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不如你包养我?/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短深浅……

聪明如她,又怎会不晓得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晓得他这话也就是说说,目的不过是为了让她停止欣赏活春宫。

她的确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来,可她看了旁人光溜溜的身子,云渺这心里自然是不舒坦。

“云渺,咱们这就走罢。”颜天真说着,从凤云渺腿上站了起来,挽住了他的胳膊。

凤云渺起了身,与颜天真一同离开了雅间。

行走之间,还能听到隔壁间男女的喘息与喊叫。

而此刻,颜天真心中在思索着一件事——

宁子怡跟楚朝翻云覆雨,都能当上面的那一个。

若是自己和云渺……不晓得有没有机会当上面的那一个?

颜天真此刻的想法,凤云渺自然是不会知晓,与她一路走下楼梯,回到了来时乘坐的马车之上。

“天真,你大哥可有跟你说何时离开?”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后天。”颜天真靠在凤云渺的肩上,慢条斯理道,“云渺,后天过后,咱们是否就得分开一段时日了?我回鸾凤国,你是否也该回一趟南旭国?你若是要提亲,动作可不能慢……”

“谁说我要先回南旭国的?”凤云渺打断她的话,“我要与你先去一趟鸾凤国,先将你我二人的婚事定下来再说。”

“你这储君当得这么闲?”颜天真挑了挑眉,“你离开南旭国应该也有好一段时间了罢?”

“最近朝中并没有什么很要紧的事儿。若是真的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帝都之内的人自然会通知我,我们南旭国的陛下正值中年,精力还好着呢,朝政上的大事都能自个儿处理,我又何必太过积极去为他分忧。”

“如此说来,你又能陪着我好一段时日。”颜天真的语气中携带着一丝笑意。

云渺能够陪着她,她自然是高兴的。

“你虽是鸾凤国的郡主,可你毕竟没有良玉郡主的记忆,假良玉背后的主人还在你们的帝都之内蹦跶着,他的目标兴许是你,又或者是你大哥。你们在明,敌人在暗,我总归是不放心你的安危,只怕会是熟人出的幺蛾子,你这次回国,切记,除了你大哥和雪枫之外,任何人都要提防着。”

“这一点我自然是晓得,我从来不会随意相信人的,云渺放心就是。”

“我倒是想帮你揪出那幕后之人,让你不再有后顾之忧。”

颜天真笑道:“说不定你这次陪我回去,就能揪到了呢。”

颜天真说到这儿,忽然想起了件事儿,又道:“云渺,你的那只白虎玲珑,被你安置在哪?能否带我去看看。”

“你不说我险些都忘了,要带你去看看玲珑。”凤云渺说到这儿,掀开了马车窗帘,朝着外头望了一眼,道,“正好前方是千里香烤鸭店,咱们去那店里买几只鸭,同玲珑一起吃。”

……

城东梅园。

“这大家伙确实漂亮。”

颜天真望着眼前那慵懒侧卧在秋千架边半瞌着眼儿的大家伙,那一身雪白的皮毛,在日光的照耀之下,白得发亮。

近看便觉得那一根根毛发十分柔软,随着微风的轻拂而缓慢地摇曳着,令人看着就觉得想要摸一把。

颜天真试探般地冲它伸出手。

白虎原本是慵懒地趴着,忽然察觉到颜天真一只手的靠近,瞬间便抬起了头,琥珀色的眸子紧盯着颜天真的那只手,看上去有些不善。

颜天真从它的态度中看出了不乐意。

“真是小气啊,居然摸都不让摸一下。”颜天真撇了撇嘴,不知是否该继续将手伸出去。

云渺就站在一旁,她即便伸手也没有什么关系的罢?白虎总是不会对着她发难的。

于是乎,颜天真便又大着胆子,白皙细嫩的手朝着白虎的头探去。

眼见着就要触摸到那雪白的皮毛,白虎的头一偏,避开了颜天真的触摸。

颜天真:“……”

“你若想摸就摸,不必考虑榻的感受。”身后响起凤云渺的声音,不疾不徐,“它不敢将你怎样的。”

“是么?”颜天真悠悠道,“万一它怒了,一爪子把我拍开……”

“它不会有这个胆量的,它若是真敢这样对你,我就帮着你踹它两脚,再罚它吃一个月的白菜。”

“这法子好!”颜天真嘿嘿一笑。

有了凤云渺的保证,她便不需要再顾虑什么,厚着脸皮便凑到了玲珑的身旁,朝着它身上一扑!

