷倒还觉得是本宫以貌取人?”

尹默玄顿时怔愣。

是良玉先垂涎他的容貌?

会是这样么?

尹默玄有些半信半疑。

这凤云渺的容貌,倒也真得是绝顶的好,若说良玉是看中了他这番容颜仪态,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么一来,这凤云渺若是也只看上了良玉的美貌,似乎……也不好说他什么。

莫非这两人相互看对眼,都是因为只看中了对方的容颜仪态?

都在相互垂涎……

真是让人觉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凤云渺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目光之中泛上淡淡的笑意。

“王爷你若是觉得不信,大可去你妹妹那儿求证。”

尹默玄才想回话,一个不经意,余光瞥见软榻的角落放着一本书。

原本一本书是不值得稀奇的,但那本书的封面却很是夺人视线。

尹默玄眼眸一眯,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抄起那本名为‘风月十八式’的书本。

这名字一看,就让人联想到是那种书。

尹默玄直接将书翻了开,果然——

书本上所描绘的场景,何其香艳荡漾。

“太子殿下,居然也对春宫画感兴趣?”

凤云渺闻言,抬眸瞥了一眼他手上的书,只一眼,又垂下眸子继续品茶,“友人所赠,说是让本宫闲暇时看看。不瞒王爷,这么些年来,本宫一直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在与天真相识之前,当真还没有触碰过女子,看这样的书也纯粹是出于好奇,想要探索。”

尹默玄闻言,望向凤云渺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笑意,“原来太子殿下竟还是个……”

在良玉之前从未和女子亲近过,这听起来倒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这样可真好呢。

回头告诉良玉,不管他们二人最终能不能成一对,先把这凤云渺给破了身再说。

这么一来,成不了婚也是赚了。

白睡了个异国太子,回头说出去,都觉得脸上十分有面子呢。

尹默玄想到这儿,不禁心情愉悦。

……

是夜,月色凉如水。

正是夜深人静之际,凤云渺潜入仙乐宫,轻车熟路地摸进了颜天真的寝殿,她的寝殿之内,烛火还未熄。

这个时辰,颜天真恰巧沐浴归来,身上只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雪白睡袍。

因为她晓得,这个点会来打搅她的人,只会是凤云渺,如此一来,随便穿穿也无所谓了。

这睡袍虽然宽敞,但也算是厚实,不至于春光乍泄。

凤云渺望着颜天真身上的那件袍子,目光落在她微微敞开的衣领处,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天真,你今夜穿的这件袍子……”

“怎么?”颜天真挑了挑眉,“好看么?”

“尚可。”凤云渺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有点厚实,披在身上会不会觉得有些闷热呢?”

“不会,夜里空气凉,披得厚实一些也无妨。”颜天真说到这儿,走到了凤云渺的身前,伸手挑起他落在肩上的一缕发,“云渺,你可还记得你之前给我的装着九龙图的那个密码盒?”

“怎么?”

“那时候我还是听着小皇帝的吩咐,为了争取更多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我才忽悠他说,可以拿到这九龙图,如今我与你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再也不需要顾虑他,那么这九龙图……”

“依旧给他。”凤云渺悠悠道,“算是我送给他的礼物了。”

颜天真听闻此话,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地挑了挑眉,“不可能的,云渺,你不会这么好心的。我绝不相信你会要给他送礼,这九龙图……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天真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呢?”

“我无法猜到会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但我看出了你的不怀好意。”颜天真也学着平日凤云渺的样子,将他的发丝缠绕在指间把玩,“或许你当初给我的密码盒子里就是空的?有朝一日小皇帝费劲打开了盒子,却会发现里头什么也没有?”

“猜错了。”凤云渺捏住了她玩头发,摩痧着她那雪白细腻的手掌,“里面真的是九龙图呢。”

话说到这,他微微俯下了身,在颜天真的耳畔道:“我们南旭国秦大才子的墨宝,九条威武的飞龙跃然纸上,这幅画的价格可是不低呢,这幅‘九龙图’若是拿到市场上去卖,必定是一个高价。”

颜天真:“……”

他口中的九龙图跟宁子初口中的九龙图,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宁子初要的是藏宝图……

