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叫我女王大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将凤云渺扔下了榻,却并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扑通一声。

早在她把凤云渺甩下榻的那一刻,凤云渺便已经反应极快地以手撑地,借以支撑自己的身躯不滚到地面上去。

有了支撑,他便能很快地站起了身,望着榻上的颜天真,悠悠叹息了一声——

“这是在做甚呢?”

“作甚,我倒是想问问你要做甚?生米煮成熟饭,是你想煮就能煮的吗?”颜天真拢紧了身上的衣袍,慢条斯理道,“云渺,可别说我不厚道,我之前可是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个不晓得珍惜,如今我倒是没有兴致了,你却想要跟我玩这一套?”

凤云渺听闻此话,桃花美目沉了沉。

“天真,先前是因为你的态度有些不负责了,你总是时不时的跟我提起分手二字,我心中自然听得不舒畅,唯恐你将我吃干抹净了之后又始乱终弃。”

颜天真:“……”

吃干抹净,始乱终弃?

“我看起来像是那样的人?”颜天真磨了磨牙。

“你可以证明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凤云渺悠悠道,“跟我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成婚,如此一来便算是对我负责,我也就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了。”

“你吃个屁的亏!”颜天真白了他一眼,“你就只知道跟我耍无赖,睡不睡都得由你一个人说了算?上次本姑娘想睡,你偏不睡,这次你想睡,本姑娘不睡。算是扯平,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要不要滚床单都得由他做决定?他真想得美。

凤云渺见颜天真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今夜不让他得逞,轻挑了挑眉,随即又坐回到床沿边,“你我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生米煮成熟饭,实在无伤大雅。”

“谁说板上钉钉了,大哥还没同意呢,或许他还在考虑呢,就算他对你有些好感,你也别将话说得太绝对了,兴许大哥看出了你的无赖本质,不愿意把我交给你呢。”

“这可不是他说了算的。你以为我与他谈咱们的婚事,是为了征求他的同意?错,我只是做了一个通知,无论他同不同意,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他能同意自然是最好,他若不同意,我只能再耍点手段。”

“你怎么能如此嚣张,你要娶的可是鸾凤国的郡主。”

凤云渺听闻此话,轻笑了一声,随即又朝着颜天真凑近了一分,开口语气轻柔缓慢,“谁说我娶的是鸾凤国的郡主?我娶的只是我心中的小仙女而已。”

颜天真:“……”

真会灌迷魂汤。

不过不得不说,这话听在心中还是觉得十分愉悦的。

颜天真心情不错,面上却不显出得意,只是慢条斯理道:“云渺,你可别觉得你跟我说上几句好话,我就会妥协你了。”

“难不成天真不想嫁给我,想嫁给别人?”凤云渺唇角的笑意顿时变得有些清凉。

“那倒不是,就算我不嫁给你,也不会轻易嫁给他人。”颜天真顿了顿,道,“我可以选择做个单身贵族啊。”

“天真,我能给你考虑的时间恐怕不太多呢。我今年已经二十有二,你可知有多少人操心着我的婚事,身为储君,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妻妾的,可真算是稀奇了,我若再不快点儿娶,他们就要给我塞其他的女子了,并且这数量绝对不会少。”

颜天真挑了挑眉头,“你一向霸气侧漏,挡几个女子对你而言又有什么难事,在过去的日子里,你想必也挡了不少了,不差这几个。”

“天真,此时可由不得你做主了,你若是不应我,我便……”凤云渺说到这儿,忽然一个倾身,再度朝着颜天真的身躯压了上去——

颜天成这次是有了防备的,眼见着凤云渺的身影罩了下来,立即一个利落的翻身,朝着床的里侧一躲!

凤云渺扑了个空。

“哎哟喂,你还想来霸王硬上弓这一套啊?”颜天真冷哼了一声,白皙细嫩的脚丫子从睡袍之下抬了起来,抵在了凤云渺的肩膀上——

这个动作看似随意,却仿佛一种无声的勾引。

凤云渺低头望了一眼她那白嫩的脚丫,目光又是一沉。

那脚丫子都快勾到他的衣领了。

这算是什么?又不让他扑,却又要引诱他?

真能磨人。

干脆抓着她的脚丫子,挠她!