玲珑没有料到她会如此扑上来,当即弓起了身,背上的毛仿佛都要炸了起来。

“趴好。”

凤云渺察觉到了白虎的意图,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让白虎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着脑袋趴在了地上。

“啧啧啧,这手感可真好啊。”颜天真的手在白虎的背后顺着毛,整个人就那么趴在它的背上,顺便还将头枕了上去,“这拿来当枕头不错。”

她这话才说完,白虎状若不满地发出了呜呜声,似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声音。

是一种凶兽在气恼之下粗喘气的声音。

“云渺,它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它好像不喜欢我?”

“它对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凤云渺笑道,“与它熟悉些就好了,别看它现在与伶俐相处得挺好,我刚收留伶俐的那会儿,它对伶俐就是如同对待你这般不友善。”

“原来如此,那他们是花了大概多久的时间才相处得融洽?”

“大概两三年,伶俐总是给它投食,久而久之的自然就相处融洽。”

“我靠……要是养小猫小狗,无需两个月就能跟我亲近了。”

凤云渺听得笑出了声,“天山白虎傲慢凶残,不喜外人靠近。天真,以后若是我不在的情况下,你就不能再这样扑它了,只怕它真的会反抗并给予反击,我说什么它都听,可我若是不在,这家伙难免淘气。”

“我晓得了,它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不攻击我。”颜天真站起了身,“凶兽都是这么有个性的。”

颜天真才起了身,玲珑便像是如果大赦一般,一溜烟便窜了出去,眨眼间的功夫,便跑得老远。

“回来。”凤云渺朝着已经奔出一丈之外的玲珑道,“有好吃的。”

他的话音才落下,玲珑那奔跑的步伐仿佛顿了顿,拐了个弯便又往回跑,奔到了凤云渺的身旁。

颜天真见此,心中暗暗感慨。

这家伙,真通人性。

凤云渺把从千里香带回来的烤鸭分了三只给玲珑,随即牵着颜天真的手,行至不远处的石桌旁,将打包在食盒里的烤鸭片端了出来。

“天真,我们也吃。”

“好。”

将七里香买来的烤鸭尽数解决之后,凤云渺道:“天真,你先回皇宫罢,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晚些再去找你。”

颜天真听闻此话,倒也没多问,轻挑眉头,“那我这就回去了。”

“回罢。”凤云渺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晚些会让你听一个好消息的。”

望着凤云渺目光中那抹神秘的笑意,颜天真道:“原本我还不好奇你要去干什么,只以为你要处理些私事,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是好奇了。”

“晚些你就知道了,现在说出来可不好玩。”

“也罢,那你去忙,我回宫了。”

“嗯。”

颜天真乘坐来时的马车,去往回宫的路上。

马车正行驶着,鼻翼间嗅到一阵的甜香味。

是她所熟悉的糖人味道。

“停车!”颜天真连忙朝着外头的车夫道了一句,“我要下车去买些零嘴吃。”

回国的行程定在后天,这以后,就吃不到北昱国街头的糖人了。

就连雪枫也说,这北昱国帝都街上的糖人比鸾凤国的味道好。

还有拿蜂蜜炒的栗子,以及煎饼果子。

离开这北昱国,最舍不得的大概就是这些零嘴了。

马车停了下来,颜天真直奔不远处的糖人小摊。

热乎乎新出炉的糖人摆成了一排,勾引着路人的食欲。

“老板,给我两根。”

“好勒。”