他给的是一幅画。

九条飞龙跃然纸上,果然是九龙图。

小皇帝若是真的打开了那密码盒子,多半是要被气着。

云渺说过那盒子刀劈不开,火熔不掉,想要打开,要耗费不少精力,若是这样大费周折,最终得到的只能是一幅画……

那可真的是白费精力了。

“你就把那密码盒子送给他吧,那盒子也是挺值钱的呢,我想,宁子初必定会大费周折地去打开那个盒子。”

他就是要让宁子初耗费时间耗费精力,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帝王的时间最是宝贵。

耗费宝贵的时间与精力,最终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对宁子初而言,是一种惩戒方式。

他觉得这么整宁子初,还是整轻了。

“天真,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把盒子交给他,即便许久之后,他发现了上当受骗,你也可以撇清自己,赖我头上,我很期待宁子初来找我算账,我就是要告诉他,他宁子初被我凤云渺给整了。”

“……”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云渺啊,你这心眼不少啊。”

“起初我并没有打算告知你这件事,便是打算让你从头到尾都充当一个无辜者,让宁子初怪不到你头上,可你偏偏将我的把戏揭穿了,那么我就只好跟你坦白。”

“好吧,我同意你这么做。”颜天真耸了耸肩。

云渺原本就是个脾气不小的,她在宁子初的身边呆了这么久,虽然她与宁子初之间不存在情感纠葛,以云渺的性格,还是难免吃醋犯小心眼。

“宁子初在物质之上,从不亏待你,可我依旧觉得他对你不好,他不晓得什么是真正的对人好,这毛头小皇帝,哪里知道应该怎样去爱护珍惜一个人,幸好你没有跟了他,否则就是不长眼。”

这样的时刻,颜天真自然不会选择帮宁子初说话。

云渺所言,不无道理。

宁子初对她也好,也不好。

衣食住行方面从不曾亏待,对她的脾气百般迁就,这是好。

对她百般威胁,甚至以毒药来控制她,这是不好。

她永远记得他曾经的一句威胁——

他想让人打造一个华丽的大金笼子,将她关起来。

他不晓得,她有多么讨厌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

反观凤云渺,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让她只能记着他的好,压根就说不上他的不好。

选择凤云渺。

是她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天真,想什么呢?”

凤云渺说话之间,习惯性地伸手勾住她的腰肢。

“我方才在想……”颜天真抬眸,冲他笑了笑,“我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与你站在一处,正好。不过,我大哥那一关,你总得过的。”

“放心,我觉得他已经快被我说服得差不多了。”凤云渺说着,抵上了颜天真的额头,“他只担心一个问题,就是我与你成婚之后,是否能做到一心一意,若是我妻妾成群,你在鸾凤国可是会被取笑的呢。”

“我若是男宠三千,你在南旭国也会被笑话的呢。”颜天真低笑了一声,“回头我就去跟他说说,你我之间,已经立下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约定,让他不要反对我们的来往才好。”

颜天真心里清楚,尹默玄是有多么维护良玉。

从他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良玉郡主,必定是一个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姑娘。

可惜……

红颜早逝,竟然被自己走运占了她的身躯。

若是将来能有机会找到害良玉的凶手,一定要手刃那人,替良玉报仇。

她也会代替良玉好好对她的亲人们。

“天真,你那大哥可不算是个好说话的,为了让他不阻挠我们在一起,我只能跟他编了一些瞎话,他回头可能会来你这儿求证,你可得配合我才好。”

凤云渺的声音传入耳膜,将她的思绪扯回。

颜天真问道:“你又变了些什么瞎话,回头跟我说说,咱们串串口供。”

“我跟他说,你是一早就垂涎我的容貌风姿,对我百般纠缠,而我被你纠缠久了,倒也觉得你十分可爱,久而久之生出了情意,便与你在一起了……”

“你怎么能把我编成这样……”颜天真将凤云渺的话听在耳中,眼角剧烈一抽,“我哪有垂涎你的美色?恰恰相反,我对你动情的时候,你还是个丑男!丑得惨绝人寰,我分明是一个注重内在美的姑娘。”

“可若是放在鸾凤国,你这样是会被耻笑的,堂堂郡主喜欢一个丑男,你觉得这话说出去会不会让人笑话?我一早就打听过了,鸾凤国的贵女们最是喜欢攀比,你与我之间的故事,固然感人,可你若说你曾喜欢过一个丑男,她们会觉得你没品。”

“……”

“再有,你大哥总是怕你在我这吃亏,还觉得是我垂涎你的美色,他对我提防得很呢,我只能说你早早地就对我垂涎,如此一来,他对我的成见也会少一些,心中说不定在想着,原来是他家妹子先垂涎我,这么一来,他也不好说我什么。”

“听起来倒像是我占便宜似的。”颜天真撇了撇嘴。

“鸾凤国贵女们,基本都是以貌取人,贵女们以自家夫君长相优异而产生优越感,时常聚在一起,拿男人们相互比美。就像男尊之国的贵族公子们,喜欢攀比自家的妻妾,若是有谁的夫人能艳压群芳的,可不就是脸上有光?”