这个想法才出来,颜天真却已经迅速收回了脚,缩进了被褥之中。

只因她睡袍之下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亵裤,这一伸腿,那双白皙修长的大长腿就暴露出来了,她这双腿,也是引诱人的利器呢。

不能撩拨云渺撩拨得太过火,否则只怕今夜会逃不掉。

“云渺,我给你个机会如何?”颜天真侧卧着身躯,一手支着额头,慢条斯理道,“先前你拒绝了我一次,今夜我拒绝了你,这一来一去的可不就是扯平了,现在就如我跟你提个要求,只要你愿意答应了我,本姑娘今夜就临幸你。”

说到这,她轻轻眨巴了一下凤眼。

凤云渺闻言,桃花美目有些危险地眯起——

“临幸?”

随即他又笑了,“好,我且听你说说,是什么样的要求?”

颜天真闻言,轻笑了一声,伸手挑起了凤云渺的下巴,指尖在他下巴处缓慢地挠着。

“只要云渺你对我说,”女王大人快快临幸我,求蹂躏“,我就考虑考虑跟你生米煮成熟饭。”颜天真说到这儿,收回了手,“机会我是给你了,且看你自己珍不珍惜。”

凤云渺:“……”

静默了片刻之后,他道:“原来天真你竟有谋朝篡位的野心?你们鸾凤国的女王要是听见了你这话,你就不怕她收拾你?”

颜天真的眼角几不可见的一抽,“这和谋朝篡位有什么关系?我压根就没想到那层上去!”

“那你为何让我叫你女王大人?”

“床笫之上的女王大人,跟鸾凤国女王能是一个意思吗?!这叫情趣你懂不懂?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风趣!”

“原来是这么层意思,我明白了,天真是想要凌驾于我之上,在床笫之上碾压我?呵——”

凤云渺上了榻,直接在床榻的外侧躺下,扯过了一旁的被褥盖上,背对着颜天真。

他此番态度,显然是放弃了。

“让我叫你女王大人?做梦去罢,不睡就不睡,看看谁先耐不住寂寞。”

颜天真恨恨地道了一句,“倔驴!”

言罢,便想着伸出脚再踹他一脚。

让他在地上翻滚,多好。

而凤云渺的下一句话,却将她的这个想法硬生生打断——

“别想着再把我甩下榻,否则我会让你知道,霸王硬上弓到底是什么滋味,若是你觉得你有本事胜过我,你再甩我下榻罢。”

颜天真:“……”

磨了磨牙,她也躺下了,背对着凤云渺。

睡意很快便上来了,就在她迷迷糊糊之际,觉得身后的人凑了过来,伸手环住了她的腰。

这一夜就在相拥而眠中度过。

次日,颜天真醒来之时,床榻上只有她一人,宫女喜鹊端了早点进来。

“郡主,吃早点罢。”

乍一听这声郡主,颜天真轻挑眉头,“喜鹊呀,你这改口可真快。”

平日里都是颜姑娘颜姑娘地喊,乍一听这声郡主,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

“颜姑娘本就是郡主,如今我们自然应该都跟着改口了。对了,雪枫姑娘与摄政王殿下一早就来了,郡主还未睡醒,他们便在梨花树下坐着等郡主。”

“他们一早就来了,那你怎么不过来叫醒我呢?”

“他们说不必叫醒郡主,让郡主睡到自然醒便好。”

颜天真失笑。

穿戴整齐之后,便出了寝殿,一抬眼便看见不远处的梨花树下,两道人影相对而坐,颜天真当即迈出了步子,朝着那二人走去。

到了二人身前,她道:“大哥与雪枫是不是等候了许久?”

“还好,不算久。”尹默玄望着她,淡淡一笑,“再有两日,便是六月一花灯节,为兄思索着,让你多玩两天,毕竟咱们鸾凤国是没有这个节日的,等这花灯节过去了之后,再启程回国,你看如何?”

颜天真听闻此话,笑道:“那就依大哥的意思。”

尹默玄低头饮了口茶,道:“这北昱国宫中的茶叶,还真是不比凤云渺那个茶叶好。”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抬眸望着对面的颜天真,“为兄问你一件事,你务必如实回答。”

颜天真朝着他投去疑惑的视线,似乎在等着他的下文。

“你是不是看上了那凤云渺?”