颜天真正打算掏腰包付钱,却没有料到,身旁忽然伸出一只手,那只手的指节白皙细嫩,指间捏着一锭银子。

“我替这位姑娘付钱,不用找了。”悠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有些耳熟。

颜天真立即偏过头。

一身浅粉锦衣,乌发如墨,肌肤胜雪,侧颜弧度美好,那唇角挂着淡淡而优雅的笑意,呈现出一抹柔弱无害之感。

可不正是那怪胎史曜连的弟弟,白莲乾。

她发现,她如今真的是很轻易就能分辨出他们兄弟二人。

史曜连那骚包比起他的弟弟,都能有一丝阳刚之气了。

果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刚认识史曜连那会儿,就觉得他又怪胎又娘气,如今倒是不这么觉得了。

倒也不是说这史曜乾有多娘气,他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弱气,无端令人能生出几丝保护欲。

正如那山野之中随风摇曳的白莲花,却又不显虚伪造作。

“不用不用,我自己付钱便好。”颜天真将史曜乾握着银子的手挡了回去。

可史曜乾像是铁了心的要付账一般,把手中的银子朝着老板一扔。

老板自然是接住了,笑道:“既然这位公子有心给姑娘付账,那么姑娘你就收下吧,公子这银子,能买下我这刚出炉的所有糖人了。”

“那边也给我两根罢。”史曜乾也伸手拿了两根糖人。

颜天真倒也不想再纠结下去,啃着手里的糖人,望着眼前的男子,“既然你有心要请客,那么我便也不推辞了,将来若是还有再见面的机会,我便也请回你吃两根,若是没有见面的机会,那就……”

“颜姑娘这意思是要远行吗?”史曜乾问道,“颜姑娘是想去哪儿?”

“不能说是远行,而是回国。”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我并不是北昱国人,而是鸾凤国人,我自然是该回到国土上,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来北昱国,兴许会回来玩玩也说不定。到时候你们这佳人阁不知还会不会继续营业呢?”

她对佳人阁里的胭脂水粉还是极有兴趣的。

这以后回到鸾凤国,每个月都吩咐人来这北昱国采购胭脂水粉。

史曜连在制作胭脂水粉这一方面极有天赋,是众多少女的福音,这也是她放过他的原因之一。

若是把他给整死了,这以后怕是没有眼线笔眼影盘和染唇液用了。

“颜姑娘……哦不对,我是应该改口了,之前听到你身后跟着的那位姑娘喊你郡主,险些就忘了这回事,瞧我这记性。”史曜乾笑了笑,“郡主,既然要离开了,我便想着给你送份礼,算是为哥哥之前得罪郡主的事儿赔罪。”

颜天真听闻此话,并未马上拒绝,笑道:“要送礼作为赔罪?那么我倒是想知道你要送我些什么?金银珠宝我可是不要的。”

“金银珠宝那些俗物,郡主自然是不缺的,我若是送这些就没意思了,我是想把哥哥最近研究的新品,每样都送给郡主试试,郡主若是有喜欢用的,以后回国了,还能派人来采购,将来哥哥一旦有新品研制出来,便都送一份给郡主试用,如何?”

“唔,你倒是挺客气。”颜天真悠悠道,“身为女子,总是拒绝不了胭脂水粉的诱惑。”

金银珠宝她还真就不稀罕。

化妆物品……还是挺稀罕的。

只要那史曜连不搞鬼,她还真就不介意照顾他的生意,各取所需。

“郡主随我来一趟佳人阁罢,让我最后再招待郡主一次,这以后只怕是没机会了。”

望着史曜乾诚恳的模样,颜天真道:“也罢,此去鸾凤国,想囤一些你们佳人阁的东西,将未来半年所需要的胭脂水粉囤个够。”

史曜乾闻言,喜上眉梢,“多谢郡主看得起我们。”