凤云渺说到这儿,笑着轻抚颜天真的乌发,“我总是要陪着你回鸾凤国看看的,你带着我出门,总是不会丢了面子,你就对外说,你垂涎于我,将我收服了,人家都会夸你有本事呢。”

颜天真:“……”

反正怎么听起来都是她无赖。

为了让大哥不阻拦他们,云渺就把他自个儿说得吃亏了一样。

颜天真冷哼了一声,“我要是不按着你的话说,回头大哥会觉得你欺骗他,如此一来,对你的好感度便会降低了些,不利于我们在一起是么?”

“嗯,所以你必须照着我的说法忽悠下去。总之,你必须告诉他是你占了便宜,可不能让他觉得你在我这儿吃了亏,以免他又多想。”

“这次就依你。”颜天真白了他一眼,“下次编瞎话,把我编得高尚一些。”

“好。”凤云渺说着,忽然一个俯身,将颜天真打横抱起,走向了不远处的床榻。

将颜天真搁在了床榻之上,他修长的身躯便压了下来。

“云渺,你干什么你?”

颜天真本以为他只是抱自己来单纯地睡觉,但此刻看他的目的似乎不太单纯。

一声轻笑传入耳膜,下一刻,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闯入眼帘,挑起她的下巴,凤云渺那美若神祗的面容忽然凑了上来,与她鼻尖相抵,“既然已经跨越了一切阻碍,那么你我之间再也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了,干脆生米煮成了熟饭,如此一来,尹默玄不能赖账,必须把你嫁给我,事后挑个良辰吉日,把婚事给办了吧。”

颜天真听闻此话,连忙道:“你这也太……”

话未说完,就被凤云渺压下来的唇堵了回去。

颜天真霎时有些懵了,都还没能反应过来,凤云渺却一个倾身下来,将她压在了榻上。

这般压倒性的亲吻,让颜天真高挑起眉头。

上次和他躺在同一张榻上亲热的时候,险些就擦枪走火了,可到了最后,还是打住了。

孤男寡女身处同一张榻上亲热,擦枪走火,翻云覆雨,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尤其是情投意合郎情妾意的两人,分分钟意乱情迷。

各自陷入对方的情网之中,难以自拔。

正应了那句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她很清楚地知道她是喜欢凤云渺的,但是,她今夜还真没想过就要跟他那什么……

颜天真方才还是心绪平静,毫无起伏的,这会儿却真的忍不住心跳加快,连带着耳朵都有点儿热。

面对凤云渺这样的攻势,颜天真很快便有些招架不住。

而凤云渺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不息,厮磨片刻之后,他原本有些微凉的唇此刻也有些暖意了,他的一只手压着她的肩,另一手还钳制着她的下颌,仿佛是怕她逃开。

凤云渺的亲吻,向来温柔又细致,大多的时候都是慢条斯理又不急切,却带着一丝不容躲避的霸道,那样紧密的气息,让人想不沉沦,仿佛随着他的节奏,与他唇间嬉戏。

颜天真很快便有些晕头转向了,下意识地张口迎合着他的亲吻,由着他将她的牙关撬开,在她檀口中探索。

呼吸相闻,空气中浮动的气息愈发暧昧。

忽然间脖颈一凉,颜天真眼中的迷离褪去了一些,清醒的神智回笼。

凤云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她的下颌,游移到了她睡袍的衣襟处。

颜天真猛然回神。

上一次给了他机会,他却不珍惜,这一次他想主动,哪能让他就这样得逞?!

不行,没那么容易。

上一次他把她气得够呛,她必须反击一次。

想到这儿,颜天真倏然偏开了头,下一刻便是双手抵上了凤云渺的肩膀,趁着他不防备,将他往塌下一甩!

直接扔下榻。

------题外话------



前几天大家因为冒牌货的事,心情不太好,今天就撒一把狗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