对于这个问题,颜天真自然是如实回答,“嗯。”

“为兄昨日帮你观测了一下此人,他留给我的印象尚可,有气魄,不过……”

“不过什么?”

“他很嚣张,就怕妹妹你镇不住他,将来若是被他欺负了去……”

“不可能。”颜天真斩钉截铁道,“他没有那个胆量,这都是我欺负他,他若敢欺负我,我要他好看。”

颜天真语气中的娇蛮,让尹默玄失笑。

“你看中了他哪一点?是他的容貌气度?还是他那傲然的性格?”

颜天真想起了昨夜与凤云渺串的话,悠悠道:“不瞒大哥,我对他可谓是一见倾心,那天神般的容貌,我相信没有几个女子会不动心的。”

“我不动心的。”一旁的雪枫终于插了一句话,“这世间男子再如何风华绝代,也是比不过咱们殿下的。”

尹默玄轻咳了一声,“雪枫是我手底下的人,自然是觉得我好,总不会胳膊肘往外拐的。”

说到这,他望着颜天真,又继续追问道:“昨日与那凤云渺谈话,他夸你容貌倾城绝艳,为兄有些质疑他对你的情感,怕他是因为你这番容颜而喜欢你,他反驳了为兄的话,说是你先纠缠的他,此事当真?”

“其实他也没说错。”颜天真撇了撇嘴,“大哥,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所谓的一见钟情,其实就是见色起意。”

颜天真毫不扭捏地承认,倒是让尹默玄笑出了声,“你的眼光可真是极好的,南旭国的这位太子,以美若神祗般的容颜名扬四海,万千贵女的梦中情郎,或许正是因为他太炙手可热,被人追捧习惯了养成了他那傲慢的性格,眼高于顶,不随意接受任何一个女子。”

尹默玄说到这儿,目光之中带着些许促狭的笑意,“你大概不知道,昨日为兄发现他的一个秘密,与他交谈期间,发现了他软榻边上的春宫画,那是他的友人所赠,由于他不通晓男女之事,才要借着春宫画来探索。”

颜天真:“……”

云渺是处这事儿,她早就知道了。

为何此刻尹默玄像是发现了什么稀奇宝贝一般?云渺是处,他高兴个什么劲?

是替她高兴么?

颜天真才这么想着,尹默玄的声音再度闯入了耳中——

“良玉啊,不管你们二人这事最后能不能成,为兄建议你,先把他给办了再说罢,即便不成,也不亏,说出去脸上有光。”

颜天真:“啥?!”

不管能不能成,先把他给办了再说?

难道不是应该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就定下婚约么?

生米煮成熟饭之后,还能赖账?

“你曾说过,如你这般的绝色容貌,定要找一个相貌气度绝佳的,咱们帝都里的那些公子你都看不上,因此,过去那些年,你的身边不曾出现过男侍。”

颜天真觉得有些好笑,“我若是把南旭太子给办了,在鸾凤国是很有面子的事?这要是放在其他国,我失身给他,最终却不能嫁给他,那可就是弃妇了。”

“在我们鸾凤国,不存在弃妇,被始乱终弃的大多是男子。”尹默玄笑道,“应该说是南旭太子失身给你才对,你大可不必有太多顾虑,鸾凤国是女权之国,除了皇子与贵族公子,其他男儿几乎是没有地位的。”

“所以大哥你的地位是男子中最高的。”颜天真说到这儿,嘿嘿一笑,“想睡大哥的女子必定很多。”

尹默玄怔了怔,随即笑道:“别取笑为兄了,虽然为兄出生在女权之国,但以为兄的地位,寻常女子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颜天真笑道:“我可不敢笑话大哥,这么些年来,真是让大哥不省心了。”

尹默玄轻抿了一口茶,道:“良玉,你不记得从前的事儿,为兄就跟你说说。早在你出生的那一年,就有神算子为你算过卦,说是你在二九年华之前,绝不能出府见人,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因此,你一直都是养在深闺之中。”