颜天真随着史曜乾去了佳人阁,被史曜乾邀请去了客房之内坐下。

“来人,上茶。哦对了,将大哥最新琢磨出的那些新品都搬来。”史曜乾朝下人吩咐着。

下人应声而退。

不多时,下人便上了茶,连同史曜乾吩咐的那些新品也都摆在托盘上端了上来。

颜天真将端上来的胭脂水粉都细细观赏了一番,给出了不低的评价——

“你大哥在这方面确实是个人才,其实,你们这佳人阁光是售卖胭脂水粉,都已经能挣不少钱了罢?又何必要兼做杀人生意。”

“郡主,在过去的几年之内,我已经劝了他无数遍,奈何他却不听我的。大哥说这佳人阁上下有几十口人需要养活,虽然咱们这生意不差,可比起做杀手依旧是没有可比性的,更何况我体弱多病,在治病方面所要花费的银两着实不少,大哥总说做杀手来钱快,不让我插手他的事。”

史曜乾说到这儿,长叹一声,“最没用的就是我了,这佳人阁上下几十口人,只有我是吃闲饭的,什么事都干不成,反而是花钱最多的。”

“体弱多病的人原本就不适合干活,你倒也不必太过自责。”颜天真手中把玩着一个粉饼,笑道,“你们可以学学妙衣坊,跟皇家做生意,据说那妙衣坊日进斗金。”

“咱们这胭脂水粉,卖得可不比那衣裳贵,妙衣坊里贵重的衣服,少则千两,多则万两,甚至于更多,胭脂水粉是无论如何也卖不到那个价格的。”史曜乾一手托腮,状若苦恼道,“大哥喜欢研究这些东西,如此一来,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改行的。”

“你们若是真的那么缺钱,我到还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明路。”颜天真说到这儿,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玩味,“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何一定要辛苦挣钱呢?你看看你大哥那风骚模样,平心而论,他的长相还是不赖的,杀手是个有风险的职业,他可以考虑换一个了,比如——被包养。”

“包养?”史曜乾面上呈现一抹茫然,显然不明白颜天真的意思。

“就是吃软饭,给人做小白脸呗。”颜天真解释道,“风险不大,只是有些没面子罢了,但我敢说,只要找对了人来包养,能拿到手上的钱绝对比你们做生意来得多,甭管是杀人生意还是胭脂水粉生意,都是要付出辛劳的,吃软饭就不一样了,陪睡一次,可能比你们一个月挣的钱还多。”

“郡主你……”史曜乾听得小脸似乎有些泛红,“吃软饭……多没面子啊。”

“在鸾凤国,吃软饭是正当职业,不会惹来嘲笑,只因鸾凤国是女权之国,男子吃软饭,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颜天真说到这儿,低笑了一声,“你看这样如何?回头,你去问问你大哥有没有这样的意愿,本郡主回国之后呢,会问问身边的姐妹有没有人需要小白脸,以你大哥的姿色,必定能捞不少钱。在鸾凤国做小白脸,捞够了钱,再回北昱国。”

史曜乾:“……”

“你可以考虑一番我的话,若是你们觉得拉不下脸,那便当我没说过。”

颜天真说到这儿,起了身,“你送我的这些胭脂水粉,我都收下了,咱们话也说得差不多了,我这就要离开了。”

“郡主。”史曜乾忽然抬眸看她,道了一句,“你方才说,在鸾凤国做小白脸,是不丢人的对么?”

“不错。”颜天真与他对视着,望着他目光中的那一抹犹豫不决,顿时猜到了一个可能性,“你该不会是想……”

“郡主,不如你包养我?”史曜乾说到这儿,跪坐了下来,“我愿意将自己卖给郡主,郡主想要我如何,全听郡主吩咐,只要……给钱就行。”

颜天真唇角顿时一抽,“你这意思是你打算卖身了?”

“我真的不想再拖累哥哥了,我方才仔细考虑了一番郡主的话,我终于发现自己还能有一个作用。”史曜乾说到这儿,垂下了眼,“我不想做一个闲人,不想让所有的人都伺候我,我是个药罐子,干不了活,我唯一能发挥的作用大概就是……像郡主说的,给贵女陪睡了。”

“噗嗤!”