尹默玄徐徐道来,“可你实在是太淘气了,好不容易把你关到了十六岁,你还是憋不住闷,想想也是,长这么大都不曾出去见过世面,这心中难免想要探索一番,府里的人终究是没能看住你,让你给溜出去了,当时全府上下心急火燎,唯恐你出什么差错,幸好,你还能平安归来。”

颜天真听到这,心中暗暗吃惊。

还真被那神算子给算对了。

这良玉郡主就是个红颜薄命,若是她能听劝倒还好,正是因为她不听劝,四处乱溜达,这才会惹来了杀身之祸。

十八岁之前不得被人所知,她才十六岁就出去见人了。

十六年都能忍过去了,再多忍耐两年都忍不住。

俗话说好奇心会害死人,这句话倒也不夸张。

“我从前竟是这么不懂事了,想必让大哥你操了不少心。”颜天真轻叹了一声,“父母可还安好?”

颜天真此话一出,尹默玄的面上浮现了些许怅然之色,“他们若是还在,你又怎么会有机会能跑得出去?母妃过世的时候,再三嘱咐我要看好你,若不是我太过忙碌,又怎会看不住你,让你跑了好几个月,所幸你还平安,否则我真是无颜愧对爹娘。”

颜天真听闻此话,面上浮现些许失落之色,“原来他们都不在了。”

她这大哥还真是又当哥又当爹。

颜天真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又道:“大哥,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醒来的那一刻是在青楼,是被人卖进去的,那人竟然能把我从鸾凤国带到北昱国来卖了……我有些想不通,害我之人,莫非只是单纯图财?再有,还能冒出另外一个假郡主……”

“为兄怀疑可能是政敌所为,却又具体猜不到是谁。朝堂之上,错综复杂,若是胡乱猜测也不好。”

“这事有没有可能是熟人所为?”颜天真道,“大哥说我一直养在深闺之中,十六之后才偷跑出门,那么,我有没有相熟的朋友?”

“朋友自然是有的,她们总是想着怂恿你出去玩,为兄始终谨记着母妃的话不让你出门,可你又实在无聊得慌,于是,为兄只好跟你的友人们说,只准进府来找你玩,不准带你出府,谁若是敢带你出府,为兄会对她不客气。”

尹默玄说到此处,稍作停顿,又道:“你的那几位朋友,为兄都探过底细的,她们所在的家族,与为兄的关系也都不错,若是关系不好的,绝不可能让她踏进我的摄政王府,你失踪了之后,你的那几位闺中姐妹都担忧得很。”

“如今假良玉也跑了,还真是让人毫无头绪啊。”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

“此事不必忧愁,早晚会有线索的。”尹默玄慢条斯理道,“良玉,总之你记住为兄的话,不要对那凤云渺太客气了。你要知道,放眼各大国,像这样冰清玉洁的储君实在不多,不睡就亏了。”

听着尹默玄一本正经地跟她讨论着睡云渺的问题,颜天真实在是想得很。

鸾凤国的国风,委实太开放了。

“郡主,下个月月底,便是你十八岁的生辰了。”一旁站着的雪枫笑道,“郡主大概还不知道,自己要封侯了。”

“封侯?”

雪枫的话,让颜天真感到惊诧。

“是,封女候。”雪枫笑道,“与其他大国的侯爷是一个意思,等于阶品又高了一些。”

颜天真笑道:“那我还真是有些期待了呢。”

封侯……

极好的。

鸾凤国的女侯爷,可是比各大国的公主气派多了。

皇家的公主,许多都做了联姻的工具。

鸾凤国的女候,却不需要面临这样的问题,可随心所欲。

云渺啊云渺。

是不是真该找个机会把你给睡了。

不过,昨夜给了一个那么大的下马威,云渺这心里八成不爽。最近这些日子,就先不提这事了,否则他会觉得她脑抽。

“为兄与他约了下午对弈,对于未来的妹夫,各方面都是要考核的,趁着这几日还有空,多给他出几道难题。你可以和雪枫去帝都街道上逛逛,这几天就尽情玩罢。”

“有劳大哥费心了。”颜天真笑道,“考他什么都好,书画就免了吧,他可是四国交流会之上的神笔,书法绘画,没几个人能超越他。”

“你对他的评价果真是不低的。即便为兄知道他很出色,也还是要杀杀他的威风,以免你将来过门之后矮他一截。”

“大哥随意。”

杀杀云渺的威风。

那就杀罢。

……

午时,日头正高。

雅致奢靡的房屋之内,焚香缭绕,逶迤倾泻的珠帘之后,传出男子一声略带着痛苦的叫唤。

“哎哟,我这肚子可真疼。”

铺着深紫色丝绸的地面上,史曜连捂着肚子,蜷缩成了一团。

今日用过午饭之后,突感腹痛,原本觉得自己只是寻常的腹泻,可跑了好几趟茅房之后,肚子依旧仿佛被什么东西绞着,难受至极。

他猛然想起今日是月底,颜天真喂他吃的三尸脑神丹兴许发作了。

前两日,颜天真给他留下了两颗解药,昨日史曜乾回来了,说是要拿走一颗,去找医术高明的人研究一番,试试看否配出解药来。

他自己这手里还剩下一颗解药,今日腹痛难忍,唯恐被那三尸脑神丹折磨,就连忙将那颗解药吃下去了,哪知道吃下去之后,肚子疼得更加厉害。

他怀疑他吃的是假解药……

解药的作用,便是有助于缓解。哪有解药吃下去之后更加痛苦的道理。

想起之前颜天真说的,有关于三尸脑神丹的作用,心里止不住一阵后怕。

“这颗药丸,名唤三尸脑神丹。药中有三种尸虫,服食后无异状,但到了每个月的月底,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

此药发作起来,一旦不克制住,恐怕就要六亲不认,跟疯狗似地乱咬人了。

实在可怕。

颜天真给他的两颗解药的时候,他当真没有怀疑什么,此刻忍不住怀疑,这女子是存心要害自己。

忽听门外有脚步声响起,下一刻,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道浅粉色身影入内,直接掀开了珠帘,走到他面前。

“哥,颜天真给的这解药是假的。我让大夫验过了这解药里的成分,枸杞、麦冬、干姜、炙甘草。都是十分普通的药材。这药丸唯一的作用就是清热解毒,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用处了。”

史曜乾说到这儿,磨了磨牙。

“呜——我这肚子也太疼了,会不会是要彻底发作了。”史曜连捂着腹部,开口的语气有些悲怆,“想不到我史曜连潇洒一生,竟会栽在这颜天真的手中,她如此不厚道,说好了要给解药,竟然还拿假的来糊弄我!”

史曜乾眉头紧拧,“你现在有怎样的感觉?”

“我感觉肚子里头,像是有一把刀在搅着……”史曜连道,“我这脑袋也有点疼,只怕是真的挺不住多久了……”

“我这就找她去。”

史曜乾起了身,月牙眸中泛着寒凉杀机。

早知当初就不该贪图那五万两银子,给了这女子生存下来的机会,简直后患无穷。

……

“郡主,这北昱国的帝都就一点好,捏糖人的手艺好,这一点,咱们鸾凤国人还是比不上的。”

颜天真与雪枫晃悠在帝都的街道之上,各自拿着一根糖人啃着。

“确实不错,我也很爱吃。”

“趁着咱们还能在这帝都之内留两天,郡主不如买些喜欢的东西回去做纪念,我看他们这街边摊上摆着的小玩意儿都不错。”

雪枫说着,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一个小摊上,拉着天真的手腕便走了过去。

“郡主你看,这些泥人捏的好漂亮!”被雪枫拉到了一个摆正泥人的货摊前,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泥人造型,颜天真见她有兴致,便也跟着一起看看,却忽听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颜姑娘,是你么。”

微微幽沉却柔和至极的声线,让人听得骨头有些酥,这声音柔里带媚,听着耳朵之中,倒还真是舒坦。

关键是,这么撩人的声线竟还是男声!

云渺的声线也很撩人,却只有她才能听得到,平日里在外人面前,他的语气大多是清凉如玉石的。

身后的这个男子,必定很骚包。

他的那声颜姑娘,叫的必定是自己。

记忆以来,她似乎不认识哪个人拥有这样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之下,颜天真转过了头。

一抹浅粉的身影映入眼帘。

粉色的衣衫,果然骚包!