颜天真没忍住笑出了声,“我是让你哥哥去吃软饭,不是让你去,你哥那么风骚,不做小白脸可惜,而你,倒像是个良家少年,若是你哥愿意去做,你就不必去了。”

“我哪能让哥哥出卖自己的肉体,换取我的健康?”史曜乾撇了撇嘴,“我宁可自己去卖,自己花钱买药治病,郡主,你不妨考虑着收了我,我……我是雏儿。”

颜天真:“……”

她若是敢收男宠,云渺非弄死她不可。

“我不打算收男宠。”颜天真轻咳了一声,颇为干脆利落地拒绝。

“郡主,我会很听话的,绝不会给你惹麻烦。”史曜乾试图给自己争取机会,“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可以端茶递水捏腰捶腿,不与人争宠,不争风吃醋,不粘人。我……”

“好了,你不必说了。”颜天真打断他的话,“不论你有多好,我都是不能接受你的。我只能确保给你们提供门路,我自个儿却是不需要小白脸的,你就不必多费唇舌了。”

“我……”史曜乾的神色有些落寞,“郡主是否觉得我体弱多病,或许……无法满足郡主?我不介意吃药助兴,直到郡主满意为止。”

“我说了不考虑,便是不考虑。”颜天真转过了头,“告辞。”

说着,便拎着那一包袱胭脂水粉打算离开。

踏出门槛之际,还能听见身后的史曜乾道——

“我干脆死了罢,这样或许就不会再拖累任何人了。”

颜天真脚下的步子一顿,背对着他,凉凉开口——

“你若真的想死,就不会磨蹭着这么多年还不死,既然没有寻短见的勇气,又何必试图用这一句来博取我的同情心。”

颜天真话音落下,并未听到回答。

而就在下一刻,身后响起衣衫翻飞之声,夹杂着急促的奔跑之声。

颜天真当即转过头,看到的便是史曜乾的身影撞向了雪白的墙面——

“我靠你还真想死啊。”

眼见着那头就要撞到墙上去,颜天真一个箭步上前拉扯住了他的手腕——

悬崖勒马。

虽然及时拉扯住了史曜乾,他的头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撞到了墙。所幸……没有撞得头破血流。

不过,就以他方才那样的速度,少说能撞出个轻微脑震荡。

还以为这史曜乾使的是寻常白莲花的招数,说着想死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他还真是如此地——

玻璃心。

“郡主不是觉得我应该去死么?还拉着我做甚!”史曜乾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愤恨,倒像是脾气上来了,甩开了颜天真的手。

“我以为你只是在跟我装,却没料到你是来真的。”颜天真面无表情道,“由此看来,打击人的话当真是不能随意乱说的,你要是真寻死成功了,我岂不就成了逼死你的罪魁祸首?”

史曜连静默片刻,道:“郡主,恕不远送了。”

这话的意思,便是在下逐客令了。

颜天真挑眉。

这小白莲花的脾气上来了。

“方才本郡主一句话险些误伤了生命,这样吧,作为致歉,我再给你提供一个捞钱方法,这条路应该挺适合你走,不用卖身,也不用出卖尊严。”

颜天真实话一出,史曜乾似乎是来了兴致,却还是闷闷地道了一句,“什么方法?”

“卖艺不卖身。”颜天真道,“你这嗓音如此好听,倒是可以考虑去卖唱,卖艺是不会丢人的,想要靠着卖艺出人头地不太容易,好在你生来有资本,长得好,声音也醉人。”

被颜天真这么一夸,史曜乾面上的郁闷之色似乎消散了些,“可是……我不会唱曲儿,或许我可以考虑去学学。”

“看着你送给我这么多胭脂水粉的份上,我教你一曲,算是回礼。”颜天真笑道,“你们这佳人阁内,可有乐器?”