他一头乌发如墨垂泄,束起的部分用一枚青玉簪子轻轻绾着,她第一眼注意到了他的眸,十分好看的月牙眸,好似深藏一汪碧湖,露在衣衫外的肤色似雪,他鼻梁高挺,薄唇轻勾,正朝着她浅笑。

虽然是浅浅的笑,却牵动了眼角的弧度,他此刻的眼神,足以用‘勾人’二字来定义。

分外妖娆。

“史老板,你怎么越来越骚包了?”颜天真望着站在眼前的男子,凤眸轻挑,“你这衣着不仅越来越骚包,声音也越来越撩人,你要记住你是个男孩子啊,你这么女里女气的……”

对面的美男闻言,似乎是怔了一怔,“颜姑娘可晓得我是谁?”

“废话。”颜天真白了他一眼,“这才几日不见,你就要跟我装不认识?史曜连,这样的把戏不好玩。”

“那是我哥哥啦。”对面的男子说着,优雅地笑了笑,“我与他是孪生兄弟。”

颜天真:“……”

将眼前的男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似是在考究他的话里的真实性。

史曜连就已经够骚包了,这个男子,骚包程度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且,这个男子所呈现出来的感觉,似乎是比史曜连更多了一丝柔气。

看起来有一种无害的柔弱之感。

这样的感觉,之前在看史曜连的时候并没有出现。

实在是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兄弟二人,怎么就没有一个有阳刚之气的呢?

对于眼前这男子的话,颜天真心中信了大半,便问道:“你找我可有事?”

“我还未跟颜姑娘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史耀乾。”

他此话一出,对面的两个女子齐齐笑出了声——

“噗嗤!”

“史曜连,史曜乾……你们爹娘也太会给你们起名字了。”

死要脸,死要钱。

这名字一说出来,就仿佛是一个笑点。

听着对面二人的笑,史曜乾面上呈现一抹失落之色。

“我这名字是有些不好听,每每与人介绍起来,都怕被人笑,但这是不可避免的,这么些年来我也都习惯了,若是二位姑娘觉得好笑,那便继续笑罢。”

颜天真止住了笑声。

就因为一个名字而笑话人家,是不是有些不太对。

“好了,我不笑了,现在你告诉我,你找我究竟有何事?”颜天真收敛起了笑意之后,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的人。

她可没忘记,他哥哥史曜连是个变态,那么作为弟弟的他,也未必好到哪去。

史曜乾望着颜天真,忽然便是毫无预警地跪了下来,伸手抓着颜天真的裙摆,“颜姑娘,我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哥。”

话说到这,他的目光之中泛上丝丝祈求,“若是我哥有什么对不住颜姑娘的地方,颜姑娘大可撒气到我身上,我愿意替哥哥来承受颜姑娘的怒气,只求颜姑娘不要再折磨我哥了。”

颜天真怔了怔,回过神之后,连忙道:“你哥怎么了,我何时折磨过他?”

史曜连在她这吃过的亏,无非就是被她抽打了一顿,又被骗着吃了三尸脑神丹,这三尸脑神丹压根就不存在,原本只是为了耍耍他玩的,料想他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也会恍然大悟,明白自己是上当受骗。

这会儿他弟当街跪下求她,又是为了哪般?

“你先起来说话,这么多人看着呢,影响有些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

就在史曜乾下跪的这会儿,已经有好几个路人朝这儿投来了视线。

“颜姑娘若是不救我哥,我就不起来了。”史曜乾苦着一张脸,“我们兄弟二人自小相依为命,我若是没有了大哥,等同于失去了一切,大哥得罪了颜姑娘,被颜姑娘下了毒,我也不好指责颜姑娘什么,我早知道大哥已经得罪了很多人,他的确犯了不少错,我只求颜姑娘能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所以你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颜天真朝天翻了个白眼。

看史曜乾这模样,史曜连绝对是出事了。

没理由啊。

她给他吃的都是最普通的药,毫无毒性,他能有个什么事啊。

“大哥从一个时辰前便嚷着腹痛难忍,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这两日差不多也月底了,他只以为是他体内的毒发作了,便将颜姑娘留给他的解药吃了一颗,可没有想到吃过解药之后,非但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反而加剧了疼痛,现在就连脑子也有些不清醒。”

史曜乾说到这,目光之中浮现些许怨念,“颜姑娘留下的解药,我拿去找大夫看了,里头的成分都是一些普通的药材,可见颜姑娘是拿了假的解药去骗大哥,颜姑娘,大哥究竟跟你有何仇怨?你要这么折磨他,戏弄他。”

颜天真:“……”

旁听了许久的雪枫开口道:“你这男子好生奇怪,说得倒像是我家郡主不讲理似的,必定是你大哥惹恼我家郡主在先,我家郡主给予惩戒也是应该的。”

“郡……郡主?”史曜乾像是听见了什么稀奇事一般,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颜天真,但很快就回过了神。

“不管是颜姑娘还是郡主,请你放过……”

“行了行了。起来,带我去看看。”颜天真说着,伸手抓向了自己的裙摆,轻轻一扯,让裙摆从史曜乾的手中抽离出来,随即转了个身,朝着佳人阁的方向走去。

身后,史曜乾跟了上去,目光之中弥漫丝丝寒意。

三人一路行至佳人阁,上了三楼,走向了史曜连所在的房间,颜天真伸手推开了房门,便听得轻纱珠帘之后响起的哀嚎之声。

声线之中的痛苦不似作假。

颜天真掀开了挡在眼前的珠帘,到了史曜连的身侧,蹲下了身。

见他的面色有些通红,便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

有点儿烫。

她问道:“你这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史曜连眼见着颜天真来了,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伸手揪住了她的衣裳,“从……中午午饭之后……”

“大哥起初是腹痛难忍,频繁如厕,之后吃了颜姑娘给的丹药,情况就更糟糕了些,不仅腹痛,甚至头疼,是否因为……尸虫袭脑?”

颜天真:“……”

尸虫袭脑个大头鬼。

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翻了个白眼。

她给的所谓解药,清热去火,有助于润肠通便。只因为她实在是没什么东西能拿来假装了,就随便掏了两颗药丸来假装解药。

史曜连的午饭,极有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导致了腹泻,且这腹泻有些严重,又恰逢是月底,他就以为自己的毒性要发作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了解药再说,却没想到那解药就是凉性的呀,这么一吃只会更糟糕,拉肚子拉到他腿软。

那药丸治肝火太旺,治便秘,他已经腹泻了,还吃……

且他还头疼脑热。

前后联系到一起,他极有可能——食物中毒。

“你们兄弟二人,干脆一个叫二逼,一个叫傻逼算了。”颜天真白了一眼身后的史曜乾,“你都晓得叫大夫来验验药里的成分,怎么就不晓得让大夫来看看你哥?”

史曜乾怔了怔,“颜姑娘给的毒药,哪是一般大夫就能随便解开的?若是那么容易,颜姑娘也不会拿出来用,我们兄弟二人打听了颜姑娘给的这毒药,简直是闻所未闻。”

“你们可真会脑补,明明那么简单的事,偏要想得这么复杂,是职业病所害么?你哥是杀手,他就认为此事一定不单纯,我如今就给予你们一个忠告,不管以后你们中了什么毒,先看大夫,先看大夫,先看大夫!”

“那,现在喊大夫过来?”

“废话,再这么拖延下去,不用尸虫袭脑,你哥都能发烧烧成傻子,到时候还治个毛啊,等死罢。”

史曜乾闻言,不敢再拖延,连忙起身跑开去找大夫。

颜天真见着他慌忙离开的身影,道了一句,“真是猪啊。”

脑洞过大,太会脑补,往往会将简单的事情想得太过复杂。

这样的人,聪明起来极其聪明,犯起蠢来,无可救药。

……

史曜乾很快将大夫喊了回来,替史曜连诊断。

诊断出的结果,与颜天真所想一样。

“颜姑娘,请喝茶。”

珠帘之外,颜天真坐在椅子上,史曜乾端着一杯茶,递到了颜天真面前,神态乖巧。

颜天真接过了茶,瞥了他一眼,“你似乎比你哥脾气好很多?”

“哥哥是做杀手的,总会有些戾气,而我,自幼体弱多病,没什么用,脑子不灵光,做事也不麻利,让颜姑娘见笑了。”

------题外话------



白莲婊这个词,不仅可以用来形容女孩子,有时也可以用来形容男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