“有的,几位侍女房中就有。”

“拿个琵琶来,我教你一曲。”

史曜乾闻言,便吩咐下人去取琵琶。

颜天真怀抱琵琶寻了个椅子坐下,莹白的手指抚上琵琶弦。

“铮——”一声曲调弹开,音色清脆又缓徐低回。  下一刻,颜天真的手迅速一拨琴弦,带上了几分快意与回旋的荡漾,清越的琵琶音荡开圈圈涟漪……

她低垂着眉目,启唇——

“夜出,青狐妖

裹素腰,纤媚笑

流目盼,生姿娇

从容步,回首一探万千瑶

月花好,云竹茂

风缥缈,自舞灵巧

芙蓉俏,冰肌绡

入俗世,看尽红尘谁能共逍遥——”

史曜乾怔住,这一刻,十分认真地在聆听着颜天真的歌声。

早闻她能歌善舞,她唱歌,果然好听。

“暗夜步出竹林桥

苍茫惊现青狐妖

锦绣织缎裹素腰

半掩半开纤媚笑

浮影摇枝流目盼

簪花扶髻从容步

一足三娉生姿娇

回首一探万千瑶

瑶……”

史曜乾听到后头,一手支额,闭上了眸子。

这首曲子曲风妖媚,听在耳朵里,可真是一种享受呢。

颜天真的吟唱,满带柔情又不失感染力,音色撩人,使人在聆听时不由的随之带入,脑海之中似乎隐约浮现一番场景——

暗夜之中的竹林桥,风情万种的青狐妖……

“薄雾遮月繁花好

郁笼青翠云竹茂

暗香流行风缥缈

孤身兀自舞灵巧

酥指点唇芙蓉俏

娥首垂项冰肌绡

悄入俗世看红尘

谁能与我共逍遥

谁能与我共逍遥——”

最后一字唱出,拖长了尾音,使得这音色更醉人了几分。

颜天真一曲完毕,史曜乾睁开了双眼,神情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回过神之后,方才感慨了一句——

“真是好听。”

媚入骨髓,分外撩人。

“你的声音,唱这首歌可能会更好听。”颜天真慢条斯理道,“毕竟这首歌一开始便是男子唱的,我也是学来的呢,好好学学,拿出去卖唱一番,大把大把的钱呢。呵呵——”

颜天真话音落下,便站起了身迈步离开。

史曜乾并未再说挽留的话,眼见着她的身影踏出了房门,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有趣。

真是有趣。

……

颜天真离开了佳人阁之后,便乘坐来时的马车回了皇宫。

回到了仙乐宫之后,颜天真寻思着要开始收拾东西。

小皇帝送她的金银珠宝,她都不带了,以后想必也不会缺这些东西,他赏赐的,就全还给他罢。

至于衣裳,这样的私人物品是得带走的。

打定了主意之后,她便打开了自己的衣柜,开始整理着衣裙了。

一晃眼便到了傍晚。

雪枫又找她来了,这次过来,带来一个几乎爆炸性的消息——

怡长公主宁子怡,被楚家公子楚朝,奸淫而死。

“死……死了?”颜天真的唇角抽动了一下,“不至于吧?”

啪啪啪还能把人给啪死?

有这么夸张的么……如此看来,那楚朝的本事还真是不赖。

“郡主,一开始我也觉得有些不信,可如今街头巷尾都传开了呢,说是君悦楼的伙计上楼时,听到了女子的惨叫之声,在好奇心驱使之下过去看了一眼,便见那女子下体惨不忍睹,软榻之上一片血迹,而楚家公子似乎还不晓得身下的女子已经死了,依旧在……”

颜天真:“……”

卧槽。

人都死了,他还在干……

云渺这一招还真是挺狠的。

这不只是要毁宁子怡的清白,原来他一开始打定的主意便是——又要毁她清白,又要送她见阎王。

俗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因此——他选择了彻底斩草除根,给了宁子怡这样一个屈辱的死法?

这样的死法,对寻常女子而言都已经足够屈辱,更何况是对宁子怡这个公主。

此事,只怕会成为这段时间之内,帝都各大茶楼酒肆的热谈话题。

云渺的这一出计策,不仅仅是坑死了宁子怡,连同楚家也一并坑了进去。

奸淫公主罪无可赦。

若是宁子怡还活着,以楚家的势力,再加上宁子怡爱面子,兴许就能把这件事情给压下来,宁子怡咬咬牙,也就嫁给楚朝了,如此一来还不至于颜面尽失。

可她却是死了。

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楚朝。

哪怕有个做皇后的姐姐也是于事无补。

他非但得不到拯救,还连累整个楚家,包括影响到楚皇后的地位。

“此时不过半个时辰,便在大街小巷都传了开,自然也传进了这皇宫之内,一开始是出宫采购的宫人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前往君悦楼去看,却发现君悦楼外被衙门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想必是君悦楼内的伙计去衙门报案,之后得知死去的人是公主,一时震惊街头巷尾。”

“宁氏皇族就剩下这么一个公主,大伙儿自然是要重视的。”颜天真顿了顿,又问道,“陛下应该也知道了此事吧,不知他会如何处理。”

“北昱皇帝自然是震怒了,下令将公主的尸首抬回皇宫,并且下令将楚家包围,此刻正联同朝中几位大臣在御书房之内商议,要如何惩戒楚家,楚皇后已经在御书房之外跪了许久了。”

“她的弟弟犯下这样的弥天大错,几乎是不可能挽救的。”颜天真道,“我若是楚皇后,绝不求情,这个节骨眼上越是求情,陛下只会越动怒,若是大义灭亲,请陛下立即处死楚朝,为公主偿命,兴许还能让陛下消点火,如此一来,有些臣子还能帮她说点儿好话,觉得她识大体,保住她这皇后的地位。”

“可不是吗?她若是求情,绝不会有人同情她的,反而要觉得她矫情。”雪枫附和道,“她若是现在就拿把刀亲手捅死那楚朝……”

“这么一来,陛下是解气了,她却不晓得要如何去面对楚家,面对父母。”颜天真翘着二郎腿,慢条斯理道,“一边是夫君,一边是娘家人,哪是那么好选择的呢?或许她知道怎样才是最有利她的选择,但……她最终如何选择,咱们也猜不到。”

杀亲弟这种事,有几个人能做得出来,杀了之后,会面临家人怎样的失望与憎恨。

不杀,宁子初那儿,又该如何安抚。

楚皇后啊楚皇后。

这一次,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颜天真感慨般道了一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楚皇后不傻,可惜,注定要被身边的一堆蠢货拖累死了。”

……

火光暗淡的牢狱之中,潮湿与尘埃的气味在空气中浮动。四壁挂有明黄色的火把,为冰冷寂静的囚室点燃一丝暖意。

宁子怡没有料到自己还能活着。

她有些费力地撑开眼皮,入目是冰冷的墙面,眼神扫视了一遍四周,她正身处一个暗室里,双手被绑在木架之上,浑身有气无力,下体如同撕裂一般疼痛。

她试着动了动胳膊,而这么一动,却仿佛觉得双臂被无数根刺扎着,这让她忍不住痛闷哼出声。

原来,束缚着她双手的两边木架子上都设有弯刺,刚好扣着她的两个手臂,只要她动作幅度大一些,就会被刺扎着。

这让她再也不敢随意动弹。

她试着发了发声,却觉得喉咙嘶哑,连开口说话都有些困难。

“醒了么?”空气之中,蓦然响起一道幽凉的男子声音,慢条斯理,分外熟悉。

------题外话------

【食我安利】:天真教白莲乾唱的曲子《青媚狐》

白止版本,炒鸡撩人~内含娇喘233333

朋友们去听听吧,声音真的是很受很媚很撩,可以自动脑补白莲乾的声音,正是因为白莲乾声音妖媚,才觉得这首歌很适合他。

还有——

儿童节快乐~

【送币活动】

截止到本章,所有凌晨到上午给我投送鲜花钻石的十几位宝宝们,留言领取520潇湘币。

还有,本章发布之后,留言的前16楼正版读者(童生以上),奖励61潇湘币。

友情提示:本书的抢楼活动,一般一个小时之内就结束了,章节又是下午发的,所以,过了六点之后几乎不用再问还有没有名额了,肯定早没了~~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